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Facebook 听证会第一天:扎心的小扎和五大焦点问题

2018-04-11 17:20:41 0 人物思维 | , ,

公众号/黑智

Facebook国会听证会第一天。

西装革履的小扎。

5个小时的马拉松。

数据泄露丑闻缠身的Facebook,正在经历公司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信任危机。今年3月,AI大数据分析公司剑桥分析,被曝曾非法盗用了高达5000万的Facebook用户资料,从而刻画这些用户的心理特征,向他们推送定制广告以至假新闻。而剑桥分析也是2016年特朗普竞争团队所雇佣的数据分析公司,从而涉嫌以此在社交媒体操作,影响选民行为。随后Facebook官方宣布,大约有8700万用户信息受影响。

而据外媒VICE之前的一篇报道显示,这家公司或许还曾用同样的手段影响了“英国脱欧”事件。

据报道,Facebook在两年前,即可能对这一不当行为有所了解,并曾要求其销毁数据,但最终并未采取进一步行动。

Facebook顿时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在消息曝出后,Facebook经历了舆论讨伐、股价大跌、股东的集体诉讼,联邦贸易委员会介入调查,并且被要求参与国会听证。

在听证会门口,迎接他的,是上千块人形立牌组成的“小扎军团”。

在这场听证会上,针对Facebook如何保护用户个人隐私数据、干涉美国大选等,扎克伯格回答了议员们提出的一系列尖锐问题。比如:

Facebook是否是一家垄断企业?

是否会推出一个付费免广告版的Facebook?

你是否会辞职?

你在用手机监听用户对话?

……

正装的扎克伯格,在记者们长枪短炮的围攻下,单枪匹马,面对44名参议员,一一作答,并公开道歉。而对于Facebook而言,这场危机,又是否能依靠他的语言,就此化解?

至少,Facebook和扎克伯格,表现出了解决问题的诚意。

| 听证会的五大焦点问题

1Facebook是否“垄断”?

在听证会上,当参议员Lindsey Graham 提问,Facebook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时,扎克伯格打起了太极,顾左右而言他。他提到,Google和微软都在提供互联网服务,犹豫之后,也表示Twitter在某些功能上,和Facebook有所重合。但最终,他还是无法说出具体的对象。

扎克伯格曾强调Facebook的巨大体量,而就这一点,他也被质问,是否Facebook已经变得过大。对此扎克伯格自然是表示反对。“我当然没这个感觉。”在被问到Facebook是否“垄断”的问题时,他说。

这一次,参议员们以前所未有的力度,质疑Facebook是否“垄断”。但目前仍不清楚,他们是否已经有了某种持续性的策略,来保证社交媒体市场的竞争性。

2Facebook:不排除未来有个付费版本

扎克伯格没有排除Facebook将来推出付费版的可能性。他回答了无数问题,关于公司的商业模式,以及是否能够真正保护用户的隐私,因为它目前非常依赖于收集用户的生活和行为数据而生存。

有多个参议员向扎克伯格提问,是否可以考虑,提供一个免广告的付费版Facebook。小扎回答,免费版的Facebook总是会存在的,因为这是实现“连接世界所有人”的途径,但是付费版的选择是可以有的。稍后,他会对另一位参议员表示,付费版的Facebook,是值得去考虑的。

3扎克伯格很依赖人工智能

每当被问及如何对Facebook进行改进时,扎克伯格总会提到AI,比如通过人工智能技术快速排序来减少各种仇恨言论或者有其他问题的帖子。

用人工智能来优化Facebook的内容是可行的,但可惜的是,它的功能仍然是未被证实的。

4Facebook是否监听了用户?

Facebook长期以来一直被怀疑,通过监听用户手机的日常对话,来推送定向广告。因此,参议员Gary Peters也直接就这一问题发问:“你只说‘是’或‘不是’,Facebook是否通过用户手机的音频来获得用户的个人信息?”

“不是。”扎克伯格回答。

5对Facebook,参议员们也一脸懵逼

参议员们并不了解,Facebook是如何运作的。

他们问了很多诸如Facebook是如何进行数据收集和广告推送的基础问题。比如,Facebook是如何获取数据的,数据会保存多久,用户如何管理他们分享的数据等等。这些都是重要的问题,参议员们要保证当多数美国公民问起他们时,他们知道如何回答。

当然,他们通过询问很多可以直接通过Google获取的问题,也浪费掉了不少和Facebook CEO对话的时间。而且,更不可思议的是,他们没有问更深入的问题——Facebook到底是如何使用它收集到的数据的。

当然,很多参议员认为,(对他们而言)这个问题实在太复杂了。

比如John Kennedy参议员就坦率地说了个基本没啥用处的问题:“你们的用户协议简直要命,太糟糕了。”

小扎当时大概很扎心。

还有其他的,诸如:扎克伯格,为什么我用了Facebook已经10年,却没人接受我的好友申请吗?

此外,最令人哭笑不得的问题大概是这个:是否只有在美国才能诞生一家诸如Facebook这样的公司?

言归正传。

扎克伯格今日走上国会听证会,实际上,只是在各大科技公司中普遍存在的数据问题的一个缩影。

随着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越来越多的用户行为数据,集中在各大科技巨头的手中。通过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分析,一个用户的性格偏好、心理特征能够被侧写出来,这些数据来源的人群能够被做出分类,他们的爱好、兴趣、恐惧、住所能够被检索出来,根据这些,他们所收到的广告和推荐信息也是经过“数据驱动”所定制的。

这是针对“人类”的搜索引擎。肉眼所不能见的“楚门世界”。

世界也在被蝴蝶效应所改变。

比如特朗普的当选,英国的脱欧。

Facebook在其中,并非制造了这一切,但是却提供了引线。

Facebook的未来是否会受到影响?

美国政府是否会对Facebook加强监管?一切还是未定之数。

而至今为止,Facebook的广告业务,也似乎并没有受到非常大的影响。

至于广大用户和资本市场呢?在听证会现场,小扎也遭遇了抵制。

但总归,大家对于Facebook,似乎也不无宽容。本周一,听证会前预先公布了扎克伯格的证词。其中,小扎表示:“我们对自己的责任没有足够的认识,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这是我的错,我很抱歉。我创建和经营了Facebook,我对所有发生的事情负责。”态度不错。Facebook的股价,当天应声上涨。

而在小扎今天在听证会上作证后,Facebook的股价也直接飙升了4.5%。

华尔街著名分析师、Jefferies互联网研究团队总经理Brent Thill表示,“通过与我们在数据领域合作伙伴的调查结果显示,Facebook用户数量并未出现大幅减少。我们上周对用户进行了调查,他们仍然表示自己主要使用的社交媒体平台是Facebook和Instagram。”而只要用户还在,“广告商就不会离开”。

群众总是宽容的。希望Facebook也能认识到,“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花絮:小扎的现场笔记曝光

在参加听证会时,小扎还带了厚厚的一叠笔记,现场摄影师拍下了其中的两页,让我们可以看到,Facebook为数据泄露事件,做出了哪些事先对策。

被拍下的两页的主要内容如下:

Cambridge Analytica事件

– 辜负了用户的信任;对于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们感到很抱歉;在2014年曾经采取措施,避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 这个应用的设计者为剑桥大学研究人员,名为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

– 使用了这个应用的用户会将自己的Facebook信息提交给科根,例如公开资料、关注的页面、好友列表和好友生日;用户好友的这些信息也会被收集;不会收集用户的信用卡信息和社会保险账号信息。

– 科根将这个应用出售给了Cambridge Analytica,后者用这个应用违反了我们的隐私条款;我们发现的时候,曾要求对方删除所获取的用户数据。

– 曾经确认他们删除了数据,但是现在来看他们并没有删除。本应该进行进一步审核,并且通知用户。

广告

– 对于数据滥用考虑地不够周全;目前正在重新审视我们与用户的关系。

补救方法

– 用户的重要信息被分享给第三方,但是不包括信用卡信息和社会保险账号。

– 用户将自己的Facebook信息分享给了科根,包括公开资料、关注的页面、好友列表和生日;用户好友的这些信息也会被收集。

– 2014年变更过隐私服务条款,这意味着类似的事件不会再次发生;现在已经严格限制第三方应用获取用户数据。

反向查找

– 两周前发现有人滥用这个功能,已经将其关闭。

– 使用电话号码/电子邮件地址寻找其他人是一种非常实用的方法;尤其是多个用户同名同姓的情况下。

– 有人利用所获取的电话号码获取公开信息(名字、头像图片、性别、用户ID);已经将这个功能关闭。未来还需要采取更多的行动避免用户信息被滥用。

嗯,对了,小扎并没有打算辞职。

明日,扎克伯格还将出息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的听证会。更多信息,我们将持续追踪。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