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共享单车的竞争:斗争的开始

2017-04-05 5:19:03 0 创业思维 | , ,

记者/翟继茹

自从2015年下半年,中国互联网行业步入冬天,市场上传来越来越多的是各类创业公司倒闭的声音,而持续数年的共享汽车领域大战随着滴滴和Uber中国的合并暂告一段落,曾经倍受追捧的O2O则被人弃之不及。

烧钱大战结束,而新的商业模式则乏善可陈,市场由平静而至寂寥。2016年下半年,共享单车的突然崛起无疑更加引人注目,共享汽车市场上百亿美金的烧钱大战硝烟尚在,这是新一轮的开始吗?

补贴战开始了

3月伊始,春暖花开,共享单车进入了骑行的高峰期。此时,在用户需求量增加的时候,如滴滴Uber、美团饿了么一样,共享单车也领来了补贴战。

在铺贴战场上竞争最为激烈的当属ofo和摩拜。两会期间,ofo率先公布免费骑行活动,摩拜随后跟进。此后,整个3月用户基本都在享受“免费”的待遇。在战争如火如荼的时候,摩拜又先人一步,将补贴直接升级为“倒贴”,推出红包车。红包车解决了两个问题,一是直接用红包的方式激励新老用户骑行,二是用众包的方式解决“潮汐”和运维问题。摩拜一位运营人员告诉记者,红包车的投入会小于他们的运维投入。

伴随摩拜红包车的挑战,一时间大家都在猜测,ofo将如何应对。ofo官方发言人对记者说,ofo只要做好主营业务,加强自身服务,不需要刻意应对。ofoCEO戴威此前也曾表示,“补贴是ofo正常合理的市场推广行为,并非是共享单车未来的竞争点。”

优拜单车CEO余熠则告诉记者,春节结束后优拜就先推出了“骑行节”,随后在两会期间,摩拜和ofo才开始推出免费活动。这场补贴战其实是由他们先点火的。

在余熠看来补贴的目的就是拉动老用户的活跃和吸引更多的新用户。据优拜统计免费骑行为他们带来了50%的新用户量。至于补贴大战何时结束,余熠表示还将持续一段时间,基于互联网的特性大家希望的样子就是“羊毛出在猪身上狗来买单”,补贴确实提供了巨大的流量入口。

余熠告诉记者,因为优拜的成本边界低,免费骑行并不会带给他们带去过大的成本额外支出。对于接下来的补贴大战,余熠表示优拜能抗住,问题不会太大。

共享单车大战之后,成本上涨了

早在春节之后,共享单车制造成本就迎来一波上涨。共享单车企业优拜单车的CEO余熠告诉记者这一轮成本上涨大约在5—10%,是一个非常大的浮动。原因主要来自于基础材料的上涨、人力成本增加和春节前后物流成本的提升。

对于成本上涨是否会影响共享单车的供应链,ofo官方向记者表示,小黄车由飞鸽、凤凰等老牌自行车生产商生产,能够保证供应链,并且ofo也拥有能够控制成本的能力。

相较于ofo而言,摩拜的造车成本一直是热点话题。摩拜第一代单车成本据官方透露为3000元左右,lite成本降为几百元。起初,高于友商的成本,让外界一直替摩拜的盈利而发愁。不过也有自行车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摩拜第一代单车的成本其实不超过1000元。对于成本上涨带来的影响,摩拜尚未给出回应。

优拜单车的CEO余熠表示,因为有永久作为供应链支持,团队团队还在在事先做了预判,在春节前已完成一定量的产能生产,所以成本上涨也没有对优拜造成影响。

据了解,著名自行车永久的控股公司也是优拜的投资方之一,永久还同时运营着10万辆有桩公共自行车,与政府关系良好。这些因素也成为优拜相信自己可以弯道超车的理由。

破损率严重的共享单车

在共享单车的百团大战中,一面是明刀明枪的攻城掠地、产品升级、运营维护。另一面则是一部“罗生门”。

共享单车遭到严重破坏的问题就颇令人费解。起初,“国民素质”被搬了出来背锅,认为部分人不讲公共道德破坏给单车锁上了私锁、搬进自家院中等等。但是,也常常出现这样的声音,“谁这么闲把车座拿走了”、“有病吧,车胎都被扒出来了”。

随后,为单车严重破坏出来背锅的是开黑车的司机。共享单车解决了最后一共里的问题,黑车自然成为受影响的行业之一。有人提出受影响行业在打击报复,但零星的黑车司机是否有足够的力量来破坏?

地铁8号线林萃桥地铁站出口离居住小区和企业所聚集的科技园都有一段两三公里的距离,这里曾经聚集了很多黑车,早晨在地铁站门口还有排着长队的三蹦子。从地铁站坐三蹦子到最近的工作园区奥北科技园要10元钱,张师傅告诉记者,以前每天从8点开始活儿多起来到10点左右高峰结束,两个小时就能拉10到15趟。现在有了共享单车高峰时期也不超过10单。

在共享单车在地铁站刚多起来的时候,张师傅说门口的黑车司机和他们确实会把摩拜和ofo扔到比较远的地方。”但我可没把车拆了啥的,(车)挺好的,我们也不值当。”张师傅还告诉记者,现在他们的生意还勉强可以干干。

记者还从一位业内人士处得知某家共享单车的投资人曾经和他提及过破坏友商车辆的事情。

自行车制造的救命良药?

共享单车的发展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也带动了自行车制造业的发展。据中国自行车协会官网统计,自2016年以来,共享单车已在全国30座城市投放,投放总量超过200万辆。共享单车为近几年不振的自行车的生产制造业打了一针兴奋剂,有人说自行车企业迎来了“第二春”。

天津是国内最大的自行车制造地,目前市场上大部分共享单车产自这里。天津本土知名企业飞鸽从去年12月份到今年3月份,已经完成了80万辆ofo自行车的订单,这个数字超过了其产能的三分之一。

天津富士达自行车厂也生产了超过百万辆的共享单车,据了解这是其公司年产量的10%。就连电动车生产商爱玛也加入到这一批如火如荼的单车制造中。

除了带来铺天盖地的订单,更增加了这些自行车企业的社会曝光度。然而,共享单车是不是这些传统企业的救命良药还未可知。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1-12月,两轮脚踏自行车累计完成产量5303. 3万辆,累计同比下降5%,而业务收入和增长均未超过1%。中国自行车协会的一位管理人员直言告诉记者,个性化定制和高端自行车已经在逐渐代替大规模批量生产,传统自行车企业想要靠代工发展是不可能的。

东丽区是天津生产自行车的重镇。在东丽区从事电动自行车生产制造的李先生告诉记者,从去年年底到现在,他身边做贴牌、喷漆、组装的许多朋友都先后加入到了代工的环节中。李先生的电动自行车厂有自己的生产线,也可以像一些小厂商一样,增加生产线,多招工人来承接一些小额订单的代工生意。但是他并没有选择加入到其中。

“为共享单车投入就必然要影响自己品牌的生产线。”目前,李先生企业的重点布局在制造高端自行车进行出口。

关于共享单车的盈利问题,作为传统自行车出身的李先生很实在的告诉记者,“怎么赢利,真没看清楚。”

敏感的押金池

在大家还在迷茫和计算共享单车如何盈利时,”押金池“的问题突然敏感起来。以巨头摩拜和ofo为例,摩拜299元押金,ofo99元押金,虽然双方都没有公开注册用户数,但按照目前市场上各种统计数据来看,过百万的用户量不成问题。如假定双方都按照最保守的100万注册用户来计算,摩拜就有2.99亿元的押金,ofo则有0.99亿元的押金。如此数量级的资金,如何使用,如何监管成为再也避不开的话题。

为了避嫌,ofo、优拜、小蓝、小鸣等共享单车企业纷纷与芝麻信用合作在部分城市推出免押金服务,只有摩拜在免押金服务上还没有任何动作。

在最近的一次公开场合上,摩拜联合创始人夏一平表示,摩拜的用户押金由第三方监管在银行中不会随意使用,用户可以随时进行申退。

优拜是全国首先与支付宝进行合作推出免押金的共享单车企业,关于盈利模式,余熠说押金肯定不会是盈利点,作为用技术创新推动出行方式改变的公司,他更看好大数据和云服务未来会发挥的作用。

DoNews

DoNews是中国领先的IT媒体网站,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风向标,每天及时向您传递IT业界发生的各类新鲜资讯。微信公众号:ilovedonews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