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经历过“黑天鹅事件”的他是怎么将“趣炒股”做到融资1亿元的成绩?

2015-11-30 20:59:05 1 创业思维 |

经历过“黑天鹅事件”的他是怎么将“趣炒股”做到融资1亿元的成绩?
◆ 股灾期间,黄浩头发曾花白不少。

文| 铅笔道 记者 王方

导读:

去年6月,黄浩炒股翻身:8年时间,终于扳回老本。带着这样一个成绩,去年12月,他在股票配资领域创业,推出“趣炒股”。

这是一个股票配资平台:一端连接炒股用户,一端连接股票交易系统。而黄则作为配资平台,为用户提供杠杆比例为1:4的贷款,即用户放入1元抵押金(至账户),即可获得4元贷款,凑成5元的盘子去操盘。

形势猛好。1月,黄一共贷出290万元,2月2000万元,3月份5000万元,4月1亿元… …也就是在4月份,黄隐约察觉到危险来临,将杠杆比例下调至1:3。

他以历史上最坏的“黑天鹅事件”为例,测试公司能承担的赔付极限。若50%股票连续三天跌停,以1:3的杠杆比例计算,意味着1元能承担40元(计算过程省略),100万能支撑4000万元的赔付。

根据账上的现金保有量,黄的测算结果是:累计贷款规模不能超过5亿元。事实的情况是,到4月份时,“趣炒股”累计贷款额达4-5亿元(含4月份1亿元),濒临红线。

5月,他开始缩减业务规模,终于在6月中旬的股灾前夕,把盘子缩减至3亿多元。

他躲过一劫。股灾过后,100多家同行仅剩下2-3家。7月,黄浩又获得凤凰祥瑞1亿元投资意向(1个月后到账)。眼看着大好时机就要来临时。当月,证监会紧急叫停股票配资。

黄一把冷汗直下,团队数月的工作量就此浪费。更关键的是,创业之初其构建的业务逻辑被破坏:通过配资,接入交易、数据环节。

如此,黄浩只得重整业务。4个月过去,“趣炒股”又回到健康运行的轨道,几大新品相继推出:新版“趣炒股”、高地理财、私募圈。黄让公司复苏的答案是什么?

注:“趣炒股”团队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作背书。

炒股8年

黄浩炒了8年股,8年前6万元进去,8年后6.9万元出来,没亏。

在老婆眼里,这个成绩是不合格的。2007年6万元进去时,股市5900点,几天后冲到6000点。前三个月,他曾整天乐呵呵,觉得自己是股神:6万元变成8万元。再过3个月,黄浩即被打回原形,8万变6万。再过1年半,6万变2.3万… …

期间,他每次跟老婆要钱炒股都被驳回:“什么时候回本,什么时候再加。”直到去年6月,牛市来临前夕,黄终于扳回老本,还跑赢一年期定息:69000元。

在学弟学妹面前,这个成绩是没法启齿的。去年10月,黄浩陆续聊了一波北大校友,他们多从事金融行业,年龄比黄小,毕业约4-5年,但看上去个个比黄有钱。

黄浩很纳闷儿,自己混得不差。他是IT界老牛,自2005年北大硕士毕业后,历任酷讯网高级技术经理、奇虎360架构师、赶集网技术总监。

但他不善理财,一年个人资产增值率约5%。在学弟学妹们眼里,这个数字实挺失败。“他们平均每年是20%-30%,这是及格线。”

这场交流,黄浩是抱着创业目的而去。自赶集网离职后,在创业方向上,他曾左右摇摆。直至某日与梅花天使创始合伙人吴世春闲聊,后者建议:不如去看一看金融(股票)?这个行业才起步。

回忆起过去10年履历,黄浩各个领域都或深或浅地踩过,唯独未曾踏入金融。“我找到学院的老师,他们向我推荐了一些金融领域的优秀学生,我逐个交流,想看有哪些需求。”

交流下来,黄找到了几大痛点:1、对资金极度饥渴。“渴望低成本地运行杠杆。2、数据。“一种是资讯,另一种是纯数据。”3、交易需求。没有交易,资金就没法流转。

黄浩思考,任何一段时期内,用户在交易过程中,都会遇到类似问题。“企业若有朝一日能幸存,一定是三类需求都必须满足。”

做股票配资

黄决定先做配资。“我们为用户提供交易软件,可监控交易行为,共同运营一个账户。且账户主导权在我手中,又能获取交易数据。”

想法成型后,去年10月,黄浩获得500万元天使融资,投资方为唱吧创始人陈华、赶集网创始人杨浩涌、梅花天使。11月1日,公司成立。

当黄浩自以为是个先行者时,他傻眼了。他找到恒生电子,准备接入股票交易账户,后者反问道:你们也要做?已有20-30人跟我谈这事儿了。黄一时语塞,只能加速上线。“截止日是12月初。”

事实证明,黄浩的手确实比对手快。12月4日,“趣炒股”发布。“从上线时间上看,我们是第一个。”该产品一端连接炒股用户,一端连接股票交易系统。而黄则作为配资平台,为用户提供杠杆为1:4的贷款,即用户放入1元抵押金(至账户),即可获得4元贷款,凑成5元的资金去操盘。

前期的贷款资金多来自熟友,如天使投资人。“既然投了我,那我就不客气了。”黄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把吴世春、陈华、杨浩涌拉入一个微信群,再利用明星效应,吸引了另一批投资人入群。

以这种方式,黄一个月拉了157人,共筹集3000-4000万元。吴世春大约出资500-1000万元,陈华、杨浩涌各自出资300-400万元。“我们平进平出,给投资人12%的年化收益率,用户则需支付12%的贷款年息。”

黄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第一个月贷出200万、第二个月500万、第三个月1000万… …“如果能实现,股票配资就是刚需。”

前半个月,在推广上,黄以免费渠道为主,如QQ群、贴吧、论坛… …尝试了大约100多种渠道后,他慢慢有了感觉。“我们放弃大贴吧,专攻地方小网站,如厦门小鱼社区、西安雁塔社区、杭州六道胡同等。转化率较高。”

月贷款额破5千万

第一个月(12月4日-12月31日),黄一共贷出24笔,总金额为290万元。“第一周三个用户,第二周四个用户。第三周起,我发现普遍每天来的用户,都是被各种论坛灌水引来的。”

1月份,贷款规模翻了近7倍,从290万增至2000万元,用户接近200个,贷款资金开始吃紧。月底时,黄不得不花大精力去找其它投资人:方法还是老套路,去社区论坛灌水。

到了2月份,黄又动用了一遍人脉资源,去老东家逐个宣讲,如酷讯、赶集网、360… …当月,黄的贷款规模达2000万元。

至此,平台的运行还相对健康:尚未出现亏损用户。“以5元的盘子、1:4的杠杆为例,万一操盘有亏损,当操盘资金亏至4.48元时会被风控设置为限制买入(4*1.12为警告线),此时若不及时追加保证金,亏至4.32元(4*1.08)时会被风控强制卖出。”

另一方面,黄浩也有了少量收入,12月份几千元,1月份几万元… …主要来自两点:1、每月收取账户千分之二的流水费;2、券商佣金返点。“当资金量增大时,可以与券商谈佣金,会有万分之三的返点。”

到3月份时,贷款资金又吃紧了。黄不得不接入3家P2P平台,如赢众通、火球网、真融宝。“每家给出2000万元额度,每天上限为200万元,贷款利息为11.8%-12.2%。”当月,“趣炒股”的贷款规模达5000万元。

1个月后,黄继续发愁。“这时,大家发现配资很赚钱,于是一大波同行涌入,导致融资成本升高。12%的年息很难再找到钱了。”黄万分焦虑,直到他听到一个新名词——“伞形信托“,不禁痛拍大腿:“自己初入门道,把团队搞得这么苦,原来还有这玩意儿。”

自此,黄的资金压力小了很多:再不用担心破产。“信托通常是1:2.5的杠杆,拿1000万可获得2500万元贷款,然后凑成3500万元的盘子,没有上限,你可以贷10亿,也可以贷20亿。”

躲过“黑天鹅事件”

牛市一直在持续,4月份时,黄隐约警惕到危险来临,将杠杆比例下调至1:3。他考察了历史最坏的“黑天鹅事件”:若超过50%的股票连续3天跌停,公司的抗风险能力有多大?

他算了一笔账。假设把杠杆降低为1:3,那么资金中25%是配资者的钱。若股市连续跌25%,配资者的本金就赔光了,股票如果还不卖,就要亏投资人的钱了。假设公司账上有100万元,愿意承担投资人的损失,这个极限会有多大?

“以最坏的‘黑天鹅’事件为例,50%股票连续三天跌停,(计算过程省略)意味着1元能承担40元,100万能支撑4000万元的赔付。

根据账上的现金保有量,黄的测算结果是:累计贷款规模不能超过5亿元。“我们天使融了500万元,后续几月便有了收入,现金能支撑该数额。”而事实的情况是,到4月份时,“趣炒股”累计贷款额为4-5亿元(含4月份1亿元), 已濒临红线。

业务必须收缩。“我们几个核心团队一起开会,争吵了一周,观点一会儿前进,一会儿后退,变了又变。诱惑很大,如果放开,规模瞬间可达8亿、10亿… …“

黄是天蝎座,性格偏进攻型。但在这次讨论中,却坚持站在了“防守”阵营。“否则,就没有现在的公司了。”

“五一长假”结束后,黄调整了策略:1、不再为亏损的用户贷款。2、最高杠杆比例降低为1:2。尽管如此,5月份黄的贷款盘子还有近6亿元。“已经到极致了。”但在6月份,终于把盘子压缩至3亿多元。

6月13日,猝不及防的“黑天鹅”事件出现了。“千股跌停,超越了历史上最坏的‘黑天鹅’事件,核算下来,60%的股票连续三日跌停。恶劣程度超乎我们预料。”这次事件后,黄浩清算资产,公司前几个月的盈利全部吐回。

但事后,他依然庆幸。若不是提前1个月清理业务,决定再晚点一点,结局会更惨。据他观察,股灾过后,100多家同行仅剩下2-3家。“趣炒股”一跃成为市场第一阵营,配资用户近3000人。

股灾助推了黄的A轮融资。5月份时,黄与凤凰祥瑞资本曾有一面之缘。6月,也就是大盘猛跌的第3-4天,二者又聊过一次。“他觉得我们预测挺准。”调研过后,7月份,黄获得凤凰祥瑞1亿元投资意向,8月份资金到位。

眼看着重新排位的时机即将来临,当月,证监会紧急叫停股票配资。兴奋没几天,黄一把冷汗直下,这意味着配资业务不能继续。“团队一半人数近2个月的工作量就此浪费。”

然而,对于黄来说,最大的打击不止于此。“不是一个很好的业务线没了,而是没办法再获取交易数据。没有哪个用户会没事儿把账户信息晒给谁看。”

重整业务

他只得将精力全部投入另三款产品中。

6月份,他曾推出隐藏在后台的数据中心——QFits,其中包含媒体资讯,还包括过去几十年的股市数据,价格、点数、财报… …它主要有两大功能。

1、验证交易策略是否准确。“很多股民脑子里有很好的策略,但没有评估方法。”黄说,可将策略放入历史环境严格执行,看是否靠谱。

2、自动跟踪交易策略。“很难有产品将策略描述清楚,描述完之后,未来也没有办法跟踪。”

黄举了一个具体策略为例——高管增持。“如果有一家上市公司高管愿意增持自己的股票,且量不少的情况下,未来1-2天,你若购买该股票,可能会有10%的涨幅,然后几个月后慢慢降下来,再产生20%左右的上升幅度。”

当策略足够多后,QFits可能变成一个自动化交易引擎。“比如11月某天中午,有消息称仁和药业(代码000650)高管增持1000多万股股票。中午1点开盘的5秒钟后,这支股票即涨停,你有5秒中的反应时间,只要在这个时间段买一把,基本就会有10%的收益。”

IT思维网
◆ QMiniFund界面图

7月份时,理财业务QMiniFund测试。这是一个规模在1000万元以下的私募基金平台,一端连接个人投资人,另一端连接专业的(股票)操盘手。

该产品的收益与风险明显不成比例:只出售私募债权的80%,其余20%为风险保证金,由“趣炒股”与操盘手共同出资。一旦出现亏损,保证金将优先亏损。以此达到“低风险、高收益”目的。

因此,7月中旬QMiniFund测试时,800万元规模的产品在一天之内售光。随后,黄又陆续发布几支理财产品,规模约7000-8000万元。但之后业务暂停,8-10月份未发新品,黄的精力转移至其他业务(数据)。

IT思维网
◆ “私募圈”App界面

10月中旬,另一款产品“私募圈”发布。“当前市场有2万支基金,其历史业绩都是公开的。但已有的产品中,做的最全的只有2300支基金,且评估数据不够准确。”

为了方便投资者优选基金,黄花费3个月时间研发该产品,目前已有10亿多条信息,覆盖17000家私募基金。“对于感兴趣的私募基金,投资者通过电话、留言等方式,能够直接联系其基金管理人进行咨询。”

最近,其余两款产品也将单独分拆发布:QFits变身为新版“趣炒股”(11月下旬发布),QMiniFund则演变为“高地理财”(12月1日上线)。


◆ “趣炒股”团队

年底前,黄浩给自己定下了目标:“趣炒股”搜集100个交易策略,获得1万用户;“高地理财”规模做到1.5亿元;“私募圈”有100家私募基金入驻,与用户建立起定期沟通关系。

过去一年,黄浩创业经历坎坎坷坷,有高潮有低谷,如今重新起步。但在过程中,他的炒股能力大幅提升。乐观的他总是调侃现在的自己“是炒股第一手”。“你知道我之前的炒股能力吧?”“现在我每年的资产增值率达20%。”

在学弟学妹眼中,这个数字已经及格了。

求报道请加微信号wangfangnews;

文章原创,如需转载,请加微信号meera003;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