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程炳皓:开心网与滴滴有同样好牌,为何是不一样结局?

雷帝网 雷建平 8月4日报道

打车应用滴滴最近异常凶猛,并购Uber中国一事还没正式落定,又开始在海外有动作。

传闻东南亚打车应用Grab将完成新一轮6亿美元的融资,由滴滴和日本的软银领投。这显示出滴滴并不满足于和Uber隔洋而治,而是要在全球市场与Uber激烈竞争。

过去几年滴滴一路打下来,融资几十亿美元,如今腾讯、阿里巴巴、百度都成滴滴股东,滴滴估值近350亿美元,成为家准巨无霸独角兽企业,滴滴创始人程维在互联网江湖地位也陡增。

而在几乎相同时间,那个靠“偷菜”、“抢车位”起家,红极一时的开心网却将自己卖身给了A股上市公司赛为智能。开心网创始人程炳皓在坚持8年的创业后也决定离开。

程炳皓:开心网与滴滴有同样好牌,为何是不一样结局?

滴滴和开心网有很多类似之处,创始人都是从大公司出来创业,还是本家,起步的时候都很艰难,但很快又迅速崛起。不过,滴滴是一路高歌猛进,开心网却是高开低走,具体原因是什么?

为何开心网没像滴滴一样采用补贴模式来发展?程炳皓表示,很重要原因是,两者业务形态不同,开心网业务形态本质是社交形态,有生命周期,所以开心网无法靠补贴来延续对用户黏性。

微博微信只是加速了开心网衰落

过去的8年,开心网一路走下来并不容易,是什么让开心网从高峰走向低谷?

程炳皓指出,微博、微信的用户群和开心网的用户群很相近,对开心网有很大影响。但开心网用户活跃度下滑,是产品自身的特性和生命周期导致。微博、微信出现只是加速了这个过程。

程炳皓说,导致开心网衰落的真正原因有两个:

1 偷菜停车,也有生命周期。

这种社交游戏不像传统游戏,传统游戏可以不停地换新题材、新玩法,一直不停地做下去,而社交游戏的乐趣在于人和人的一种新形式的交互乐趣-善意的玩笑。

这种善意的玩笑经历了几次改良创新-从朋友买卖到争车位到偷菜,人们对这种玩笑的笑感被用尽了。用户不是对一款社交游戏失去兴趣,是对所有社交游戏失去兴趣。

2 熟人社交不是刚需,无法成支撑产品的最大支柱。

“微信”,解释是,微信的核心黏性是“通讯”,通讯毫无疑问是最刚的刚需,微信是在通讯这个刚需的支撑下,附属了朋友圈,也许用户花了很多时间在朋友圈,但朋友圈不是核心黏性。

当用户已经不想去偷菜的时候,一个人的熟人朋友数目有限,产生的内容和互动数量也越来越少。当时主要还是电脑上网,用户开始缺乏动力去频繁打开开心网去查看是否有朋友的新消息。

更加剧这一情况的因素有:老朋友在网上刚见到的惊喜也已经过去,不在一起工作生活的朋友缺乏持久的话题,同事和上司的存在又有一种无形的限制。

当雷帝网追问滴滴为何能成功,开心网却经历高开低走时,程炳皓表示,这是非常复杂的事情,受到业务形态、时间与环境的影响,很难一言以蔽之。在发展过程中,开心网并没有把握好。

具体来说,滴滴就是解决出行的问题,从做出租车再到做专车,大城市的人和出行的人每天可能都会用到,而开心网的用户虽然很喜欢偷菜,但可能过三个月就不喜欢了,开始流失。

靠补贴、靠烧钱无法延续对用户的黏性

最近滴滴投资人、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在朋友圈点评滴滴快的合并时说,和平是打出来的,不是谈出来的。

“谈和的的筹码越来越高,去年是7亿美元,今年是70亿美元。”朱啸虎说,没有这些筹码连谈合的资格都没有,所以,团队的融资能力极其重要。

开心网当年那么火,势头一度冲击到了QQ,为什么不像滴滴这样砸钱抢市场,甚至并购企业?

程炳皓对雷帝网表示,开心网的问题不在于烧钱。比如,滴滴拿到钱可以和快的竞争,可以和Uber竞争,甚至将这些企业并购,但开心网就没办法用低价竞争。

“即使我们拿到再多的钱,我没法降价,因为我提供给用户的服务是免费的,我一个免费服务怎么降价,我给用户钱,你只要每人来上网我给你20块钱,但即使我给20块钱也没有用。”

程炳皓说,世界上产品大概可分为两类,一类产品是用户要用的产品,用户有什么事要用产品解决这样的需求。还有一类产品是用户没事时要用的产品。

开心网是后者,用户到开心网不是要解决现实需求,如打车、买手机、吃饭。

这意味着要吸引用户就得完全靠产品本身带给用户人性需求的满足,完全不能靠价格。开心网也不是可以靠补贴、靠烧钱能够延续对用户的黏性。

而滴滴主要解决出行问题,在可见的时间里出行都是非常巨大的需求,这个需求又由于滴滴新的模式扩张把需求越来越大的释放出来,滴滴只要努力挖掘潜在需求,其前景就会很广阔。

程炳皓指出,滴滴不用担心用户有一天突然不打车,不出门,所有人都宅在家里。开心网却面临这样的问题,用户玩了三个月的偷菜,突然就不玩,公司必须寻求新的业务模式去吸引用户。

实际上,开心网的转型也非常不容易,在此次出售前程炳皓也曾尝试过多次转型,很长一段时间,开心网员工认为,自己就该去做明星产品,做的产品就应该火,且每一款产品都应该火。

现实却是,很多人第一次成功往往是凭借运气,加上能力,下一次再做产品时却很难成功。

整个2012年2013年是程炳皓非常艰苦的两年,直到2013年下半年,程炳皓逐步看到钱的曙光。开心网终于在手游海外市场,占住了一席之地。

2015年游戏获得比较好的利润。程炳皓也终于可以退出让专业的游戏人去掌控公司了。

而对开心人信息而言,虽然失败了很多产品,错失很多机会,但经过这八年奋斗,其已转型为手游公司,相当于成功做了两家公司,这也恰恰说明一个公司转型成功有多么的不容易。

最难熬的是传统业务持续下降 转型有急迫性

从高峰到低谷,再到爬起来,对所有经历过开心网这个轨迹的开心人来说,都是一个难忘经历。

程炳皓说,一方面是做一家新的公司,另一方面是在原来老业务下降的同时做新业务。这里有很大的差别是心态问题。如果做新的业务,创业者就没有包袱,每天想的就是憧憬美好的业务。

在老业务基础上创业,相当于一睁眼就知道每天流量要下降多少,好比出租车司机一睁眼就知道每天要交多少份子钱。

最艰难的时候,程炳皓压力很大,尤其是2010年到2013年,每天都是早上4点多醒,一旦醒了很多事情就在脑袋里打转。

不光是CEO个人自我的压力管理,还有整个公司的压力管理都非常的重要,员工也是一样,甚至员工可能更敏感,更能体会到今天业务少了多少,明天业务又少多少。

开心网员工不管怎么做用户都在流失,新产品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出来后有没有用户,所有人都盯着,产品出来后用户不喜欢,没有达到目标,此时的心态很容易变得不客观、不成熟。

程炳皓对雷帝网说,大家这时心态更容易患得患失,有时容易有过高的期,有时又有自暴自弃的想法。每一个凡人,不管是CEO还是到每一个员工,这个过程中心态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

这不像开心网刚开始创业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只是从头开始做。程炳皓说,刚创业的时候,每天都做得很好,高高兴兴的起来,然后去处理事情。

这8年下来,跟随程炳皓一路走下来的员工已不到10个。对于离开和留下的人,程炳皓打内心都非常感谢,也都有一丝惭愧,因为这些人在很多挫折和压力的情况下,也做了很多的努力。

过度自信让开心网没有提早卖掉

过去那么多年,优酷土豆、UC、91无线等一系列明星公司都在事业高峰的时候“卖身”,很多创始人也开始了新征程,开心网也有不少这样的机会,却是一直坚守到今天。

为何开心网长期坚持不“卖身”?程炳皓说,从一开始开心网就很自信,这种自信来自对产品技术的坚持。2009年坚持开心网不出售,是创始人和投资人的集体决策,是认为公司有更大可能。

因此,很长时间内开心网把独立发展,寻求上市作为公司主要策略。然而事事无常,很快公司开始下滑,开心网内部却有一种过度自信,认为可以自己解决,但越拖下来用户活跃度越下降。

对程炳皓而言,最遗憾的事是团队本来有机会可以做到更伟大、更有高度的事情,发挥更大影响力,而且有这样一个机会摆在大家面前,但自己却没有达到本来可能达到的最高高度。

在开心网业务下滑的几年,是新浪微博、微信崛起的几年,开心网还是受到很大冲击。

比如微博、微信朋友圈很多内容从本质上和开心网有或多、或少的竞争关系,只不过其针对的用户群可能不太一样,有的针对学生,有的针对白领,有的针对年轻人,有的可能针对年纪大。

熬到2016年后,开心网已从最初的社交网站转变成了手机游戏公司,恰好有类似企业拆除VIE架构然后回归A股,而很少有游戏公司再坚持下去到海外上市。

也是在这种情况下,开心网觉得这条路比较成熟,也跟着拆掉VIE架构,回归A股。

对开心网而言,这是当前最好的归宿。而对于程炳皓来说,这是过去一段经历的结束,也是新一段路程的开始。在告别开心网这个舞台后,恢复自由身的程炳皓将再度追寻自己的理想前行。

 

雷帝触网由资深媒体人雷建平创办,版权为作者及所在公司所有

微信公众号:雷帝触网

内容由 雷建平 提供授权发布,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