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酷派败局大复盘

2017-09-27 18:57:59 0 思维精读 | , ,
AI财经社(ID:aicjnews)文 | 陈芳

编辑 | 祝同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不知郭德英是否会后悔4年前的那个决定。

在距马云住的酒店还有四五百米时,这位酷派创始人让司机停了下来。他突然改了主意,酷派不卖了。马云入主酷派成了泡影。

如今,酷派或将成为“中华酷联”四大手机厂商中首个告别主业的品牌。今年24岁的酷派,在本命年过得并不顺利。这个曾抓住小灵通、手机、3G机遇的老牌手机厂商,在4G智能手机的转型道路上,迷失了方向,两次错误选择合作伙伴,最终让酷派“伤筋动骨”。

眼下,酷派正面临着生死抉择,能不能将乐视踢出局,撇清与乐视的关系将决定酷派的生死存亡。但即便如此,多个消息源告诉AI财经社,酷派新任掌舵者蒋超正试图将其引入房地产的新轨道。

劝贾跃亭给新股东腾位置

自乐视这个救命稻草变成压在酷派身上的大山后,酷派正在一步步谋划将乐视踢出局。

AI财经社独家获悉,9月14日,酷派发布一项高管任命,杜金彪担任酷派集团常务副总裁兼国际总裁,刘铭卓担任集团副总裁,康永清担任集团副总裁兼国际副总裁,张科担任集团副总裁兼中国地区部总裁。

这份任命名单中,其他三人的身份变动并不显著,只有刘铭卓的出现是最大变量。公开材料中,几乎没有任何刘铭卓的信息。知情人士向AI财经社透露,刘铭卓是酷派老将,在酷派工作多年。此次升任副总裁后,刘铭卓将分管地产事业部、资金部、总裁办、人力资源部、法务部和行政部。

从高管任命的排名看,刘铭卓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与酷派未来的地产走向密切相关。多位知情人士透露,谋求去乐视化的酷派,眼下正在大力引入外部资金力量,替代乐视第一大股东的位置。

8月31日,刘江峰因个人原因辞任酷派首席执行官,就是一个信号。这个乐视创始人贾跃亭亲自搬来的酷派救兵,没有按照约定待满三年,上任一年就抛弃酷派这个“烫手山芋”,黯然离开。

刘江峰告诉AI财经社:“我不后悔来酷派。”在酷派的这一年,是他过去20多年职业生涯里从没遇到过的境遇,但他不愿意过多谈及这段经历。“都过去了,人要向前看。”他说。

从酷派拯救者到黯然离开,刘江峰没能实现最初的承诺。他的接任者酷派老将蒋超,扛起了拯救酷派的大旗,担任首席执行官一职,他扭转困境的筹码是大量的土地储备。

不同于“空降兵”刘江峰,蒋超2002年就入职酷派,亲眼见证着酷派一步步壮大又一步步走向衰落。在酷派,今年46岁的蒋超是实权派,地位仅次于酷派创始人郭德英及其夫人杨晓,一直掌管着酷派财务以及行政大权。

过去一段时间,蒋超频繁飞往美国、香港等地,目的是与贾跃亭沟通协商,劝让其放弃大股东的位置,给新股东让位。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告诉AI财经社,贾跃亭与蒋超已经达成共识,可以让来自深圳的地产公司京基集团以大股东的身份入主酷派。

事实上,京基集团入股酷派,在酷派内部已成公开的秘密。

多位在酷派工作多年的高管透露,为撇清与乐视的关系,蒋超当前正在极力帮酷派引入新股东,从而让酷派的经营回到正轨上,而京基集团的可能性最大。“蒋总与恒大、碧桂园、京基都谈过,最后定的是京基,定金都交了。”

北京某展会上一位老人在酷派工作人员的指导下使用酷派手机。@视觉中国

与创始人郭德英不同,蒋超不懂手机业务,但是擅长资本运作,在投资界、金融界以及政府层面,都有很深的背景,酷派的土地储备,如深圳南山酷派信息港、东莞松山湖工厂、西安研发中心,都有蒋超深度参与的身影。

酷派公告显示,截至2016年底,酷派拥有物业、厂房、设备资产为11.03亿港元。其中,酷派信息港面积超3万平方米、松山湖产业基地占地500亩、西安高新区拥有约131亩土地。刘江峰此前表示,酷派的土地资源价值近百亿元,大大小小的地产商都很感兴趣。

见证酷派由盛而衰的离职高管透露,酷派与京基集团是各取所需,酷派看中京基的资金,京基看中酷派的土地,引入京基后,未来酷派的发展方向是房地产投资,手机业务只做海外和国内的运营商市场。

对于这一消息,酷派投资者关系部与京基集团公关部均向AI财经社表示,并不知情,内部没有任何消息。酷派投资者关系部工作人员称,如果投资人没有签文件,而直接打定金,那是不可想象的。

但知情人士透露,目前酷派整个集团都在“瘦身”减员,只有地产部门在招人。几周前开完会后,酷派所有土地项目已经开始启动,准备盖楼,刘铭卓的高升就是一个信号。

众多高管离职

危机重重且让人看不到希望的酷派,正在送走一个个伴随其发展的员工及高管们。

AI财经社独家获悉,今年以来酷派已经有超过50%以上的员工离职,所剩员工数不足2000人。最近,酷派移动事业部总经理、人力资源部总监、公关部总监等众多中高层管理人员均已离开。部分业务部门甚至陷入无人办公的窘境。据网易科技报道,刘江峰透露,酷派已经由之前的不到3000名员工,减少了几乎一半。

酷派投资者关系部工作人员表示,不久前与他们对接的媒体联络人已经离职,目前没有人接替。

销售是一个公司营收来源的核心,而目前酷派的销售部门却出现“真空”的现状。一位负责销售的酷派高层透露:“酷派基本没有销售团队了,300人里只剩50人,一线只有一两个人。”他已于近期递交了辞呈。

另一位酷派离职员工表示,春节后酷派很多部门,人都走光了,以品牌部为例,已经从高峰期时的40多人,缩减到只剩几个人。

这些人中有的是看不到发展前景主动离开的,有的是被裁员计划甩出去的。知情人士透露,目前酷派所剩的员工,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在酷派工作时间长,想要耗着得到一个好赔偿;另一种是经验不足的年轻人,还没有找好下一家。

酷派投资者关系部工作人员向AI财经社解释说:“由于亏损严重,本着对股东负责的态度,酷派在严格控制运营支出,具体措施就是裁员,降低员工薪酬支出,目前酷派上上下下所有业务部门包括投资者关系部都在执行裁员的政策。”

裁员的效果是显著的。酷派财报显示,2016年上半年,酷派薪酬支出同比下滑26.18%,为3.13亿港元,主要原因是员工数从2015年同期的5634名减少至4497名,同比下降20.18%。而酷派最辉煌的年份,2014年拥有的员工数高达6208名,支付薪酬为11.66亿港元。

这意味着,转型三年时间以来,酷派一直在减员。而每一次人员流失都与酷派的高层变动密切相关。知情人士透露,酷派核心人员流失主要有三次,第一次是2015年,跟随原常务副总裁李旺,去酷派与360的合资公司奇酷;第二次是2016年8月跟随创始人郭德英,一起创业做智慧农场春沐源;第三次是2016年年底,跟随原常务副总裁李斌,去依偎科技。

三年前,想要转型的酷派,看中互联网。为了谋变,2014年年底与360建立合资公司奇酷,酷派出技术、出人力,360出资金。为了支持奇酷的发展,郭德英派出众多精兵强将,还将大神这个冉冉升起的互联网手机品牌放到合资公司,但最终因理念不同,2015年下半年360与酷派分道扬镳。

这一次合作,酷派不仅损兵折将,还丧失大神品牌,并为酷派带来巨额损失。酷派财报显示,2016年中期酷派税前亏损20.71亿港元,主要是出售合资公司奇酷所致,实际经营亏损为1.68亿港元。

与360的合作以失败收尾,引入乐视当大股东,更是将酷派带向万劫不复之地。

周鸿祎、郭德英、贾跃亭的三国杀。@视觉中国

郭德英与360掌门人周鸿祎理念出现分歧后,乐视开始走进他的视野,他做出一个重大决定,让彼时很风光的乐视入主酷派,一起生态化反。双方于2015年6月28日,首次牵手,乐视用27.36亿港元的价格,顺利拿下酷派第二大股东的位置,持股17.9%。2016年6月17日,乐视再次用10.49亿港元从郭德英手里买下11%的股权,乐视持股比例增加至28.9%,酷派大股东易主。

“乐视成为大股东后,酷派的员工当时都以朝圣的心态,去乐视参观学习。”酷派员工说。

给酷派找来一个好买主,郭德英本人也套现37.85亿港元,一切看似完美,但没想到的是乐视最后却成了酷派的噩梦。

10亿的呆滞库存和渠道欠款

“乐视毁了酷派。”如其他很多加入乐视体系的公司一样,酷派员工认为,乐视是导致酷派步履维艰的罪魁祸首。

郭德英将酷派大股东的位置交给乐视一个多月后的2016年8月5日,他一下子辞去酷派主席、提名委员会主席和首席执行官等职位,贾跃亭认领主席一职,并挖来刘江峰当首席执行官,8月16日上任。

曾在华为一手打造荣耀品牌的刘江峰,在手机行业是个“香饽饽”,离开华为后,联想、小米等诸多手机品牌都曾伸出过橄榄枝,但在与贾跃亭沟通大半年后,刘被贾的勇气和梦想所折服,另外贾给予的空间足够独立,让他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改造酷派,因此决定加入。

如果刘江峰能让酷派焕发新春,意义不言而喻。上任后刘江峰,信心勃勃,给酷派描绘出宏伟蓝图,5年内销量过亿,重回手机行业第一梯队。

为实现这一宏伟目标,刘江峰开始大刀阔斧改革,从竞争对手处挖来众多高管,对酷派管理层进行大换血。刘江峰上半年告诉界面记者,酷派现任12名高管中,有10个是新引进的。其中,老东家华为是刘江峰挖人的主要来源。

为了反击,今年1月,华为宣布已将6名离职核心骨干送进看守所,这些人带着华为的内部资料到乐视、酷派入职,涉嫌泄密,被检察院批捕。

“抓的6名高管,现在还关着三个,这是级别高的,酷派总监级别被换的更多。分管我们的VP,自刘江峰来了后,换了三波。”酷派离职员工说。去年8月以来,刘江峰带的人,想涨工资轻而易举,同样的岗位,他的人比酷派老人工资高很多,几乎是翻倍。

酷派离职员工告诉AI财经社,想要改变酷派的刘江峰,太急于求成想要证明自己。入职后,不管酷派合理的还是不合理的,全部砍掉,在没有完全了解酷派的背景下,把酷派元老全部替换掉,新来的人又没有衔接上,形成断层,对酷派伤害很大,最终造成资金、人员等全方面的失控。

最直接的是,去年12月,将酷派旗下另一款担任转型重任的时尚手机品牌ivvi,用2.72亿元的价格出售给超多维集团,酷派常务副总裁李斌、副总载曹井升、副总裁许奕波等一众高管纷纷离开,去新公司任职。

“刘江峰采取的方式,不是拯救酷派,而是掏空酷派,如果不是他折腾一堆事,排挤元老,人才青黄不接,一年的时间,酷派也不会一下子这样。”酷派离职高管这样说。

2014年酷派全新子品牌ivvi的第二款新机ivvi S6全球首发时的场景。@视觉中国

对于排挤元老,刘江峰向AI财经社否认。他说,酷派人才没有青黄不接,出现断层,只是文化冲突而已。酷派的文化是听领导指挥,员工主动性不强,对流程负责,不对结果负责。

每个领导都有自己的用人喜好,很难说刘江峰的改革策略是对是错。但第三方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酷派手机出货量已经滑落至100多万。而去年虽然危机重重,但是酷派的出货量依然接近1400万。

更为关键的是,乐视没有给刘江峰更多的时间改革酷派,今年上半年乐视爆发危机后,酷派受到波及。仅七八月份,就有三家银行向法院起诉酷派,“催债”涉及金额共计2.4亿元。虽然这些贷款很多都没到期,但银行为了降低风险,提前采取措施。

8月15日,酷派发布的公告称,截至7月底,酷派营业收入下滑27.16亿港元,同比减少52%。并且流动资产低于流动负债,偿债压力加大。

这意味着酷派经营状况不仅没有好转,反而在恶化。此前,酷派发布公告称,2016年营收为79.94亿港元,同比减少45.5%,但流动资产要大于流动负债。而2014年高峰期时,酷派的营收高达249亿港元,短短三年酷派已今非昔比。

刘江峰告诉AI财经社,“酷派主要的问题还是资金问题。前任大股东留下的近10亿元的呆滞库存和渠道欠款,也对酷派造成巨大压力。”

乐视出现问题后,银行中断了酷派的贷款,这对酷派极为致命。刘江峰曾表示,酷派是酷派,乐视是乐视,试图降低乐视的影响,但效果并不显著。酷派投资者关系部工作人员透露,截至目前由于乐视的原因,银行顾虑重重,常规信贷依然没有恢复。

酷派本可改变命运?

刘江峰的离开,在酷派内部人士看来,意味着酷派的大股东将要变更,乐视这个压在酷派身上的大山将会被移走。除了京基集团外,郭德英会不会回购是外界关心的焦点。

知情人士透露,郭德英确实与贾跃亭探讨过,只是因价格问题,没谈拢。“郭德英想要以现价买,贾跃亭不同意,想要用原价再卖给他,这怎么可能。”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透露,作为酷派创始人,郭德英目前还是第二大股东,占股9.23%,看着酷派一日不如一日,就像看自己的孩子发展不如意一样,心里会难受,作为“亲生父母”,他不能不救,因此截至目前郭德英还在和蒋超、贾跃亭商讨,希望能找到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

况且,郭德英当初高位套现,第一次是每股3.508港元,第二次是每股1.9港元,而现在酷派股价已经跌至每股0.72港元,存在回购的可能性。

接近郭德英的内部人士向AI财经社透露,郭德英回购有两三成的把握,最大的变量是他的身体。经营酷派20多年来,郭德英就像一个劳模,每天在酷派加班到深夜,身体已经大不如前。

酷派手机总裁郭德英。@视觉中国

今年53岁的郭德英,年龄虽然不高,但是多年加班,使得他的身体状况并不理想,2015年年底,郭德英还远赴美国做了心脏手术。在外界看来,这也是他在2015年前后将“亲生儿子”酷派交出去的一个重要原因。

事实上,在2013年,虽然赖以生存的运营商渠道面临巨大危机,国家要求三大运营商减少补贴,对酷派造成不小压力,但郭德英依然没有出售或者说给酷派找接盘人的打算。

这一年,他拒绝了马云的收购。回去后,郭德英力推大神、ivvi两大手机品牌,将其当成酷派转型的“当家花旦”,2014年问世,但最终这两个品牌均因合作伙伴的错误选择,离开了酷派的怀抱。

在上述知情人士看来,如果没有当时郭德英的反悔,或许酷派的命运会被改写。“也不会有后来的诸多坎坷,但世上没有如果。”

【AI财经社原创,《财经天下》周刊出品】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