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公司需要什么样的人才?就业应该选择大公司还是创业公司?李开复和马东给了你一些答案

文/提琴没有弦

内容由虎嗅网提供授权发布,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昨晚(9月6日),《好好说话》和创新工场在北京大学联合举办了一场“新时代、新人才”的主题校园行活动,李开复和马东就当下就业环境与“耐思、耐撕、Nice”的全新人才标准展开对话。

公司需要什么样的人才?就业应该选择大公司还是创业公司?李开复和马东给了你一些答案

公司选择人才看中什么,学历高(耐思)?性格好(Nice)?但为何李开复和马东老师却在“耐撕”这一关键点上给了更多的关注,它是一个人做成事情的决定性特质?此外,如果你是一个职场新人、创业菜鸟,应该怎样选择公司、如何对待下属?这篇文章会给你答案。

以下为对话内容,虎嗅删编。

胡渐彪:两位所领导的公司发展方向是不一样,两位最想得到怎样的人才?有没有特别的偏好?“耐思、耐撕、Nice”里有更侧重哪一点吗?

李开复:创新工场是一个非常重视思考,重视技术的投资公司。我们是以技术为我们的投资标准,也希望自己是一个最懂技术的投资公司。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只会给人才一个定义。无论是多好的一个词,都是不足够的。人才一定要是多元化的,而且是要有多方面的才华、风格的,在适当的时候有应对很强的能力。

所以我们希望看到的创新工场的投资经理也好,或者投资的项目也好,技术方面一定要强,一定要耐思。但是在市场上碰到问题,一定也要耐撕,绝对不能被人打倒。

马东:米未传媒是文创公司,能让大家保持一个愉快工作的环境,对我们来说更重要,往往真正好的想法也是在轻松愉快的环境里产生的。我们公司还经常有人发微信给我说“老头,冰箱里没有酒了,你觉得这合适吗?”我说不合适,然后赶紧叫助理买酒。

但既然这么轻松了,我们就要求你特别耐撕,玩是玩,干活是干活,当真的遇到问题时,你不经“撕”就会被“撕碎”。我们公司里我算是NICE的人,我们另外一个合伙人都是属于活生生把人“撕碎”的人,所以我们都派他出去“撕人”,我负责救活。我希望小朋友首先做到耐撕,只有做到耐撕,你在这个公司的成长性、效率才会最高。

胡渐彪:最近有一个,企业“狼”的精神,你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不管创业还是什么都必须要狠,不管是自己还是对手。那是不是说NICE的人,他们会不太适合做创业者或者不太适合当Leader?

李开复:我觉得一个真的好的Leader,真的是要有多元化的领导风格,我是相对NICE的Leader,但以前有次公司碰到特别大的危机时,我也当机立断解雇了70个人。一个好的Leader一定要根据不同情况做正确决定,一个永远只会NICE的人做不好Leader,但一个整天跟别人“撕”从不Nice的人,员工也会跑掉。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核心风格,但只有在正确的情况使用正确的风格,才能成为一个好的领导。

我们自己作为创业公司,作为一个投资公司,我们的确重视思考,更重视对创业者NICE,但国内的互联网也是一个特别大的江湖,如果你不耐撕就死定了。所以我们选择创业者时,耐撕的能力也特别重要。不受任何人欺负的是时候,我们最好还是凭着非常好的价值观做该做的事情,但是看到任何的障碍,一定要不顾一切突破他,谁要欺负你,你绝对要站起来,用三倍的力量打回去。

胡渐彪:开复老师您给我的印象一直是温润如玉的君子,那在您领导创新工场,或者整个职场工作,甚至创业的经验当中,您“撕”得最激烈是什么样的情况?

李开复:很多中国人,甚至很多亚洲人,都认为跟人“撕”一定要侮辱对方,要把别人打入十八层地狱,让对方失去尊严,在所有人面前丢人。但并不是这样的,我们要分清楚,当道理在你这里的时候,你要辩论,要证明自己是对的,但还是要建立在尊重对方的前提之下。

马东:说“耐撕”大家都会关注在“撕”,但其实“耐”字对年轻人更重要。当你的Leader真的是“撕”你的时候,你到底以什么态度,以什么心里建设应对他?很多年轻人从校园出来以后,觉得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但是真的遭遇挫折,一气之下友谊小船一翻就绝尘而去,是一个双输的结果。

所以“耐”很重要,不光是你“撕”别人,还有别人“撕”你的时候。

渐彪:作为一个Leader团队里面总会有一些不Nice的同事,那作为老板,作为企业的领导,怎么处理下属的员工?

李开复:中国人还是非常重视自己的面子和尊严的,所以我特别相信一个原则,在奖励员工的时候,要当着整个团队奖励,在批评员工的时候,拉到一边一对一讲。当我看到一些好的现象,我会尽量安排在开会的时候感谢,非常细腻地说做这个工作为什么有价值,对公司有什么帮助。如果有一个人业绩不好,我会在大会里面把话题转过去,私下把员工拉到房子,一对一分析状况,用将心比心的方式,希望他能够了解别人这样对他他是什么感受。

马东:在这方面我基本上跟李开复老师是一样的,同事在团队里面的归属感和安全感非常重要,每天战战兢兢对战斗力是有损害的。但我有一个特别凶悍的合伙人,我们之间有很好的分工。先派他出去把该“撕”的“撕”完,我再来救场。我们风格完全不一样,但是大家知道骂归骂,但该对你好是真的好。

胡渐彪:马东老师你的团队都是90后,他们有什么地方你觉得特别怪异或者不可思议的?

马东:没有。我们这个年纪的时候,犯的错误也比他们更多,我们也是一点一点醒悟过来。今天的90后更聪明,是因为他们的信息量足够大,知识结构更健康和全面,只要给予更多理解和宽容,他们一定能回报你更多。

李开复:我倒想提一个小问题,就是理工男或者宅男们,除了专研技术,还是要好好学习,尤其是要善于沟通表达,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是个有思想的人,但是不会沟通,其实你等于没有思想。

胡渐彪:那大公司想要人才和创业型公司要找的人才是一回事吗?

马东:本质上是一回事,人才就是人才,大公司和创业公司,肯定都想找到尖上那些人,还得便宜。但是创业公司应该有更好的制度留住这些人才,因为你能提供一个更好的前景,也能更能够给真正尖端人才以吸引。

李开复:人才选择大公司还是小公司,差别还是很大的,过去说想创业先去大公司磨练几年再创业,我反对,如果你想创业,没有更好的方式学习,就是参加一个创业的公司。

大公司希望员工在他狭窄的领域把事情做得最好。我过去工作过的公司,三个工程师的工作就是把按纽写好,不希望写按纽的人看后台、客服、销售、市场。如果你是一个真想把技术或某个领域做到极致,大公司适合你,你被安排到伟大的机器里面做一个重要的、专注的,但是很单一的小螺丝。

如果你加入创业公司,因为公司太小了,你能了解用户、市场、产品、客户,最终更快的成为一个全面化的人,将来想创业,这样走路一定更快。实际在大公司做一个职位,可能只有40%的时间是在学专业的知识,其他的时间在开会,跨部门交流,还有公司运营各种的耗损,还有了解怎么讨好老板,彼此部门之间的斗争,还有八卦等等,这时间占60%。

胡渐彪:面对这种所谓的人工智能,我们这个新时代来临之际,自己有什么样的能力需要具备?还是说我们觉得人工智能取代工种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开复:人工智能就是一个不眠不休的机器不断的做人能做、不能做的工作,怎么样跟巨大的机器抗衡?第一你一定要立志成为这个领域的超级专家,人工智能可能写一些简单的文章,但是写不了《纽约时报》经过两个月的研究写的文章。人工智能可能可以像小冰对话,但还不能真的很深的谈一场恋爱。

第二做你自己很有兴趣的东西,爱这个事情才能让你发挥潜能,让你更快地追上。

第三少做一点理工的东西,少做一点商业的东西,多做一点需要EQ的,需要情绪的事情,写音乐、文学、美学都是很难取代的。

学生提问:创业型公司有一些人是有股权,有一部分人没有资格拿这个东西的,针对普通的雇佣员工,有没有比较好的办法激发大家的主观能动性,增强团队的凝聚力?二位在技术人员招聘的时候,是招倾向于符合价值观的人,还是招一个能干的人深入地影响他?

李开复:第一个问题,核心的员工会有股权,没有股权的未来也可能有股权,一个好的创业公司会给每一个员工随着进步成长发股权,员工应该努力,未来是可以拿到股权的。第二个价值观,我不认为我们不应该把价值观和道德标准放得非常狭窄,让每个人都是一样的,这样也不行,公司还是要多元化的人。有一些特别核心,有关职业道德的事情需要很高的门槛,其他的方面不要牵扯进来。

马东:我们公司是全员持股的公司,不意味着每个人都有股权,而是说每个人都有机会,这才是一个正向激励的模式。

在对话之后,米未传媒旗下子公司米果文化的付费音频节目《好好说话》主创团队与媒体进行了一个简短的讨论会,马东回答了虎嗅如下两个问题。

今年6月6日,《好好说话》在喜马拉雅FM上线,它是一款付费音频节目,教人如何说话,“一天一元,一天一招,每天6分钟”。据官方数据,该节目上线首日销售额就突破500万,上线第十天销售额达到了1000万。

虎嗅:分答等知识付费的潮流似乎没有之前那么热了,对于值得付费的知识的门槛在哪里?如果我可以从《奇葩说》看到的知识,为什么要去付费了解呢?

马东:首先说分答,第一,它马上就要回来了,说它过不过去为时尚早。第二,即便是分答这种付费形式过去了,也还会有别的付费形式出现。其实知乎、分答、得到、在行、喜马拉雅,今后所有的音频平台、视频平台都会去探索内容垂直付费的问题,这波内容垂直付费的风潮是确定性的,而内容付费的大背景是消费升级。

在读书这件事情上,以前知识的需求是免费的,是集团化的,是教育系统的事情。现在更多要求个性化的,针对我的问题找到解决的方法,而这种东西已经越来越清晰在呈现所谓的非物质化需求。这些非物质化的需求原来是通过广播级的渠道来覆盖和传播的,到下一个阶段,一是垂直付费的渠道成本会下降,而是因为大众整个社会的多元化造成的分众需求越来越分众。在这个前景下,当你作用在特定需求上提供服务的时候,你的ARPU值(每用户平均收入)远高于单广告用户的ARPU值,这就是垂直内容收费在消费升级在大的经济背景下所产生的东西。

虎嗅像《好好说话》教人如何说话,但分不同的话题,那么怎么让每个话题服务好每个付费人群?

马东:《好好说话》这个产品6月6号上线到今天正好三个月的时间,当它到六个月的时候,和我们最初想建这个产品的逻辑,它的自我迭代一定会发生变化,它的一年和三年的时候逻辑肯定不一样。当我们积累了足够的量,我们根据用户的反馈和互动分析来提供更精准的服务,有可能产生更加精确的一种服务分类。

但这些东西都基于学会说话这件事是不是一个硬需求。说话这个市场,在中国的需求是杠杠的。很简单,我小时候爸妈教育我,“少说话、祸从口出、巧言令色”,没有一个好词。那其实是巨大的政治压抑环境下和很多综合因素造成的,我们的文化基因是这样的。但今天我们不会告诉孩子少说话,你要勇于表达自己,这就是整个关于说话这件事情的市场的基础。

原文链接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