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被百度“耽误”的三年,如何影响了吴恩达的今天?

文/江岳 陆缘

微信公众号:首席人物观

吴恩达和陆奇最近都出来谈人工智能了。

8月8日,前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公布新项目:深度学习线上课程。这意味着,离开百度4个月后,吴恩达正式重返人工智能战场。

第二天,《连线》杂志发布陆奇专访。这是陆奇加入百度8个月以来内容最翔实的一次受访,他说,百度正在专注打好两场仗:移动、人工智能。

吴恩达和陆奇,一前一后,都是百度重金请来的人工智能大佬,但他们对于百度的意义大为迥异:前者是首席科学家,是人工智能业务的招牌;后者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COO,是百度公司坏名声的拯救者。

如今,两人继续在人工智能领域进阶,只是,百度的战场上,已不见吴恩达的身影。

都说最好的爱情是让双方成为更好的自己,其实职场亦是如此。然而,吴恩达与百度的三年,以激情澎湃开头,以不温不火收尾,似乎并不是最佳关系的典范。

其间缘由,众说纷纭。

改变发生在今年春天。

1月,陆奇顶着“硅谷华人之光”的光环出任百度公司COO,百度改革拉开序幕。3月22日,时任百度首席科学家的吴恩达宣布离职。

一石激起千层浪。

但一切早有征兆。根据量子位报道,吴恩达离职前一周,李彦宏现身百度美国研究院,合影中已经没有吴恩达。而一个月前,吴恩达曾在twitter 上发过一段总结性质的话:

“As Baidu’s ~1,300 person AI Group’s leader, I feel really proud of how we’ve transformed the company into an AI business!”

不过,好在这是一场和平分手。

百度公司在官方公告里这样表述:

“Andrew自加入百度以来,为百度AI技术的发展和品牌建设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让我们一起对Andrew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并祝福Andrew未来一切顺利!”

据多位接触过吴恩达的记者评价:吴恩达为人和善,学习能力强,刚加入百度时不会讲中文,一年后就能用中文接受采访了。被记者问到诸如“如何看待AI对人类的威胁”之类的空泛问题时,也总能耐心回答。

即使在百度深陷舆论风波的2016年,吴恩达也是少有的不会招骂的百度高管——人们更多的感慨是:这么牛逼的人物,怎么就加入百度了呢?

吴恩达是被“骗”来的。

“他在谷歌的时候,据说很不爽,因为谷歌不相信GPU的方向,到了百度可以随便买GPU,所以百度有了最大的GPU集群。”

李彦宏在一次演讲中用段子的形式说吴恩达是被“骗”来的。

事实上,是李彦宏和百度方面“三顾茅庐”请来了吴恩达。

2014年3月的加利福利亚微风和煦,在加州帕罗奥图市喜来登酒店的露天泳池旁,有两个人正谈论着百度的现在和未来。

这是继本月早些时候吴恩达到访北京后,时任百度深度研究院(IDL)副院长的余凯,第二次游说这位人工智能领域的国际权威学者加盟百度。

吴恩达曾向朋友表示想去工业界但没有想好去哪。对于百度的邀请,吴恩达早期一直有疑虑。

“这几乎是我吃过的最长的一次早餐。”余凯后来回忆,“为了怕没有达到游说的效果,当天我们又一起共进了晚餐。”

余凯还用了激将法,“在在线教育领域,你做出了非凡的事, 但这并不是人工智能。”——在吴恩达参与创立的在线教育平台Coursera上,他本人的机器学习课程一直很受欢迎。

带着犹疑,吴恩达来到北京,希望得到百度掌门人的解答。

李彦宏很重视。他推掉了几个重要会议,与吴恩达共进午餐。这顿饭吃了3个小时,讨论重点包括百度研究部门的形态、百度未来发展远景。

“我希望来帮助你们”,与李彦宏交谈后,吴恩达有种“志趣相投”的感觉。

事后,吴恩达曾向媒体列举百度人工智能的四项优势,这些因素,应该直接吸引他决定了加入:

人才顶尖;反应能力快;李彦宏本人对深度学习有深入理解,且在不停学习;数据丰富且计算能力世界一流,在硬件方面也舍得投入。

2014 年 5 月 16 日,百度发了内部信:

“非常高兴地通知大家,吴恩达先生今天正式加盟百度,担任百度公司首席科学家,负责百度研究院的领导工作。吴恩达先生向高级副总裁王劲汇报。”

吴恩达的表态也很体面和学者范儿:

“多样性导致伟大的创造力,那些从北京到硅谷的好想法将会使我们更快创新,作出更令人惊讶的创新。”

吴恩达带来的远远不止技术和创新。

百度内部信发出当天,六位人工智能专家通过邮件表达了加入百度的意向。而这些人,都是百度觊觎已久却迟迟没有拿下的专家。

而著名理论神经系统科学雷德伍德中心的负责人Bruno Olshausen评价,“在百度,他(吴恩达)将继续引领这个领域。”

爱穿蓝色牛津衬衣的吴恩达,是位典型的学霸。

1997年获得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学士学位,第二年成为麻省理工学院硕士,26岁时获得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博士学位,后来又成为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

身着蓝色衬衫的吴恩达

在斯坦福大学任教时,他曾经刷新一项纪录。

2013年-2014年秋季学期中,吴恩达主讲的“机器学习”课程有超过800名学生选修,有说法称,当时那是斯坦福历史上最多人同时选修的课程——人实在太多了,没有教室可以容纳,很多学生只能远程看录像。

加入百度之前,他的履历包括:在线教育平台Coursera联合创始人、“谷歌大脑”缔造者。

他长着一张没有挨过欺负的脸,总是和和气气微笑。

在知乎关于吴恩达的问题下,有几位疑为百度员工的网友写下这样的答案:

“不同几个组的人集体轮流要求和跟他拍合照,人很和气,拍了好几张,小声说到,‘最后一张,最后一张’”;

“在百度办公室走廊碰到,机智的同行、同事立马自我介绍,他发名片发到我,正好发完了。拿了我的名片,说发邮件给我补上。几天后,果然收到邮件,可见一斑”。

李彦宏在挖人方面向来下手很准。吴恩达的好口碑,一度给百度带来不少利好。

比如2015年年初,百度在硅谷举办了一场“BIG演讲”,除了国内邀请去的媒体人士,很多美国当地技术人员也赶去捧场。

有参会的技术人士透露,美国的技术人才们可能并不太了解百度,但人人都知道Andrew NG(吴恩达),因为有太多人在他的公开课项目Coursera上学习。

当时,吴恩达加入百度半年多。

有媒体统计,吴恩达在百度的最后三个月里,至少有13篇美国主流媒体在报道中提及他,平均每周就有一篇。“未来一段时间,百度在美国可能没有知名度这么高的代言人了”,文章如此预测吴恩达离职后的百度损失。

吴恩达确实是一位不错的代言人。

好脾气的他,在加入百度第三天就开始为公司站台。2014年5月18日,百度在硅谷设立的人工智能实验室新址剪彩,吴恩达站在了李彦宏身旁。

他成为百度大谈人工智能的底气之一。2016年,百度从陆续投入200亿的O2O 项目抽身,把人工智能推向台前。这年9月,百度世界大会上,吴恩达被安排紧接在李彦宏之后演讲。开场演讲中,李彦宏首次提出:人工智能是百度核心中的核心。吴恩达随即登场,用技术男的演讲去支持了老板的说法。

等到2017年1月,当吴恩达带着搭载百度大脑的机器人“小度”,参加江苏卫视综艺节目《最强大脑》,并以3:2的比分险胜世界记忆大师王峰时,更多人记住了这位高高瘦瘦笑容腼腆的百度首席科学家。

多数时候,科学家吴恩达爱谈技术,且只爱谈技术。

不过,在宣布离职的公开信里,他认真评价了百度的人工智能实力,还热情夸赞李彦宏是“全球人工智能领域最优秀的CEO”。

工程师文化是百度创立初期选择的基因。

照理说,吴恩达与百度公司的气场是相符的,牵手后,双方应该都能激发出更好的成绩。

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说起吴恩达的谷歌时期,人们会想起那场著名的猫脸识别试验,通过1000台电脑创造出多达10亿个连接的“神经网络”,谷歌大脑能从海量照片里自动识别出猫脸。那场试验,让“谷歌大脑之父”吴恩达声名大振。

然而,在百度三年,吴恩达能让人记住的成绩有哪些?

相关答案看似可以列很长。在今年3月的那封离职公开信里,吴恩达总结了百度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成绩,比如:

“百度人工智能团队已经增长到近1300人,其中包括300名百度研究院成员”;

“人工智能技术每天服务上亿用户,全面支持搜索,广告,地图,外卖,安全,消费金融等百度现有业务,并孵化出了无人驾驶、DuerOS语音交互、人脸识别等多项由人工智能驱动的新业务、新技术”;

其中,他特别提到:

“我的团队在过去的两年中,每年都孵化出一项新业务:一项是无人驾驶,另一项是 DuerOS 语音交互计算平台。”

不过,有媒体直接用“令人尴尬”来形容此说法——

无人驾驶只能算研究院孵化的项目。项目直接牵头人其实是倪凯,他曾是微软机器人项目主要成员,有中国“无人驾驶第一人”之称,在百度负责无人驾驶和无人飞机项目,完成了百度无人车在北京北五环G7高速的测试。

而DuerOS (度秘)的功臣应该是景鲲。他从微软小冰项目跳槽到百度,这个项目才启动。最关键的是,景鲲所在的百度搜索业务部门,正是吴恩达所在研究院的竞争对手。

事实上,很长时间里,百度在人工智能业务上都布局了两支队伍。

研究院比较高大上,创建于2013年,由李彦宏直接牵头成立并在早期担任院长,成员里有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

搜索业务部门比较接地气,是百度历史最悠久的传统核心部门,掌握着百度多年来积攒的数据。

有知情人士曾经这样评价:

“别看百度人工智能那么风光,实际上搜索的数据根本不向研究院开放。做人工智能的这波人都是海归、精英,跟搜索那边完全是两种风格,两边互相看不上。”

缺乏数据的人工智能技术,等同于无米之炊。

研究院曾经试图推出多款基于人工智能的产品,百度Eye、百度Light、百度Bike、百度筷搜等,后来都悄无声息了。

以副院长余凯离职为标志,2015年起,研究院大量人员流失,比如深度学习科学家吴韧、无人驾驶负责人倪凯、“少帅”顾嘉唯、最年轻高级科学家戴文渊、最年轻T10工程师楼天成等。

留守的吴恩达,独木难成林。

作为核心的人工智能业务成为重点。3月,吴恩达宣布离职,百度很快调整了人工智能业务,搜索引擎业务总负责人、百度副总裁王海峰被提拔,担任AI技术平台体系总负责人,同时晋升为Estaff成员,直接向陆奇汇报。

百度内部两虎相斗的格局就此成为历史。

对此,雷锋网撰文评价:吴恩达是被无人驾驶耽误了的斯坦福教授。文中颇为可惜地提到:

三年里,吴恩达老师在业界的影响力并没有得到多大提升,反而多了些争论;而学术研究如同逆水行舟,在企业界这几年,他身为深度学习前沿技术探索者的学术权威,也有所削弱。

或许正是百度三年职场的跌宕起伏,让吴恩达决心回归教育行业。相比复杂的人事斗争,这位人工智能大神显然对传道授业解惑更感兴趣。

复旦中国研究院副研究员余亮曾经撰文称:

“吴恩达更像一位怀有赤子之心的学者。在谷歌,他的实际身份相当于顾问。在百度,我感受到他的烂漫气质。想起周恩来、刘少奇都劝过别人:‘你留在党外作用更大。’以后Andrew(吴恩达)身处百度之外,对己对百度未必不是好事。”

吴恩达曾经在Quora上回答问题:如要你要给学生一些学习建议,你会说些什么?

他的答案获得了超过1万个赞:

“当你在思考今天应该如何打发时间时,你需要考虑两个问题,一是你所做的事情是否能改变世界;二是你需要学习多少知识。即使到了今天,我也是这样安排自己的时间的。”

工作之余,吴恩达喜欢用kindle看书,其中收藏了超过1000册以上与工作相关的书。他对人工智能的态度是:做这么有意思的工作,即使没人付工资也愿意干。

他在日本的一场机器人会议上结识了妻子,她当时研究的是外科手术机器人。他们后来拍了极客范的订婚照,一台机器人成为照片里和谐的“第三者”。

吴恩达与妻子

吴恩达出生于伦敦、成长于香港和新加坡、求学并生活在美国,当医生的父亲,是他人工智能的启蒙者——父亲喜欢研究人工智能,家里有不少藏书,还曾经用陈旧设备研究自动诊断。

耳濡目染之下,吴恩达在6岁时开始跟着父亲写电脑代码,做些简单指令。

多年之后,他提出一个理论:人工智能会像电力一样颠覆世界。

在AI赋能真正普及之前,他决心去为AI学习者赋能。8月8日,他的Deeplearning.ai系列深度学习新课程在Coursera 上线,据悉,其中涉及的前沿技术比谷歌和百度等大公司还要先进。

他还发布了一组采访多位人工智能顶尖人物的视频,其中包括 Geoffery Hinton、“GANs之父” Ian Goodfellow、深度学习“三架马车之一”中的另一位 Yoshua Bengio 、UC伯克利教授 Pieter Abbeel 、百度研究院院长林元庆等人。

视频里,采访间布置很简陋,后期剪辑也谈不上精美,但吴恩达笑弯的眼睛里透着发自内心的热爱。

那些曾经惋惜他被百度耽误三年的人们,此刻应该也会为他高兴了。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