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同性社交软件Blued是怎么创建起来的?

2015-06-29 21:28:31 0 创业思维 | , ,

摘要:同性社交软件抓住了细分化社交应用的一个点,但是Blued是怎么做起来的?


IT思维

耿乐对《好奇心日报》说,自己是被动出柜的。“父母亲真的年纪大了,不忍心主动告诉他们。他们一定不理解,自己儿子警察当的好好的,怎么忽然辞职了,说要离开秦皇岛,还说自己永远不会喜欢女人?”老父母亲面对这样的情况,心里肯定会难受,他说自己不忍心看父母哭。虽然身边的朋友们早就知道他喜欢男生,也挺支持他,但这取向确实曾给他带来过麻烦,比如让他丢掉了警察的工作。

在创办同性社交软件 blued 之前,耿乐在秦皇岛市公安局做了 13 年的警察。他 16 岁就入警校,后来顺理成章的留在公安局工作,那时每天的工作是处理档案和文书,秦皇岛生活压力不大,工作也不辛苦,几年后的耿乐很快有了车房,生活很不赖,警察的工作又让家人觉得挺有面子。

2000 年耿乐还在读警察学校时,曾创办过一个同志门户网站,起名叫“淡蓝网”,当时算是中国最早的同志社交门户了。在做警察期间,他也用自己的薪水维持着网站的运营,偶尔还接受一些捐款。后来淡蓝网名气逐渐增大,这个苦心维持网站、连同他自己的取向都被单位知道了。这下问题变得复杂起来——那时的警察系统是包容性不太强的地方,网站曝光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耿乐的生活,单位要求他在工作和淡蓝网之间做出一个选择。

后来耿乐的选择我们都知道了。“如果当初选择了继续当警察,可能现在都能当局长了吧”,他对《好奇心日报》笑着说。不过这个选择不是那么容易做出的,特别是当人在面临安稳和冒险的抉择时。那段时间,他一边维持着警察的工作,一边请假抽空来北京做产品,这种状态维持了一年,直到 2012 年,他彻底从警局辞职,带着熟识的 9 个老乡来北京,开始了正式研发 blued 的 APP。

Blued 现在的办公室位于苹果社区的一个办公楼里,从正门进入,工位挺宽敞,上下两层都是他们的办公空间,耿乐还有一个单独的办公室。但刚来北京的时候,他们足足换过六七个地方,住过立水桥,也租过通州区,员工们睡了挺长时间的上下铺。那时公司没有自己的技术,第一个版本还是请交通大学的几名研究生完成的。

第一年非常艰苦,情况有所转变是在 2013 年 8 月,那时候他们拿到了 300 万的天使投资,投资方是中路资本。接着是 2014 年 2 月,A 轮融资进入,10 月份他们拿到了 B 轮 DCM 3000 万美元的融资。

随着名气的增加、媒体对他本人的报道也多了起来,父母亲也从文章中得知耿乐喜欢男生的事。随之而来的当然是老人的震惊和痛苦,母亲在那半年间还被检查出了癌症。“很难的,整个创办的过程真的很难。今天看起来都挺好了,我们搬到了一个高大上的办公室里来。但在刚来北京的时候,父母、金钱、周围人的看法,我的压力真的很大。”

父母观念的真正改变是在李克强接见耿乐之后。那是 2012 年,李克强那时还是副总理,是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组长,耿乐作为一名北京地区的防艾代表被接见。现在他与李克强的合影被印刷了出来,挂在耿乐办公室正对门的墙上,挺显眼。抛开公司不谈,这张照片对他的意义挺大,因为父母的情绪终于从崩溃走向缓和。

Blued 最近再度成为话题是源于一段在网络上流传的视频。这段视频并不长,记述了 7 对中国情侣在美国结婚的全过程。

像任何普通日子一样,今年 6 月 5 号这天也没什么特别,但有 7 对来自北京、上海、成都和长沙的同性情侣却兴奋异常。这一天,中国飞往洛杉矶的航班一落地,就意味着他们的赴美结婚之旅正式开始了。

淘宝网是这次活动的策划和发起方,他们联系到了 blued,希望 blued 作为联合主办方,能负责选拔同性情侣。今年 1 月份活动启动,blued 前后共收到了 2000 多封报名邮件,在随后的复选中,这 7 位情侣成为了最终的幸运者。

耿乐作为这七对情侣的“娘家人”,也随队拖着大小行李飞到了美国。然而这场童话般的旅程也存在了不少的波折。在海关,他们就遇到了麻烦。

在过海关的时候,美国官员望着一行人问道:“你们来美国干嘛?”“来结婚。”“那你们还是别入关了,回去吧。”为什么?情侣们很惊愕,blued 和淘宝方面也很紧张。因为这个活动从 1 月 23 日启动到现在,已经筹备了半年之久,本来要来 10 对儿情侣,已有 3 对因没有拿到签证被美国拒之门外,这个团队已经经不起什么其他的变数。

“等你们在美国结了婚,回到中国后会被抓起来的……”海关不紧不慢地说。

就因为这个原因啊?众人这才松了口气。后来耿乐对《好奇心日报》说,这可能就是西方人对东方的一种猜想吧。但后来的事实证明,西方媒体对“中国、同性情侣、结婚”这个话题很感兴趣,耿乐担心西方媒体的话题方向跑偏以至于涉及到人权问题,他也很聪明,每当被外媒问及人权,他会赶快澄清,“这次活动在中国的报道也很正面,这正说明了国内的开放啊。”

从淡蓝给出的官方数据来看,截至 2014 年底,注册人数为 1500 万。他们在拓展中国的业务,还在开拓全球的市场,全球化的第一步是美国、泰国和台湾。之所以拓展全球业务,不仅和公司的估值相关,也和用户群体的倾向有关。相较于异性情侣更复杂的结婚因素——房啊、车啊、家庭背景——耿乐觉得同性爱人的结合原因更单纯些,“中国人与外国人结婚,在同志中显得更容易、更普遍。因为同志在结婚时考虑的要素要少很多,喜欢就是喜欢。”他觉得产品的全球化能丰富用户群体。

现在耿乐每天都要见很多人,想很多事情。年轻那会儿特别爱幻想,总觉得天上有个什么神一直在关注着自己,遇到了麻烦觉得“反正有个神会帮我”。随着年纪的增大,那个神渐渐消失了,他发现什么问题都得靠自己解决。有时候他甚至有点儿怀念警察时代——那时局里的同事都不敢开好车,停车也停在远远的地方,他却不这样,总把车停在领导车边上。有次吃饭领导问他,“小耿,我车边上那是你的车吗?”“是我的啊。”全然不知领导那是在故意问他。

他觉得那时候的生活过得特别简单。“真是年轻气盛啊!不懂世事。”耿乐说,笑起来眯着眼,牙挺白。不过那都是挺久之前的事了,他看了看眼下的日程——即将去多伦多参加当地的骄傲节、还得接受两家来自欧洲媒体的采访。他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想法,需要再次向外国媒体讲述中国 LGBT 群体的故事。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IT思维立场。

转载请注明出处及文章作者。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