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Spotify背后的天才:“我经常对事情的难度没有概念”

2018-05-06 11:05:13 0 人物思维 | , ,

公众号/硅发布

这是关于一个人改变了一个行业的故事。

成功的创业故事都是相似的:一个对危险或者”难的事情”,没有太多概念的无知无畏者;一个等待了很久的伯乐,还有很多很多的运气和耐心。

在 Spotify 的故事里:它是瑞典一个年仅 23 岁的少年,1983 年出生,天赋是音乐和编程,看上去整个人运气好到爆,13 岁时月收入已经过 5 万,加入和组建的公司总旋风般被收购;而他的伯乐,是数字音乐革命先驱 Napster 创造者,为 Spotify 这个产品等了十年,他也是扎克伯格的伯乐,是第一个发现 Facebook 和扎克伯格的人,他就是——肖恩.帕克。

这是关于一个人改变了一个行业的故事

中学时月收入已经过 5 万美金

1983 年 2 月,丹尼尔·艾克出生在瑞典斯德哥尔摩郊区的一个工薪家庭,外公是歌剧演员,外婆是爵士乐小提琴师。4 岁的时候,他得到人生第一把吉他,从此与音乐结下不解之缘。

5 岁,丹尼尔从搞 IT 的继父那里获得一台 Commodore 20。在打穿了 200 多款游戏后,他觉得很无聊,找了本书,开始学写游戏。“我觉得那不是多难的事,”他说,音乐和编程对他都很简单。

13 岁那年,他第一次创业。在自家电脑上倒腾很多时间后,开始有人找他做网站。起初,他收费 100 美金,第二次他把价格提高到了 200,一年过去后,他把价格提高到 5000 美金。等到他一个月挣 5 万美金时,他父母突然发现家里多出了一个大电视机。

为业务扩张,他还开始建立自己的“童工工厂”——丹尼尔把所有时间都花在建网站上,然后,用游戏机贿赂同学,让他们用学校计算机为他工作、替他考试,甚至还有不同“助理”替他打点公司。

丹尼尔手下长期有 20 来个程序员为他干活,项目一个接着一个。他喜欢边听音乐边敲代码,感觉累时就组乐队玩——他会演奏吉他、贝斯、鼓乐、钢琴和口琴。

13 岁时用自己赚的钱买了梦寐以求的 1957 Fender Stratocaster

16 岁时,税务机关找到他要求缴清税收,这时,他父母才发现儿子收入已经超过全家,甚至还可以多雇一个保姆。

高中毕业,丹尼尔进入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学习工程,八个礼拜后,他意识到自己对第一学年的学习重点“理论数学”不感兴趣,于是选择辍学。

丹尼尔痴迷谷歌,曾向谷歌申请工程师,却收到回复——“把学位读完再来吧。”正处叛逆之年的丹尼尔决定自己动手做一个搜索引擎与谷歌竞争:”我以为很容易,但事实证明:这真的太难太难了。”

“我总是做一些不可能的事情,”丹尼尔说:“我总是天真地认为事情会解决的,我不完全明白事情有多难。”

23 岁成为百万富翁

2005 年,eBay 收购欧洲公司 Skype,欧洲市场的并购活跃度被打开,丹尼尔所在或组建的公司,几个月内都被收购了。

这包括他离开校园后加入的一家名为 Tradera 的电商网站,这个网站后来卖给了 eBay;他还创建了一家在线营销公司 Advertigo,后来,一家名为 TradeDoubler AB 的斯德哥尔摩网络广告商找到他,以 125 万美元收购了 Advertigo。

23 岁的丹尼尔轻松成为百万富翁,他在斯德哥尔摩市中心买了一套三居室房子、一辆红色法拉利,带着香槟出入高级会所,到处约漂亮姑娘。

但是这样的生活只持续了一年,丹尼尔常常感到失落、矛盾、空虚与迷茫。他不知道自己是谁,又想成为谁。

“我一直想有自己的生活,我以为这是钱能够解决的问题,但没有人会教你在财务独立后该做什么。我感觉周围的朋友、姑娘在利用我,他们很开心,但我不开心”。

丹尼尔最终摆脱了这种生活。

他卖掉法拉利,冬天躲到森林里,或父母家附近的小屋中,像个僧侣一样活着,弹吉他,冥想。

丹尼尔习惯于定五年计划,“我总是每隔几年,改变一下自己想法,以观察自己是不是喜欢手头的工作。我喜欢思考,如果从人生中抽出五年,我想做什么呢?”他意识到:钱不是他真正关心的,他的挚爱,从始至终都是音乐和技术。

丹尼尔还担任过游戏与时尚社区 Stardoll 的 CEO

“我并不把它们看做工作,总是能玩得很开心,但同时希望,我的作为能影响世界”。丹尼尔说。

痴迷 Napster

数字化对音乐行业的大革命,其实是从 P2P 文件共享平台 Napster 开始的。

Napster 巅峰时期有用户 8000 万,尽管只活了三年,但在它的残骸之上,Kazaa、Grokster、Morpheus 和 Limewire 等无数平台涌现,至今,Napster 仍阴魂不散——没有人能告倒所有的 P2P 公司,因为没有办法阻止用户自发分享。

Napster 引领的 P2P 分享潮流也波及到了电影、游戏行业

丹尼尔十分迷恋 Napster,“它重塑了我的音乐教育,我现在喜爱的乐队——披头士和 Led Zepplin 及大量 70-80 年代乐队,几乎都是在 Napster 上发现的。”

他谈到 Napster 时,认为——“Napster 本质上,对消费者和文化是有益的”。

但 Napster 被围剿后,顽固抵制变革的音乐行业仍难消解数字化革命。1999 年,实体唱片尚有 238 亿收入,而到 2016 年,数字+实体 CD 收入仅为 130 亿。CD 的销售和购买受存储空间、版权、平台的重重限制,也反过来削弱了艺术家的利润空间。“音乐的守门人”,从广播电台到 MTV,都越来越难满足公众的多元化需求。

换句话说:一方面是音乐过剩,一方面是体验受限。音乐产业一直在等待一位救世主,但它必须满足几个条件:

  • 合法
  • 比盗版更吸引消费者
  • 提供可持续的收入模式

从这个角度看,苹果的 iTunes 是剂不错的解药,但同样有毒。

iTunes 把 CD 销售碎片化,长期看是拆东墙、补西墙策略,更何况,每首明码标价的歌曲,都存在一个“我喜欢、但不足以购买”的区间,且 iTunes 无法在 iOS 的体外生存。

丹尼尔是乔布斯的忠实信徒。他常常阅读乔帮主传记,把办公室装修成皮克斯风格,但他不认可乔布斯对音乐流媒体模式的嘲讽,“乔布斯很出色,但也时常做出错误判断,”丹尼尔说。

iTunes 提供的“购买-拥有”模式无法做大音乐行业蛋糕

丹尼尔的产品观非常乌托邦,他希望构建一个比 Napster 和 iTunes 更好的应用,同时具谷歌和 Facebook 基因:深度且社交化。在这个应用里,你可以听任何你想听的歌,可以随意分享,最最重要的,用户体验——你将听到熟悉,听到惊喜,听到一个 更广阔 的音乐世界。

顺便,如果可能的话,救一把音乐行业。

创办 Spotify

如果音乐和编程才是丹尼尔挚爱(而不是钱),那么他该做一份什么样的事业呢?

有意思的是:丹尼尔当时老板、42 岁的马丁.洛伦松和丹尼尔一样,也有着甜蜜的烦恼——公司上市后,获益 7000 万美元,但马丁远离管理层,深居简出,家当只有一张床垫和一把宜家椅子。

两个人的境况相似:一不缺钱,二不关心钱,但仍然希望创业。

他们经常一起看《教父》三部曲、《情枭的黎明》等黑帮电影,谈论音乐与艺术。

马丁后来成为 Spotify 联合创始人,还引荐了日后在 Spotify 立下汗马功劳的天才程序员——路德维希.斯特里格斯。这个人,构建了 P2P 文件分享软件 uTorrent(丹尼尔短暂担任过 uTorrent 的 CEO,这家公司后来被 BitTorrent 收购)。

2006 年,丹尼尔和马丁把自己的钱投入到创业,用 Spotify 这个名字注册了公司,Spotify=帮助用户“spot”(寻找)和 “identify”(发现)自己喜欢的歌曲。

路德维希则根据苹果 iTunes 界面,和丹尼尔的三星平板电视的平滑黑风格,基于广告模式,开发了 Spotify 第一个产品原型,依靠流媒体技术和与唱片公司签订许可协议,来避免盗版方面的法律问题。

前两年,公司都在打造产品,一分钱都没有融,丹尼尔几乎堵上全部家当。由于拿不到音乐版权和许可证,丹尼尔甚至把盗版音乐灌入 Spotify,拿去给投资人展示。丹尼尔常开玩笑说:那段时间急得头发都掉光了。

而因为缺少风投,两位创始人马丁和丹尼尔只能源源不断地为 Spotify 提供前期资金。

重要人物的出现

这个时候,一个重要人物出现了。

他是第一个发现扎克伯格并帮助扎克伯格拿到第一笔投资的人,他叫——肖恩.帕克。没错,也就是那个 Napster 的创始人。

丹尼尔的耐心,得到了肖恩的关注。2009 年,这位因制作 Napster 而成为音乐行业公敌的人发现几位年轻人正在完成 Napster 未竟的使命。

他很快给丹尼尔写了一封“情书”,其中部分内容如下:

“iTunes 扼杀了音乐市场的创新,而去中心化的 P2P、音乐订阅(Rhapsody、Pandora 及后续的 Rdio、MOG 和 Turntable 等),连优秀产品的门槛都摸不着。投资人对流媒体糟糕的现状难咎其责。Napster 后,我等了十年,才看到与之比肩的产品——你们的设计“快速、便捷、优雅、干净、广阔”,仅仅在社交功能上还不够完善,我可以帮你们来迭代进化”。

2010 年,肖恩通过 Funders Fund 投了 Spotify 1500 万美元,作为 Spotify 粉丝和投资者,他坚信:“Spotify 在与盗版竞争。”

肖恩让 Spotify 继承了 Napster 的野心、品味和高标准

值得注意的是:肖恩在 Spotify 的全球扩张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他代表公司董事会和 Warner、 Universal、EMI 和索尼进行版权谈判——这是 Spotify 梦寐以求的生产线。唱片公司的加入很快造成“杠杆效应”,Spotify 成为世界上最大音乐库,音乐人也更倾向于加入平台。

另一方面,肖恩还把丹尼尔引荐给了扎克伯格,Spotify 实现了音乐媒体的社交化。

2011 年 7 月,Spotify 登录美国,并成功嫁接到 Facebook 上(允许用户分享自己的 Spotify 播放列表),实现病毒式增长。音乐的分享,加速了付费用户的增长。扎克伯格称:“丹尼尔看到了在任何人面前播放音乐的机会。”他本人也十分喜欢 Spotify。

在肖恩帮助下,Spotify 的商业模式也逐渐成型,音乐产业的大部分传统限制,逐渐被 Spotify 的方便易用所取代,而版权和授权如同源头活水不断丰富 Spotify 的曲库,形成一个丰裕的长尾。

丹尼尔喜欢用“无摩擦”形容 Spotify,“数字服务正在变得更即时、无缝……在 Twitter 上信息的半衰期很短,但 20 世纪 60 年代的一首歌,却与你今天的心情完美契合”。

免费模式催化了用户分享和增长,用户有 6 个月的时间沉迷在音乐的海洋中,然后,是时间和曲目限制——以激活付费。

丹尼尔认为:音乐产业在经历销售低估后,正驶向一个黄金时代。Spotify 的音乐流媒体服务,可以增加 CD 销量,卖出更多演唱会门票。Spotify 将增长放在盈利前,某种程度上补贴了音乐行业,从 2008 年以来,其 70% 营收,都返还给音乐行业。不少质疑 Spotify 模式的音乐人,如 Taylor Swift,最终选择回归 Spotify。

Taylor Swift 回归 Spitify

2017 年,丹尼尔替代 Universal 音乐集团 CEO 被 Billboard 评为音乐业最具影响力人物,“音乐行业收入的重新增长都要归功于这个人”。Ed Sheeran 称:自己是丹尼尔的粉丝。

2016 年丹尼尔结婚,Bruno Mars 在婚礼上表演,Chris Rock 主持,扎克伯格、肖恩.帕克等悉数到场。

到 2018 年 Spotify 预计收入将增长 30%,付费用户增长 36%。出于巨大用户基数和极高口碑,Spotify 选择跳过投行发行,直接上市(详见硅发布报道《为什么说 Spotify 上市如此重要?》)。

Spotify 将拥有双层结构,两位联合创始人丹尼尔持股约 9.3%,马丁持股约 12.4%。两人加起来,拥有 80.4% 的投票控制权。而迎接两位掌舵人的,将是巨头林立的市场。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