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帮助拆车厂进行智慧拆车的“拆车匠”是怎么获得5000万融资的?

2015-12-05 12:36:40 1 创业思维 |

帮助拆车厂进行智慧拆车的“拆车匠”是怎么获得5000万融资的?

◆ 图中身穿浅蓝色短袖者为朱建刚。他曾在砻淬资本当了10年CEO,投了约20个项目:汉堡王、金凤科技、熔盛重工、新浪MBO… …

文| 铅笔道 记者 云湛

导语

4月27日,朱建刚在朋友圈发了条信息,说想众筹1500万,并附带一个简版的计划书,结果一小时不到,便筹得金额1800万元,第二天再来看,数字又增至4000万。最后朱接受了2000万元筹款。

参与筹款的项目名为“拆车匠”,业务为帮助拆车厂进行智慧拆车,同时依靠自身的电商平台,二手配件和原材料可在全球产业链中销售再利用。

6月份,朱从合肥入手,4个月拆了5000辆车。 之后,他陆续与厦门、柳州、南宁的拆车厂达成合作。在海外,朱还与日本10家、美国4家拆车厂进行合作,将其有用的零部件销售至马来西亚,废铁等金属则卖到中国。目前交易额已突破500万元。

IT思维网
◆ “拆车匠”产品页面

11月初,“拆车匠”App上线。流程上,上游(拆车企业)通过“拆车匠”的电商平台卖给下游企业(维修厂、再制造厂家)。平台已有500多家行业商家进驻,大多来自中国、美国、马来西亚、越南等,上线当月交易额数十万美元。

11月底,“拆车匠”获得江苏辰龙集团5000万元Pre-A轮投资。现在团队已有上百人,其中包括30多名外籍员工,如美国、日本、马来西亚等。

注:朱建刚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作背书。

暴力拆解行业

朱建刚有10年PE与VC经验,“拆车匠”的想法就源于其投资的一家公司:卡帕,该公司业务为进口报废汽车的拆解及资源再利用。

但最终位于张家港的“卡帕”并没有做起来。“在国内,不允许售卖国外进口车零部件,只允许卖金属。正逢钢铁价格下降,盘算一番后,只好将公司卖掉。”

2011年,为了彻底摸清拆车行业,朱连续去了美国、日本、德国等10几个国家考察。结束后,朱大开眼界,同时也意识到国内拆车行业的稚嫩。

最让朱震撼的是美国,他调查发现,美国过去30年,二手件份额从20%增长至80%,市场规模达540亿美元。而国内更多的使用原厂件。他认为,国内在5-10年后,会跟美国情况类似。

反观国内,目前报废汽车行业处于暴力拆解时期,拆车厂普遍有3大问题:

1、拆车效率低。“中国去年报废车辆大约700万台,今年接近1000万台,但国内的实际拆解能力只有200-300万台。”

2、拆解后的金属材料利用率差。国内几乎都是小拆解厂,没有先进设备进行后端处理,这些厂商只好直接回炉,最后残渣铁铜铝混杂在一起,再加上缺乏良好的销售渠道,导致利润空间有限。

3、在环保上,几乎没有一家拆解厂能达到标准。“我见过他们的拆解厂,地面上都是油污,整个库房固废杂乱摆放,排放的气体也没有预处理……”环保问题无法解决,各级政府部门又相继施压,这让厂商们头痛不已。”

一小时众筹1800万

朱真正决定做“拆车匠”,是在今年4月份某天。在杭州电商产业园的一间办公室里,朱给两位合伙人洋洋洒洒讲了自己的想法,墙上罗列了国内外形势分析,写满了字。此时他不仅有了国际视野,更想通了互联网模式,几个人越聊越兴奋,从早上聊到深夜。

“4月27日,我在朋友圈发了一条信息,说想众筹1500万,结果一个小时就超过目标,达1800万元,第二天增至4000多万元。最后我被迫退款,只接受了2000万元。”

能有如此成绩,与朱之前的成绩离不开关系。他曾在砻淬资本当了10年CEO,投了约20个项目:汉堡王、金凤科技、熔盛重工、新浪MBO等,其中多家公司已经上市。“而这次创业,我主要是卖自己的脸。”

对于朱来说,几乎不存在寻找团队的过程, “旧部”纷纷加盟。马来西亚、日本的骨干团队都是荣(合伙人之一)之前的下属,国内业务一上线,两国团队都主动来报到,单马来西亚就达19人。

大刀阔斧开干

6月份,朱第一次踏入合肥一家最大的拆车厂时,他除了吃惊就是兴奋。“厂里车堆成了山,人都进不去了。”这些常人眼中的报废品,却让朱感到踏实并干劲满满,就像一个老农终于有了一块可以实实在在挥洒汗水的土地。

IT思维网
◆ 拆车工厂

朱从卡帕买来全部设备,费用约300万元,大刀阔斧地干了起来。10人一小组,平均每人一天可拆10台,相对传统2台的量,效率提升很大。

拆完后的零件可分为两类,一类是零部件。这些经过挑选或者修复后可循环售卖,渠道以海外销售商家、国内再制造企业为主;另一类是原料。分为金属、非金属,这些会打包送往张家港后端处理中心,用大型粉碎机处理,金属会进一步冶炼,再按照钢铁、铝、铜、塑料等分类,主要在国内销售。

IT思维网
◆ 工人正在拆车

这让利润空间得到了提升。朱算了一笔账,售卖后的价格,除去成本价、人工费、物流,最后每台可实现100元的盈利,其中最大成本在于物流。

几个月时间,朱一直在摸索如何在全球范围实现价值最大化。最终,朱建立了一整套销售体系。他陆续与日本10家、美国4家拆车厂达成合作,将其有用的零部件销售至马来西亚,废铁则卖到国内。“由于车型原因,美国很多零部件市场已经很小,但是在其他地区,如中东、迪拜,市场需求却不小。”朱选择马来西亚的原因很明显,后者是中东、非洲、迪拜等地的辐射中心。

朱展示了一张图片,一辆宝马车前头被掀开,看似与新车无异。但朱却说,若是在日本,这辆车已经算是报废车,只是有些零部件在次发达地区可以再利用。朱又举了个例子,国内很多车的三元催化器,在国外可卖出2~3倍的价钱,但很多拆车厂没有这样的视野。

线上引流

“能解决环保问题,是我们线下的最大亮点。”区别于传统的气割拆解,朱的设备可解决油污、固废、气体等问题。“我们会有方法,比如在车下钉一块钢板,挖一个槽,用抽油机把油抽干净即可,投资并不大。而废铁锌等会有专员统一运到处理中心粉碎处理,不会产生气体污染。”

目前,各级环保部门给拆车厂很大压力,后者对环保需求很大,朱希望趁此为“拆车匠”建立口碑。此外,这还能为日后线上引流做准备。

IT思维网
“拆车匠”上零件正在售卖

11月初,“拆车匠”App上线。流程上,上游(拆车企业)通过“拆车匠”电商平台将二手配件、原材料等卖给下游企业(维修厂、再制造厂家)。当上游商家入驻时,所在国的“拆车匠”工作人员会对其进行审核,随后将其零部件纳入ERP 系统。通过该系统,回收件以实现全程追踪溯源。

在线上买家方面,目前只开通了马来西亚市场,模式为B2B。“马来西亚电商跟中国差距很大,他们连PC、Excel都不会用,但会使用微信。”面对还需教育的马来,“拆车匠”只能通过专员帮助商家解决其交易问题。

截至11月底,“拆车匠”线下交易额为500万元,已与合肥、厦门、南宁、柳州4处拆车厂达成合作。线上前后共有500多家行业商家进驻,他们多来自中国、美国、马来西亚、越南等,上线当月GMV 数十万美元。

比起这些数据,朱更看重自己走通的模式。11 月底,原计划明年6月份再融资的朱,却获得“老邻居”顾先生5000万元Pre-A轮。顾任辰龙集团CEO(业务为房地产)。早在8年前,顾进入报废汽车拆解行业,研发的垃圾处理再利用技术设备,正好可提升“拆车匠”的拆解工艺水平。“第一次融资看脸,这次既看脸又看项目。”朱调侃道。

而这一切,在朱的规划中,都仅仅是刚起步。他正逐步丰富各个车型的零部件、各部件金材料的构成数据。同时,朱会建立零部件与金属动态的销售价格、数量等信息数据库。这个数据库将成为一些决策的主要依据,如拆车厂竞拍报废车、了解拆解过程、销售及物流等。

读完文章,求报道的创业者请加微信号Michael001;

文章原创,如需转载,请加微信号meera003;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