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捕获Face++、寒武纪、蔚来汽车之后,联想创投还要All in智能互联网 | 对话贺志强

2018-03-23 22:05:07 0 人物思维 | , ,

「IoT+边缘计算+云+大数据+人工智能」,联想创投希望基于这条产业链,投出联想未来 5-10 年的新生态。

采访 | 王艺

2015 年初,在北京中关村融科资讯中心的一间小会议室里,旷视 CEO 印奇显得很激动,他站在黑板前,坚定地说要做中国最好的 AI 公司。

那是印奇带领团队搬到这个小办公室的第一天,当时的 Face++ 只有十几二十名员工,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斗志。会议室里坐着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士,他是联想云服务集团总裁贺志强,他以投资方的身份前来祝贺 Face++ 乔迁之喜。

联想创投集团是 Face++ 的天使轮投资方,联想创投集团的前身便是联想云服务集团。2016 年 4 月 1 日,联想集团内部结构大调整。杨元庆在内部信中称:云服务集团更名为联想创投集团(LCIG),贺志强领导该集团。

联想创投集团代表联想 5-10 年的未来。在杨元庆今年两会的发言中,我们不难看出这个未来是什么——「智能+」。针对这个未来,联想创投提出了「智能互联网」的概念,即人工智能与行业的结合。

针对智能互联网,联想创投提出了一条链路——「IoT+边缘计算+云+大数据+人工智能」。链上的这五个节点既需独立发展也要互相成就,并要与传统及垂直行业的需求相结合,产生实际的社会价值。联想创投希望基于这条产业链,投出联想未来 5-10 年的新生态。

3 月 29 日,联想高校 AI 精英挑战赛总决赛即将打响。这场比赛历时近半年,经历全国 8 大赛区,走过了清华大学、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高校。

在决赛开始前夕,机器之能采访到了贺志强,希望听到他作为「智能互联网」早期投资人的投资逻辑,以及他对产业的一些看法。

在联想创投专注的智能互联网领域,你本着怎样的投资逻辑?

我们相信智能互联网有两个主要的驱动力。一个是核心技术,也就是我们联想创投经常讲的一条链路,IoT+边缘计算+云+大数据+人工智能,我们希望能够在这五个领域投出生态。第二个是这一串核心技术加行业的应用,与行业的结合是我们非常看重的。所以我们整个是围绕着这两个视角在找项目。

比如我们投寒武纪、Face++,非常具体的就是在投核心技术。最开始我们投 Face++ 的时候,他们也不知道技术往哪用。他们做了一个移动端的小游戏,把用户的脸变成稻草人,用户的头移动稻草人也能跟着移动,我当时开玩笑说,这个可能唯一的作用就是治疗颈椎病。到现在五六年的时间,Face++ 成长成了一个聚焦智慧城市的公司。

还有另外一家我们的被投企业叫中飞艾维,它本身不是一家 AI 公司,它是用无人机做电网检测。全国有 200 万公里的电网,之前是靠人走路巡检,用这家公司的无人机技术加上我们的另一家被投企业(水滴科技)的计算机视觉技术,能够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中飞艾维的技术已经在商业化的边缘,团队里还有一个靠谱的领军人物,所以我们也对他们进行了投资。

你认为对于联想智能互联网链条上的五个节点来说,有哪些技术点是市场非常迫切需要的?

有很多。举个例子,比如图数据库。大数据时代,关系数据库肯定不行,那么就需要新兴的数据库技术,我找了两年也没有找到中意的项目。图数据库在学术界有研究,但是没有人能够真正把它产品化出来。一旦有人能把图数据库做出来,那么就很有可能成为一个平台级公司。我认为中国未来 15 年,拥有平台级核心技术的公司会非常的有前途。还有像 IoT 领域,芯片公司很少,我们团队一直在找,但是进展也很有限。

联想创投举办了联想高校 AI 精英挑战赛,也是抱着要寻找项目的目的,联想创投深入高校的价值是什么?

第一,因为我们是做早期投资的,早期投资再往里面走一定是科研院所和大学,这是毫无疑问的。第二,我们一直坚信,有一部分伟大的企业就是大学里面的创业者做出来的,有的甚至是没读完大学就出来了。比如微软的比尔盖茨、Facebook 扎克伯格。当然读完书再出来的人也是很牛的,只是说我觉得在高校找到好项目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另外,我对我们的 90 后 95 后充满了期待。因为在学校,教他们的老师,尤其是中科院、北大、清华,至少有一半以上的老师是从美国受过教育回来的,他们把美国大学的优点都带了回来,所以我对这一代人成长起来特别期待。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互联网给了他们太多的资源,他们也充满探索精神,知识面非常广,我觉得特别好。我们投的好多团队都是已经跟着最顶尖的教授做了 5 年 10 年,在技术上是非常有保障的。

早期项目主要看人,之前移动互联网领域有 90 后投资概念,在 AI 方向上投象牙塔里的学生有什么不同风险吗?

首先我们不是只看人,我们人、事、势、时都会看。但是对于早期院校出来的项目,我们主要先看科技。那么早期的项目,如果你以一个成熟的团队要求它,那你一个项目也投不下去。

另一方面,这些项目可能会出现技术攻坚非常厉害,但是商业化落地不太在行的这种情况。其实就算顶尖的 AI 科学家出来创业,也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VC 找项目不能太追求完美,VC 必须是在把风险分析清楚的前提下,选择要不要承担这个风险。那一般出现这种短板我们会选择和被投企业一起解决。

比如视见科技,一开始就是两个博士,陈浩和他师妹,就是两个学生。当时我跟我们 MD 梁颖讲,这不行啊。因为他们的目标客户是医院,他们两个人怎么可能去医院一个一个敲门推销;正好当时联想中国区的副总裁王峰有个调整,我说创业公司你考不考虑,他表示非常愿意,我们跟陈浩一谈,陈浩也很高兴,说不然你来做我们的 CEO 吧。王峰过去后,马上就看到了效果。这种事我们做了很多。

和其他众多创投机构相比,联想创投的优势在于什么?

我觉得第一个是我们有科技产业的背景,我们定位就是全球科技产业基金。这样我们就专注于投资科技公司,我们有 90% 的项目都有核心科技。第二,我们有自己的加速器,对于高校和科研院所走出来的项目,我们不仅负责锁定项目,我们还跟他们一起探索未来,我觉得这才更有意思。第三,我们有资源优势,联想有很多资源,包括市场营销、销售、供应链管理、人力资源、法务、未来的出海国际化,这些资源我们都是可以支持的。

在做投资决策的时候,情怀会在衡量要素里面么?

我们投情怀的项目其实不多。因为我是做企业出身的,我投资的基本指导思想只有三个。第一,投未来有高成长潜力的,因为我需要整个基金有财务上的良好回报;第二,我投资科技的未来,就是说我希望我能投出联想的生态;第三个,我希望能投出现象级公司,情怀的部分我觉得主要集中在这里。

要说靠情怀投资公司,我觉得我们对中科慧远的投资是一个例子。这家公司用人工智能技术自动检测数码产品的玻璃质量。现在手机玻璃、平板电脑玻璃,是靠人在一个小黑屋里透过蓝光进行检查的。对眼睛伤害很大。这些工人工作三个月就永久不能再做这件事情了。所以说当看到中科慧远这个项目的时候,我感觉这个一定是要投的,这个技术要是做出来了,那是对人类有保障的有社会意义的。

讲一讲联想投资林元庆的 AiBee 的故事吧。

当时新闻一报我们就找上他们了,因为他想做的事儿和我想做的事儿非常一致,都是 AI 与产业的结合。更不用说他还是一个顶尖的科学家,有号召力,能吸引一大批优秀的 AI 人才来跟他一起做这件事情。没有科学家,你东西做不出来,所以首先得有一批科学家。

但其实最开始接触的时候我们很担心他的商业化,因为他一直是在后台做研究开发的,所以在商业化的方面我们谈了很多。我们当时谈了两天,我们的核心团队和他都谈了好几轮。现在我们发现其实他商业化的进展非常好,他和吴恩达两个人都是要决心进军传统行业的,我们都非常看好。

遇到好项目,联想是倾向于长期持有还是适时退出?

可能有的项目我们想要一直持有,比如像茄子快传这么好的项目。但这个决定还是跟我们的发展阶段有关,我们已经投了八十几家公司了,这些公司都会成长,那么以后可能有的项目我们就退出了,有的可能会追投,从小股变大股。但总体来看我还是一个比较长线的人。

最近区块链大热,对这种现象你怎么看,是否会影响你的投资方向?

我认为区块链的理念是好的,从好多年之前我们就在研究区块链相关的项目了。两年前我们投资了一家公司,叫 PDX。我们认为区块链本质上解决的问题就是点对点信任的问题,去中心化。但实际上这些技术的开源成本非常高,开源效率也比较低。所以我们投资了这家做区块链平台的公司,大家基于 PDX 的平台可以开发有效的应用,比如文件认证或者供应链相关应用。

现在我们也会看区块链项目。从本质上来说,中心化和去中心化要达到协同才能有效,要解决一些问题,不可能靠完全的去中心化,因为那样效率太低了,所以实际上我们认为区块链要想真正的影响实业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就像人工智能这个领域,大家从提出神经网络这个概念到现在已经有四五十年的时间,中间也起起落落了好几次。区块链第一篇论文是在 2008 年发表的,还比较年轻。但凡对区块链了解的多一些的人都会知道,它在真正应用的时候有非常多的挑战。所以我觉得区块链从「热」到「教育大众冷下来」再到「热」,还得经历几个周期。

对比国内外的投资项目,你有怎样的感受?

中国的项目还是价格不菲的,甚至比美国、以色列的都贵。很多其实是舆论炒作所至,有泡沫。但是泡沫有的时候只是先行垫一步,可能说未来几年估值不增长或者略有下降。但是如果拥有核心技术,就一切都不是问题。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