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刘强东:如果失去了对京东的控制,会考虑卖掉

雷帝网 雷建平 7月18日报道

京东集团CEO刘强东日前在央视《对话》节目中表示,并不认为企业没能力管好100万员工,沃尔玛全球140万员工,管得非常好,富士康在中国大陆有100多万员工,也管得很好。

“管人也算是京东过去很重要的核心竞争力。如果不能控制这家企业,我宁愿把它卖掉。”

刘强东:如果失去了对京东的控制,会考虑卖掉

刘强东还抨击了快递公司和菜鸟网络的合作,称最后几家快递公司的大部分利润都会被菜鸟吸走。相信将来只有顺丰能在独立的快递公司长时间存在下去,且拥有很好的利润。

一直以来,外界对京东做物流质疑没停过。在刘强东之前,全世界没人做过自然物流这件事,仓储是仓储,物流是物流,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很难,有传闻称,京东做物流亏了300亿。

刘强东对此也做出了澄清,称京东2015年UPS按照帐面亏损94亿,并不是真正的亏损,其实亏损只有8亿人民币。

“我们有两种模式,就是物流投资主要是人的投资,其实真正花钱的就是仓储,仓储我们可以选择租赁,我们算过帐也许20、30亿就有一个覆盖全国的物流网络。”

刘强东说,在投资最多时是买土地建库房,租不到大的物流中心必须自建,一年可能上百亿,但是这些本身都是公司的资产,并不是烧掉了,不是现在互联网公司真正烧掉的,补贴,

“我们其实没有。真正烧钱的很少,都变成公司有价值的资产放在那儿。”

刘强东还表示,烧钱一定要烧出核心竞争力。“任何一家公司只要烧出核心竞争力就能成功,如果烧钱没建立任何竞争壁垒,没核心竞争门槛儿,钱烧的没有任何价值和意义。”

以下是刘强东在央视对话节目中演讲干货:

陈伟鸿:欢迎刘总,大家热烈掌声都在期待你的出现,之前我把社会各界帖在你身上的标签,大概做了一个集成,你在后面肯定都听到的,有没有你最喜欢的。

刘强东:草根,我比较喜欢。

陈伟鸿:我原来以为你瞄了一圈,看到了奶茶。结果选择了“草根”。

刘强东:因为我觉得就跟你的出生有切切相关的,我就出生在一个草根的家庭,一个苏北很贫穷的一个村子里面。所以我觉得我一辈子都是一个草根创业者。

陈伟鸿:你不太喜欢的一个标签,来选一下。

刘强东:搅局者,我不认同。我更期望是传统企业的一个对进者,或者是引领者。

陈伟鸿:为什么别人用搅局者形容你?

刘强东:过去多少年,我们成本非常低,价格也非常的,比较激进。动了很多现有市场上玩家的奶酪,大家把我们视为搅局者。

更喜欢李国庆 而不是马云和张近东

陈伟鸿:这样一种色彩给你带来一种什么样的烙印呢?

刘强东:对于我来讲,我希望这一辈子过的非常积极的人生。只要你想过一个积极人生,必须每天都要去拼搏,也可以说是战斗。

陈伟鸿:那么地好战,好战其实也是另一个标签,你看,爱战斗,在奶茶旁边,这么大的一个标签。这种拼的色彩和感觉,大家可以在后面的海报上找一下。战斗战斗,只做第一。

刘强东:我们京东定义的第一名不是宽泛的第一名,我们希望比第二名加到第十名还要大的时候才叫第一。

陈伟鸿:就是因为你想做第一,别人也想做第一,你们也会有狭路相逢的时刻,有人就会被认为是京东的对手或者是京东认为他们的对手,这些对手当中很多是大家熟悉的,我们看一眼。有马云、张近东有李国庆,背后这三个男人你跟他们关系还好吗?

刘强东:都非常好,我跟李国庆是很好的朋友。

陈伟鸿:没有提马云和张近东啊。

刘强东:可能因为年龄,他们年龄比我大太多了。

陈伟鸿:啊,太老了,有代沟。就这三个人当中,我们选一个,谁最有可能是你走向第一的最大的阻力?

刘强东:目前只有一个,马云吧。

陈伟鸿:有没有机会或者什么样的计划,把他甩在身后。

刘强东:只要只要有足够的时间,终有一天我们会超过阿里。

从来不把京东当做一个虚拟经济

陈伟鸿:大家都不用自己苦哈哈地自己买来自己卖。你为什么愿意做这种苦哈哈的事?

刘强东:互联网过去20、30年以来全球互联网,大家都追求虚,就是做的越来越虚。但是虚到一定程度,就发现大部分互联网企业的利润都是在对实体企业是一个盘剥者,其实并没有给给实体企业带来任何实际的价值,不管做搜索还是什么,你必须要给钱。

但是京东最早做的时候,可以说是中国所有互联网行业唯一一个实体经济,我们从来不把京东当做一个虚拟经济。我们坚信世界上所有的企业,真正能够活过百年的都是实体的企业。

陈伟鸿:其实自营这件事真的众说纷纭,包括图片上的三个男人之一的马云,曾经在很多场合表达过他其实不太看好这样一种过重的模式。

徐新:我们投京东一开始就是做自营的,有自己的仓储,要吃货的。跟淘宝不一样。但是当时一开始京东投资就是做一个IT产品,很多DIY,但是老刘拿到我们的钱之后就扩了两个品类,一个手机一个数码,成长特别快。

当他决定做大家电的时候,其实我当时心里是打鼓的,啊,大家电苏宁这么牛,但老刘当时很坚持。

刘强东:当时做家电的时候,几乎所有投资人都是反对的。

陈伟鸿:包括对面的徐新女士?

刘强东:她也不支持的。因为全世界,包括亚马逊,今天在美国,也没有在网上把大家电卖出去,它只有电视机,你看冰箱啊、空调啊卖得很少很少。

但为什么我们来做?除了保障用户体验,丰富产品,还有很重要的是我们分析国美苏宁的财务报表。他们成本太高了,两个线下连锁店,自己的经营效率和成功的管控能力太差。给了我们巨大的机会。

陈伟鸿:所以你们算了一笔细帐之后大举进攻的。

徐新:其实零售核心最后比什么东西,因为你卖人家东西,最后比什么,最后其实是比成本跟效率。

京东大家电三年内零毛利

刘强东:我们内部有一个表,倒三角形表,三件事情,用户体验,成本效率。如果我做的事情能够降低成本或者提升效率,或者带来更好的用户体验,我们就坚决去做。

陈伟鸿:不仅坚定去做,而且大张旗鼓去做,通过微博等社交媒体发表自己决心,我们选择一篇微博,把大家思绪拉到2012年。

刘强东:今天我再次做出一个决定,京东大家电三年内零毛利,从今天起,京东所有大家电保证比国美、苏宁连锁店便宜。

其实我们当年不仅仅是没有毛利,徐总知道,是负毛利。

陈伟鸿:负毛利,你们这么久上了?

徐新:因为负毛利啊,你卖得越多亏得越多,要强大的内心,强大的资金。

陈伟鸿:他的这个决心或者是口号,其实也引发了当年特别有名的价格大战。就是用现在的话来说,当时的京东被线上线下的各种机构群殴。

刘强东:到2012年,2011年,大家可以搜索当时的新闻关于京东的报道,70%、80%都是负面的。

陈伟鸿:就恨不得这样一个企业赶紧消失。

08年遭遇危机 一个月白了头发

刘强东:我曾经分享过,我们今天这么多负面新闻,我们应该觉得非常荣幸,确确实实我们是给现有的玩家造成了冲击,让他们真心感觉到痛他们才来骂你,如果没有人来骂你,说明你的商业模式并不比他们先进,那反而是件很悲哀的事情。

陈伟鸿:其实包括苏宁,当时也坐不住了,我记得张总也说,好,京东如果你的增速要比苏宁易购更快的话,我把苏宁都给你,那一段日子不好过吧?

刘强东:还好吧,所有人都觉得我很痛苦,很难受,其实我觉得还好。

陈伟鸿:他怎么就成了打不死的小强,要是换作别人估计那个时候就已经方寸大乱了。

徐新:,我以前问过他,你经常在沙漠开车,我说你不怕死吗?他说方向盘在我手里,风险很大,但是方向盘在我自己手里,可能这是内心强大的原因。

陈伟鸿:在你看来那一段是不是可以称之为刘强东本人甚至是京东发展史上特别致命的危险时刻?

徐新:我觉得最困难应该是08年吧,当时金融危机来了,四处融钱融不到,当时可能见了3、40个投资机构,都说我们毛利低,不赚钱,是个搬砖头的没钱赚。见了那么多个机构都不投,那个时候挺慌的。

我后来心都慌了,为什么大家都不看好啊,然后我们就觉得这个钱有一点挺不住了。我记得当时有一个投资者答应给我们了,后来又撤了,老刘头发都白了。一头白头发不是染的,是吓的。

那一次真的把老刘吓怀了,什么东西死企业都不会死,只有一件事企业会死,就是钱没有了会死。

刘强东:整个创业过程中有两次我切切实实感觉恐惧感,觉得自己的公司可能要倒闭,一次是03年非典的时候,我担心员工感染非典,所有店都关的,然后再坐办公室。

店关了,生意全部没有了,那个时候有恐惧感,但也因此找到电商,想到了电商,既然店不干关门,我们通过网上销售产品,才有电商。

第二次是08年,金融危机冲击非常大,公司急需要用钱,但是找钱找不到,我们最多一天见了7个投资基金,都问了一模一样的问题,你什么能赚钱。

我就是说,可能好几年之内赚不了钱,一听说这个我们别谈了,很痛苦。也会有一种恐惧感,我一个月的时间头发就白了。

陈伟鸿:我以为奶茶帮你做的时尚造型。

刘强东:没有。

陈伟鸿:但是你白的特别有技巧,人家一夜愁白了头是全都白了,这说明你的恐惧感不是特别大,一点点。

刘强东:我相信世界上没有几个人体会过,因为恐惧白头发,我坚信这是绝大多数会受不了的。

陈伟鸿:那是什么感受?

刘强东:恐惧感并不是自己的财富今年丧失掉,最主要想到很多兄弟跟我拼了快十年,他们在北京连房子都没有,车都没有,一直信任我,跟着我,18岁、20岁跟着我,公司倒闭的时候,那他过去10年都白干了,所有的希望,家庭,很多那时候老员工都结婚了,有孩子。

在那个时候你会觉得内心非常愧疚,觉得有一天如果宣布说公司可能办不下去要倒闭了,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的兄弟们。

陈伟鸿:那个时候流过眼泪吗?

刘强东:眼泪,我从来没有流过,我觉得流没有任何意义,但是想到那种场面的话,是你不敢想的,是非常的痛苦。

陈伟鸿:就是在悬崖边行走,在那个时候。其实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是什么样的判断或者是什么样的前瞻,才让你坚持下来了?

徐新:自营或者平台,其实是跟品类属性有关系的。比如京东做的3C,还有后来大家电,手机数码,其实都是标品,标题非常适合做自营,统一采购,规模效益非常大,配送是标准化的,规模效益非常高。

但如果你说做服装,做自营,就淘宝那种模式,你就做死了,因为长尾的东西哪敢吃货,卖不出去就积压货了。这也是京东一开始选择了IT,数码,3C,我觉得就是这个品类的机会被京东抓住了。

京东只是账面亏损94亿

陈伟鸿:我在做节目之前,在网上查了一下,有一个数据说,从京东开始做物流到今天,他们亏损都已经到300亿了,我觉得今天是一个好机会,来验证一下。

刘强东:我们去年按照US GAAP来讲,是帐面亏损94亿。

陈伟鸿:所以网上创造的这个300多亿也是为了黑你专门创造的数字。这个数字不是真的,但是这件事真的让人有一点想要探讨的这种欲望,就是在你之前,全世界没有人做过这件事。

仓储是仓储,物流是物流,人家分的很清楚,凭什么你就可以站出来说,来,我做一个吃螃蟹的人,我来做吧。

刘强东:最核心就是融资的时候要给投资人说清楚,为什么只有5、6个基金投我们,看我们案子的很多,但最后只有5、6个投我们,不投我们说明不认可嘛。

我们提前都说得很清楚,投了我们说明他们认可我们的模式,认可我们的思路,认可我们商业的核心价值观,他愿意跟随我们,自然愿意陪伴我们,能有时间等待,愿意跟我们更多钱。

烧钱一定要烧出核心竞争力

陈伟鸿:我刚才特别愿意和牛文文先生站在一道,就是刘强东先生真的太幸运了,烧那么多钱,终于烧出一个新世界,有多少人烧着烧着就烧没了。

刘强东:烧钱一定要烧出核心竞争力,任何一家公司只要烧出核心竞争力就能成功,如果烧钱没有建立任何竞争壁垒,没有核心竞争门槛的话,那我觉得钱烧的没有任何价值和意义。

陈伟鸿:你的壁垒是什么?

刘强东:最好的用户体验,全球最好的用户体验。

陈伟鸿:试想一下,时光倒流,就当时你没有做自建物流这样一件事,而选择了和一些合作伙伴进行战略合作,类似亚马逊这样的做法,今天的京东会是什么样的?

刘强东:我相信走不到今天,一家公司能不能成功,很重要就是能不能为这个行业创造一个独有的价值。因为我有一个庞大物流体系,我们是品牌商的服务者,给他创造巨大的价值,他愿意给我们做一些利润的分享,所以背后逻辑是非常简单的。

反过来如果连自己的物流系统没有,不能帮助厂商降低成本,对供应链没有任何帮助,凭什么能够获取你的利润呢?

徐新:我看了沃尔玛的,看了Costco的,看了这些,他们就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以用户为上帝,用户想怎么样的,包括亚马逊的贝索斯,绝对就是用户体验是第一位的。

所有决策围绕这个标准。第二个就是,这个老板都是亲力亲为,天天跟用户,送货员在一起,他知道细节,细节抓的很好。我们也试图寻找规律,一个是研究规律,还有一点信仰。

体验快递员生活 想了解用户看法

陈伟鸿:其实你最初愿意每年花一天时间体验一下快递员的生活是出于什么样的初衷呢?

刘强东:我最想知道的就是到底用户怎么看待快递员,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比如我去了一大早9点送的货,老头儿太太在吃饭,一看我就是说小张怎么走了,怎么换人了?

我说没有,我临时代替的,小张经常给他送货,然后呢,拉我进来吃早饭,真心的,哎呀豆酱、油条拿一块儿吃。

刘强东:是啊。我是在Yuri投我的时候,我当时是在巡站,巡到新疆去了。他参加了我跟配送员的聚会,他后来告诉我,就是因为那天晚上看到你跟配送员怎么聚会的,我才敢7个亿美金给你。

陈伟鸿:你们当时是什么状态征服了他?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刘强东:对,因为新疆兄弟都能个喝酒,拿大碗敬我,一杯一杯干。十几个兄弟,每人大碗轮流跟你敬,喝酒,抱在一块儿拍照片。

问的问题都是你家在不在乌鲁木齐,住的怎么样,媳妇儿在不在一块儿,孩子有没有接过来。问的都是最家常的话,他觉得这是一个成为伟大企业的必由之路,要善待自己的员工。

如果不能控制京东 我宁愿把它卖掉

陈伟鸿:所以你那个新疆之夜是痛快醉了一回,然后很痛快拿到7亿美金。这对于当时发展还是特别重要的。其实在你的体验过程当中,可能真正知道了快递员对于公司的重要意义。

刘强东:6万多人。如果把仓储和客服算上去,京东70%来自于物流员工,快递占了50%。

陈伟鸿:那如果我们来比拼数量之最的话,毫无疑问,你应该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

刘强东:员工数是最大的,将来我们在各方面都会成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

陈伟鸿:这是一直你心中挥之不去的一份愿景。

刘强东:包括净利润。终有一天我的净利润能够超过所有的互联网企业。

陈伟鸿:马云算了一笔帐,他说在10年之后中国可能每年有3亿的包裹,这样算下来,京东需要聘一百万人完成快递交接,光这一百万人就得让你管个够,记得让你睡不着觉。

刘强东:我相信90%以上的概率,员工总数超过100万人。

陈伟鸿:所以你早已经做好准备了。

刘强东:我不认为企业没有能力管好100万的员工,沃尔玛全球140万的员工,管得非常好,富士康在中国大陆有100多万员工,也管得很好,还有无数的企业有几十万员工。

我觉得很多很多。所以呢我觉得,管人也算是京东过去很重要的核心竞争力。如果不能控制这家企业,我宁愿把它卖掉。

徐新:以前呢淘宝是不自建物流,做轻资产,但现在淘宝也在开始做菜鸟。

刘强东:菜鸟网络本质是在几个快递公司之上搭建数据系统,说得好听一点提升几家快递公司的效率,说得难听一点,你等着瞧,最后几家快递公司的大部分利润都会被菜鸟吸走的。

陈伟鸿:你怕不怕这么说有人不高兴。

刘强东:其实他们现在都知道,但是只是现在没有人能离开了,因为不这么做,你就会被踢出去,你的包裹量50%没有了,命根子已经被抓在手里面。只有一家顺丰拒绝这么做,我相信将来只有一个顺丰能够在独立的快递公司长时间存在下去,而且拥有很好的利润。

京东奶茶谁更重要:刘强东绕开话题

陈伟鸿:无心法师问,听说刘总最早创业目的是为了找女朋友是吗,今天可以评价一下奶茶吗?这绕不过去了你看。

刘强东:我觉得我们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财经栏目。最早其实不是创业为了找女朋友,是我们宿舍里面有一个我们系专业的,追一个英语系的女孩子,追了一两个月,后来人家回答说,你这个专业太差了,找不到工作,没法跟你谈,我觉得这比较糟糕,赶紧学一个编程。

陈伟鸿:后半句被严肃掉了。徐新可以抢答一下,来。

徐新:我觉得自从老刘跟泽天谈恋爱以后,第一好像人瘦了很多,我觉得爱情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

陈伟鸿:爱情力量之伟大。

徐新:第二,我觉得比以前更爱笑的,以前挺严肃的,现在爱笑一点,我觉得挺好的嘛,找到一个很好的太太,漂亮,很多人羡慕他,又生了孩子,很稳定。

陈伟鸿:在你心里奶茶更重要,还是京东更重要?

徐新:这个问题太tough了。

刘强东:我们是一个严肃的财经节目。

陈伟鸿:这两个题目恰好被排在了一起。奶茶过后是京东,为什么我们总有一种感觉,京东一点都不时尚和性感呢?

刘强东:这就是我们还是运营能力缺失。京东逛不起来,就是你没有把商品很好地组织起来,给大家一个逛的路径。给大家时尚感。确实全世界所有时尚商品,在京东上面都能找到。

但是我们没有很好地去排列和组织。针对不同的人群,给他不同的浏览和逛的路径,这一点是京东缺失的,所以这也是这一次组织结构调整,最核心要达到一个目的,就是让用户逐步地逛起来,加强运营力量。

整天搞编程 搞得女朋友都吹了

陈伟鸿:这段视频主要是目的其实是告诉大家,刘强东先生是怎么样一路帅过来的,就从那么年轻的时候开始。

刘强东:刚才那一年,所有员工加起来一桌都还没有坐满,所以真正让我自豪的,就是大部分员工还在这儿。

陈伟鸿:回归到刚才的那个题目说,时尚和性感的问题,之所以很多人觉得京东不是特别的时尚,不是特别的性感,可能跟他们心目当中对于互联网的从业者身上一些特制是有关系的。

在他们心目当中具备这样一些特质的人,才可以称之为时尚和性感,我们列出来,让你自己挑一挑,看看里面有几条可以算得上。请看。

第一,海归背景。第二,会说流利英语。第三,时尚气质。第四,计算机工程师。第五,有互联网的从业经历。

刘强东:我只跟第四沾一点边。

陈伟鸿:计算机工程师。

刘强东:就是编程,还不是专门学计算机的。

陈伟鸿:对,还是为了追女朋友学的。

徐新:对,他是学编程,有个事情印象特别深刻,我第一次见他不是谈了四个小时嘛,有一个特别画面就是我说你怎么会编程啊,你不是学社会学吗。

他说他有个亲戚是研究所的所长,他每天坐公共汽车两个小时过去,白天站在人家后面看人家编程,晚上人家睡觉他在编。

他说把编程卖一给个餐厅赚了钱,就买了一个大哥大,那个大哥大特别大,最后女朋友都吹了,说他整天搞编程。

京东最早对互联网一无所知

陈伟鸿:就这么执着于技术。当时还有一个细节,现场求证一下,就当时京东是一个技术力量特别薄弱的一家网站,薄弱到黑客就天天去,去的没有成就感了,觉得就这样啊,算了,我不来了。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刘强东:是真的,我学的不是互联网的编程,最早都是单机版程序,所以对做电商时候,我们对互联网是一无所知,当时用的京东第一台服务器是我们前台小女孩儿的电脑。

因为大家说那个电脑最快,就把电脑抱到网速科技去了,结果网速科技说这个电脑怎么能放?因为那是大台式机,他要很扁的东西。

后来改装买一个机箱,把主板弄过去,才组装一个服务器。

陈伟鸿:你是沾了一个边,计算机编程,那你凭什么说我的未来跟互联网连在一起,我在互联网的江湖上能够掀起更大的波浪的。

刘强东:最早就是我们做所有事情都强调一个价值创造,比拼前端用户体验,成本效率,其实背后我们的商业理解还是说最后还比拼谁能够为这个行业,为这个社会创造更多价值,只要能够为这个行业,为这个社会创造无数价值,那么你一定可以赚钱,一定可以成功的。

这真的是我们从来不变的商业信仰,从98年摆一个小柜台,就是按照这样的去设计自己所有的商业流程,包括后来做一系列的事情,其实背后都是为了创造更多的价值,坚信创造价值可以获利,成功。

暗讽阿里苏宁结盟:想成王的公司反而更快瓦解

陈伟鸿:一直以来大家对京东未来有很多描述或者是判断,不同的历史阶段吧,比如说曾经有人说他是中国的新蛋,或者是线上苏宁或者是中国的亚马逊等等,其实你也用自己的发展在推翻或者是颠覆别人的想象或者是判断。

刘强东:在我的内心世界我从来没有希望我的公司有一天像哪家公司,京东就是京东。

陈伟鸿:你刚才描述的,比如说规模最大的公司或者是利润最高的公司,这些未来会实现吗?

刘强东:一定会实现的。

陈伟鸿:但是其实我们想说的是,你的那些对手他们也都没有闲着,不久之前大家都看到了阿里和苏宁联手开了一个王者联盟的发布会,对于你刚才描述的未来来说有多大的阻碍?

刘强东:从商业来讲,我永远不希望把京东做成一个王国或者是帝国,所以我们永远不会搞王者联盟,不管我们多大了,我们跟合作伙伴都是平等的,我们不是王。

所有历史上想成为王的公司,反而更快速被瓦解。因为王带有很多更多的垄断,垄断性质,所以形成行业的反噬。

比如最早做大家电,因为国美、苏宁对供货商的盘剥已经达到了顶峰,各家电厂商行业净利润不到一个点,所以才给了我们机会。

如果那个时候他们没有对供货商有很大的盘剥,供货商不会跟京东合作的,不会给我们机会的。我们也会有各种联盟,跟腾讯、沃尔玛合作,但都不是往称王称帝去发展。更多是希望给这个行业创造更多的价值。

沃尔玛入股京东做出了较大让步

陈伟鸿:你们跟沃尔玛的联盟包裹入主一号店,也是前段时间关注度非常高的一条新闻,网上说你是通过一顿饭的工夫搞定了沃尔玛高层,这是当真吗?

刘强东:也可以这么说,之前谈了一两个月时间,关键条款没有达成,我去美国跟两个主要的负责人吃一顿午饭,整个过程中我们压根没有谈合同,没有谈价格,压根没有提交易任何一个条款,一直讲的是零售的本质是什么。

陈伟鸿:是大家都有一种心照不宣的机会是吗?

刘强东:谈完以后,沃尔玛那边做了大幅度让步,核心是他们认同我们的经营理念。发现我们两家竞争理念是一致的,都是想能够为行业创造最大的价值,都是希望能够降低供应链成本,提升供应链效率。

陈伟鸿:在这样一个过程中,我们想问你的问题是,互联网本质究竟是什么?

刘强东:我觉得所有互联网的商业模型都跟三件事情有关,用户体验、成本、效率。

陈伟鸿:有人说互联网的风口已经过了。

刘强东:我觉得风口永远都不会过,2004年我们做电商的时候,还是那句话,我们有什么?什么都没有,我们照样能够走到今天,核心就是能够创造很多价值的事情,才会走到今天。

我相信所谓的互联网风口应该永远不会消失调,总是会有新的商业模式出现,总会有更好的用户体验模式出现,更低成本模式出现,更高效率的模式出现。

微信公众号:雷帝触网

内容由 雷建平 提供授权发布,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