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人物思维 | 龙宇,投资的德艺之道

2017-04-24 8:24:45 0 人物思维 | , ,

编者按:她毕业于美国名校并拥有惊人履历,掌控巨大财富,每一个是与否的决定,都可能影响一个企业甚至行业的发展。重压与光环之下,她却保持着勤勉而虔诚的专业态度和对资本的敬畏。

工作之外,她更兼顾着对家庭与美好生活方式的追求。 于是,一个女投资人的自我修养,在经年累月的商海沉浮、摸爬滚打中得到提升。这些滋养与历练,终会积淀成新的能量,让她成为一个不可取代的、 更好的自己。

回首在中国的十年,她亲手描画了一家优质VC的轮廓,添砖加瓦,脚踏实地。两天前,她刚刚荣获了“投中胡润2016年度中国最佳创业投资人TOP10”。她是怎样把巴菲特对她的教导融入事业,又如何在竞争激烈的VC圈发掘出一匹匹独角兽。面对镁光灯和名利场,她又如何在事业与生活的平衡木上行走?

摄影:邓熙勋   造型:王颖超 AUSTIN WANG、周扬   撰文:吕彦妮 编辑:秋楠

四月号专访了BAI创始及管理合伙人龙宇,近距离观察她的事业和生活。原文标题《龙宇,投资的德艺之道》

龙宇熟悉新办公室中的每一株植物、每一件艺术品。贝塔斯曼两个月前刚刚搬到了新的办公室,位于东三环的一栋造型极具未来感的大厦。走进去明净、敞亮,没有拥挤的工位,几步一件艺术品,浓烈或清淡,不拘一格。龙宇踏着12厘米的细跟高跟鞋从更衣室里走出来,像一道光从身边划过,嘴角一直挂着明亮的笑。她今早踏进办公室时也是这样,妆容和高跟鞋加身,从容美好。她站在窗边, 微微抬起下巴对着镜头,身姿与眼神将活力与沉稳融合。

2016年,是龙宇回国后的第十年。2007年开始,她负责贝塔斯曼中国市场的战略发展规划,那一年的11月,在龙宇的带领下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BAI)诞生。到今年为止,包括易车、凤凰网、蘑菇街、易鑫金融、优信、分期乐、摩拜单车在内的诸多投资案例都是出自她之手,同时BAI也是愉悦资本、晨兴资本等一线基金的出资人。龙宇善谈伶俐,行事优雅从容。不做超出能力范围内的预期,对人事无激烈偏见。在一点点浇铸自己和 BAI的事业版图时,她亦为中国整个投资环境和人才的培养感到些许“担忧”——VC不是制造传奇的平台,尽心做好一个“钱庄经理”的本分,对金钱与职业永久保持敬畏心才好。

和巴菲特吃午饭的幸运女孩

龙宇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电视台主持人。“一个很偶然的经历,我非常不喜欢。” 她快人快语,有不容置疑的坚定。镜头拉回上世纪90年代的四川成都,“一个有很多局限的时期和地域”。她形容那份工作“没有智力和脑力的刺激,没有职业的自豪感”。

六年主持人生涯, 她一次没有回看过自己的节目。那时候她一直在等待改变自己一成不变的生活,留学的机会来了。她很快通过语言考试,到了美国,“原来也没有那么难”。迷茫在选专业的时候到来,没有头绪,想想不如寻找比较宽泛的口径,申请商学院的念头这时冒了出来,“不如就练习一下好了”。

她喜欢美国东岸“喜欢纽约、花花世界、城市、高跟鞋、购物、戏剧……”到了斯坦福,面试官说她像律政俏佳人,“我当时没看那个电影,以为他表扬我。回家我就赶紧找来看,一看心想这下子惨了,他们把我看成这样,我肯定没戏了。” 一星期后,她却接到了斯坦福的电话。她感慨斯坦福的教授们对她潜力的挖掘,“当时我看不到自己有今天”。

彼时拥有半个世纪教龄的斯坦福著名学者Jack  MacDonald 在商学院执教一门非常受欢迎的、很难选上的课程,龙宇是自豪的“麦当劳”家族一员。“他一直告诉我,你会成为特别棒的投资人。” “麦当劳教授”是投资界大亨沃伦·巴菲特先生的好友,他曾带自己最喜欢的学生们去过巴菲特的家乡,听他亲身传授经验。巴菲特亲自开车带他们去吃午餐,在经历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时,当时的龙宇还很懵懂。

与斯坦福的缘分一直保持至今。教授日渐年高身体抱恙,龙宇但凡到美国,一定会前往看望。前些日子他收到教授写来的邮件,当年那门很难选的多少业界大佬都前来授业的课程,如今轮到龙宇受邀前去做客座讲师了。

从当年那个背着双肩背包、骑粉红色单车、“永远穿着不同鞋子去上课”的小女孩,到如今投资界的资深人士,这条路龙宇用了十余年时间。成长之快,龙宇说是得益于对这份职业的“敬畏”。

“在中国,投资行业的从业人员最长不超过二十年经验,我从毕业开始一直在做风险投资和并购的工作,已经11年。在斯坦福商学院这两年的学习接受到的是全世界最好的VC教育,我个人的总结就是,不要认为自己有多独特的思考,很多东西都是行业常识,我所能讲出的, 在硅谷不过都是教科书一样的铁律,千万不要谈什么自己的经验。”

理性的“钱庄经理”

龙宇爱艺术,爱生活,有敏锐的观察力,但做投资,龙宇直言必须动用全部的理性,“谁用感性去投资的话我会觉得这个人不负责任。”这个行业中一切有可能引向所谓“成功”的标签或口诀,是她常常在警惕的事情,她反感有关这个行业的“低级的总结”和“耸动的标签”。

“做风险投资本来就是将一些特别不确定的事情尽可能减少其不确定性,这中间就少提点感性,少提点火花吧——如果这个东西一直被强调的话,风险投资就无法真正成为一个行业。”

“当你要投一个马上要上市的案子时,坐在桌对面的这些投资人跟你一样,大家在算这桌子中间到底有多少价值可以被我们分,这个时候就要非常强调你的精算能力。在合适的时间,提出合适的问题,但行业内至少一半人做不到。” 她相信科学的方法论,相信体系,“你要相信规定动作做到了,结果很大可能性是好的。”

她也曾遇到小同事跑来说对这个行业充满幻想,尤其是“扣动扳机那一刻的戏剧性”,龙宇会告诉他们,扣动扳机那一刻在这份工作当中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瞬间”,“你事先已经对被投者的行业做了多少调研,聊了多少家类似企业,和创始人、团队进行了多么深入的接触,才会得出一个渐进的决定。”龙宇对待投资一向谨慎严肃,“不乱做判断,不撒风口不堵赛道”。她愿意事先思考孤注风险持续加仓,“愿赌服输、努力思考、下次再来、保持善缘”。

最初决定投李学凌的YY时,龙宇的出价是其刚刚交割完成的B轮七八千万美金的两倍,她觉得自己很慷慨果决,然而李学凌的答复是,“跟你谈得很投缘,但是现在有人出了10亿美金的价钱……” 当时龙宇的反应是“愤怒”,“我想跟他说你不要这么伤害我的感情、我的智商,怎么可能有人短时间加十几倍的价格?结果,是真的!有些非常优秀的案子,一旦错过就再也追不上了。我们在YY案子上虽然擦肩而过,但是跟李学凌成了很好的朋友。后来,当他做Bigo Live进军海外直播的时候,我们立刻在A轮下了重注。只要彼此理念是契合的,合作的缘分一定会在的。”

龙宇清醒地看待自己的职业身份,“不要把这个身份神圣化或者妖魔化,其实就是一个钱庄经理。你管理的是别人的钱,所以对这个钱要有敬畏之心,钱要生钱,钱有回报……一定要有一点工匠精神,放下一些情怀和野心,不要演得太用力了。如果不肯好好历练,就手握资本去决定别人的命运,是极其可怕的事情。”

高效后的从容美好

龙宇每天走路上班。她把家安在离公司十分钟脚程的地方,刚好又是她最喜欢的“宇宙中心”三里屯。“我不会太早起床。过于勤奋一定是智力和效率的问题。正常就好,过犹不及。” 对于公司的员工她也如此要求。龙宇通常8点半醒来,在床上把重要的微信和邮件读完,然后喝咖啡或普洱,享用早餐。

化简练的淡妆,然后蹬上高跟鞋从容进公司。有时候中午不吃饭,晚上再大吃一顿,从不会过得拧巴,也不刻意健身,不在自己身上做“反人性”的事情。她也受不了那种车轮大战的看项目方法,认为是对双方的不尊重。“如果有一个创业者问我有多少时间,我说既然你来了,我们需要多少时间就多少时间,我不希望太匆忙。”不急不缓,是她生活的节奏。说起自己的家,她更充满热情。龙宇的家由相熟的犹太设计师精心打造,刚刚拿到了纽约建筑师学会年度奖。她和女儿的浴室都是圆形的,柔美如珍珠。她喜欢做饭,而且在外面吃到什么好吃的就可以“反向推导”。也喜欢花草,出差在酒店里看到好看的花就会拍给花艺师。

她有一个漂亮又淡定的10岁女儿,她晚上不轻易约人吃饭,而把时间留给孩子。女儿自小和她一起旅行,也曾“莅临” 董事会,柏林、巴黎、纽约、伦敦……妈妈开会,她就在一边做自己的事, 因而造就了朴素又自在的性情。“她的美貌和美德是我崇拜的,她从不虚荣,并且有爱心。”龙宇言谈之间是毫无掩饰的自豪与爱。作为投资人,龙宇无疑是成功的。而在生活里,她也把日子经营得有序又美好。

这位目前斯坦福商学院唯一的中国籍校董始终记得学院的精神内核:改变人生、改变组织、改变世界。她将这训诫默默埋在心底,作为内心根系的滋养,因为要求自己始终拥抱大事,中正平和,去掉一切的虚荣和浮躁,抱持谦卑的初心。投资某种程度上就像她热爱的艺术,“德才兼备的投资人也必然是一个德艺双馨的艺术家”。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