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余额宝连降额度:支付宝还能抵挡银行业的进攻吗?

2017-08-17 19:18:06 0 思维精读 | , ,

文/老铁

公众号:科技说

三个月内,个人持有余额宝的最高额度由100万降至10万,虽然天弘基金方面表示此举目的为“更好地服务大众投资者”,但业内外关于银行业向余额宝、支付宝以及财付通为代表的金融新生事物攻击的讨论越发活跃。

去年至今,央行方面出手连连,在诸多层面对第三方支付平台进行限制:2016年7月《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正式生效,第三方余额支付最大额度不超过20万元/年,但通过银行快捷支付并不在此规定范围之内。

就在2014年,四大银行为主的银行便联合降低支付宝的快捷支付额度,今年1月,央行发布通知称,自4月17日起,支付机构应将客户备付金按照一定比例交存至指定机构专用存款账户,并不计付利息,其中支付宝的备付金交存比例为20%。

余额宝对于支付宝的意义已非货币基金和普惠金融如此简单,而是面临目前政策监管的一道屏障,如对第三方支付余额支付最大额度不超过20万元/年的规定中,余额宝并不在此限制之内,用户可以通过余额宝的实时赎回功能,行使余额支付的实际职能。

因此,当余额支付限额文件发布被业内称为“狼来了”之时,支付宝方面所受冲击相对较小,即便银行快捷支付限额,有余额宝在,也可抵消一部分冲击。

在支付宝与银行业的博弈中,余额宝发挥着关键作用。

但此次天弘基金自降额度,自行调低了整个余额宝的资金池,这不仅仅意味着余额宝在金融体系中的权重将有一定下滑,此前也有媒体披露余额宝90%以上收益来自银行同业拆借,从用户层面也会稀释其与银行的优势。

那么,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以支付宝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与银行业的博弈中,战局究竟要如何发展呢?

银行业三板斧:网联、限额和准备金

截至2017年6月30日,余额宝基金规模达到了1.43万亿元,已经超过招商银行1.3万亿的存款规模,此外,加上支付平台吸纳的用户备付金,第三方支付实际掌握的资金用“海量”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这对银行业的冲击是明显的,不仅造成银行存款吸引力的降低,对贷款形成压力,也加大了同业拆借的成本,就目前情况来看,同业拆借恰是余额宝方面的最重要收益,远高于同期银行存款利息。

央行方面对第三方的一系列限制,虽然目的各有不同,但在实际操作中,确实造成第三方支付资金池大盘的缩小,将20%备付金交付银行,确实可以在监管层面提高金融安全,但实际上也造成第三方支付资金流动性的降低。

此次余额宝限额,从长远来看是提高了银行同业拆借的成本博弈空间,毕竟盘子的大小决定着利息的定价权。

除以上常规手段以外,在以下行为中,战争大有升级之势。

2014年,时任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曾撰文认为应对余额宝等货币市场基金投资的银行存款应受存款准备金管理,以缩小监管套利的空间,并计算若征收20%准备金,余额宝收益将降低1%。

此后在2014年末,央行发布《关于存款口径调整后存款准备金政策和利率管理政策有关事项的通知》(下文简称“387 号文”),改文件中新纳入各项存款口径的存款是指“存款类金融机构吸收的证券及交易结算类存放,银行业非存款类存放,SPV 存放,其他金融机构存放以及境外金融机构存放”。

向余额宝为代表的货币基金向央行存交“准备金”在此有了法律依据,虽然存交比例定为0 ,但不排除此后会加大征收比例。

虽未执行,但政策的出台以及背后的想象空间依然令行业不寒而栗。

2018年6月30日,第三方支付将全面停止“直连银行模式”,所有网络支付业务将通过“网联”平台处理。银行业与第三方支付以“网联”为媒介,数据和资金的使用情况全在“网联”平台进行,第三方支付将由两层架构变成三层架构,而网联将承担第三方支付机构的集中清算职能。

此前,支付机构除了在备付金存管银行开立账户之外,还可以在多家备付金合作银行开立账户,第三方支付巨头因资金体量大,拥有更强的议价权,银行方面往往处于劣势。但“网联”成立之后,第三方机构将由多备付金账户改为仅一个账户,降低了此方面第三方支付对银行业的议价能力。

加之数据不再归第三方支付享有等方面,“网联”的成立代表着银行业在第三方支付的博弈中的新思路,即从根本上稀释对方的对银行的威胁。

以上行为,也基本看出央行以及银行业对第三方支付的在应对方面的思路,降低流动性,提高用户使用门槛,拉低用户预期,为银行业转型提供时间。

第三方支付应对:低姿态主动寻空间

以上银行业对第三方支付的打击可谓:有章法、有纲领、有行动,但第三方支付目前仍然处于快速发展阶段,支付宝和微信在8月大搞“无现金社会”概念,仍然在扩大在消费端的使用场景,以此来放大第三方支付的生存空间。

仔细推敲以上银行业的连环计,在实际中并非无懈可击,如网联的成立面临其与老牌结算机构银联的势力范围的划分,在宣布成立网联之后,银联便与京东金融展开合作,银联向线上,网联接下来也会在第三方实际支付中逐渐向线下,网联和银联边界的不清晰增加了实际运营的难度。

而对余额支付的限额,目前来看仍有余额宝通道可以进行,10万元的余额宝额度基本可以保证大部分的支付正常进行。而银行业在2014年形成的降低快捷支付额度的同盟,早悄无声息瓦解,如工行在2014年对支付宝快捷支付的额度由原先单笔5万下调为5000,每月限额则从20万降为5万,目前已经恢复每卡单笔1万元,日累计10万元。

用余额来卡支付宝脖子短时间来看难以取得实质效果。

目前支付宝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显然明白当前所处的局面,银行业磨刀霍霍但各有利益考量,联盟不稳,政策层面是加大监管力度保证金融安全也是板上钉钉。

在应对措施上,支付宝一方面扩大使用场景,以二维码支付来倡导的无现金社会为主,而另一方面,也开始调整运营策略,从去年的社交化的种种争议中走出,提出继续服务金融行业,其表现之一为开始上线更多的货币基金产品,降低余额宝的权重。

只要监管层面不继续施压,银行业的同盟本无所惧,支付宝靠运营依然可以取得实质性的胜利。

余额宝主动降低额度,不妨理解为向监管部门的主动示好,以规则换空间,如此,行业前景依然还是明朗。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