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谷歌VR的演进之路:先让产品贴近大众,再试图完美

谷歌VR的演进之路:先让产品贴近大众,再试图完美

虎嗅注:谷歌有个著名的“20%时间”规定,允许工程师每周拿出一天的工作时间,可以从事自己感兴趣的课外项目。谷歌的第一个VR项目——可以拿披萨盒制作的VR眼镜“Cardboard”便是其中之一。这个不过花了6个月的时间打造出来这个实验项目,经过一些改良后,在今年1月份,出货量已经达到了500万部。跟其他VR玩家的思路或许不同,谷歌期待的是先让尽可能多的人尽快地使用虚拟现实技术,然后再将它变成伟大的产品。他们具体是怎么做的?对于未来的VR发展,谷歌又有哪些盘算。下文是美国媒体连线的一篇特稿,围绕谷歌VR团队的核心人物克雷·巴沃尔(Clay Bavor)展开的一些对于谷歌VR的演进之路观察与思考。原文标题为:Inside Google’s Plan to Make VR Amazing for Absolutely, Positively Everyone。

谷歌正式招揽“VR技术人员”之前,克雷·巴沃尔(Clay Bavor)早就成为了谷歌内部赫赫有名的“VR小达人”。而如今,他终于得以带领团队一门心思地折腾他热爱的VR技术了。这位一脸稚气的帅小伙是谷歌虚拟现实技术部门副总裁——这可是一个有着“数百名”员工的团队。他们占据了谷歌园区的一栋建筑。这距离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无意中在台上提到了谷歌的第一款VR产品,过去不到两年。

Cardboard带来的惊喜

这款产品即是“Cardboard”,它是一种廉价的简易头戴式装置,其图像质量根本无法与Oculus Rift或HTC Vive相媲美,而关注度与竞争对手相比也相形见绌。但巴沃尔并未因此而退缩。他以一种并不常见的方式来推广这款产品:谷歌赠送和售出了数千个Cardboard,而品牌厂商更是将Cardboard免费送人,鼓励他们试用自己开发的虚拟现实应用;从《纽约时报》到科切拉音乐节(Coachella)主办方,每个公司都将Cardboard送给了他们的客户。

巴沃尔说:“它让我们参与了解虚拟现实技术,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虚拟现实技术开发之初的故事——如果没有它,可能根本没有那么多人关注。”到2016年1月份,Cardboard的出货量达到500万部,那个时候,Vive、Rift或Playstation VR还没有上市发售。相比之下,谷歌的虚拟现实技术是面向每个人的,而且已经上市。

IT思维网

但是不要搞错,谷歌对虚拟现实技术的兴趣已经远远超出Cardboard的范畴:他们投资了极具神秘色彩的增强现实平台Magic Leap,并且收购了Tilt Brush——这是一款让人可以自由发挥的绘画应用,用虚拟现实的无限可能性来激发大脑潜能。就在其他虚拟现实公司试图先不断完善产品、再在未来的某一天去做到无处不在的时候,谷歌已经将这一模式付诸于实践:让尽可能多的人尽快地使用虚拟现实技术,然后再将它变成伟大的产品。

巴沃尔团队内部已经提出了实现这一目标的宏伟蓝图,其计划涉及谷歌当前所从事的几乎一切业务,同时还与其他许多事情存在关联;这些计划还涉及你的智能手机,以及远远超出这一范畴的产品。

在巴沃尔开始演示他的机器人后几个月,谷歌巴黎分公司的工程师戴维·科兹(David Coz)来到山景城,提出了一个较为简单的心灵传输(teleportation)概念。Google Cardboard的第一个原型产品只比最终版本稍微笨重一点——科兹将手机以及几个透镜和软件拼凑在一起,产生一种立体视觉效果。他开始到处展示这款产品,最终入了巴沃尔的法眼。

巴沃尔回忆说:“我当时就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我特别喜欢,我们需要将它开发出来。”皮查伊和谷歌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也同意巴沃尔的看法。他们决定在即将召开的谷歌I/O开发者大会上揭开它的神秘面纱。这当然是一个好消息。坏消息是,当时距离I/O开发者大会的召开只剩下两个多月的时间了。

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为了将Cardboard打造成为一款可以发布的产品,十余名谷歌员工暂时放下了他们的本职工作和家人,放弃了正常的生活节奏。在那一年的I/O开发者大会上,皮查伊以一种近似冷漠的口吻宣布了Cardboard的存在,但是在参加者走出莫斯克尼会议中心,开始将他们收到的各个组件拼凑在一起以后,外界对Cardboard的关注度飙升。同一天,一些公司开始请求谷歌帮助开发并出售他们自己的Cardboard作品。谷歌还在那年免费送给参加I/O大会的每位开发者一部智能手表,但唯一一款具有长期影响力的硬件产品却是Cardboard。虚拟现实成为那届I/O开发者大会的焦点。

成立VR团队,来真的

2016年1月份,巴沃尔受命掌管谷歌新成立的VR技术团队。在之前的18个月里,巴沃尔在负责谷歌项目的同时,还领导谷歌应用开发团队。如今,应用开发团队有了一个新老板——黛安·格林(Diane Greene),而虚拟现实则成为巴沃尔负责的唯一项目。

 

市场研究机构Gartner行业分析师布莱恩·布劳(Brian Blau)说:“谷歌以炫酷的Cardboard开发商著称。要不然,人们可能认为他们并不知道谷歌正在做什么。”组织架构调整传递了一个重要信号,即谷歌对虚拟现实技术十分重视,并且给了巴沃尔全身心投入到这项工作的机会。他发现自己正领导着一个日益庞大的团队,而在虚拟现实这个新兴行业,既没有进入市场的捷径,也没有明显的赢家,但风险却高得令人难以置信。虚拟现实时代正快速向我们走来。分析师虽然在一些具体数字上存在分歧,但他们不约而同地认为,虚拟现实是一个潜力巨大的行业。一位分析师最近就预测,到2026年,虚拟现实的市场规模将超过电视行业。

现在即是将来

我和巴沃尔在他的初次见面,是在三月的一个雨天。在他的办公室里,他身穿一套并不常见的制服:里面是一件灰色T恤,外面套着灰色连帽衫,搭配牛仔裤和新百伦的鞋子。他当时大病初愈,可一谈起他为团队买的那四个Avegant Glyph,马上就来了精神。他很喜欢这款虚拟现实眼镜,尤其是它很容易使用。巴沃尔还谈起了国际消费电子展(CES),谈起了他看到的每一个疯狂的虚拟现实实验。他还回忆起2013年夏天第一次看到Oculus Rift的情景,而那也是最令他感到激动的一个瞬间。彼时,巴沃尔就知道真正伟大的虚拟现实产品是可以实现的。他说,Oculus Rift当时难称伟大,“但真正具有创新的东西终归还是会出现的。”

从长期来看,如果虚拟现实只是一种印象派作品,那么它是很难取得成功。只有在人们的新鲜感逐渐消失以后,虚拟现实才能真正成为炫酷的技术。当时,虚拟现实技术根本不成熟。说巴沃尔明白这一点,会给人怪怪的感觉,毕竟在那个时候,其团队唯一知道的相关产品信息,还只是那些技术丝毫没有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虚拟现实平台。尽管如此,他的确领会了这项技术的妙处,这也正是推动他和他的团队不断进步的动力。巴沃尔也是一个注重实效的人:他读了许多报纸和杂志,试用了一些演示产品,坚信有些厂商已无力进一步完善虚拟现实技术,至少不是以让每个人都能使用这种技术的方式。产品贴近大众则是巴沃尔和谷歌追求的终极目标。

先让全世界都体验一番

从一开始,谷歌的目标就是让其产品出现在尽可能多的人的面前。搜索是为了让每个人轻松寻找整个互联网上的信息;YouTube最初定位则是一个在线存储视频的热门平台;Chrome是一个面向所有人的浏览器;Chrome OS则是一种适用于每个人的电脑操作系统。Google VR产品总监麦克·贾扎耶里(Mike Jazayeri)说:“这种理念有点像是指引谷歌开发出最好的产品的永恒主题,”谷歌以相同方式来规划虚拟现实的发展道路。

Cardboard真正的妙处在于,你可能已经拥有了这个等式中最昂贵、最复杂的部分,而你现在可能随身携带这种东西。巴沃尔说:“你无需在哪儿使用智能手机的问题上作出决定。你无需为了使用智能手机而重新回到某个特定房间或办公室。你也不需要准备三条数据线,将智能手机与一个大盒子连在一起。”所有这一切的原因就是,尽管更高端、更专业的虚拟现实平台开始涌现出来,但智能手机仍然是谷歌短期计划的核心元素。谷歌也曾问过自己,我们为何不去开发完美的虚拟现实头盔呢?这需要最好的屏幕、最好的处理器以及其他最好的部件。最终,这种设备的售价将达到10万美元。巴沃尔说:“诚然,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但这不会直接导致我们将这项技术——以及房间中最好的座位——带给全世界。”

在谷歌,每一个人都在骄傲地谈论着他们与《纽约时报》的合作:根据这项合作,谷歌的虚拟现实设备在某个周日早晨走进了130万个家庭。布劳说:“你可以说,他们发明了移动虚拟现实设备,或者说谷歌以一种其他任何一家公司所不能的方式令其流行起来。”重要的是,正是谷歌这家公司,让虚拟现实第一次迎来真正成为主流技术的时刻。事实上,贾扎耶里还指出,80%的Cardboard应用下载量来自于美国之外的地区。Oculus、索尼和HTC等公司都在开发也许是他们所能打造的最好平台,并且计划在这项技术的成本大幅下降之前,将它们卖给财大气粗的游戏玩家。与此同时,谷歌却始终坚守着自己的梦想,那就是开发每个人都能使用的产品,然后让这种产品变得更好。

谷歌还充分利用了天时这一优势: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尚处于早期阶段,当时几乎没有人去尝试这种技术,所以不需要费太多精力就能激发人的兴趣。巴沃尔说,他每次在进行产品演示时,都会发生同样的事情:用户看了看Cardboard,心想这件东西没什么特别之处啊,然后又拿起来仔细看,还是没看出什么门道,但随后又靠近了一些,这一次他们双眼开始闪烁光芒。巴沃尔设计Cardboard,正是为了诱发用户的这种反应。他说,“Cardboard的神奇之处恰恰在于,你对它的预期以及它带来的真正效果之间存在着偏差。”这也正是它被命名为Cardboard,而不是Paperscope或谷歌曾经考虑的其他名称的原因。也许,Cardboard的名称并不是那么动听,但它比你想象的要好,会促使你想要从中发掘更大的潜力。

在未来几年内,手机会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快、屏幕越来越清晰,甚至有可能越来越大。一些厂商在制造手机时头脑中开始想着如何集成虚拟现实技术,想着如何整合头部追踪软件、3D音频技术,甚至是谷歌的地理位置追踪和全球绘图技术Project Tango。联想已经推出Tango手机,巴沃尔和贾扎耶里均暗示,不久还会有更多运行Tango的手机问世。目前已有数十亿人拥有智能手机,不久还将有数十亿人购买智能手机,智能手机的功能也会变得越来越强大。谷歌为何不去抓住这种潮流呢?实际上,谷歌恰恰想要进一步推动这种潮流。

去做你现阶段完全可行的所有事情

随着谷歌虚拟现实技术团队不断壮大,它不得不面对一个重要的问题。这更像是一千个重要问题,而不是某一个具体问题:你从哪里开始入手?虚拟现实是一种全新的技术,充满着各种可能性,有人会问“虚拟现实究竟有何用途呢?”这个时候,巴沃尔一般会反问用户,他们觉得这种技术会用到哪些方面。这的确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因为正确答案太少了,而有关虚拟现实工作机制的硬性规定也太少了,以致每个决定都显得意义重大。巴沃尔说:“发生在虚拟现实领域的每件事都反映了这种问题。所以,我会提醒我的团队成员,我们会做一件事情,而这件事就相当于决定通过点击Mac电脑屏幕窗口左上角的盒子来关闭窗口。”

巴沃尔经常用“黑暗洞穴”来比喻无限可能性。谷歌就身在这样一个遍布障碍和路径的巨大山洞中,快速晃动着手电筒以照亮尽可能多的东西。巴沃尔说:“由于太新了,以致于考虑到当前技术水平,一切看似都是不可能的,或者说是几乎不可行的。”谷歌虚拟现实技术团队有一个小组,每周会开发两款新应用,以了解在虚拟现实环境下击鼓或园艺是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巴沃尔本人对触觉反馈很好奇,认为它是虚拟现实未来的重要一环,但他又觉得这种技术在当前阶段是不可能的。在屏幕质量变得更好之前,生产力、文字输入之类的事情都是如此。他说:“我们会在未来几年里一直担心这样的事情。”巴沃尔更关心的事情是找到方法去做他认为现阶段完全可行的所有事情。目前有许多方法可供我们去选择。

它将无处不在,一如搜索之于谷歌

我与巴沃尔的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一个有着蓝色墙壁的大会议室里。会议室位于40号大楼,是最早的Googleplex建筑之一,现在主要用来讨论重大活动和举行高层会议。巴沃尔之所以出现在这儿,是因为接下来他要跟皮查伊一起讨论虚拟现实技术开发计划。他们经常这样做。他说,那是因为VR不仅仅是谷歌的一款产品,“它无处不在,不仅是我团队的努力方向,YouTube团队、地理位置团队、地图团队、搜索团队和Android团队也在参与。”巴沃尔为虚拟现实技术设定的愿景,注定与谷歌搜索一样重要——将覆盖谷歌一切业务的全新技术和交互方式。

巴沃尔的虚拟现实技术愿景可以概括为两个方面。首先,他始终致力于完美地捕捉和描绘现实场景。“我很清楚,人们会对体验现实世界内容感兴趣的,”巴沃尔说道。“心灵传输、时空之旅、与你最喜欢的艺术家同台演出,或是提前看到将要到达的地方,这些都是人们感兴趣的体验。”正是源于这种想法,才出现了Expeditions——它是一个早期Cardboard项目,在这个项目中,老师可以带学生在相应的指导下实地考察地球上的任何地方。你知道,这其实不是真的。

“水下旅行的确非常受欢迎”,谷歌虚拟现实技术团队程序开发经理詹·霍兰德(Jen Holland)说道,“水下和太空,因为对于大多数孩子来说,他们不会真的与大白鲨一起潜水的。”巴沃尔想要在虚拟现实环境中再拍一个《地球脉动》(Planet Earth)系列,那样他就能在非洲大草原上盘腿而坐,或者与一群狮子共同生活。想到这里,他是那么的激动,以致于从椅子上滑到了会议室的地板上,同时假装拿起耳机,吃惊地盯着假想出来的狮子。

YouTube似乎总是一个拥有所有这些内容的天然平台。但是你怎样获取这些内容呢?巴沃尔在对全景相机和立体相机做了一番研究后,终于想出了一款新的相机设计方案——他总是这样。(“他往往在研究原有产品的过程中有所发明,”贾扎耶里说,“真是难以置信。”)他草拟了设计并计算了一番,认定这是可行的。然后,他与华盛顿大学教授史蒂夫·塞茨(Steve Seitz)见了面,把设计图拿给他看。塞茨说他太疯狂了。

“我当时好像被完全否定了,”巴沃尔回忆说,“但是我认为实际上它是可行的。尽管有难度,但下面我就能向自己证明这是可行的。”几周后,塞茨给他发来了电子邮件,信中写道:“我一直在琢磨你的相机,我认为它可行。”不但如此,塞茨和他的团队还想来谷歌开发这种相机。没过几周,他们就开发出来了。这就是“Jump”,拥有一些新奇处理算法的16枚GoPro相机系统,这款产品不久便成了市场上首款最好用的虚拟现实相机。巴沃尔说,从长期来看,对现实世界进行360度全景拍摄,只是我们对虚拟现实技术感兴趣的原因之一,让人们体验各种可能性才是最轻松、最明显的用途。

巴沃尔考虑的第二个创意其实是一个长期目标:你怎样超越现实,摆脱现实的羁绊,为人们提供绝对自由的空间,让他们尽情地释放自己呢?毕竟,虚拟现实确实已经很好地体现了现实世界的一面。(巴沃尔多次提到,Mother Nature的确擅长渲染。)巴沃尔说,在虚拟现实环境中模拟现实世界的事物,“就好像是在说,嘿,我们这儿有一套惊人的特效系统,”“让我们在这个房间再多放些椅子。不!放条龙怎么样?还是一条三重彩虹呢?酷的东西就行!”他想要看看艺术家杰夫·库恩斯(Jeff Koons)和雕塑家阿尼什·卡普尔(Anish Kapoor)不用黏土和气球,而是用光和铬能造出什么东西。正因为如此,他没有试用Tilt Brush的应用就同意收购这个团队:“它是这款产品的1.0版本,它可以让想法、实物、事件和体验超出大脑的思维,进入你能看到或走到的任何地方,也可以加入一些其他的东西。”

巴沃尔不愿透露他的团队的具体计划,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但是有很多很靠谱的传闻,比如,谷歌正在开发一款更加高级的Gear VR类型的虚拟现实耳机,并计划在今年推出。再如,“Android for VR”可能即将问世。另外,不要忘了Magic Leap、Tilt Brush和每周在虚拟现实技术团队大楼里进行的大量高端实验。这就是谷歌:他们从来不做小规模的事情。巴沃尔要说的是,Cardboard远不及最后你将在谷歌看到的虚拟现实项目。说完,他弯下腰,盘算着什么,然后再次小声说,“我真的想要打造出逼真的虚拟现实。”

巴沃尔并不知道如何实现这样的目标。他对球形光场相机的想象十分疯狂:“它基本上能记录从四面八方射进来的光。之后,如果你能对所有的信息进行数字化处理,并在耳机装上可以完全重新放射那些光的设备,就能创造出身临其境的感觉。”Jump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但还只是刚刚起步。

完美的虚拟现实技术听起来像是一连串令人怯步的愿望,但是巴沃尔认为它指日可待。真实逼真的完美效果确实还很遥远。“但是,那种生动真实的体验,”他说,“那种对狮子的恐惧,实现起来比人们预料的要早很多。”不到5年,还是10年?“我想你们正在一步步靠近那个时代…我不能确定我看到的是真正的现实,还是模拟的现实。”在这之后,将出现真正的好东西:增强现实,即数字内容与真实世界的融合。请不要忘了:在Cardboard出现之前,谷歌眼镜就已问世了。谷歌比任何人都清楚那项技术的威力有多大——多么容易让人产生错觉。也许,他们在用自己的智慧慢慢地朝着这个方向前行。

最后,巴沃尔不得不与我道别——他必须要去见皮查伊了,与这位老板谈谈虚拟现实技术团队的一些事情。到目前为止,这个团队一直在秘密工作着,不过这种状况可能要改变了。也许,不久我们就能看到谷歌用更加昂贵的材料做成什么了。“我们一直躲在Cardboard后面,”巴沃尔幽默地告诉我,“我们这儿有一幢楼的人,他们不是在用回收来的材料做厚度更大的Google Cardboard或Cardboard。”当他走出房间时,我看了看日期。离谷歌I/O开发者大会的举行还有大概两个月的时间。时间还很充裕。

来源:虎嗅网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