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这家企业如何靠兼职众包服务获得千万级融资?

2016-06-21 13:24:59 0 创业思维 |

文| 铅笔道 记者 薛婷

导语

一台齿轮箱出现故障,企业售后成本有多高?杨勇波亲历过一件这样的案例。

它从河南的一家装备制造企业卖到内蒙古赤峰市的天山镇,设备因不明原因出现故障,用户要求企业24小时内必须派人去查看。

售后服务关乎品牌声誉。为此,工厂老板需派技术人员从河南郑州坐飞机到北京,再乘坐汽车到500公里外的赤峰市,由于赤峰当地下大雪大巴停运,还要坐出租车才能到达200公里外的天山镇。

如此算下来,费用至少要一万元。“这还不是钱的问题,一天之内,企业很难按时到达现场。”

杨勇波的中国奥盟网(以下简称奥盟)给了工厂老板解决方案。

企业在奥盟下单后,平台经审核把订单匹配给天山镇的服务代表(兼职技术工人),由他到场服务。

由此,该企业只需花300元便能解决燃眉之急。

这家企业如何靠兼职众包服务获得千万级融资?
◆ 55岁的杨勇波仍然像年轻人一样创业打拼。

通过众包的方式为装备制造企业提供售后服务(如维修、安装、保养、调试、现场确认、调研等),是杨勇波布局服务网的第一步。

为提升企业用户体验,他要把网越织越密。

这家企业如何靠兼职众包服务获得千万级融资?

◆ 服务网“追风达”的整体流程

目前,奥盟企业客户约9200家,覆盖29个行业,兼职服务代表11500人,覆盖328个城市;每天约有100订单,完成时间平均为3.5小时。这将为企业节省30%~90%售后成本。由于距离、服务内容的不同,成本会有差异。”

此外,杨正把触角由售后逐步往前伸展。欲把服务扩张到售前、财务、法律、管理等层面。“做企业的贴身小棉袄。”

这家企业如何靠兼职众包服务获得千万级融资?

注: 杨勇波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背书。

售后服务众包

河南的一处工厂内,一排排机器在嗡嗡地运转着,室内温度接近40度,工人们穿着短袖工服,挥汗如雨……

这番景象,杨勇波无比熟悉。他跟机械生产打了30多年交道,自己的齿轮工厂也做了十多年,每年流水约2000万,日子过得也算安逸。

自2009年后,在参加行业活动时,杨勇波感觉装备制造行业的日子越来越艰难。

工厂老板们脸上少了红光,个个怨声载道。“受金融危机加各种因素影响,营业额降低30%~40%都很常见。产品同质化严重,大家靠价格竞争拼市场。”他叹气道:“都在熬。”

几年来,他一直暗中观察美国一家企业——奥创,它作为平台整合了美国22家制造企业,彼此资源共享,如研发技术、生产线、销售资源等。

这启发了杨勇波。2013年9月,他在河南召开了一场行业会议,探索装备制造业的未来。杨提议在场的8家企业共同做一个平台,分享销售、研发等资源。

彼时,杨勇波计划先做线下平台。筹备大半年,2014年5月,计划付诸实施时,他备受打击。“让大家往外分享资源太难了,问题丛生。拿什么资源,支持的力度多大,很难统一。”

他反思,各个制造企业虽然生产的产品大同小异,但实行的管理模式、规模可能都不一样。让企业贡献资源相当于让企业割肉,并且改变企业内部管理模式,此路不通。

又摸索了5个月后,杨勇波注册了中国奥盟网,打算移步到线上,从售后服务单点突破。

模式为整合社会闲置技术工人资源,通过兼职众包的方式为企业做售后服务。“售后服务是每个设备制造企业的刚需,也是短板。”

传统的售后服务基本需要工厂自己做。不管产品卖到天南海北,一旦出现问题,都要派技术人员去维护。“很多时候都不是核心技术问题,但企业仍要耗费精力去做。”

售后服务关系到企业的品牌,且成本高昂。“这项费用约占销售总成本的20%~30%,包括技术人员的工资、路费、住宿费等。”

根据杨多年在行业的观察,他认为装备机械90%以上是跨市销售,约80%是跨省销售,市场需求广泛存在。

当年已经53岁的杨勇波决定一试。虽然在传统制造行业多年,鲜涉足互联网,但他内心却并不忐忑。“互联网+就是一个工具,用好就成了。”

然而跨界的路走得并不快。由于奥盟本部选在太原,杨勇波用了大半年时间才组建完稳定的技术团队。“这里的IT人才本来就少,经过审核进进出出。”

直到2015年7月,线上平台才研发完毕,正式上线。同期,奥盟获得1000万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太原高新股权投资有限公司。

编织服务网

杨计划在平台上先铺开一张服务网“追风达”:即由服务代表(兼职技术人员)为企业提供维修、安装、保养、调试、现场确认、调研等服务。基础服务每单300元,服务时间为一小时,超时另加费用。

杨勇波算了笔账,这将为企业节省30%~90%售后服务成本。“由于距离、服务内容的不同,成本会有差异。”

其盈利模式为:平台扣除部分费用后,按工时为服务代表发放服务费。“服务代表的工种、任务难度不同,获得的金额也不同。”杨说,“如果他能一月接单15次,比上班的基本工资都高了。”

起初,杨主要在线上招募服务代表,如58同城、赶集网、智联招聘等平台。此外也配合一些线下活动,如行业展会、人才招聘会等。

他在招募标准上没有设定严格标准线,而是多工种、宽范围,如初级工、高级工、专业类技术人员等皆可。“因为企业的需求是多样化的,要储备不同的工种,以备对号接单。”

基础要求是在装备制造业干过,有相关工作经验。技术人员申请后,需在线完成一套考试题。通过题目可匹配其对应工种、工作能力等信息。

首月,团队招募几千人。有的是在职的技术工人、工程师,有的是自己开着修理店的小老板。“对于他们来说,多了一项收入来源,何乐而不为呢。”

企业端则主要靠销售人员地推。杨先从工业较发达的地区推进,比如山东、江苏、浙江、广东等。“主要去一些工业区,一下可接触几百家工厂。”

去年年底,奥盟的12个销售,用三个月时间签了540家企业客户。“工厂老板之间会口口相传。”

期间,他们也会遇到一些问题,比如有些器材故障涉及到核心技术,一般的技术人员难以完成维修。“就像修汽车,喷漆、换轮胎、保养这些一般工人都能做,但如果一辆宝马的发动机出现问题,他们就搞不定了,但这种情况概率很小。”

于是,杨确定了三种服务模式。

3 (2)

由于对企业的业务不熟悉,加之服务代表数量不足,服务网密度不够,早期的服务成本随之增加。

通常,企业下单后,平台首先会与企业电话沟通,询问清楚所要处理的问题。“有些企业把问题表述地并不准确。”

然后匹配当地的服务代表,审核其工作能力是否与任务相符。若当地没有注册的服务代表,就要从附近的地区调度。这导致订单的响应时间较长,通常为半天到一天。“但这也比企业自己派人成本低得多。”杨勇波笑着说。

春节前,有一家河北的企业发起任务,它的食品机械卖到了贵州铜仁市,需要售后安装调试。接单后,工作人员发现铜仁市还没有服务代表。

于是他们从距离铜仁70多公里的遵义市,找到了一个服务代表。当天下着雨,遵义的工人小哥骑着摩托车,跑了两个多小时山路赶到现场完成任务。

此单中,服务代表的交通费用将由平台承担。“早期过渡阶段,需要多付出成本。”

去年年底,平台每天的订单量约为20~30个。同时,服务代表端的App上线。

三小时完成服务

为提升企业的使用体验,杨要把服务网一点点织密。

除了线上引导之外,今年4月起,杨勇波开始筹备建立线下运营中心。

每个运营中心标准化操作。配备10人,包括销售人员、地推人员和部分技术人员,主要负责拓展服务代表和企业用户。此外,还要对服务代表进行考核与淘汰。

至今,他已布局河南和陕西两省,计划今年把运营中心覆盖到29个省。

另一方面,线上优化服务代表的服务质量。用户可在服务后评价,内容包括服务态度、服务水平、是否穿着工服、佩戴工作证件等。

这将影响该服务代表此后的接单情况,差评较多将会被取消接单资格。为此,他通过线上视频培训服务代表。“App上有专门的信息系统,我们会规定专门的时间统一培训。”

由于服务网越织越密,后台已积累一定的订单数据,订单处理效率由此得到提升。例如,服务代表之前完成过类似订单,可优先接单。不需要人工核实他是否有能力完成这项任务。

现在,订单处理的时间约为10分钟,线下服务可在3小时内完成。“有时距离最近的服务代表时间不合适,就需要再找下一个。”

为进一步提升效率,杨勇波计划下一版本的 App 中,由服务代表抢单。“没有金钢钻,就别揽这瓷器活。他可以抢自己熟悉的业务订单,从而减少人工审核过程。”

近期,杨正把触角由售后服务逐步往前伸展。

这家企业如何靠兼职众包服务获得千万级融资?
机械设备档案系统

他正在筹备推出机械设备档案系统。设备出厂后贴上一个奥盟的标志,即一张二维码,可记录其所有的设备型号、参数以及维修档案等。“以后服务时,工人扫一下二维码就能把维修记录添加进去。”

此外,会员管理系统也即将上线。该系统包括企业会员管理系统、服务代表管理系统、消费积分管理系统等。“将所有资源协作在一块。”

目前,奥盟企业客户约9200家,覆盖29个行业;兼职服务代表11500人;覆盖328个城市。

每天约有100订单,完成时间平均为3.5小时。“近两个月,订单增长较快,企业改变消费习惯,需要一个慢慢适应的过程。”

接下来,杨勇波计划建立专家网,除了自己的技术人员外,还邀请装备制造行业的工程师、教授、研究员、院士等入驻提供服务。“未来会把服务的范围扩展到财务、法律、管理等层面。”

内容由 铅笔道 提供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来源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