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速写傅盛:我的存在感不需要依赖360

IT思维

昨日,在互联网大会上爱诚与猎豹浏览器CEO傅盛的对话,一下是对话实录。

艾诚:现场的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欢迎来到2014年中国互联网大会,正在进行的是“速写傅盛”,中国互联网中生代领袖的专场,我是大会的主持人艾诚。

他叫傅盛,他的经历绝对是一个屌丝逆袭的经典故事。他从3721到奇虎,到可牛,如今走到猎豹移动,可以说他从一个不是非常主流的学校一路走来,然后在纽交所成功上市。我想这是所有互联网的朋友们特别喜欢听的故事,因为逆袭了,梦想成真了。

所以,我觉得他的故事很复杂,不是三言两语能讲的清楚。但是我们一个艾问的小伙伴说,我觉得特别能讲的清楚,不就是一个屌丝男和他的明星老板的爱恨情仇吗?他的明星老板是谁?就是雷军和周鸿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版本,掌声有请傅盛先生。

艾诚:一般开始之前我都会问我的嘉宾,哪年,哪月,哪日?

傅盛:1978年3月6日。

艾诚:猎豹移动的父母挺多的,第一大股东是雷军先生的金山,第二大股东是腾讯,基石投资人有百度和小米。互联网的这些江湖老大,好像跟猎豹都是爹妈的关系,算吗?

傅盛:其实更多是资源支持的关系。猎豹在运作上是一家非常独立的公司,猎豹是通过董事会对管理层进行管理,然后董事会对管理层的授权非常大,业务方向,整个财务基本都是管理层在定。

艾诚:如果你的爹妈吵架,你站在哪边?

傅盛:谁对站在谁那边。

艾诚:如果猎豹的大股东们,发生争议了?您站哪边?

傅盛:哪边都不站,只站猎豹这边。

艾诚:江湖上有一个说法,说其实猎豹是巨头之间的一颗棋子。

傅盛:每个人的成功是一步一步的。我们可能听过太多的传说一样的故事,比如有一天一个人突然有了好的念头,然后就改变了世界,有一天你上了一个厕所,就融了几千万美金,这种故事深深印在人的脑海里,但是大部分人都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猎豹也是这样一家公司,它首先要发挥某些大佬的作用。战略投资本质上就是发挥它的战略作用,但是发挥完战略作用,猎豹又有了新的发展机会。我们不要忘了微软投资过Facebook,微软也投资过苹果,但是这并没有影响这两家公司独立变成伟大的公司。所以,就算我们是一个棋子,也是阶段性的棋子。

艾诚:但这颗棋子非常有意思,不跟自己的爹妈抢国内的市场,猎豹移动的用户有67%来自国际市场,你是想用国际来包围中国吗?

傅盛:对,可能大家都知道,猎豹在三年的发展历程中,可以说是互联网领域里经历炮火最猛烈的公司。

艾诚:为什么?谁炮你?

傅盛:当然是跟我们有爱恨情仇的360。

艾诚:怎么仇恨那么大。

傅盛:也不是仇,我们是在安全领域唯一独立安全发展的公司。

艾诚:你离开360的时候是因为什么?

傅盛:我有很多原因,我不想再回顾了,至少我想自己独立地做一件自己的事情。

艾诚:不想往回看,但是我看别人还是揪着不放。您是2014年5月8号上市,但是我看360做了很多反向路演,就是当这家公司向投资人陈述自己公司的时候,就是不讲自己公司,反而是讲竞争对手,他就是直指猎豹,你当时什么感受?

傅盛:我就觉得又给我一次更好的锻炼,让我的路演变得更与众不同。

艾诚:现在已经上市了,释怀了吗?

傅盛:其实,我早就释怀了。我的态度是往后看,这一页翻过去了,我可以不计前嫌,但是如果你拿出历史来说,比如历史是对我的诬蔑,我是断然不承认的。

“我的存在感不需要依赖360”

艾诚:当时我做过《艾问周鸿祎》,他对您的评价是,傅盛这小子,如果不提我,不提360他觉得没有存在感。真的是因为您说您3月6号出生,又说您的身份证前面是360?

傅盛:我的存在感已经不需要完全依赖360,就好比抗日战争,我们不需要依靠回忆抗日来活着。但如果有人说日本没有大屠杀,那一定是错的,一定是在辩解。可能我们的文化不喜欢辩解,喜欢清者自清。但我的人生早已经展开了新的一页,我不需要回顾历史才有存在感,如果他认为我是通过回忆他才有存在感,我只能说他活在他的回忆里。

艾诚:猎豹移动在江湖上有一个昵称叫做“小360”,很多业务也是互相竞争的。如果周鸿祎反扑你,你还有活的余地吗?

傅盛:如果放在两年前,他不是开动和百度的战争、不是过早涉及硬件,全力以赴地反扑我们,我们的机会很小。但今天,无论他怎样反扑,我相信机会至少均等。我们最近讨论的核心话题就是如何让我们自己不再是一个“小360”,而是让360变成一个“小猎豹”。

“雷军和周鸿祎都是我的贵人”

艾诚:雷军先生,你好像一直挺尊敬的,说他是你人生的贵人,你是他的学生。

傅盛:雷总给我的帮助是巨大的。离开360之前的那几年,周鸿祎也是我的贵人,这是肯定的。他们两个人在一定阶段都是我的贵人。

艾诚:这两个贵人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傅盛:如果说最核心的区别,我觉得雷军懂得尊重创业者。

艾诚:您这一巴掌打的特响,反之是什么意思呢?

傅盛:没有反之了。我记得第一次见雷军不久以后他还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说,40岁时悟出了几个人生道理:一个是“人因梦想而伟大”,一个是“人欲即天理”。他说,以前总觉得要用“理想主义”来支撑别人,后来发现,每个人有自己的诉求是正常的。我觉得他对人的尊重来自于这句话。人和人之间的相处总会有彼此欲望的纠结、冲突,甚至会产生利益不均。但是,如果你站在他的立场,这样人和人就可能真正地相处下去,否则强人之间是没法相处的。

艾诚:如果您是雷军的学生,您跟他之间的关系会是什么样的?

傅盛:我觉得雷军和我的关系,现在有点亦师亦友。从他第一次接触我到现在已经差不多六年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既从他给我讲的道理上理解如何做一个企业,也在管理上去真正理解一家公司,从与他做小米的近距离接触中,不断反推小米模式,反复思考他为什么会开始做小米,小米当中究竟代表了哪些先进的东西?在这个过程中,我从他身上学到了非常多的思想。

艾诚:我感觉雷军这次没来大会也没有什么遗憾,因为新闻发言人都来了。

“人最难学会的是仰视”

傅盛:我觉得,人总希望或多或少的看高自己,看低别人,人最难学会的一个词,叫做“仰视”。因为人要去仰视一个人的时候,事实上你是在承认自己不如他,我觉得很多人是学不会的。但是,我认为我自己在这一点上,至少我今天对雷军是“仰视”,所以我能真正向他学习很多东西。

艾诚:王小川,张小龙,这一组人马被称为中国互联网的中生代人,你觉得谁是更好的产品经理,因为他们都自称是产品经理。

傅盛:我跟小川是很好的朋友,小川让我值得学习的最大的一个点是他在整个格局上的思考。我记得,腾讯入资收购完成以后。我的投资人还说,你做产品很强,但是大格局上,是不是花的时间比较少。这句话从某种程度上刺激了我。所以,我在去年12月底就向董事会提出猎豹独立上市,大家可能也没想到那么快,6个月的时间就快速上市了。

艾诚:谁是更好的产品经理?

傅盛:这没有更好,只能说大家互有特质。我觉得,最初始的产品经理就是交互、设计、功能,到后来就是比拼定位、战略、资源。它是一圈圈地开始长大。产品经理有的时候在一些地方特别强,有的时候又把缺点掩盖了,所以,我觉得产品经理更重要的是在特质本身。

艾诚:那像张小龙,微信之父,你跟他相比,你的短板在哪儿?

傅盛:我跟小龙接触很少,我通过一些产品揣摩,揣摩他设计微信的时候在如何思考。我觉得我跟他相比还有不够的地方,应该说是他曾经有一个《一无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