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马云:别只让阿里打假,政府更应取缔造假工厂

文/雷建平

阿里双11全球狂欢节正式结束。按阿里提供的数据显示,在双11当天阿里巴巴旗下各平台总交易额达到1207亿元,不过,阿里巴巴股价依然下跌了1.43%。

宣布总交易额达到1207亿元前,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做了一场演讲,马云在演讲中表示,在淘宝、天猫平台的假货远低于整个社会上传统零售。

“今天只要在淘宝天猫上买假货、卖假货,所有的数据都会被追踪:谁买了,谁卖了,谁在生产制造,地理位置具体地点,具体是谁,全部能够查到。”马云:别只让阿里打假,政府更应取缔造假工厂

马云说,很遗憾的是,阿里把这些假货全部从网上拿下来,但依然有大批工厂在生产。“谁应该把他们的牌照拿掉?谁发的营业执照?谁应该去把这些工厂关掉?我们并没有执法权。”

马云认为,不应该仅仅告诉阿里哪儿有假货,而是应该去把这些假货关掉,把这些牌照取掉。只有这样,结合利用阿里的大数据,才可以在整个社会的打假方面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以下是马云发言全文:

今年是“双11”第八年,从结果来看我还是挺满意,因为我在前几天跟同事讲,“双11”已经不是销售卖多少,我们最希望“双11”能够给所有买家、卖家带来巨大的快乐,快乐,已经成为了我们最希望能够量化的一个数字。

很多人喜欢“双11”,当然,有多少人喜欢“双11”,就会有多少人讨厌“双11”。我相信不喜欢“双11”的也有很多,但是“双11”我们还会继续坚持做下去,我们不仅要在中国做,我们还要把“双11”做到全世界去!

未来几年,我们要把“双11”坚持下去,并且把“双11”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呈现。我们已经让“双11”有了新的内涵,新的意义。最近我们提出了五个“新”: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能源。根据这些,我想今年“双11”为未来的新零售和新制造打开了很多畅想。

我相信看到这些数据大家还是比较震撼的,因为这些数据实时的反映了整个中国巨大的内需市场。

我在这儿看到了去年我提出的中国新经济的“三驾马车”:消费、服务业和高科技,我不敢说将会全面取代,至少能对原来的出口和投资、消费这“三驾马车”有极大的补充和推进。

在“双11”我们能够看到整个中国消费市场巨大的潜力,在今天这样的基础设施情况下,我们能够做成这个样子,我自己觉得很满意。

特别是到了晚上流量开始慢慢下来、放缓的时候,我的心里面觉得放松了一口气,因为网上尽管难,但是还是可以做得到的。

接下来要把六七亿的包裹送出去,那是非常难的。中国的快递物流这几年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是万一真突破八亿甚至到十亿的包裹,这也不是闹着玩的。

刚才国家邮政局马军胜局长跟我通了电话,在东北和西北存在风雪的可能性,有些地方下雪,天气恶劣,一旦出现整个物流堵塞,大家都不愿意看见。

我们对于整个基础设施要有挑战,要不断的刺激它、完善它,但不是要把它搞瘫掉,就像我们对于中国传统零售行业要不断鞭策、不断倒逼它们进行改革。

但把它们搞瘫不是我们的职责和目的,最后新零售必须线上线下结合,尤其像今天这么大的量,已经过了六个多亿包裹情况下,我们不能到八个亿,可能最后一根稻草把物流体系压垮了,这也不是很好。

未来几天,中国物流界所有能走路的人可能都要出去送包裹,这个挑战很大,我们不希望把一个很快乐的事情变成某一些岗位的人的痛苦。

所以我觉得目前为止,见好就收,因为“双11”不是为了一天,我们还要做下去。

很多人在问“双11”会不会继续做下去,我本人觉得应该继续做下去,并且上次说了,要做一百届,现在才有八届,可能还有九十二届,还要继续坚持,可能只是做的方式、方法、味道、内涵都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对于全世界,对于这个数字是不是感到震撼甚至表示怀疑都很正常,今天早上就有人问我这个数字。西方总怀疑这是真的假的,我说太正常了,二十年以前我也很怀疑微软的软件为什么能够卖那么多。

因为中国那时候并不买软件,为什么美国有那么多人买软件,所以,互相不理解都正常,但是我们也不是做一届,我们会永远做下去,不断证明我们可以激发强大的需求,我们可以让更多的人更高兴。

记者:“双11”这八年,从五千万到现在接近1200亿的成交额,您觉得它的推动力是什么,您觉得阿里在这八个“双11”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马云:这八年的“双11”,到今天为止,我自己这么看,它巨大的推动力是消费的力量,因为原来中国的三驾马车以出口、投资和内需,其实内需我们说了这么多年来,到底怎么激发内需,一直没有找出办法来。

在过去我们基本上大量的精力花在出口刺激,还有整个投资,这两个工作都是政府可以干得很好的。

但是我认为内需消费应该市场驱动,真正的消费,这是一个市场行为。我们必须学会消费,我们必须学会享受生活,我们必须学会不仅仅在公路、铁路、交通、航运基础设施上投资,我们每个人、每个家庭必须在自己的生活上投资,必须在教育上投资。

我看到过去八年中国强大的消费力量在推动着,当然是民间的力量、是市场的力量激发了这个事情的发生,背后我看到最强大的是技术的变革,以原来的商业基础设施看来,我觉得很有意思。

中国电商和互联网打造了一个崭新的商业基础设施,无论从支付也好、物流也好、商品的积累也好,消费者触达的体验和感受也好,完全是十年以前我们不可想象的东西。

我觉得这儿消费看到了市场化,以民间来驱动,以商业来驱动。第二个,我也看到了创新,这纯粹是创造出来的一种需求,所以这两个我觉得是背后的动力和技术的力量,对于我们来讲,最大的挑战就是技术。

其实大家知道第一年、第二年、第三年,前面的四五年,中国几乎所有的银行碰上“双11”都瘫痪过,中国的物流是全部通过人工的努力,每一个个人的努力,把所有的包裹送出去。

这一些东西,经过八年下来,当时所有的银行都怕,所有的银行也都不高兴,干吗一定要把所有东西,大家都来挑战,为什么你们一定搞一天,干吗不拉大到二十天,不是挺好吗,所有的创新都是被逼出来的,我们不逼,银行机构的投入和产出比例、效率就会低。

我们不投入,我们的物流体系不会建立起来,我们不逼,我们的新商业文明不会建立起来,其实我们在逼自己,大家知道为了这一天,为了前面的两分钟,我们所投入的研发的能力和技术的投入,是超越所有公司的想象。

我前天早上见阿里巴巴客服,我们两千多名客服在服务着所有的近五个多亿消费者,我们两千多名客服,工程师有250多名,我们在客服上的技术投入远远超过绝大部分公司在研发上的投入。

这一些都是技术逼出来的,为了前面每一秒钟十二万笔交易、十七万笔交易的成交,这种技术,人类所有科学家、工程师都没有想象,这是我们逼出来的,这也是挑战,同时也不能把自己逼疯了,我们要保持物流还要人去送,还有天气的缘故,这是对我们的挑战。

我们如何更加快乐?我们从追求量到追求快乐,到共同的参与。我那天去看,我很感动,我们的几个大数据工程师在研究如何保持零库存,不要出现“双11”很多商家备了大量货,结果一天过了以后,很多货压在那儿。

原来他认为自己能卖十件,结果“双11”只卖了三件,七件压在那儿,如何保持库存最低,通过数据解决,这些挑战在一点一点解决。我们要不断的赶,我估计再有二十年,“双11”可能就会相对来讲完美一点。

记者:您最近提到的新经济体,然后在您的畅想未来之中,整个阿里巴巴这个系统最需要的能力是什么,最迫切需要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在新的财报发布中,也去掉了GMV的公布,改为一年公布一次,那像中国零售,然后阿里云、阿里妈妈,还有菜鸟网络这些在您畅想的新经济体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马云:我们提出,每年不会把GMV作为我们最重要的指标,对内对外都一样。我们不能过度关注GMV。如果我们是孩子的时候,关注GMV是有意义的,但是今天的阿里巴巴关注GMV意义不大,反而给投资者和社会误导了很多。

这几年来,有人关注阿里巴巴跟其它公司不一样,也有人挑战我们,说我们到处买东西,到处进入各个领域,质问“阿里巴巴,你有边界吗?”我认为互联网没有边界,就像一百年以前,电是没有边界的,你不能说这个行业可以用电,那个行业不可以用电。

我们把自己当作一种创新的发动机,社会创新的一个力量,同时我们要打造一个经济体,我们畅想二十年以后,世界会诞生一个虚拟的经济体:这个经济体就像今天长三角是一个经济体,珠三角是一个经济体,加利福尼亚是一个经济体,欧盟是一个经济体,会出现一个网络上的经济体。

在这个经济体上面,全世界的年轻人、中小企业,全世界各行各业利用这个网络上的基础设施,利用未来新经济的基础设施进行“全球买、全球卖”。

这是我们希望打造的,二十年以后,世界上会诞生一个崭新的网络经济体,所有的人也许会通过自己的手机这样的终端,通过跟经济体的连接,你就可以做全球的生意。

我们淡化GMV,GMV并不表示阿里巴巴是什么,如果过度关注GMV反而把阿里巴巴感觉到就是一个电商。我们今天其实有电商、有金融、有物流,还有巨大的云计算,及其它所拥有的核心技术。

大家知道淘宝、天猫,你们看着现在很热闹,其实淘宝、天猫所有员工加起来就一万名,但是我们整个集团有近五万名员工,也就是说有将近四万名员工做的事情跟淘宝、天猫没什么关系。

我们把所有的资源押在未来二十年全球化、未来二十年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农村贫困地区应该怎么去改变。我们觉得每一次机会在于一个企业要做得多大,是在于这个企业为社会担当多大,大家觉得是不是我们站得挺高的样子,这是我们自己的理解。

企业创造的社会价值越大,回报价值也会越大。我们更看好的是全球化,全世界90%的国家是发展中国家,如果我们能够在中国解决农村的问题,解决中国发展的问题,那么在未来二十年内,全世界都是机会。大数据、云计算是未来我们的畅想,这是未来的趋势。

我们思考,把对一家公司定位成为一个经济体的建设者、参与者和运营者,这个经济体不属于阿里巴巴,就像阿里巴巴不属于我们这些人一样,我们只是有幸参与了这个公司的建设,我们只是有幸参与了一个创新的经济体的建设。

当然,我们缺的东西非常之多,我们缺的东西超过了大家的想象力,包括各种各样的治理,网上的治理,包括可能海外媒体、国内媒体关心的假货问题、知识产权保障问题,如何对未来创新的问题,都一样。

关于假货,我可以告诉大家,如果今天要讲假货,负责任的讲,在电商平台上面的假货,淘宝、天猫平台的假货其实远远低于整个社会上传统零售行业的各个行业。

因为今天只要在淘宝天猫上买假货、卖假货,所有的数据都会被追踪:谁买了,谁卖了,谁在生产制造,地理位置具体地点,具体是谁,全部能够查到,今天我们很遗憾地告诉大家,其中有一个重要问题,却不知道媒体朋友有没有关注?

只要举报取证,我们就把这些假货全部在网上拿下来,但是我们依然看到大批工厂依旧在生产。谁应该把他们的牌照拿掉?谁发的营业执照?谁应该去把这些工厂关掉?我们并没有执法权。

所以,打假是社会综合治理,我们希望政府部门、希望很多部门不仅仅只是告诉我们网上有假货,而是应该是共同去打击假货;

不应该仅仅告诉我们哪儿有假货,而是应该去把这些假货关掉,把这些牌照取掉。只有这样,结合利用阿里的大数据,才可以在整个社会的打假方面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未来,阿里希望把自己的力量、把自己的技术、把自己拥有的一切能够真正普惠化,能让整个社会分享这样的技术、分享我们的Knowhow,共同促进,这是我认为未来新商业文明的建设路径。



雷帝触网

雷帝触网由资深媒体人雷建平创办,主要报道互联网大趋势及热点,欢迎各位通过雷帝触网爆料,雷帝触网致力于打造一个沟通平台,微信公众号:touchweb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