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孙宏斌渡河:进击于危墙之下

2017-07-21 17:12:19 0 思维精读 | , ,
划重点:
1,除非自己不愿意,否则孙宏斌当选乐视网董事长的概率100%。孙宏斌当仁不让,站上贾跃亭留下的这个火山口。
2,孙宏斌在KTV唱过彝族歌手莫西子诗的《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歌词有这么一句——不是你亲手点燃的,那就不能叫做火焰……宋卫平说,“他是蹲在桌子上唱歌的人。”
3,范冰冰主动挽起孙宏斌手臂,孙面带羞涩、不知所措。他又认为,人一生中重要抉择不超十次,一年中重要决定不超五次,把最重要的选择做对,执行时义无反顾。
4,他会许乐视一个怎样的未来?也许是利空出尽抄底成功,用100多亿元的资金,撬动上千亿资产;另一种可能是,这块烫手山芋给他的并购成绩单打上一个大大的叉号。
作者:张庆宁  编辑:张伯玲微信公众号: 棱镜
7月21日下午,腾讯财经提前独家获悉,乐视网董事长的选举通过电话会议形式如约举行,孙宏斌被选举为选乐视网董事长。
这位融创中国(1918.HK)董事局主席俨然是当下第一网红企业家。他最近出席三场活动,每次都登上财经头版头条。7月19日,融创、万达、富力的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孙宏斌第一个来到现场,被通知签约仪式推迟,一个人溜回贵宾室。此后,他操着一口山西普通话,磕磕绊绊地感谢了“王健林董事长的提携”,又感谢了富力愿接手本该卖给融创的万达酒店,“这辈子第一次对着稿子念,说得不好,不好意思哈。”

签约仪式结束,王健林离场时闲庭信步。孙箭步跳下主席台,抓起台下座位上的公文包,一路小跑躲开围堵。

7月18日,金融机构排查融创资金风险,融创股债双杀。孙宏斌在大董烤鸭店解决完午饭,脚踩运动鞋面会十多路记者,一遍一遍强调“融创资金链没有问题”。他还顺便对三家看空融创的国际评级机构,爆了两句“粗口”。

7月17日,乐视网(300104.SZ)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孙宏斌还是第一个入场。在讲究座次的中国政商场合,他落座主席台中央,刘淑青、郑路、梁军、张昭四位均由孙提名的董事分坐两侧。他被前来索要微信的股东团团围住,嘴角笑成一道月牙。

股东大会场外,数十位前来讨债的乐视供应商,将大门敲得咚咚作响,高喊“乐视还钱”。孙最后不得不从后门离场,临走前不忘抱怨一句,“这TMD搞得跟地下党一样。”

《孟子·尽心》白话,知而慎行,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后贾跃亭时代”,他再次置自己于风口浪尖。”

孙宏斌54岁,回望来路,多次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而今,在斥资438.44亿元收购万达13家文旅城,驻足乐视这堵危墙之下,孙宏斌继续进击而行。这一次,他能否进退有据?

与贾跃亭有关的日子
7月18日,笔者与孙宏斌在北京华贸中心丽思卡尔顿酒店有过一段对话。
“按照《公司法》第一百零九条规定,董事长和副董事长由董事会全体董事过半票数选举产生。”“是。”“如果你被提名董事长,从乐视网董事会现有权力格局来看,梁军(乐视致新CEO)、张昭(乐视影业总裁)不会投反对票,刘淑青(融创派驻董事)和郑路(融创提名独董)铁定投赞成票。加上你自己一票,你在8票中至少得到5个赞成票。除非你自己不愿意,否则你当选乐视网董事长的概率100%。”

“梁军和张昭(的乐视网董事资格)都是我提名的,他俩当然听我的。”

“那你到底想不想当乐视网董事长?”

“我不想当,我们融创是几千亿的生意,比乐视(网)的大多了。”

“那你现在被提名(乐视网)董事长了吗?”

“我们还没研究过这个。这个要走合规程序,要选举。”

“贾跃亭为什么主动申请(从乐视网)裸辞?”

“他不辞职不行,不辞职我们就开除(罢免)他,这是必须的程序。”

这段对话距离孙宏斌最初牵手贾跃亭,仅过去半年时间,个中变化波诡云谲。2017年1月13日,融创乐视联合举办战略投资发布会,融创宣布斥资150.41亿元,收购乐视网8.61%的股份、乐视致新33.50%的股份、乐视影业15%的股份。孙宏斌与贾跃亭互道衷肠,称赞对方的“企业家冒险精神”。

那是一个孙的个人脱口秀表演。插不上话的贾,时不时俯在主席台上,歪着头微笑着,自下而上45度角注视着孙。

孙宏斌又是强势的。发布会后的投资者交流会,乐视网投资者一再向贾跃亭提问,孙当即打断。他对担当主持人的乐视高管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说,给我们融创投资者一个提问机会。

此次乐视网股东大会,孙宏斌的心情冰火两重天。
融创的150.41亿元投资,贾跃亭视若救命稻草,“将一次性解决乐视的资金问题”。双方势力与心态的天平,自这笔投资发生时即已失衡。孙宏斌依约得到当时乐视网5个董事会席位中的两个,拥有对重大事项的一票否决权,还在乐视致新、乐视影业派驻财务经理等关键角色。
“被乐视当成救世主,融创的表现却是,我对你的控制权并不感兴趣。”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比喻,就像两个人谈恋爱,一方(乐视)非要和另一方结婚,另一方(融创)的态度却不咸不淡,以退为进。
5月21日的乐视媒体沟通会,贾跃亭本想邀孙宏斌参加,孙让自己的手下刘淑青代为出席。贾当天宣布辞去乐视网CEO,该职位由乐视致新CEO梁军接任。贾在乐视媒体沟通会上再次强调,“乐视七个子生态缺一不可”。孙次日在融创2016年股东大会上的表态言犹在耳,“我要乐视控制权?我投资乐视,没有阴谋,没有阳谋,什么谋都没有。”彼时的贾跃亭在偿还乐视生态150多亿元欠款之后,未得到金融机构支持,反而遭遇抽贷。他在乐视的控制权,已经接近尾声。

乐视致新、乐视影业——融创在两家公司均是二股东,但把控财权——都在推动“去贾跃亭化”。

贾跃亭提请自乐视网裸辞前两周,6月19日,孙宏斌出席乐视影业一场发布会。他拍着总裁张昭的肩膀,“你不用考虑钱,你只要方向对,你有的是钱。要说现金流,我们也不比他们(指BAT)少。”张当场哽咽,“这是很久很久没有收到的鼓励。”据36氪报道,在此次发布会前后,贾跃亭第三次找到张昭位于三里屯的办公室,寻求借款支持。孙微信对张表示不予支持,张第三次对贾避而不见。

 7月17日的乐视网股东大会,贾跃亭并未现身。梁军、张昭由孙宏斌提名,三人一起当选乐视网新增非独立董事。乐视网的董事会现有8个董事会席位,孙掌控5席。“后贾跃亭时代”,孙宏斌不负众望当选乐视网董事长。尽管年长贾跃亭十岁,商海沉浮、合纵连横,孙未必“看得明、拎得清”。“姚明能代替刘翔跨栏吗?”一位房地产高管认为,孙宏斌纵有战略上蔑视对手的能力,但未必有战术上重视对手的能力。

不做好人,不做坏人,做人
孙宏斌在KTV唱过彝族歌手莫西子诗的《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歌词如是——不是你亲手点燃的,那就不能叫做火焰……“他是蹲在桌子上唱歌的人,他是用生命在唱歌的人。”当融绿破裂,绿城创始人宋卫平又有些看不透他,“有时连我都觉得骂得有点过分了,换别人扭头就走。老孙始终客客气气,没跟我翻脸。”孙宏斌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1963年,孙生于山西临邑一个农村家庭,清华大学学习多年,却还满口山西腔,一开口就被人笑话。联想创始人柳传志为让孙锻炼口才,并去掉那嘴山西口音,有一个时期,他逼着孙每天讲一个故事。

如今的孙口若悬河,还是操着一口山西普通话。

1990年,在联想削藩运动中,被怀疑另立山头的孙宏斌,以“挪用公款”罪名获刑五年。1994年,孙在出狱前后,请柳吃了顿饭,承认错误。

“如果想不开,我出狱后拎着把刀子把柳传志宰了,但你拎着刀子,谁也不敢跟你打交道了,这一辈子永远没戏了。”孙对一位资深媒体人说,“柳在我眼中一直是长者、导师。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他造就了我。”孙宏斌后向司法机关申诉,得到柳传志支持,终获无罪之身。当融创2010年登陆香港资本市场时,孙的无罪之身,确保他符合香港联交所关于上市公司高管不得有犯罪记录的要求。这也是孙投资乐视网三家公司、收购万达资产等一系列商业故事的药引子。

孙宏斌说,柳传志成就了今天的自己。
孙宏斌出狱后挥别PC硬件销售,1996年创办顺驰置地。万科创始人王石在《大道当然》一书中说,顺驰在一年内进入全国16个城市,到处疯狂拿地,孙宏斌堪称“地产骇客”。王对孙直言不讳,“你是在赌博,赌地价和房价持续上涨……你有美国绿卡,赌输了,扔下烂摊子,一拍屁股去美国了。”这话很重,孙反而满脸微笑,“我觉得一个企业最大的风险是(不负债)、不发展。”2004年“国八条”楼市调控政策出台,凛冬已至,上市未果的顺驰资金链断裂。

孙一生追求“知进退”,他在2004年创办定位中高端的融创。2007年,他自顺驰彻底出局时,融创的项目储备已经为三年后香港上市,攒下东山再起资本。

孙宏斌依旧是理想主义者,但多了一些妥协和平衡。

2012年,一位投资人与孙宏斌见面时说,他感受到的孙是冰冷的理性。他喜欢过去高调的孙,但马上加持了融创的股票,“好的商人应该是你现在这样。”

这一年,孙宏斌注意到绿城处于资金链断裂边缘,他服膺宋卫平对建筑品质近乎苛刻的情怀,融创与绿城成立融绿平台,共同在长三角破冰而行。

2014年,融创与绿城达成协议,合计收购绿城24.313%的股权。孙宏斌的一位挚友回忆,这桩生意掺杂不少他对宋卫平的惺惺相惜,“以至于融创在收购绿城时,没在协议中规定违约条款。这在商业世界不可想象。”

融绿合作以宋卫平悔婚告吹。宋多次单方面对媒体讲述合作破裂之原委,孙从未就此事直面媒体。

“年轻时争强好胜,曾经赢得畅快淋漓,也曾输的一塌糊涂,但我不后悔。年纪大了点,希望多做双赢的事,不做双输的事。不做好人,不做坏人,做人。”2014年年底,孙写微博略作回应。
 “永不激进”的并购狂人
 融绿合作失败,孙宏斌却尝到并购甜头——凭借分家时拿到的融绿平台20个项目,融创用33亿元投入,撬动上海区域近300亿元的销售额。孙一发不可收拾,继顺驰时代的“地产狂人”之后,获评“并购狂人”。他却称自己“从不激进”,“骨子里是一个偏理性的人,厌恶风险”。
孙宏斌妻儿在美国生活。美国休假期间,他唯一能做的事是开车接送二儿子上学、打网球。他从不超车,开车18年来没出过交通事故,同样不允许司机的驾驶时速超过100公里。孙宏斌自评性格“优柔寡断、内向腼腆”。2017年6月一次融创的活动,范冰冰主动挽起孙的手臂,后者“面带羞涩、不知所措”。
孙又认为,人一生中重要抉择不超十次,一年中重要决定不超五次,把最重要的选择做对,执行时义无反顾,其它的事对不对无所谓。2010年融创香港上市元年,合同销售额72亿元,2016年飙升至1506亿元,六年间膨胀20倍。“关键选择”做对、“执行决定”坚决的投资理念,贯穿孙宏斌乃至整个融创的并购扩张逻辑。2015年对融创的规模膨胀来说,尤为关键。当年融创合同销售额682亿元,仅比2014年增长3.6%,股价最低时跌到3.5港元/股(7月20日收盘价,每股19.64港元)。

这一年开始,融创斥资千亿之巨,将业务扩张到成都、济南、西安、南京、武汉、郑州等20多个核心二线城市,其中拿下20多个“地王”,另2/3的土地储备系投资并购所得。

这是孙宏斌提前一年的战略转移,从一线城市转向二线城市。2016年,全国一二线城市房价普涨,上述核心二线城市翻番式上涨。融创2016年销售额同比2015年增长129%,跻身万科、恒大等房企所在的千亿俱乐部。

20多年后,孙宏斌继续保留着联想时期他从事销售的“地推员”做派。融创新布局一个重点区域,孙喜欢做的事情之一,是时不时在城市街巷中暴走两三个小时。哪个饭馆好吃,哪个书店有趣,城市片区的医院、银行等配套设施,他跟当地人一样熟悉。
一位长沙的交易对手提出,融创并购时显得“人傻钱多”。“第一是高溢价,碧桂园只愿出资8亿元,融创出资16亿元(11亿元股权对价,另承接5亿元债权)接盘;第二是尽调快,从相互了解到正式签约,前后用时一个月;第三是付款快,签约一个月后即付款60%。”孙宏斌对此不以为然。

项目并购大多是企业一把手与一把手之间的交易。比如7月11日,融创公告斥资631.7亿元,收购万达商业13家文旅城和76间酒店一事,即是王健林与孙宏斌直接接洽。

融创、万达、富力的战略合作仪式上,王健林端坐中央,与李思廉、孙宏斌谈笑风生。
“我们未来要合作20年,到时说不定我们已经死了,我们的儿子还要继续。老王想要的不只是一个交易对手,还是一辈子的兄弟。万达资产虽然便宜,但不是谁都可以买。”孙宏斌说,这是自己多年并购“愿吃亏、算大账”攒下的人品。孙越说越溜,差点点破王“主动联系他,希望把资产卖给融创”的这一事实。
这的确是笔划算买卖。13个万达文旅城可售建筑面积4973万平方米,大多位于成都、重庆等房价地价高企的重点城市,每平米楼面价不足融创公开市场拿地价格的1/3。待此次收购完成,融创净资产负债率或超200%。孙宏斌自辩,融创目前自有现金达900亿元,此次收购对现金流影响不大。不容忽视的是,截止2016年年底,融创520亿元可支配现金当中,400亿元系借贷而来。

标普、惠誉、穆迪,三家国际评级机构,均下调融创的债券评级,以表达对其债务之担忧。

孙宏斌低估了这种担忧。各家银行在融创宣布收购万达系列资产之后,全面排查融创资金风险。7月18日,融创股债双杀,孙宏斌紧急对十多家媒体记者回应:“正在与各个银行积极沟通,银行方面表示理解”。

最初,孙宏斌打算分批出售万达这批酒店资产,此番金融机构介入排查的一周内,他多次面会王健林。两人决定重置原来632亿元的框架协议,引入第三方合作伙伴。最新协议显示,融创438.44亿元收购万达13家文旅城,富力地产199.06亿元接盘万达77间酒店。

孙宏斌“终于松了口气”。

他会许乐视一个怎样的未来
孙宏斌很少出现在融创位于天津时代奥城C座7层的总部办公室。
他长年奔走于融创各个项目,一个人打出租、坐飞机、坐摆渡车。读书,是他出差期间的最大爱好。他的公文包中,通常带着本大部头,如果这本书快看完了,他会再带一本。与王石、冯仑等地产企业家热衷传道不同,孙宏斌迄今没出过一本个人自传,仅在2012年中秋给朋友的旅行故事写了篇千字序文。他自带网红体质,却不主张手下人打造自己的IP。2016年9月,融创斥资138亿元,收购联想控股附属地产公司融科智地签订41间目标公司权益。这位“向上欲望很强,性格坚韧的企业家”(柳传志语),在隐忍跋涉(出狱)22年后,终于上演“强者复仇”。

投资乐视,孙宏斌又一次现身聚光灯下。“这是一笔纯粹的生意。他不会再像投资绿城时那样,让自己对宋卫平的情感因素,影响到投资操作。”孙的朋友援引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的名言,“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孙宏斌对投资乐视,一开始就很警惕。熟悉他的人,在描述他投资乐视的初心时,多次提到“洼地”、“低点”等词语。

“比如,融创布局核心二线城市有五年考察期。第一年、第二年是市场静默期,沉没成本太高。第三年、第四年进入,正赶上市场暴涨。这就是挖掘到市场洼地,获得最大幅度回报。乐视经历2015年互联网估值泡沫,2016年底爆发资金饥渴病症。此时是孙投资乐视的洼地和低点。”

股东大会门前的讨债者预示,孙宏斌的“新乐视”之旅不会容易。
当乐视急速坠落,已经很难判断出它是市场洼地,还是资金黑洞。乐视网一度是市值千亿的互联网明星企业,现在最不缺的是讨债者。7月17日的乐视网股东大会上,他们举着“贾跃亭还钱”、“乐视还钱”的牌子,列队目送股东入场。投资者对乐视网股价的信心,亟待修复。孙宏斌在股东大会上发出维稳信号,“我们可以再借点钱,资金不是问题。”

孙宏斌继续看好乐视网的A股之壳、乐视致新的互联网电视和乐视影业的自制内容,看好国人在家庭娱乐上的消费升级。一如他当年创办顺驰、去年投资链家时,看好二手房增量空间一样。

“现在主要的问题是,乐视网(与乐视非上市体系)的关联交易怎么办?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的股权怎么弄,上市公司体系的股权(质押)怎么弄?”谈到这些,孙宏斌笑不出来。

乐视网2016年应收账款前五名均是乐视关联公司,共拖欠乐视网总金额29亿元。这29亿元应收账款,乐视网均已按账龄计提坏账处理。

乐视网正在推进的将乐视影业置入上市公司的资产重组计划,同样棘手。

乐视影业股权基本处于被债权人申请冻结状态,贾跃亭虽承诺在乐视网向证监会提交资产重组预案前解除股权冻结,可他没有兑现的承诺又太多了。

《孟子·尽心》有言,知而慎行,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孙宏斌54岁,回望来路,多次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孙不希望外界视他为君子,“他习惯把别人对自己的心理预期降得很低,给人以预期反弹时的惊喜。”孙的身边人盼他是乐视危局理性、睿智的破局者,“能否成功翻盘,看他的判断、决策力与资源整合能力。”
在房地产这个买地靠贷款,产品设计、建筑施工、房屋销售全部外包,并不创造社会价值却高度消耗不可再生的土地资源的行业,孙浸淫20多年,被时运爆摔过多次。他不缺少走出深渊的勇气和资源整合能力。孙宏斌现在有两个选项,“一是找一个合作伙伴做大股东,融创甘心在乐视当二股东,二是融创自己玩儿就行,当投资乐视是融创的转型方向之一。”他会许乐视网等三家公司一个怎样的未来?

也许是利空出尽抄底成功,用100多亿元的投入,撬动上千亿资产;另一种可能是,这块烫手山芋给他的并购成绩单打上一个大大的叉号。(腾讯财经 李思谊对此文亦有贡献)

(本文在采写过程中,参考了《联想风云》、《联想局》、《大道当然》三书中的部分内容,特此鸣谢。)
版面编辑:范晟男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