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自动驾驶进展势头迅猛!人类要慢慢学会信任它

网易智能讯,这篇文章主要介绍了自动驾驶汽车的未来,包括自动驾驶汽车势不可挡的趋势,汽车行业在安全方面所做的努力,以及让自动驾驶汽车成为主流所遇到的障碍。

2015年3月,奥迪SQ5开始了从金门大桥到曼哈顿中城的为期九天的旅程。这条约3400英里的车道上有正常的障碍:建筑、高速公路、城市驾驶、车道通行。那这次测试和普通测试有什么不同?那就是这次测试没有人把手放在方向盘上。

就算是到现在,无人驾驶汽车的概念似乎还像是科幻小说里的东西。但在短短几年时间里,随着自动驾驶汽车技术的进步,已经有很多人开始了解这个高科技了。

这款由德尔福公司技术驱动的越野驾驶汽车在99%的时间里都是自动驾驶的。美国联邦政府也将自动驾驶汽车视为即将到来的现实。

2016年2月,美国交通部(美国交通部)宣布,人工智能为谷歌的无人驾驶汽车提供了动力,该车已经记录了上万的自动驾驶里程,而这种自动驾驶模式从官方角度来看是一种“司机”的类型,标志着交通史上的一个突破性的进展。

在2016年9月,交通部公布了自动驾驶汽车的发展指南,称其为“世界上现有的官方最全面的自动驾驶车辆政策”。

在2016年5月约书亚·布朗的特斯拉Model S在自动驾驶模式下和一辆18轮的拖拉机挂车相撞后,无人驾驶汽车的采用受到了严格的审查。这一事件突显了对于无人驾驶汽车想要被广泛接纳所涉及的复杂技术以及各种社会障碍。

自那以后,特斯拉也发布了自动驾驶系统的更新,埃隆·马斯克表示,该更新会避免事故发生。尽管有争论,但有一个事实是毋庸置疑的:自动驾驶汽车已经出现,并且还会不断发展。

在新加坡和宾夕法尼亚州的匹兹堡,自动驾驶出租车现在已经上路运送乘客。到2020年,十多家公司计划推出具有一定程度上自动驾驶功能的汽车:自动驾驶水平设定为从0到5:5级也就是福特所说的在2021年之前大规模生产得全自动驾驶汽车,即没有方向盘、没有刹车、不需要人类操作的汽车。

根据BI情报公司的一份报告来看,到2021年大概会有1000万自动驾驶汽车上路。

为什么现在才有这项技术?为什么汽车制造商和政府现在要加入这项项目中呢?

自动驾驶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1925年就已经发明出来了最早的自动驾驶汽车,是由无线电天线驱动的。而今天使用的一些技术早就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存在了。早在1989年,卡内基·梅隆就已经开始使用神经网络来控制自动驾驶汽车,到了20世纪90年代,他们已经有了真车,可以越野,也可以穿过整个国家。

然而指导近年来,在各种因素共同作用下才使得无人驾驶汽车可以被广泛采用。丰田研究机构的负责人吉尔·普拉特也对公司人工智能投资的10亿美元贡献了一部分,他指出了自动驾驶汽车发展的其中几个原因。

1.移动电话的飞速发展:移动技术的爆炸性增长、低功率的电脑处理器、计算机视觉芯片和相机,以及手机总体上变得“非常便宜,无处不在。

2.无线互联网的出现:4G网络和WiFi的兴起使连接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

3.汽车的计算机中心:如今大多数新车都有备用相机、前置和后传感器,以及其他帮助车辆探测环境中的物体并提醒司机的其他技术。

4.地图的应用:比如说车里的导航系统,手机里的谷歌地图,数字地图已经非常发达。

5.深度学习概念的普及:有些电脑现在有能力接近人类的能力水平。

这辆车可以自己去看路况,分辨出自行车和行人,树和停车计时器,然后,它可以和我们一样对它们进行分类,甚至有时会做得更好。美国南加州大学的IEEE成员兼工程师杰弗里米勒说:“这项技术终于成熟了。尽管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汽车已经配备了智能功能,如弹出式前灯、自动安全带、自适应巡航控制、车道调整等等,但现在这项技术正在变得更好、更可靠、更经济。“

技术障碍

即使有了这些巨大的飞跃,全自动驾驶汽车普及也需要几年的时间。目前还需要克服软件和机械方面的障碍,不同的公司正在采取不同的方法来测试新技术。米勒说,例如,谷歌几乎每天都在更新软件。一些公司还在协商平衡权力,尤其是当司机需要重新控制汽车时。

福特汽车公司的自动驾驶汽车专家吉姆麦·克布莱德表示,他的公司将跳过第三级(即将控制权从汽车转移到人身上),直接达到四级,无需司机。麦克布莱德说:“我们不会要求司机立即进行干预,这不是一个公平的提议。”南卡罗来纳大学教授布莱恩特·沃克史密斯也注意到了第三级的一个主要问题。

“如果道路上有危险,系统没有发现,而司机没有重新控制汽车,这样的设计就非常可怕了。”

环境因素也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比如说在很难停车的地方停车,在有像动物突然跑到路中或者是天气十分恶劣这样的未知变量的情况下安全开车还是很难的。史密斯说,大多数系统还没有在下雪的天气中测试过。尽管存在这些障碍,但在整合新技术方面,特斯拉采取了一种独特的方式。一位特斯拉的代表对TechRepublic表示,该公司的创新是具有颠覆性的。

“我们已经决定不让’完美’成为’更好’的敌人,相反,我们会在尽可能的发布更好的版本。”

除了技术和安全问题之外,联邦和州法规也在修订监管方面的缺陷。2016年1月,奥巴马政府宣布了一项计划,将投资近40亿美元用于自主驾驶研究。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在随后的一个月里发布了一项具有突破性的声明,对该公司在2015年11月向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提出的建议,允许人工智能系统控制谷歌的自动驾驶汽车。

2016年9月,交通部宣布了第一个自动驾驶指南。一些州目前有明确的法律禁止自动驾驶,比如纽约州,不允许任何自动驾驶。在没有明确的规定的情况下,测试自动驾驶汽车也是一项挑战。虽然加州、内华达、佛罗里达和密歇根等少数几个州目前允许自动驾驶汽车上路,但加州是目前唯一一个拥有许可证的州。

米勒告诉TechRepublic,他认为这是因为硅谷给加州的游说者施加了压力。米勒说:“他们在游说立法机构来同意他们的汽车上路。加州不想让谷歌去另一个州寻求帮助。”但是如果没有具体的规定,许多问题还是得不到解答。

例如,自动驾驶将撼动整个汽车保险行业,但在责任方面仍有很多未解的问题。驾照会是什么样子?新司机是否仍然需要获得传统驾照,即使他们不用操作汽车?年轻人或行动有障碍的老年人可以开吗?操作这些新汽车需要什么吗?各国政府需要迅速采取行动以跟上技术的进度。汽车法规是最严格的,而且很明显也是处于善意的,因为公共安全最重要。

我们将在哪里先看到他们?将从哪里开始看到无人驾驶汽车呢?

新加坡现在在城市的一个限制区域内拥有自动驾驶出租车,优步也在匹兹堡推出了自己的无人驾驶车队。但这些车仍由安全工程师驾驶,做各种测试。福特首席执行官表示,自己的无人驾驶汽车很可能会在打车平台上面世。此外,特斯拉更新的主要计划也强调了将共享车辆融入混合车的意图。

但除此之外,其他的我们暂时还不清楚。许多人预测,无人驾驶技术将极大地扰乱卡车运输行业。米勒预计,未来5年,首批汽车将是消费者购买的高端豪华车型。米勒说:“这种车是否被接受是一个文化问题,或者说社会问题。欧洲有一些国家,公共交通是出行的主要方式,所以汽车共享将会很受欢迎。但在像洛杉矶这样的地方,汽车所有权是人们观念中根深蒂固的,要推广汽车共享可能需要更多的时间。”

谁是主角?

想知道谁会在这场比赛中拔得头筹吗?虽然特斯拉和谷歌等公司最近获得了大量媒体关注,但现在判断还为时过早。Gartner前副总裁兼汽车业务主管Thilo Koslowski说:“这仍然是一种新兴技术。”米勒表示同意:“现在的大玩家几年之内可能不会成为业内最有竞争力的公司。”福特表示,它将在2021年发布自动驾驶汽车。

特斯拉表示,其5级、全自动驾驶汽车将于2018年投入生产,并于10月宣布,每一辆特斯拉生产的汽车都将具备自动驾驶的能力。除了谁将是第一个上市这个问题之外,Koslowski也不确定这种比较是否有意义。为什么?一旦技术完善,像谷歌这样的公司就会寻找合作伙伴。Koslowski说:“每一个在该行业工作的人都能帮助到整个行业的发展。”消费者也不一定会购买第一个上市的机型。

经济学家亚当格兰特提出了一个很好的理由,解释为什么等到第一个版本出来之后再去考虑这个问题才是明智的。Koslowski说:“行业发展是有一个学习曲线和一个信任因素需要考虑的。在无人驾驶汽车问题的核心是消费者的认可度。虽然技术因素是让这些车辆上路的必要条件,但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第二是要重新思考我们在过去一个世纪里建立的整个汽车文化。”

在自动驾驶汽车的世界里,驾驶体验即将发生根本性的改变。而信任问题将成为采用新技术的核心。根据Koslowski的说法,社会方面才是真正的障碍。米勒同意了。“核心挑战是确定相关技术是否达到了社会可接受的风险水平。”那么,什么是社会可接受的风险水平呢?根据Koslowski、史密斯和其他人的说法,这取决于公众要明白这些汽车不会是完美的。

但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是我们将在日常生活中体验到的第一个机器人失去控制和信任是很多人遇到的问题。”突然之间,我们就把一项任务委托给了一个机器人,而这个任务人类已经自己做了将近一个世纪。

亚历克罗斯是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创新高级顾问,同时也是未来工业的一个作者,他曾游历了41个国家。他观察到人们观念中根深蒂固的对机器人的不信任,尤其是在西方社会。

罗斯表示,机器人的概念带有“文化包袱”,可能不易撼动。“我们能以多快的速度让消费者感到舒适和想要这些技术?答案取决于我们有多现实。”

尽管自动驾驶的安全性会显著改善,到2040年,预计事故将减少80%,但“安全”这个概念在从驾驶员转向软件时可能需要重新定义。史密斯表示,现在主要关注的焦点包括技术故障、与故障有关的问题,以及安全漏洞。当这些汽车上路时,网络安全将成为人们关注的主要问题。

不过,史密斯说,网络安全攻击造成的危险与今天的道路上的各种事故相比简直微不足道。“我担心的是汽车的脆弱性,但我对今天的汽车驾驶员感到恐惧。”根据美国国家交通安全局数据,美国每年约有3.2万人因车祸丧生(上世纪70年代初,平均每年约有5.5万人死亡)。

很多研究报告都显示,超过90%的事故是人为错误造成的。但即便有这样一种假设,即安全问题将得到改善,但技术上的不确定性与西方国家文化包袱的结合,可能会让我们在自动驾驶汽车的安全问题上,对错误的容忍度较低。许多人都人类人类在路上犯错误比电脑更容易被原谅。史密斯预测,“第一次坠机,第一次受伤和死亡都会是一件大事。”特斯拉的一位发言人也表达了这一观点。“任何一个监管机构都将被钉死在一个问题上,因为他们批准的某个功能或技术有漏洞。”

在纽约时报等有影响力的出版物将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以一种关键的方式碰撞而不考虑整个环境的情况下,这些预测被证明是正确的。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主要的障碍是理解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功能和一辆完全自动驾驶的汽车的区别,这个功能更像是一种先进的巡航控制系统,不需要司机的注意力。开放的道路也许是最大的挑战,这将是社会的发展。

自己驾驶汽车在美国文化中根深蒂固。第一次走上开放的道路被看作是一种浪漫主义。记者Pagan Kennedy说:“我们大多数人都认为自由就是一个方向盘和一张驾照。我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踩油门踏板,然后飞速地行驶在高速公路上的时候,汽车突然猛扑过去,我被甩在了座位上。这种感觉仍在我脑海中燃烧。“自动驾驶无疑需要文化上的转变,不再怀旧。

而且,当人们相信无人驾驶汽车能够保证安全的时候,人们的舒适度就会有所不同。当被问及他们对乘坐无人驾驶汽车的感觉时,一些受访者,比如Anna Munoz,在旧金山的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行政助理,给出了一个“不”。Munoz和其他许多人一样,相信自己比一辆自动驾驶汽车更放心。他说:“没有什么能让我去尝试这种汽车。”其他人对无人驾驶汽车表示接受态度,不过还没有完全接受。

iRobot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乔琼斯表示,如果出现问题,他愿意让汽车接管,但他仍然认为“自动驾驶汽车还没有达到安全可靠的程度,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自动驾驶系统,我将感到舒适。”而Helen Greiner,一家无人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也有这种复杂的感觉。Greiner说:“如果我抓住方向盘,我就会很舒服。如果我要在后座上开车,我想我要花更长的时间。”

尽管如此,有些人还是很乐意让出控制权。路易斯维尔大学的网络安全实验室主任Roman Yampolskiy说:“如果有这样一个技术,我很愿意花钱去买这种车。”Joanne Pransky,这个被称为“机器人精神科医生”的人也表达了这样的观点。

自动驾驶汽车还不够快!

肯尼迪对自己开车有着浪漫的回忆,但肯尼迪也会让机器人来控制自己:“我是糟糕的司机,你可以问问我的男朋友。”

总之,无论全自动驾驶是在两年后还是五年后与我们见面,但是总之很快了,而且会彻底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史密斯说:“我们可以把智能手机当作一个类比,如果回到15年前,问人们是否想要智能手机,他们会说“不”。什么?为什么要把钱花在这上面呢?许多人首先对智能手机表示怀疑——这些智能手机很难使用、价格昂贵、侵入性高,还有些人担心辐射的危害。

但后来,突然之间,智能手机很受欢迎,很方便,成为了一种商业上的需要,于是人们就接受了。同样地,当有人失明再也开不了车的时候,或者当15岁的孩子想更方便地朋友的房子时,当他们意识到这种车可以让他们更快地到达某个地方时,他们就会喜欢上这些自动驾驶的汽车。”在2016年7月由美国无人驾驶汽车系统协会(AUVSI)主办的一次研讨会上,史密斯表示:”所有人的想法可能都是错的,我们应该对传统的驾驶方式感到害怕。

网易智能

网易智能(公众号 smartman163),定位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领域的垂直媒体及产品服务平台,面向人工智能等领域的从业者和关注者。运营栏目包括大型策划栏目《AI英雄》,行业研究与分析栏目《AI研究院》等,提供原生内容、新闻策划、数据报告、产品评测等服务。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