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谷歌首席科学家Yoav Shoham:学者创业是一个享受的过程

2017-04-29 4:29:10 0 人物思维 | , ,

文/翟继茹

除了Yoav Shoham外,斯坦福大学计算机学院的另一位教授李飞飞目前也在谷歌担任首席科学家。Yoav Shoham表示李飞飞的工作非常出色。

对于越来越多学者走出校园加入到公司或者独自创业的现象,Yoav Shoham表示,学者走出校园能让他们的研究不再纸上谈兵,增加了很多现实意义。但同时,创业不仅有风险,还要追求商业利益和商业目标,这就可能会和研究形成许多冲突。

“我个人来说还是非常享受创业的过程的”Yoav Shoham说。

对于未来机器将取代人类这一担忧,Yoav Shoham表示,无须担心这个问题。因为未来人与机器的界限将会越来越模糊,有一些芯片能够植入到人类身体中,人与机器可以融为一体。另一方面,Yoav Shoham说,“我们之所以是人而不是机器,是因为我们能够思考、能够理解,我们有我们的感知能力,我们有感觉,我们有意识,我们有自由的意志,这些都是我们作为人类的优点,这点也是不能被机器所取代的。”(完)

以下为媒体采访实录:

媒体:请Yoav Shoham先生谈谈中国人工智能的情况,以及中国和美国在人工智能发展方面的一些差异。

Yoav Shoham:第一点,这是我第一次来到中国,实际上之前对中国不是特别了解,所以此行来到中国也是来更加深入去学习了解中国的一个过程。第二点就是这次来到中国之后,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因为之前我接触学术界比较多一点,但是这次大会我接触到更多的行业领袖。第三点,从总体上来说,美国是人工智能全球的领袖,但是人们往往忽略了或者是低估了中国的人工智能的发展,这有可能是由于语言的障碍所造成的。

媒体:百度开放了一个API平台,对于百度这种开源的项目,您是怎么看的?第二个问题就是下一周阿尔法狗将会与柯杰进行围棋比赛,您对这个比赛的结果是如何预测的?

Yoav Shoham:首先我来回答第一个问题,我是坚定的相信开源的这种项目是非常有利的,因为像百度他们开展这样一种开源的项目,能够提供一个开放的平台,这样的话,也能够让其他的公司去不断的以一种非常自然的方式去不断的发展,不断的丰富他们的平台,从而能够将这个平台的价值更大的得到利用,所以我觉得我是非常支持这样一种开放的平台开源项目的。像在自主自动驾驶汽车方面的技术,我认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关于您的第二个问题,我本人是不会下围棋的,而且我也不是一个很擅长去下赌注的人,但是从历史上来说的话,我们要对人机之间的比赛去下赌注的话,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事情。

媒体:如何评价李飞飞?您怎么看待现在越来越多的学者走出校园进行科研或者创业?

Yoav Shoham:第一个问题就是李飞飞博士,我是比较熟悉,比较了解她,她现在是斯坦福大学的教授,之前我是斯坦福的人工智能实验室的主任,现在李飞飞博士已经是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的主任了,这个实验室简称为SAIL,她现在在谷歌工作,她是谷歌云负责机器学习方面的负责人,她的工作非常出色。

关于第二个问题,学者逐渐走出校园到公司去工作,甚至创立自己的公司进行创业,我认为这也是一个既有它积极的一面,也有它负面的一些方面。积极的一面,我觉得学者他们不再是纸上谈兵,不再是实验室里面纯粹搞他们的学术研究,而是能够接触到工业界当中的一些现实的问题,因此,他们的研究就更加有了一些现实的意义,所以说我个人来说还是非常享受这种创业的过程的。但是创业的过程也有一些风险的因素,也就是这些创业创新的公司他们总是有一些商业上的利益,商业上的目标。但是一般来说,学者进行科学研究的时候,他们只是纯粹是为了研究,就像人们在爬山的时候只是纯粹去享受这种攀爬的乐趣和过程的。所以说如果有这种公司利益的驱使的话,可能会让他们学术研究的目的并不是那么纯粹,所以有的时候会有一些冲突。所以说我们可以看到学者创业的话,需要从两方面看待的。

媒体:谷歌将会去启动全面自动驾驶的汽车,您预测何时会启动这样一种汽车?谷歌还有一些非常秘密的项目,比如说一些飞行汽车的项目,对于这些项目您是如何看待的?有没有其他的一些类似的项目?

Yoav Shoham:我的回答可能会让你有点失望,首先我不能够代表谷歌来说谷歌的一些情况。第二点,如果涉及到谷歌一些保密信息的话,我也无权去透露这些信息。关于您刚才提到的自主驾驶汽车方面的问题,首先我不是自主驾驶汽车方面的专家,另外涉及到保密方面的内容,我也不方便透露,所以关于自主驾驶汽车方面我可能能够谈论的东西就比较少了。而且每个公司他们都有一些保密的或者是秘密的项目,关于谷歌这种飞行的汽车,就我所知,我们现在已经开展了两个飞行汽车方面的项目,其中项目是我们最新开展的kity hock一个项目,我的朋友是斯坦福大学的Sebastion教授,现在他是在负责这个飞行汽车的项目,我认为他所做的这方面的工作是非常有趣的,这也是我所能透露的唯一的信息了。

媒体:自然语言识别的应用场景有哪些呢?

Yoav Shoham:我认为自然语音识别它的商业用途是无穷无尽的,是非常非常多的。但是我们现在正处于刚刚进入到语音互动这样一个阶段,现在我们的算法更加的完善了,我们有很多非常好的这些培训,另外我们机器功能变得越来越强大了,所以我任务在未来几年,语音方面的互动或者交互会变得非常的流行,它可能会无处不在,而且非常有趣的一点,我认为语音识别这方面应用应该是由消费者来驱动的,而不是企业来驱动的。语音识别的发展是无处不在的,我们现在是处在一个起步阶段。

现在我们在手机上会安装一些应用的软件或者APP当中,当我们打开一个软件,可能会出现一个比较大的键盘,可能小的地方会出现话筒,人们可以对着这个话筒去输入一些语音,我在上个公司的时候,我就对我的团队说,如果我们现在这个应用的设计变成了我们打开这个APP,这个应用软件的时候,它出现的是一个小的键盘,但是它出现的话筒是一个比较大的,在这种情况下,会有多少人去使用语音而不是敲键盘输入文字呢?可能这个使用的人数会与现在的情况是相反的情况。

媒体:对于人工智能的发展有什么样的看法?在机器人与人类交互过程当中,可能会遇到什么样的一些伦理的问题?

Yoav Shoham:您提的第一个问题比较复杂,我就从一个方面来回答你的问题,也许在我开始进入到人工智能这个行业的时候,也许你还没有出生。在当时我们的人工智能是非常注重逻辑思维、推理能力、知识的表现以及哲学的,当时在基于这些基础上的人工智能的技术是非常具有潜力的,但是当时在这个情况下的人工智能并没有发展的特别强大。

到了现在这个阶段,我们的人工智能更多的依赖于机器学习以及大数据统计数据的,但是我们不再依赖于过去的知识表现了。我认为这是一个令人悲伤的事情。一方面我们现在的人工智能已经远离了在智能方面所能取得的成功,比如在一些特性的空间设计方面,都没有去展示这种知识的表现。人工智能的创始人他曾经说过,人工智能需要人类通过以非常丰富的语言跟机器人进行交互,进行沟通的,并且也要赋予机器一些情感和一些逻辑,这也是我们在25年之前发展人工智能时候所提到的知识展现的这部分所强调的内容。但是我们现在在侧重机器学习和数据的时代是非常缺失的,因此我认为现在我们需要将我们目前这个机器学习和数据与我们25年之前所强调的知识表现相结合起来,这样的话,才能将人工智能回到它的本质上面来。

关于第二个问题,我们现在面临的这些计算方面的设施,不仅仅包括我们手头上的手机,还有我们的笔记本电脑等等,它也包括其他的一些以智能形式存在的一些实体,我们在人工智能如此发展迅速的时代,我们就会面临很多新的问题。比如说安全问题,这是一个信息安全方面的问题,另外还有伦理问题,也就是说我们现在通过一些算法,通过一些数据等等,这样的话,就让机器,让人工智能去帮助我们做决策。但是如果说它所要做的这个决策是关乎生死的话,这个时候我们就涉及到伦理问题了。一个非常著名的例子就是说一个自主驾驶的汽车它现在要去决定说它继续往前开到人行道上面还是说开到侧路上面,但是会造成一些危险,这个时候如果让自主驾驶汽车来做这个关乎生死决定的话,它是非常危险的。

另外还会涉及到法律方面的一些问题,比如说如果由人工智能来作出一些决策,但是作出的这个决策带来了一些非常负面的影响的话,谁来负这个法律的责任呢?另外一个问题也是关于情感方面的问题,也就是说过去我们可能是由人来去看护一个儿童,但是如果说我们现在用机器人,用人工智能来去看护儿童的话,它所提供的这种陪伴只是让这个孩子,让这个儿童可以安全的,可以不受伤害的度过这个时光,但是如果说我们家长是人,是父母,有爱心地在去陪伴这个儿童的话,是不一样的,它是有情感的,有爱的陪伴,这是机器人所无法取代的一方面,所以我认为人工智能的时代会带来很多新的问题,这些问题也是大家在热烈讨论的一些问题。

媒体:人工智能对哪个行业会有最大的影响?

Yoav Shoham:确实是我们在人工智能发展的时代,我们是希望能够去改善人们生活质量的,不仅仅是提高我们的工作效率,生产力,让社会变得更加好,而且我们也希望通过人工智能的发展,能够让人们更加的快乐,给人们带来更多的幸福感。举个例子来说,比如在我工作空间,我们就使用了人工智能的一些软件,去更好的安排会议,可能在有限的时间和空间内,我们能够让这个会议的数量会增加,这样的话,就大大提高了我们的工作效率,这是从提高生产力和工作效率方面来讲的。但是我有一个朋友他现在正在做一个项目,是关于一个幸福的应用软件,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去做这个项目的,但是我希望他能够成功。因为我们希望人工智能给人们带来的帮助不仅仅是提高工作效率,而且能够在情感上面从心理上精神上能够让他们带来更多的幸福感。

媒体:吴恩达从百度离开之后给百度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您怎么看?机器学习在谷歌当中发挥着什么样的作用?

Yoav Shoham:吴恩达肯定是非常棒的,对于百度我也不太好做评价,吴恩达也很优秀,他们各有各的精彩之处。关于机器学习的话,我认为是非常多的应用在谷歌的,当然我是不可以代表谷歌来发言的,但是实际上这也不是一个秘密了。因为机器学习现在是无处不在的,不光是在谷歌,在微软、百度还有滴滴还有猎豹移动等等,机器学习都是应用的非常多的,已经无处不在了,甚至我们可以说机器学习已经成为一种商品了,因为我们现在有很多算法都已经非常成熟了,我们可以应用在硬件方面,因此,机器学习还是非常流行的,非常受欢迎的。

媒体:昨天霍金教授他对人工智能的发展表示了一些担忧的地方,比如说将来某一天人工智能会超越人类,这样的话对人类的经济会造成一个损害,想问一下Yoav Shoham教授您对这个观点是如何评价的?

Yoav Shoham:谢谢您的问题。霍金先生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物理学家,他对于未来的人工智能发展表示了担忧,我也是非常理解的,也是赞同的。因为我们现在机器和人工智能都已经非常深入的,非常巨大的改变了我们的社会方方面面,之前我们所开展的这些工业革命实际上已经非常深入的改变了我们的社会,机器和人工智能可能会同等程度的,甚至会更多的去改变我们的社会。但是在人工智能发展的同时,我们也面临着很多的问题,这些问题都是短期内发生的一些问题,我们需要去引起重视并且解决的。

我来举几个例子,比如说如果我们发展了这种自动驾驶的汽车,我们会有成千上万的司机他们会失业,这就会给我们社会经济造成很大的一个影响,这就是关于伦理道德方面的问题。另外就是我们在购房或者是其他方面需要去申请贷款的时候,我们之前都是会存在一些偏见的,或者是一些不平等的方面,有些弱势群体他们在获得贷款的批复方面可能就会存在着一些劣势,但是如果现在我们用机器,我们用算法去取代人,去为这些人群批复这些贷款的话,可能这种不公平的现象会被放大,这也是一个问题。另外就是如果说我们将人工智能应用到军事方面,如果我们出现了一些机器人的士兵的话,这种情况是否是合法的呢?所以这一系列的问题都是我们在短期之内遇到的关于人工智能方面,我们必须要引起重视,这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就是从长期来看,我们也需要来思考霍金教授所提出来的这个问题。我的一位朋友他是以色列的一位朋友,他曾经提出了这样一个观点,也就是我们人类作为一种物种,我们进化的过程已经结束了,在未来机器将来取代人类。对于这样一个观点,我是不赞成的。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我觉得未来人与机器的界限会越来越模糊,比如说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这些机器设备可能是我们手头上的手机或者是电脑等等,这个是与人之间还是有分离的。但是未来我们可能会有一些人脑与机器,人脑与计算机的一些交互,有一些芯片可以植入到我们血管当中,人和机器可以融为一体了,所以在这方面我觉得就不存在机器会取代人的一个过程,而是人和机器的界限会越来越模糊。第二个理由,我们之所以是人,不是机器,我们也是为之自豪的,因为我们能够思考,我们能够理解,我们有我们的感知能力,我们有感觉,我们有意识,我们有自由的意志,这些都是我们作为人类的优点,这点也是不能被机器所取代的。所以说我是非常欢迎人工智能到来的。

DoNews

DoNews是中国领先的IT媒体网站,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风向标,每天及时向您传递IT业界发生的各类新鲜资讯。微信公众号:ilovedonews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