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创业思维 | 星云智能硬件孵化器融资400万美元,已为41个团队对接供应链

2015-11-01 22:28:21 0 创业思维 |

创业思维 | 星云智能硬件孵化器融资400万美元,已为41个团队对接供应链

文| 铅笔道 记者 汪澍琦 编辑| 薛婷

导语

空荡荡的深圳湾创业广场,几个装修工人正在施工。洪申和他的合伙人杨海涛手里拿着装修施工图纸,憧憬着未来硬件加速器的样子,两人举着相机,“咔嚓”一声,拍了一张合影。

去年年底,“星云智能硬件加速器”8000平米的办公室正在装修。共事3年多的洪申和杨海涛第一次合了影。

2014年8月,两人在深圳创办了“星云智能硬件加速器”,为智能硬件创业团队提供办公空间、整合供应链和管理专家的资源。此外,自建原型工厂,提供原型机和小批量试产设备。洪想把星云加速器打造成全球智能硬件企业的“驻深办”。

IT思维网
◆ 在“星云”官网,硬件项目可在线提交需求。

今年3月15日,“星云”启动了第一期项目招募,一个月的时间,共入驻了41个项目。今年9月,首批项目毕业,有四支团队团队拿到了天使投资,CarPlus和安煋科技两个项目进入A轮。目前,星云加速器正在招募第二批项目。现在,洪从100多个项目里已筛选出了7个项目,如豌豆荚微投、智能机器人等。

从去年到今年10月,“星云”已先后获得联想之星、蓝驰创投、鸿星尔克两轮共计400百万美元投资,估值1.5亿人民币。

注:洪申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作背书。

目睹硬件“血泪史”

洪申和杨海涛从事投资多年。去年4月,二人先后离开上一家机构—21世纪天使资本,开始与联想之星合作,着手准备智能硬件孵化。洪申发现硬件投资很热。“联想之星投的一百多个项目,有十几个是硬件相关的项目。”

另一方面,硬件创业的“坑”很多。“首先团队都非常好,很多出自BAT,他们在软的方面很擅长,如用户交互、云、用户体验以及营销创意等。但在供应链方面没经验。”洪说,要么做不出合格量率高的产品,要么做出来东西跟之前设计的完全两码事。

硬件创业的血泪史,他见过太多。

曾有一个公司做了一款空气检测设备,可以做室内甲醛、二氧化碳等多项监测。团队技术、设计能力很强,终于把产品生产出来了,外观设计很酷。卖出去后,却因一个小错误造成了致命伤。

首批众筹了近2000个产品,许多用户反映产品使用没效果。团队检查发现问题出在用的包装纸上,那种纸本身甲醛浓度严重超标,使得传感器在用户使用前已失灵。“但凡做过空气检测仪的,不会犯这种错。”洪申说,这是BAT出来的互联网人经常会犯的错。

彼时恰逢联想之星要做实体孵化器。“联想之星的业务从最初的商业领袖培训到早期投资,如今下沉到孵化业务。”洪申补充,正好他们二人有实体孵化器的运营经验,于是决定做智能硬件孵化器。

借鉴之前做孵化器的经验,洪申反思孵化器的模式要给创业者带来实实在在的帮助。2012年,杨海涛曾创建《创业影院》,这是号称当时北京最有效率的创投第三方对接平台,随后洪申加入了该团队。

“当年北京西有车库咖啡,东有创业影院。”洪申兴奋地说,每周都做路演,主题沙龙分享等,场场爆满。热闹归热闹,洪申觉得本质上对创业者帮助不大。“你说你给他提供工位,对接财务、给钱、给流量,都不如能在业务上帮助他。”

聚焦到智能硬件孵化,洪说产业链条特别长,能做得很多。“首先你硬件部分要强,软件部分也要强,还要把东西做出来,最终得把东西卖出去。”最终,根据二人的经验和接触过的项目反馈,他们决定先从供应链切入孵化服务。

验证供应链需求

洪申开始深圳、北京两头跑,寻求突破点。“华强北、车公庙、南山产业园这些地方每次都去。”前前后后,洪在两地走访了50多个硬件团队,密集考察了深圳的几十家厂商。

最初洪想搞一个“双城记”。“深圳都是做硬件的老江湖,供应链没问题,但是软件、营销和用户这些不在行。北京的团队,70%以上的死因是供应链没处理好。”洪设想让两边联动起来,互相学习。

两边同时做,难度太大,可能会哪一边都做不好。洪申思考,让创业者从深圳跑到北京学习软件等,效果不直接,这些可以在深圳当地进行。但为北京团队提供供应链服务,就必须在深圳。

因此洪决定,以深圳为根据地,从供应链单点突破。去年8月,二人在深圳成立了“星云智能硬件加速器”,项目独立运营,相当于二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创业。联想之星以资本入股,给了他们一笔启动资金。

为了验证供应链需求是否为真命题,11月,二人举办了一场收费培训——四天带你玩转深圳产业链。他们把报名链接在几个群里转发,不到4天,就有400多团队报名。洪最后选了80个团队。

四天培训期间,话题围绕“硬件的可制造性”展开。“先是请了三个经验丰富的老师,如联想的供应链管理大师,中国玩具设计第一人等。他们从理论上讲解设计与可制造之间的关系,什么样的设计能制造出来,设计团队与工厂怎么达成妥协等。”

几天实战培训中,星云团队带着80多人去了约10个工厂实地作战,去谈单子。“发现有时创业团队和工厂沟通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洪无奈地说,比如一个按键的设计高了2mm,需要修改模具,设计的人跟工厂讲:

“那你明天给我调低2mm嘛。”

“对不起,模具调完至少要一周时间。”

“制作模具是个很复杂的过程,一些互联网人以为像他们熬夜改个代码、重画图纸一样。”四天下来,不仅坚定了洪申的方向,同时也为其沉淀了第一批入孵的种子项目。“有一些团队直接跟工厂合作签单了。”

同期,该项目获得蓝驰资本的100万美元天使融资。

自建原型工厂

今年3月15日,“星云”启动了第一期项目招募,半年一期,180天加训,占股5-6%。通过微信传播,有近220个团队报名。

洪有一套考核标准:从产品、市场、创始人、技术领先性五个方面打分,一共是40分,12分以上才能入孵,20分以上考虑投资。最终第一批有41支团队入驻。

围绕供应链,星云为入孵团队提供链条式服务。“星云”建立了自己的设计团队,从项目的设计方案开始跟进。“比如当时有一个团队选了一款CPU,他认为很稳定,且使用率只有百分之十几。”洪回忆,当时就告诉他们这个选得不对。

“首先,你要保证这个CPU能跑到百分之五六十才能发挥效能。其次,这款芯片市场上很难买,或者备货周期很长,你一等,他产品就挂了。”洪强调,硬件的竞争激烈到“拼刺刀”的程度,比如一些知名手机品牌也会在上面踩坑,导致手机产量上不来。

下一步,“星云”与工厂直接对接。“我们签了二十多个合作工厂,大中小都有,大的比如富士康。”

早期硬件团队的产品量往往是几千件级别,对工厂来说太小了,不愿意接单。“像最小的工厂,做一个手机的打板,一天就能打3.5K。大的更别提,都不愿接小单,成本太高。”

一开始,洪申凭着“刷脸”,还能帮团队对接到工厂。次数多了,工厂老是处于接小单不挣钱还赔钱的状态,渐渐降低了合作的动力,他自己也不好意思再去刷脸。“索性我们自己做工厂了不就完了嘛。专门接团队的小单子。”

用了近4个月,洪申建立了一间柔性化的原型工厂。里面有一套专门的精密设备,包括贴片机、机加工、切割机、工业3D打印机等7、8种。同时,洪在深圳招募熟练工人。“起码做过5年以上的、会工艺编程、实操经验丰富的老师傅。”

目前,“星云”有10个人专门负责原型工厂(实验室),如接单子、编程、招工人等。12月,实验室将对外开放接单。

“以后,创业团队不用再到深圳做原型,直接在我们网站上提交设计方案,系统直接报价。产品的每一道操作流程,工人都会拍照上传到系统上。用户可在线了解进度。”洪补充,在定价上会远低于外面的工厂,实验室并不打算盈利。此外,实验室做不了的大订单,则会转交给合作的工厂。

上个月,第一期孵化项目已经毕业,最终共有四支团队团队拿到了天使投资,两个项目(CarPlus、安煋)进入A轮。目前,洪正忙着招募第二批项目,入驻标准提高到20分,入孵直接投资。现在,洪从100多个项目里已筛选出了7个项目,如豌豆荚微投、智能机器人等。“这一批会以高新技术优势团队为主。”

近日,“星云”获得一笔来自国内运动品牌鸿星尔克的A轮融资,估值1.5亿人民币。双方将在智能可穿戴设备方面,在供应链上深度合作。

接下来,洪打算把深圳“星云”的模式复制到其他城市。“会先在上海、宁波、西安、厦门、等城市推出,建立原型工厂。主要跟当地政府合作投资。”洪笑着说,“以后创业者就不用都跑深圳解决问题了。”

读完文章,求报道的创业者请加微信号980678705;
文章原创,如需转载,请加微信号meera003;

铅笔道

铅笔道专注的是融资领域,报道已融完资的创业者。我们只关注方法论。我们不卖软文,不卖广告,不写黑文。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