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百度Apollo为何能在快车道平稳飙车?其背后有三重保障

2018-05-21 22:20:18 0 自动驾驶 |
文/风辞远

公众号/ 脑极体

这两天陆奇卸任百度COO之后,目前已经体量相当庞大的百度Apollo是否将会受到影响?在笔者看来,由于百度主航道的价值壁垒加上无人驾驶产业的复杂度,这种影响可以说非常有限。

要知道我们今天能够看到的Apollo产业基本面,是经过快刀斩乱麻的一年,Apollo已经完成了四层平台架构的开放,建立了稳定的开发生态,与一百多家各环节企业建立紧密合作关系。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已经来到了加速前进的产业生命周期里。

而假如我们更深入分析Apollo所处的产业位置和价值环境,会发现有三道锁是它的安全保障。只要这些价值不被攻破,Apollo就是一个不容有失,某种程度上也不会有失的项目。

第一道锁:大环境和产业共生关系,

锁定了Apollo只进不退

今天的AI与无人驾驶,绝不仅仅是一家公司、一个项目的争夺,而是国家战略和世界经济位置重组的战略要冲。从此前的中美芯片争端就可以看出,核心技术对未来的世界格局有多么重要。在无人驾驶这个百年之变上,中国社会和产业结构都不容有失。

而显然,今天的Apollo在这个宏观局势中扮演着重要的位置。基于无人驾驶平台化,形成产业聚合能力的Apollo,目前已经进入中国人工智能国家队,成为了无人驾驶的中国名片。去年11月,2017年11月,科技部钦点将依托百度建设自动驾驶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另外我们也能够看到,如今全国各地都在积极推进自动驾驶车辆上路测试,很有与美国争夺“世界潮头”意味,而Apollo率先拿到了北京、福建、重庆等地的首批路测牌照,是国内牌照数量和覆盖地区最多的企业。

这些信息意味着,Apollo在政策层面已经获取了重大利好和普遍期待,这种情况下。一番换帅已经并不能影响到其筋骨。

另外也要看到,从产业共生关系看,Apollo在历经几次重大版本迭代,深化合作关系后,今天已经成为国内,甚至可以说世界上唯一一家以平台化逻辑,聚合了100多家国际车企,自主品牌,汽车零部件厂商,技术解决生态的无人驾驶战略高地。

(Apollo生态合作伙伴Logo墙)

每天都有新的创新和合作在Apollo中发生着,如果Apollo所谓的要凉,大量战略合作企业已经投入的价值怎么办?通过技术紧密联系的企业,是具有深度产业共生关系的。这造成了Apollo只能进,不能退。

此外,百度与金龙客车打造的中国首款无人驾驶巴士“阿波龙”马上要量产,也正在催生新的无人驾驶产业机遇,在重大利好面前,Apollo的发展态势其实是不需要担心的问题。

“汽车界安卓”的战略定位,

锁定了Apollo的AI战机

陆奇所在的一年,百度建立了Apollo,锁定了决胜AI时代的战略方向,当然居功至伟,这是整个互联网产业的共识。

但是我们也该理性地认识到,决胜AI时代不是陆奇一个人的期待,而是整个百度的期待,甚至中国互联网产业乃至整个社会的共同认定。技术的洪流不会因个人而兴,也难因个人而灭——对于今天的Apollo来说也是如此。

Apollo的安全系数,很多程度上来自于其在AI技术落地化中,所占据的绝妙机会。

其实我们纵观全球AI变革,会发现大量核心技术和产业服务模式都在欧美科技巨头和政府、学院手中,真正留给中国企业的独特机遇并不多。甚至可说相当匮乏。

这种情况下,独特的商业机遇和战略身位成了中国AI的稀缺资源,而Apollo显然属于其中之一。

客观来看,就无人驾驶技术格局而论,谷歌的生态是非常封闭的,着眼于自家的全流程化。而英特尔、英伟达的无人驾驶方案偏于计算,对具体的解决方案和算法难以给出平台空间。对比其他科技巨头,百度和Apollo的从硬件、软件、云端服务、车辆平台的全面开放、聚合各产业环节战略,可以说是不具备替代品产业优势。

(Apollo平台四层完整架构)

去年李彦宏提出自动驾驶开源思路,算得上是全球自动驾驶行业的首创。有赖于技术积累和明确战略,百度打出了无人驾驶中的安卓这张牌。纵观欧美科技界,对Apollo的进度与模式特殊性都有极高评价。

机遇代表着生存,Apollo所占据的机会空间,锁定了他不会因为高层变动而失去产业生命力。

披荆斩棘后的真实图景,

锁定了Apollo已进入稳定期

最后应该看到的是,Apollo本身由于的产业周期也不是一概而论的。就一个平台级产品而言,创生、巩固、商业化、生态化等步骤变迁是自然的产业规律。而其发展规律也就决定了不同周期对管理者、执行者、战略部署体系的不同要求。

在Apollo创立一周年,发布2.5版本,解锁高速公路低成本卡车物流解决方案的时候,或许可以看做一个节点。因为到此为止,Apollo已经进驻了所有主流无人驾驶解决场景,达成了全流程的产业合作矩阵。也就是说,创生期的工作基本完成。

(今年即将量产的无人驾驶小巴“阿波龙”)

而在实现了战略梳理,平台基础搭建之后,进入第二年的Apollo更重要的是落实合作,深化商业可能,探索国际化市场机遇和组建深度的产学一体化联盟。

虽然陆奇的离去是非常令人惋惜的,但实事求是来看,Apollo本身已经进入了下一阶段。在新的产业周期里,一方面换帅的影响并不一定有多大。另一方面,在保留了核心技术人才和骨干架构的Apollo体系中,由新的掌舵人来调整方向或许也适合激发新的活力。

相比而言,很早负责无人驾驶业务,在AI技术领域完全内行的张亚勤,似乎是Apollo这个产业周期里理想的掌舵人。而且张亚勤在百度长年负责海外及新兴业务,而Apollo本身接下来面临着商业化和国际化两大任务,这也都是张亚勤的绝对主场。

总而言之,在披荆斩棘之后,Apollo来到了筑城屯田的新图景当中,此时新帅上马,重整战旌,不失为阿波罗稳健前行的关键助力。不管怎么说,中国的无人驾驶契机不能有失,而今天中国无人驾驶的最大名片Apollo是需要整个产业甚至媒体氛围保护的。我们保护的并不是一家公司,一个项目,而是在大科技时代面前必须保护的中国速度。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