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沈海寅(360前VP):特斯拉?我会用小米模式造出比它更好的车

unnamed

这次,沈海寅在国内算是第一次创业。他的公司叫智车优行,是家造车的公司,自打去年11月份组建团队以来,年前整个团队一直在做车辆系统研发,今年1月份又开始做车的外形。我问他他的汽车会是个什么样子,这个40多岁的男人回答道,会是辆比特斯拉更好的汽车。“但造车模式会是小米模式。”他补充道。

造车,是这位曾在360负责智能硬件的副总的最新兴趣。用他的话来说,“360做硬件还是比较有渊源的,但从个人消费来讲,汽车是最大件的消费品。”2013年四五月份,沈海寅刚去360任VP的时候先是负责手机卫士、云盘,但以前曾自己做过硬件的他有自己的骄傲和情结,觉得做这些等于是接棒、把它发展壮大,没自己从0做起的成就感,“后来我就负责硬件去了。”

他在360做过儿童卫士、路由器、摄像头,这三件事前前后后做了一年多,用户口碑还可以。“但我后来意识到,硬件种类太多了,光靠自己做是做不完的。”硬件这东西,每个人对功能、价格、外观的要求都不一样,不可能有一家公司把所有东西都做全。悟到了互联网公司该做互联网的事儿这个道理,沈海寅又进一步往上游探索,建立了智能硬件投资团队。

“别的副总管业务,看到好的项目会直接扔给投资部,但这会碰到很多问题,比如你要是业务不熟练,就很难做出正确的判断。”沈海寅称自己的做法则“比较艺术”,他从0开始,在部门内部建立了市场团队、投资团队,招了一支懂硬件也懂投资的团队,开始做硬件投资了。对于投了的企业,沈海寅会用360的供应链去支持,拿360的名号去谈价格。

也是在那会儿,沈海寅对供应链有了更深的理解。但这并不是沈海寅第一次接触供应链,上面说了,沈海寅以前曾自己做过硬件。这里要还要提一下这位连续创业者在日本的三次创业经历。

沈海寅1993年从上海交大毕业,98年去了日本,99年认识了周鸿祎,周鸿祎创办3721之后沈海寅也在2000年做了日本的3721,周鸿祎的3721后来卖给了雅虎美国,2005年沈海寅的3721则卖给了雅虎日本。同年,沈海寅和金山软件合资在日本创立了日本金山软件,07年第一次把杀毒软件做免费了。雷军看他做的不错,09年就拉来沈海寅做了金山软件集团副总,沈海寅自己的金山日本当然也不能放弃,于是就这么中国日本两地跑着做了一年多。

到了2010年,周鸿祎的360也开始做免费杀毒,和雷军的关系日益紧张。沈海寅当时辞掉了金山副总的职位,开始专心做自己的金山日本,并于2011年开始了自己的新业务:他要做平板电脑。“我们现在讲小米模式小米模式,其实小米刚出来雷军正在找供应商那会儿,我正好在筹备做平板电脑,在国内找供应商。”沈海寅找到的是国内的南京英华达,设计了第一款平板电脑。

沈海寅的第一次硬件创业并不顺利。英华达当时承诺的是2011年年底交货,结果延期了半年。“其实当时都已经订出去2万台了,但交不了货,客户们又都退货了。”这个平板有很多bug,软件硬件的问题,整个发布周期延后了半年,彼时平板电脑的市场已经起来了。“这个一下子就把我搞死了,亏了上百万美金。”

沈海寅作为金山日本的董事和创始人向雷军引咎辞职,后来,正如我前面提到的,沈海寅来到360又接续上了自己的智能硬件生涯。

造车的念头是在一次饭局上产生的。“去年3月份,朋友拉着我喝酒,问我未来想做什么事儿。我做智能硬件也做了一年多了,后来我们就合计到造汽车。普通老百姓消费的最大件就是车,不是坦克轮船。”之后沈海寅又和阿尔特汽车设计公司的老总聊过,也是在那时候,沈海寅开始认认真真去想,造车这事儿有没有前途,是不是创业公司能够去做的事情。

“汽车行业正在百年一遇的转折点上。在发动机年代汽车就是纯粹的交通工具,是原始人,拼的是肌肉发达,谁的心脏好就可以当部落的头,可以娶很多老婆。而未来的汽车拼的是头脑发达。”

从传统的发动机到电机,等于是把对肌肉的依赖性降到最低了,即使是最差的电机只要功率够也比最好的发动机表现好。“国外的发动机技术比我们领先几十年,我们没法赶超。但现在我们能用很便宜的价格做出很好的电机来,我们等于和国外站到了一条起跑线上。”

让沈海寅觉得自己能造辆车出来的信心来源,还因为时下正是非智能车往智能车转变的节点。在他看来,现在的后装车机只起到一个辅助作用,和车本身没什么关系。“你再看看特斯拉,它的大脑和四肢是紧密结合的,拿掉特斯拉的车载系统,它就是块废铜烂铁。”智能汽车的一大特点是汽车的生产架构会变得很简单,原来造辆车需要三四万个部件,现在需要十分之一就够了。

比量着这两点,也许我们可以一窥沈海寅要造的这辆车。首先,它肯定是辆电动汽车,再次,沈海寅强调智车优行首先是一家车联网企业,“别人会先造车,我们先做系统。”智车优行的这套系统是基于Linux改造,系统软件会进行诸多本地化改造,以及跟安全、驾驶行为习惯相关的设定,“我们注重的是如何让这辆车用起来更舒服。”

比如,油门就可以根据用户的爱好进行设定,日系车油门偏软,欧美油门偏硬。特斯拉首次把这种模式调节通过软件实现了,这本来是硬件层面的东西,在传统车上一旦设定就不能改了。而特斯拉把这些原来独立的CPU做成了核心CPU的一部分,这样用户无论原来开的是欧美车还是日系车,运动型的还是家居型的,都可以在新车上找到熟悉的感觉。

“特斯拉给大家做了示范。它是第一个做出智能汽车的企业,和苹果一样,起了教育民众的作用。” 沈海寅笑道,“你要是第一个去做,你还得教育投资人。”

沈海寅的这辆“特斯拉”会以一种很“小米”的方式造出来。首先,沈海寅表示会努力把他认为基本上最科技的东西整合进这辆车,但正如小米不是以最尖端的科技、而是以友好的用户体验取胜。沈海寅也请来了日本的设计师对智车优行的内饰进行设计,他对日本人的收纳功夫感到印象深刻,“很小的空间都能布置的井井有条,这是因为结构的合理化设计。”未来,说不定我们能在智车优行产的车里看到无印良品的影子,简约、优雅、精致,有地方扔垃圾,有地方放纸巾。

当然,之所以是“小米”,还在于智车优行要采取的模式。沈海寅向我解释道,“汽车行业分工也在细化,这样就能把很高额的利润压缩了,按成本价销售。”而传统车企没办法这么干,因为单是经销商加盟的4S店就是5000万以上的建造费用,他们需要利润来维持经销商体系的运转。

另一方面,从前国家要求车企必须有自己的工厂、4S店经销商,如今国家政策已开始松动,汽车电商也发展得如火如荼,这样一来智车优行可以像小米一样在互联网上卖车,压缩渠道费用,二来,目前全国车企每年生产4000万台车,而卖掉的全国加起来也就2000万左右,这里面存在巨大的产能过剩。“这是我们非常大的产业机会,车厂可以成为我们的代工合作伙伴。”

至于盈利模式,我们上面说到的系统本地化改造算是一个。“我们团队有互联网的人,有车企出来的人,有整合上门服务的基因。”怎么讲呢?围绕车周边的服务,围绕驾驶这辆车的人,将可能的场景与车子无缝对接起来。比如停车、洗车、打车、代驾,在沈海寅的设想里,这些目前分散在手机上的App们都可以整合进车子里,根据具体场景来触发,而不必手动一个一个打开App。

对了,我那会儿忘了强调,沈海寅的这辆“特斯拉”也可以通过OTA升级,前提是做出软件力量很强大的系统,以及足够强大的硬件平台,就像苹果一样先把各种sensor做进去,此后哪些应用会用到这些东西开放接口就好了。沈海寅会去找供应商聊聊未来两三年技术可以达到什么样,“我不会像车企一样等人家开发出来后再说要还是不要,我会把串行的技术改成并行,与他们进行同步开发。”

这款搭载了智车优行车载系统的样车会在年底造出来,沈海寅承诺道。(作者:Nicholas)

【 本文由IT思维网采编发布,所有转载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