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人工智能时代来临,权利掌握在硅谷手中?

对于人工智能,在马克·扎克伯格和埃隆·马斯克之前的辩论中,人们很难决定支持哪方。实际上,他们两人都是对的,亦或者说,他们都错了。

马斯克只强调了人工智能(AI)的弊端,只片面地认为人工智能会威胁人类的生存,由此看来,似乎小扎的观点更靠谱一些。

但是小札却只强调了AI的益处,却忽视了人工智能可能带来的所有的潜在风险,这样一看,马斯克的观点也有可取之处。因此,人们很难去判断究竟谁说的更对。

毕竟任何科技的出现都会有利有弊,在人们对其不够了解,在技术发展不够完备之前,人们很难去评判AI的好坏。但有一点可以明确的是,他们担心的都不是事儿。

众所周知,现如今人工智能快速发展,正在改变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从智能家居等日常工作到政治经济等全民领域,处处都有人工智能的影子。提起人工智能,每个人都能滔滔不绝讲上半天。

但是,机器是否正在取代人们的工作?算法会对政治辩论产生影响吗?机器人会改变战争格局吗?我们是否是在梦游,进入某种反乌托邦的未来?

“人工智能安全”

首先,让我们来缓解一下马斯克的忧虑。机器不会很快就接管世界。人工智能专家表示,目前人工智能的技术发展仍面临着严峻的考验,许许多多的困难和挑战仍待解决。至少就目前来看,机器要想成为人类的主宰还有相当长的时间。

很多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都认为,要造出像人类一样聪明的机器,至少需要五十年,而当他们被制造出来以后必然会变得更加聪明。

由此看来,我们仍有充足的时间来确保机器未来是“以人为本”的,是为人类的利益而服务的。

正如科幻小说家艾萨克·阿西莫夫(Isaac Asimov)在他的机器人相关作品和其他机器人相关小说中为机器人设定的行为准则——机器人三定律(英语:Three Laws of Robotics)一样,为了避免将来机器接管地球等危害人类生存事情的发生,我们现在采取一些防范措施还为时不晚。

据外媒报道,目前正有一个研究团队正致力于研究“人工智能安全”,以确保未来不会有机器叛变的发生。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可以坐等光明的未来。

仍然有很多值得担忧的地方。有些人工智能很聪明,但有些很笨。我们要为那些实际上并不十分聪明的算法负责,为其所犯的错误承担责任,并不断改进算法,让其“不犯错”。

去年5月,约书亚·布朗的离世让人们意识到人工智能也会“犯错”,并不是所有的人工智能足够“智能”。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因自动驾驶汽车判断失误而被撞死的人。

据悉,当时他正使用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模式”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时,但不幸的是,自动驾驶模式并未识别前方一辆正在转弯的卡成,从而酿成了这场悲剧。可见,布朗先生对自动驾驶技术太过信任了。

另一项值得担忧的就是人工智能对政治话语的影响。当唐纳德·特朗普的推特粉丝中有数百万个机器人时,你不得不担心人类的声音是否被电脑“水军”淹没了。如果你在Facebook上看到的新闻是由算法决定的,那么谁来决定这些算法不会有所偏颇呢?

第三点担忧就是人工智能对劳动力的影响。迄今为止,仍然没有任何一条经济法规规定新技术需要在减少工作岗位的同时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如今,世界人口仍在以爆炸般的速度增长,这也意味着有更多的人需要找工作糊口,但是因为人工智能的出现,工作岗位不增反降,失业率也一直处于走低。

工业革命后的50年痛苦期

但这一次可能会有所不同。在工业革命中,机器承担了大量的体力劳动,但却给我们留下了许多需要认知的“脑力”工作。但是,在人工智能革命中,机器将接管这些认知工作中的大多数,这次留给我们的会是什么?

工业革命的前车之鉴让我们在应对人工智能革命时有所准备,不至于手忙脚乱。

在工业革命之前,许多人在农田里务农。工业革命之后,机器接管了这些的工作。同样,在办公室和工厂里创造了新的工作机会。

但是我们需要社会做出一些重大的变革以应对这些转变。我们普及了教育,所以人们的教育水平得到提高以胜任那些新产生的工作。我们发明了劳动法和工会,所以生产资料所有者不会剥削他们的工人。我们创造了社会福利和养老金,所以我们所有人受益于不断增加的社会财富。另外,我们还对社会进行了一些深层次的结构调整,让每个人都能享受到生产力提高带来的的好处。

然而,这些变化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实上,在工人们发现他们的生活水平比工业革命之前有所提高的时候,他们已经经历了50年左右的痛苦转折期。

很明显,我们当下正处于人工智能革命的“痛苦期”,这也是我们今天所要面临的挑战。出于这个原因,我们需要更强有力的监管。

是时候轮到硅谷“出手”了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人工智能战斗中,高科技事业云集的硅谷必然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许多科技公司例如Facebook和谷歌,其拥有的算法不够透明,它们正以一些令人不快的方式影响着我们的生活。

众所周知,Facebook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用户最多的在线社交网络服务网站,引领新兴媒体的发展,但它并没有担负起传统媒体那样的责任。

而谷歌对我们的生活影响得太多,为防止一个垄断性企业的产生,我们需要把它拆分成几个部分。尽管看起来谷歌公司对于中国的用户来说威胁并不大,因为我们目前仍需通过“翻墙”才能登陆谷歌网站,享受谷歌服务,但从全人类的角度来考虑,实际上,通过创立控股公司Alphabet,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让监管机构的工作变得更容易了,可见,具化监管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监管AI,让其往好的一方面发展。

但是对于Uber这一有着以上所有“恶习”的公司,我们并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谷歌或其他公司不纳税,那么除了澳大利亚和英国之外,需要有更多的国家通过设立谷歌税来迫使它缴纳税款。因此,硅谷不能对自己强大能力带来的责任置之不理。长久以来,我们一直在被技术编织出的诱人承诺所蒙蔽。

人工智能是解决目前面临的许多问题的少数希望之一,比如气候变化和目前还在持续的全球金融危机。

但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选自 ABC News

编译 网易见外智能编译平台  审校 杨越东

网易智能

网易智能(公众号 smartman163),定位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领域的垂直媒体及产品服务平台,面向人工智能等领域的从业者和关注者。运营栏目包括大型策划栏目《AI英雄》,行业研究与分析栏目《AI研究院》等,提供原生内容、新闻策划、数据报告、产品评测等服务。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