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后来的腾讯影业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张晶雪

导读:绝大多数行业分析家还没有习惯用整个腾讯的行动和历史去衡量它的影视事业。目前在中国,到底如何用影视、游戏、动漫等共同打造一个成功IP,依然空白。

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作为腾讯文化版图最主要的部分,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IEG)进行了盛大的年度发布。

第一个登场的业务线是腾讯影业,一家成立32个月的电影公司。

2015年BAT进军电影产业的热潮已悄然退散。除了投身于自制产品的三大视频平台,腾讯影业是为数不多还在坚守影视制作业务的公司。

所谓制作业务,更多是指影片的创制。2018年,将有15部腾讯影业旗下的影视产品上映。

虽不乏参投,但成立2年多以后批量发布上映作品,这反映了腾讯影业入局的特点。2-3年,是从剧本、选角到后期、宣发,一部“规规矩矩”做内容的影视作品的常规周期。

当然,在中国做影视的方式有很多,比如用4个月时间就完成日本畅销小说中国版的全部改编制作。

“近10年来,由于电影商业化发展迅猛,导致市场需求旺盛,供不应求。于是有的影片几个月就能完成剧本,但创作质量跟不上速度,所以就出现大量烂片。”导演兼制片人高晓松评价。

外界对于近年来“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互联网电影公司向来关注颇多,既快又好地打造产品,符合“互联网速度”的惯常认知。但行业中人对此亦持观望甚至悲观态度。因为一部规矩的作品大约需要多长时间酝酿,行业都有公论。

来自互联网的“闯入者”们在入局几年后,亦多基于基因重新定位。典型如另一家也被寄予厚望的互联网电影公司阿里影业,在从成立到宣布退出内容制作领域前的大约36个月里推出了一系列强IP影片。2017年,在主投主控《摆渡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亏损后,阿里影业宣布减少内容参与,转向“新基础设施”,无疑是想尽可能发挥其电商基因优势。

比起高调跃进的同行者,外界评价说,腾讯影业走向内容导向的脚步低调而略显保守。而这份第一次集中上映的片单,显然并不能代表它的全部理想和预期。

腾讯影业CEO程武说,希望2020年有较多品质作品上线

“希望在2020年底时,腾讯影业有比较多有品质的作品上线。目前无论内部团队打造还是与合作伙伴磨合,都需要时间。第一个五年结束,我们将进入一个初步的收获期。”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如是说。

从发布的片单上看,腾讯影业除了投资《神奇女侠》《新终结者》这样的好莱坞王牌IP,在国内的投控更想在内容方面不断尝试,并且想法颇多:既想集结业内最强合作方制作系列大IP,如《庆余年》《藏地密码》;又在多个领域探索新类型小成本影片,其中很多片子由天赋极强的青年导演操盘,如因《中邪》成名的马凯,因《路边野餐》成名的毕赣。但不得不指出,这些片子因非院线主流,单从收益看,或风险颇高,或难以获得高票房。

当然,如果再考虑到对于科幻片、动画片、游戏改编电影等国内少见类型的尝试,腾讯影业的行动又很难仅用保守形容。

在中国,相当多的新公司急于实现现金回收和增长,并且以此为原则进行各种运营。这也是一种合理的生长模式,但显然不是腾讯影业的路径。

回到腾讯入局影视行业的初衷,这家全球最大的网络游戏公司,似乎没有必要蹚高风险行业这池“浑水”。

在2017年国产电影TOP100中,28部盈利、19部持平、53部亏损。实际上,在中国大约只有不到一半的电影作品能够进入公开发行渠道,真正创造票房业绩的作品不超过三分之一。

同年,腾讯的网络游戏部分营收有978亿元。而2017年中国市场总票房不过559亿元,绝对不是一个“大市场”。

“过去十几年,腾讯从游戏开始做视频,做音乐,后来逐渐到做动漫,最后又做文学网站,但是始终没有进行影视内容的制作,这不是因为电影、电视剧的内容不重要,而正是因为电影、电视剧的内容尤其重要。过去腾讯一直非常希望能够进入影视行业,但是一直在等一个机会。”这是2年多前,腾讯集团COO、腾讯影业董事长任宇昕在腾讯影业成立发布会上的发言。

2015年,这个入局时间显然是官方精心选择的。这之前,腾讯影业隶属的腾讯互娱事业群已完成游戏、文学、动漫三大内容布局。游戏、动漫当时已居业内第一。而文学业务,在腾讯影业成立几个月后,即宣布与盛大文学整合成阅文集团,一跃成为国内最大IP内容改编源头。

再回过来看任宇昕当年的讲话无疑耐人寻味。“腾讯进入影视这个领域并不会追求短期获得非常多的收入和利润上的回报,而是希望能够立足长远,利用腾讯自身的优势逐渐形成在这个行业当中的竞争力和影响力。希望在把影视数字娱乐内容这块最后的‘拼图’拼上以后,腾讯能够在整个数字内容、文化产业领域里进行耕耘并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

毋庸置疑, 影视是IP影响力的放大器。“不孤立做影视”的官方策略,也许可以更简要地说明布局腾讯影业的初衷,这也可以解释它为什么必须坚持专注于内容。

“我们不是为了满足一年做十部电影,或者一年做五部剧,而是为了把IP在平台上培育、孵化、流转并持续运营,让IP拥有长效生命力。”作为腾讯影业掌门,程武这样解释“不孤立”的内涵。

“互联网速度”与“不孤立做IP”的时间尴尬

“不孤立”地做IP,也是解决中国影视行业高风险的一个共识。比如电影市场赚钱不应该只靠票房,把相关产业和衍生品做大的观点出现在每一次行业讨论上。

做漫威、做迪士尼……在这些逻辑里,对于厂商来说重要的不是一部电影,而是一个IP的价值。事实也证明,它们收割的不仅是一部电影的票房,而是一个IP的整体利润,无论它来自游戏、衍生品还是主题公园。

基于影游联动的框架,最前卫的华谊兄弟甚至一度被称为“游戏公司”——购买的游戏资产曾为其带来超过100%的业绩增长。

但是从2015年底开始,减持游戏公司股份已经成为华谊兄弟的常态。2017年中卖出了银汉科技的部分股份后,它持股的三家游戏公司业绩已经全部移出上市公司业绩报表。

目前,还没有一家传统电影公司比华谊兄弟做得更好。

缩水的原因有很多。比如作为上游,即使成立了扶持动漫产业部际联席会议,并且在近年出现高速增长的行业数据,但动漫仍被认为“大而不强、上中下游三环节皆薄弱”。

相比之下,腾讯影业的后台则厚实许多。用任宇昕的话说,“腾讯影业正在开发的影视作品里,有超过60%改编于文学和动漫IP,而这仅仅是这种共生关系的开始。”

但其后台“兄弟”的经营之路也颇费周折。仍以动漫为例,就腾讯而言,2012年创立腾讯动漫,到2015年革命性的生产流程才开始稳定下来:以用户为导向、而不是依靠创作者主观判断的创作方式迅速改变了动漫行业的面貌,使其从小众爱好快速跃升为大众性的文化内容。腾讯动漫的工业化终于初现端倪:头部创作者从个人逐渐过渡为工作室,而且将在短期内完全过渡为企业。等到商业模式趋向良性,已经走到了2016年、2017年。换句话说,在此之前动漫产业都不能给予电影业足够的支持,也就无法谈及打造IP。

对于腾讯影业,终极问题是,围绕IP的生产模式和单纯围绕一部影视作品的生产模式,是完全不同的。但这到底应该是一个怎样的执行模式和流程?

这是整个腾讯在内容领域面临的难题。

现在在中国,到底如何用影视、游戏、动漫等共同打造一个成功IP,尚无先例。

即使对于腾讯这样已经高度工业化、现代化的企业,自身就拥有强大的生态体系,一个IP版权应该如何分配和评估绩效?腾讯动漫的王牌产品是要交给腾讯游戏改编还是给出价更高的其他企业?除了老板的一句话,如何对于这些问题进行制度性安排?

在腾讯动漫,以IP为核心的产品应注重作品品牌和可持续性,反之则类似大V那样包装作者并快速变现——这是到2017年初才完成的归纳总结。

腾讯互娱市场部副总经理侯淼在谈到《王者荣耀》联赛时曾说,包括版权运营、团队内部的运营体系,很多系统问题都需要持续解决。

而整个腾讯互娱旗下有成百上千个IP,它们至少分为:游戏、文学、动漫、影视四大类别,可能每个细分领域的IP都有其不同特点,开发路径各有不同,试错是必经之路。

“长线”这个词也因此难以避免:先是不同细分市场的成熟,然后协调和组织它们,最终形成“不孤立”的玩法和规则。

内容始终关键

回到腾讯影业自身,过去2年多,腾讯影业至少已经完成了创制、宣发、版权、授权的一系列布局。最新的举动就是发行子公司腾影的建立——发行,这是好莱坞6大标配,也是其所以强大的重要助力。但相比传统影视公司,腾讯影业“版权”部门的单独设立同样值得注意。这个部门目前已发布《西行纪》《张公案》《守夜者》3部影视漫游联动开发IP,最新一个发布是古龙十年全版权全系列IP共生开发。这些动作无疑都是在呼应其“不孤立”的策略,而效果还有待观察。

不管怎样,腾讯影业想要“不孤立”地做IP,都必须首先强化IP的基础建设——做好内容。在这样的逻辑下,腾讯影业似乎没有其他选择,也没有更短的路径。

绝大多数行业分析家还没有习惯用整个腾讯的行动和历史去衡量它的影视事业。

这情形,有点像五年前的腾讯动漫,或是阅文集团的前身。

网文基本的商业模式——付费阅读大约在15年前就已经出现。它薄弱而有持续性,既不会让这个行业破产,也很难支持它的壮大。所以阅文集团的班底此前4次IPO未果。

2014年归入腾讯,2017年港股上市成功。资本看到的不是现在有多少读者为起点中文网付费,而是在腾讯生态下阅文模式的丰富可能性:成熟的授权和多端口盈利。

其实在IP之外,腾讯也正在力图改变游戏行业的竞争规则。过去人们习惯于打拼第一名,但是2017年底以来,腾讯游戏的高层开始强调“品类”的概念:系统性地推动一种玩法或者一个类型游戏,使其用户最多、影响最大、收益最高。

这个品类的统治者将获得主要收益:不是过去一款排名第一的产品的收益,而是这个细分市场绝大部分的收益,也许包括前五名中的四个。

可以看到,即使对于自己最有把握的游戏战场,腾讯也在进化自己的玩法。

对于腾讯影业来说,时间还短,也许才刚刚可以开始制定有效的时间表,它的第一张五年成绩单,更值得关注与期待。

总监制:罗海岩、吴亮

监制:程瑛

责任编辑:王婷、杨萌

财经国家周刊

新华社《财经国家周刊》官方出品。离中南海最近的财经政策移动顾问。预知风向,服务决策,领先市场。微信公众号:ENNWEEKLY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