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揭秘:纽约的 AR 创业者都在干嘛?

2018-01-31 12:38:58 0 智能+ | , ,

公众号/ ARC增强现实

文/Jean Liu

在2016年的一个星期三,Justin Hendrix参加了纽约市长办公室举办的一场见面会。让Justin感到最为兴奋的是,在这个见面会上,NYCEDC的主席和MOME的理事共同宣布,将在纽约建立一个虚拟和增强现实实验室。

而这,是纽约的第一个由政府资助和支援的VR/AR实验室。目的非常的单纯直接,将纽约打造成世界AR和VR领域的领军城市。

纽约为中心的东部湾区已经成为了美国第三大ARVR发展据点

[1]

坐落在美国自由发源地费城的东北方向,纽约一直代表和延续着美式自由。在“自由女神像”脚下,无数的美国梦经由贸易、竞争、分享在50年代至90年代成为现实,在时代广场附近的方圆10公里形成了美国商业资源最为丰富的区域。

可是在90年代后期,科技革命的兴起却并没有给这座城市带来太多的奖励——Silicon Valley的新兴以及持续的Blitzscaling所形成的科技孵化壁垒,让纽约这座城市得到的焦点逐渐转移,纵使仍然是金融、时尚、行销和媒体中心,但在科技兴起和进化的时代,纽约似乎少了最重要的一部分。

美国各个区域产生的科技独角兽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纽约绝对不是科技的代名词。然而,纽约对于科技的需求和渴望是庞大的,它深厚的经济底蕴加上健康的复合型产业链,让新兴科技的商业运用有了更扎实的底子和更广阔的方向。

在最新的展会上,我们可以看到AR和VR在多种领域的研发、推进和运用,包括媒体和娱乐,房地产,教育,旅游,金融和医疗。坐拥华尔街庞大的资金基础,纽约从来都是不缺钱的。

但业务的开展是需要人来支撑的,因此纽约的AR/VR圈子似乎起着更大的作用。相比于西海岸巨头云集,东海岸的新技术开发者更像自由聚集的小圈子——工作室,小公司,爱好者,实验室,学生,教授频繁的活动着,交换着彼此的信息,观点和创造,鼓励别人的尝试和创意。

纽约在医疗的ARVR运用相比于其他科技湾有更强的优势

在科技大厂缺失的情况下,对于纽约的创业者们来说,便更显现出滴水成河的使命感。

“从现在开始,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去认识在你身边,之前所不认识的新朋友。”组织起这些圈子的核心人物Justin Hendrix在EXFR 17上说到,然后所有人起立并向旁边的人开始介绍自己。

ARVR探讨会

纽约的ARVR科技生态圈主要建立在三方的“无缝”合作上:大学,创业者和投资者。大学为科技的研发和商业化提供实验性以及学术性的支持,创业者发挥创造力,投资者将这些创造力变成工具抽象化成货币和资本,并再次具现化为硬件和内容。

政府和媒体为这些交流提供强力支撑的平台,让价值产生流动。以哥伦比亚大学,纽约大学,纽约城市大学,纽约视觉艺术学院,IESE,The New School,PrattInstitute为研究驱动,在每次稍微大型一些的展会和交流上都能看到几十上百个不同的DEMO,而推新的速度也在不断增加。

摄于NYC Media Lab’s Exploring Future Reality Event2017

华尔街日报道琼斯指数VR 摄于EXFR 2017

[2]

纽约客原本指出生和成长在纽约的当地人,但多种族和移民的特点使纽约客更有了些类似于北漂的含义。在纽约,你可能会听到最正宗的带有纽约式英语,也有可能听到最带口音的版本。而这种各个国家和种族之间在科技上的交融,也使得ARVR交流会上展出的DEMO带有许多理想型的个人色彩。

因为对潮流和新鲜事物的追求,笔者所看到的ARVR交流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除了比较年轻的参与者,也能看到许多年纪看上去大一点的人,有来自微软和谷歌的大牛团队,也有来自看似不太相关的音效公司,有代表公司来参加的工作人员,也有按照自己喜好来参展的自由人士。

在Google工作的Matthieu Lorrain带来的自己开发的拍照AR作品

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和理解探索着AR和VR的可能性。像哥伦比亚大学的StevenFeiner教授像我们展示了AR在工业上已有成效的运用,以及AR在User Interface交互上的可能性,华尔街日报的Roger Kenny则带来了AR对于传统媒介的变革与变化,New School的Kyle Li则呈现了VR在沉浸式游戏体验的见解。

纽约的ARVR内容的多样性和丰富性得益于开放性的探讨和实验,在展会中你甚至可以报名自己感兴趣的研讨会(Workshop),这些研讨会的组织者通常是像哥伦比亚大学这样的名校,或是极有经验的公司和工作室。在那里结交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在短时间内迸发和开阔新的思路。

笔者参加的Innovating with ARWorkshop

参加过两三次这样的聚会,你就会发现一些“熟悉的老面孔”。他们通常会有比较深的私下交情,而这些身在纽约ARVR暴风中心的人,有些也和中国有着一些渊源。

在NYVR的一次展会上,专门设有VR China的研讨会,Ryan Wang先生详细地介绍了中国VR的情况以及可以深入的方向,吸引了不少美国的VR公司和开发者。

来自NYC Media Lab的记者Lucy就曾发问道:中国政府很重视ARVR的发展并大力地支持当地相应技术的发展,例如建立各个ARVR实验基地,VR公园等。

那美国能从中国政府和企业的合作上学到什么呢?

Ryan Wang先生答道:现在中国在VR上的政府合作还是主要基于解决“教育问题”,VR重在解决现实中很难或无法解决的问题,消除时间或空间上的隔阂,这也VR相比较来说无法替代的一部分。VR给教育不平等问题的解决带来一线生机。

这一说法得到了AquinasTraining CEOHughSeaton的认同,他在中国待过8年,目前正在研究如何运用mobileVR来让人们可以随时随地持续性的学习,借用Reinforce Learning的方法来突破遗忘曲线。我们现在一直在强调机器学习,但人类本身如何学习的有效提高却没有给到足够的关注和改进,这正是一个隐患。

摄于NYVR VR China Workshop

一个月后,Seaton先生便被Ryan Wang先生邀请到了深圳的现场,与深圳的创企共同探讨这些问题。而这就是纽约ARVR圈子人与人,人与知识的连接速度。纽约人对中国现在的ARVR发展充满着好奇,听闻相应的技术和应用在中国发展得很快,也希望能够从中学习到新的思路。

尤其是中国像阿里巴巴和腾讯在E-commerce以及Digital方向的大手笔AR之争,使许多扎根在纽约的研发和研究人员所未想到和体验过的。美国由于本身人力成本的高昂和消费习惯的,美国人民的网购规模和粘性相较于中国还是有所不及的。在美国,AR靠Pokemon Go普及了认知,而在中国,则是大厂之间的AR红包营销战让其家喻户晓,在各自的ARVR运用上都有相互可以学习的地方。

摄于2017年中国国庆期间的纽约时代广场

[3]

在纽约展示的ARVR Demo涉及的方面非常广泛,围绕着迅速建立起来的圈子和生态圈,ARVR在各个方向都有着新的尝试。首先,NYC Media Lab和Havas合作,在纽约市政府的帮助下,开放了曼哈顿和布鲁克林中间的“总督岛”作为AR的原型实验岛,提供给NYC的学生和创业者在岛上创造新鲜和实验性的AR原型。申请的学生将以总督岛为基础,设计包含岛上的历史、地标及美景的整合性AR体验来帮助这座岛在参观者中的呈现。

“总督岛”AR/VR计划模型

另外一方面,NYC开始召集所有基于移动AR的工作室和创企加入A+E Network的研究员计划,和HISTORY.com来共同来完成“1968项目”(注;1968对于美国来说是巨变的一年,马丁路德金和肯尼迪被暗杀,越南战争升级,新总统任选,第一次人类操纵的飞船环绕月球),将当时的历史性时刻呈现在现在的纽约,这个项目将在2018年结束。除了这两个项目之外,纽约的AR创造和实验在工业,医疗,媒介,商业和娱乐上都有一些有趣的Demo和原型。

摄于NYC Media Lab 17 展台

起步于纽约的利用机器算法进行快速城市建模的GeopipeDemo

摄于EXFR 2017有一些ARVR设计者用实物来弥补触觉的不足

NYC EXFR创业者Pitch off 类似于《Silicon Valley》里主角所参加的Disrupt 但规模小时间灵活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