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银行逼债、资产冻结、债主撤资,贾跃亭和他的乐视帝国这次还能否化险为夷?

2017-07-05 11:03:57 0 思维精读 | , ,

记者/向密

7月3日晚间,乐视创始人贾跃亭转发了“重新发芽,重新壮大,只是时间问题”的微博。而就在当天下午,贾跃亭夫妇及乐视系三家公司12亿资产被司法冻结的消息被媒体爆出。

在12亿资产被冻结的消息传出后,乐视又先后传出了贾跃亭卸任乐视控股法人、贾跃亭所持有99.06%的乐视网股份被冻结、乐视汽车将80%股权质押给北京一房企等消息。这一系列的事件,犹如拨动的多米诺骨牌,让曾经风光无限的乐视帝国时刻面临着瞬间倾倒的危局。

纵使贾跃亭依然在其微博和个人公众号上不遗余力的宣传着乐视云、乐视电视等业务,但市场是否还会宽容以待,给贾跃亭和乐视留下触底反弹的时间和机会?

遭招商银行逼债

7月3日,有媒体获取了一份来自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于6月26日发出的文件。这份文件显示,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川北支行于6月26日,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该申请被法院裁定为符合法律规定。

该法院的具体裁定内容为:冻结乐风移动香港有限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和贾跃亭、甘薇名下银行存款共计人民币12.37亿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

此外,6月29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还冻结了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在大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及红利。工商资料显示,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在大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出资额为8000万元,占股40%。该股权与红利的冻结期为3年。

据悉,在此之前乐视与招商银行曾经有过紧密的合作。在2015年11月,乐视与招商银行上海分行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在在综合授信、现金管理、财务顾问、国际业务等多个领域。其中,招商银行上海分行将向乐视控股及旗下公司提供100亿元战略性全球综合授信额度,满足乐视国内外业务的资金需求。

而招商银行对乐视做的第一笔信贷业务,则为同年7月投放的总额达27.4亿港元的信贷,在此次裁定中的乐风移动香港有限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均涉及到了此笔信贷的使用。

针对这一消息,乐视控股有关负责人表示,招行申请的资产冻结,起因是一笔乐视手机业务融资贷款,但乐视针对此笔贷款的资产抵押,足够覆盖债务,公司高层也正在与招商银行在内的各金融机构紧密沟通中,希望尽快解决相关债务问题。

招商银行也在当日晚间对此新闻进行了回应,称招商银行上海分行此次向法院申请资产保全,系乐视旗下的乐风移动贷款发生欠息、招行上海分行多次催收无果后所采取的法律手段。

或引发其他银行跟进

对于资产冻结一事,有金融业相关人士表示,这事最大的问题在于其他银行是否会跟进招行的行为,如果其他银行也同样申请保全,乐视方面可能会遭遇“灭顶之灾”,另外在上述12亿元资金被冻结后,贾跃亭还有多少资本可以还债也值得关注。

最新的消息显示,7月4日晚间,券商中国报道称,乐视的债权行不止招行一家,同时对平安银行有若干亿级规模贷款也未偿还。除了招行和平安,是否还有其他银行卷入目前还无法确定。需要指出的是,该信息未经平安银行官方确认。

此外,除了从银行获得的贷款(信用/股权质押等),可查询的其他待偿信息是:以乐视网为发行人的两只公司债共达19.3亿元,将于明年8、9月相继到期。

另据中国基金报消息,除招行冻结乐视资产外,还有六大法院集体冻结乐视。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有14笔司法冻结,除了昨日被媒体爆出的上海高级人民法院冻结的乐视控股持有乐视影业股权外,还有13笔其他冻结,涉及到全国的六大地方法院,分别为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朝阳区人民法院、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和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价值159亿股份被冻结

祸不单行,继贾跃亭夫妇及乐视系12亿资产遭冻结消息传出后,贾跃亭直接或间接所持乐视网大部分股份遭冻结。

7月4日晚间,乐视网公告称,截至2017年7月3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贾跃亭及乐视控股持有的公司5.1913亿股已被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冻结,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比例为99.06%,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26.03%。

乐视网已于2017年4月17日停牌,按照停牌价30.68元计算,此次贾跃亭及乐视控股被冻结的股权价值159亿元人民币。

乐视网在公告中指出,本次股份被司法冻结,系贾跃亭先生为乐视手机业务融资承担个人连带担保引发的财产保全所致。

乐视网在公告中还称,本次控股股东贾跃亭所持公司股份被冻结与公司本身无关,对公司控制权影响暂无法判断,不会影响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与管理,也不会导致公司股权分布不具备上市条件。

乐视法人变更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资产冻结一事还未平息之际,乐视在人士层面再次进行调整。

7月3日,媒体获悉,工商资料信息显示,6月13日,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发生变更,由贾跃亭变更为吴孟。同时,吴孟也接替贾跃亭的姐姐贾跃芳,担任乐视控股的经理。

随后,有媒体援引分析称,贾跃亭此举可能是为了方便出境。

“让出法定代表人的身份是贾跃亭在提前给自己规避风险。乐视目前面临着多起欠债的诉讼,而乐视控股作为乐视资金调配的中枢,很可能会走上被告席。一旦这样的情况发生,法定代表人很可能被限制出境。”

对此,乐视方面发表回应称,此次乐视控股的法人变更,是贾跃亭从复杂的程序性事务中抽身,进一步履行其“将主要精力投放在乐视上市业务和汽车业务”上的承诺。

“与卸任乐视网总经理一样,此次乐视控股的法人变更,是贾总从复杂的程序性事务中抽开身,进一步履行他‘将主要精力投放在乐视上市业务和汽车业务’上的承诺。

此前他卸任乐视网CEO,而聚焦公司治理、战略规划和核心产品创新。乐视控股这次变更法人,很大原因之一就在于贾总要全力推进汽车战略,继续担任法人代表,很多手续办理等都会非常不方便。”乐视方面称。

乐视方面还强调,法人变更后,控股的股权结构并没有发生变化,贾跃亭仍然担任董事长,是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根据工商信息显示,在乐视控股,贾跃亭仍持股92.07%,贾跃芳持股1.5%。

值得注意的是,5月21日,乐视网披露重大人事变动:为集中精力履行董事长职责,将工作重心集中于公司治理、战略规划及核心产品创新,提高公司决策效率,贾跃亭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专任公司董事长一职。

同时,经乐视网董事会提名委员会提名,聘请梁军担任乐视网总经理,向董事长及董事会汇报公司经营状况,任期自本次董事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至本届董事会届满之日止。这也是乐视网成立以来第一次有了专职的总经理。

彼时,贾跃亭在乐视的身份变动,曾被外界视为贾跃亭欲在乐视系淡退的信号。

债转股恐将告吹

在上述一系列风波之前,乐视及乐视旗下各业务都曾纷纷展开自救,甚至不惜以精简业务线、裁员等断臂求生的方式来换取乐视喘息的空间。

而为了获得更多资金补充,乐视开始向供应链企业进行“债转股”。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乐视的自救之路并不顺利,多起“债转股”恐将以失败告终。

2017年2月14日,乐视致新曾引入乐视手机供应商兼债主作为战略投资者。根据乐视网当时发布的公告,其控股子公司乐视致新拟进行增资扩股,信利电子出资7.2亿认购全部增资,占股2.3438%,估值约307亿元。

在信利电子注资进展顺利的同时,乐视于1个月后“故技重施”。根据乐视网3月28日发布的公告,乐视致新拟再次增资扩股;仁宝信息技术将出资7亿元,其中703.59万元计入注册资本,占增资后乐视致新总股本的2.1507%,位列第十大股东。

资料显示,信利电子为香港上市公司信利国际下属公司,曾出现在2016年底乐视手机供应链风波中。同时,仁宝信息也是乐视生态的重要供应商,第一代乐视手机就是由昆山仁宝一厂负责生产。

有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1月,乐视对仁宝及信利的欠款合计达7亿美元。而截至2017年3月底,乐视仍积欠仁宝应收账款约9亿元。

然而,有消息称,在仁宝信息技术向乐视伸出援手之后,这一做法引发了仁宝一些股东的担心。为了安抚股东,仁宝决定重新思考对乐视欠债的战略。

根据台湾媒体报道,仁宝总经理陈瑞聪日前指出,乐视4、5 月的还款与出货虽然持续进行,不过动能明显减少,为了保全股东权益,6月底将权衡整体状况做出决定,预计半年报将反映乐视欠款状况。

陈瑞聪还进一步表示,乐视网正在和乐视移动做拆分,乐视的资金越来越紧,如果乐视还款进度持续不佳,投资乐视致新的程序就会停止。

除了仁宝信息技术投资乐视一事恐将告吹外,富士康关联深圳冠鼎也已撤资乐视致新。据《北京商报》报道,富士康关联公司深圳冠鼎已经退出了乐视致新的股东序列,停止代工乐视超级电视。

2013年4月2日,乐视网披露董事会决议,深圳冠鼎向乐视致新增资,完成增资后,深圳冠鼎占股乐视致新20%。深圳冠鼎被视做是富士康方面的关联公司。

2015年12月21日,乐视网在“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关于公司重大资产购买的法律意见书”中,最后一次提及了深圳冠鼎。此后,深圳冠鼎便再没有在乐视网的公开信息披露中出现过。

《北京商报》报道称,由于乐视不断被曝出资金危机,自2016年开始,深圳冠鼎就已经不在乐视致新的股东名录当中。

乐视还剩多少时间?

“我们会Dream On and All In,相信,只要你能够为你的梦想付出全部时,奋不顾身时,你也能够成为1%,我们也相信世界能为ALL IN者让路。”2016年12月11日,贾跃亭出席中国企业领袖峰会发表演讲时,曾掷地有声的说出了这句实誓言。

从一家视频网站,到横跨电视、手机、汽车、金融、体育、影视等诸多板块,用短短的四年时间上演了一出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难见的奇迹,而背后的操盘手和灵魂人物贾跃亭坚定的在打造乐视生态帝国的路上蒙眼狂奔。

不过,从当下乐视所面临的局势来看,世界似乎已经没有耐心再给贾跃亭和乐视这个“ALL IN者”让路了。

在6月28日召开的乐视股东大会上,贾跃亭曾表示,自经历风波后,乐视的战略调整是更加聚焦,但是目前来看,调整的力度还是不够,风波远比自己想象的要更大一些。在未来几个季度,乐视会继续进行战略调整,可能要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体现出现。

同时,贾跃亭还表示,非上市体系的资金问题远比乐视想象的要严重,在这几个月公司看到资金问题比去年更严重,原以为90亿元可以解决所有问题,结果还是犯了一定错误,还是不够解决资金问题。“我们收到97亿资金,事实上还款150多亿元。”

“在归还金融机构的欠款之后,目前仍然没有获得金融机构的后续资金支持,多数还是观望态度。”贾跃亭透露。

乐视官方在回复资产冻结一事时曾表示,“绝不会欠任何债权人的钱,包括金融机构,包括供应链,只要给乐视时间,肯定都能够完满地偿还。”

然而,贾跃亭和乐视究竟还需要多少时间?

DoNews

DoNews是中国领先的IT媒体网站,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风向标,每天及时向您传递IT业界发生的各类新鲜资讯。微信公众号:ilovedonews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