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创业思维:他们分享的最痛创业教训,或许是你最好的教科书

2015-11-29 19:16:00 1 创业思维 |

创业需要的不是鸡汤,而是别人的宝贵经验。

IT思维网

YES想要 蔡虎——

“我是最早一批看到O2O风口的,却执迷概念,没发现需求还没起来”

今天特别想跟大家分享一下自己走过的挫折道路。我之前算个成功的职业经理人,在百度负责过百度联盟、电子商务等。我的第一次创业和在座的大多数人不一样,40岁那年创业做爱乐活,当然这个并不完全是我的公司,控股方还是百度。坦率的说,2012年一年下来并没有达到期望,但爱乐活在市场上赚足了眼球,我们是最早一批看到O2O风口的人,也是最早确立了现在流行模式的那批公司。

其实一年下来表面数据来看还是不错的,已经有6万多个商家分布4个城市。例如我们网站的DUV,我们半年就从0上升到了接近百万。而且流量的分布也算合理,大概有19%是自有流量,来自百度的也就10%左右。

但是2012年底我们做深度探讨的时候,我们决定进行资本方面的重组。这件事情对我们来说,有钱、有人,财大气粗的,也是最早做的,为什么要有这样的决定,我们自己可以看到后悔药犯了三个错误:

第一,重量没重质。创业的开始我觉得最大的风险就是自己钱多、人多。因为当这种情况出现的时候,自然心里想把事儿做多,没有在一个事情上做到极致。

第二,跟随市场声音。由于这个事情比较早期,所以当产品刚出来的时候,遇到市场上很多不同的声音,有赞扬声、挑战声等等,在这样的杂音中间,自己创始人或者是创业团队,很容易缺少定性,跟着市场走。

第三,用户习惯尚未被培养。痴迷于自己相信的未来,但是没有很深入的看,在那个时间点用户的需求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没有及时的去做调整。

所以对于这三个方面,我觉得至少从现在来看,自己还是犯了很多的错误,最主要的就是这三个。

那么第二次就是去年开始,我尝试更多移动电商、社会化电商领域多做事情。两次创业过程,有三件事情是值得跟大家分享的:

最基本创业的初始点还是满足用户的需求,但是这样一个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包含了三个词,就是什么是用户的需求,以及谁是你的用户,以及怎么满足。除此之外,也是结合爱乐活的经验,有三点:

  • 第一点,团队极其重要,在这儿讲,大家不是很吸气,但是如果一开始当你有这么多钱的时候,自然会组建豪华的团队,所以当时爱乐活的团队真的是非常豪华,现在看来真的有足够多的经验和成功背景的人,也许不适合从0到1的创业。
  • 第二点,时机。2011年移动互联网还没有真正起来,2012年移动互联网真正起来的时候,最早一波是娱乐化的商潮,还没有到所谓O2O商业化。所以2012年我们做O2O还是太早。
  • 第三点,产品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在一个点上打中用户的需求,把自己的产品满足用户,其实0到1的过程永远都没有结束,不需要推广,做任何事情是没有用的。

融360 刘曹峰——

“我曾经对内心相信的东西,不够坚定”

融360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犯过特别大的错误,但是中、小的错误很多,今天总结为一点。我发现,我们犯的错误都是来自于对你内心里面相信的东西,是否有足够的坚定、坚持以及决心,还是说会过于犹豫,会迫于压力和利益,最后选择了妥协。

具体举几个例子,我认为创业本来就是一场赌注,在做的时候不知道成功与否,自己不知道,其他人也不知道,很多的评论家和分析者在你身边不停的发出各种声音,告诉你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回过头看,原来的同事们现在做出了成绩的,很多都不是一开始分析得最有道理的,而是坚定地走下去的。

我们开始做融360的时,有很多质疑,说业务太低频了,ROI(投资回报率)很低。我们自己做的时候发现确实很低,ROI只有20%,也就是我投100块钱,只能收回来20块。但竞争对手对我说这个行业没钱赚,要转行时,我看看我们公司的数据,只能呵呵了。

我们有个业务已经做了一年了,但是始终不行,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后来无意之间在业界聊的时候,看到了广东一家公司,竟然能比我们做得好很多,挖出来很多我们没想到的点,把这个事儿做成了。后来我一看,原来人家把身家性命都赌在这一件事情,人家的投入是我的3到5倍,融360虽然看起来700号人很多,但是在这个业务上面投入的人力和决心没有人家大,他成功了,他做起来了,我们没有。

第二点,信仰。其实没有利益的时候,每个人都可以谈信仰。但是置身利益之中,有时对信仰就不是那么坚定。我们有一段时间做的事情仅仅在使我们的财务数字好看一点,朋友问,你们这段时间除了财务数据还做了什么?我们哑口无言。

后来我们做了一件事情,让我们的公司增加的1/3的人,但是财务的上非常糟糕,直到过去两个月数据才改观。所以这个时候,需不需要有一些信仰和坚定?当有些利益唾手可得时,这是不是打开天窗的钥匙?可能不是。

举一个京东的例子,刘强东做电商送货速度快这一点,在用户心里面值多少钱?可能不值几个钱。但是做了这个决定可能使公司的管理结构发生了质的变化,可能从1万人公司变成10万人的,可能由一个赚钱的公司变成亏损的公司,这个时候,我相信刘强东心里面是有信仰的。

还有一个是做与做好。我认为创业时,你比别人牛,把别人干掉,不在于你的人多、聪明、背景多大,我认为是在于在一个点投入了数倍的精力、资源,组成了一条主线把你带向成功。最近,我要求招一线的技术人员,这些人的年薪要接近100万。公司各种人跳出来,问为什么要投入这么多,会有很多方面的阻力。这个时候,你能否在你内心深处坚定相信,有足够多的决心投入下去。

最后,要抗得住压力、跟随自己的内心,首先得说服自己,是否信这个东西,只有信了才能有足够的决心。

春水堂 蔺德刚——

“我浪费了三年做线下情趣用品连锁店”

非常高兴来到虎嗅的抚摸节,我觉得这个名字太性感了,就该用这个名字。

春水堂是在2002年12月22号创立,春水堂最早的线上的垂直电商之一,算一代半互联网的电商。同时期的互联网产品有淘宝(2003年5月份创立)、易趣、当当、8848等。春水堂当时很不幸,从支付到配送,到信用、推广渠道,电商环境都还不是太好。但2005年中国有另一个商业模式非常的火热,叫特许经营,我就去拥抱了一个热潮就是连锁。从2005年底开始定好战略,2006年做筹备招募团队,2007年的开始正式对外招加盟商,2008年底,春水堂在中国一共有100多个加盟店。

加盟会遇到一个困境,就是管不住,因为中国人很聪明,在契约精神上有一些欠缺,导致一颗真诚的心对待加盟商,也管不住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加盟商。中国几乎所有的加盟体系都会遇到类似的问题,中国有两种典型加盟:一种是盟主是骗子,包装一个项目,核心商业模式是赚取加盟费,从来没有想把生意做长久;另外一种就是像我这样,盟主是非常靠谱的,下面的加盟商体系管不住,加盟商太聪明。所以2008年底我们决定把加盟事情停掉,2009年就专门给加盟商擦屁股。

我们是第一代电商,但是我们用了4年的时间在绕在加盟的事情上,错失了第一波互联网融资(08、09年)的热潮。就是说我们看一个事情,用一年时间看做取舍、用三年时间看做取舍,和用五年时间看做取舍,你的选择是完全不一样的。商业里面有一个词是核心竞争力,这个通常需要用三五年时间打造。

就像现在的股市,不要因为4000点去进入,也不要因为2000点放弃。而是去想,我要做什么事情,给自己三年、五年甚至十年的时间,去打造真正的核心竞争力,而不要迷惑于当下资本冷、资本热、或者是股市高和低。

不跟团 大龙宽——

“创始人太过自信,往往就会自己坑了自己”

说坑是最恐怖的事情,哪个企业愿意一丝不挂让你随便看?任何一个企业都不愿意,所以我的投资人说最好不要,但是我还是坚持。我是第三次创业,第一次创业是1997年,做得全是政府项目,第二次创业做出境游批发商,我已经做到全国最大的澳洲供应商。2010年,我觉得行业会有问题,我们未来一定会发生一次变化,是什么?互联网。不懂,跳进去!火有多热自己烧,水有多热自己试,我们就办了一个B2C的网站。

到这儿的特别想跟大家沟通是,问自己为什么要创业?2010年跳入互联网,做B2C的时候,我真的没有想好这个问题,我需要把穿好的衣服一件一件脱出来。严格意义上我传统转型互联网,我遇到最大的问题是,在传统企业拥有资源的状态下,认为互联网是工具,我有产品,你们OTA都是从我这儿拿货,我直接把给你的价托底卖就好了。我就是这样的想法,但就是没想明白,用户是什么,到底怎么做,投入了一大批钱,最后项目就关了。

后来,我们在深度的研究后,发现我们要做C2B的定制化和买手级产品,从市场的需求方出发,去差异化。前面,OTA已经有那么多的搭建,不好逾越了,传统的这块做成这个样子。必须找一个区隔市场,明确未来三五年会大爆发。我重要的问题就是自己造了自己的妄念,为什么用这样的标题把衣服穿起来,因为所有的创业者一定是妄念的制造者,否则不可能去把认为不太可能的事情造出来。

第三次创业时,我们特别清晰的认知一点,创始人不能说明都干。我就犯过这个错,我自己当产品经理什么都不懂,觉得这就是用户体验,找90后聊吧,发现自己做的东西拿出来不是那么一回事。在创业的过程里面,真真正正的关键、真真正正的坑就是自己创始人。创始人成为了企业和团队的天花板,这项目必死。怎么让创始人不成为天花板?就是开放的心态。

所以我们只做一件事,只为了旅行的愉悦而努力。旅游行业在整个社会的信任度大家都知道,这个行业能不能好的靠谱的产品?我们有一个做了15年日本的产品经理,拍案而起说:“我终于可以做一个我妈能参加的项目了。我终于可以凭着我自己的想法和良心做一次旅游的产品。”当然,不泛指现在的旅游产品没有良心,我们只是一种表达情绪的方式。

我们找到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方向,它跟钱没关系,就是我们要干的事儿,一个创业团队里找到这样的感觉特别重要,我自己想想都起鸡皮疙瘩。

对于我警示自的话也拿出来分享,就是:自我觉察,自我感知,觉察自己的情绪,觉察自己的做法,感觉对方的感受,知道自己哪做的不好,请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儿。

所以砸开壳迎接世界,这就是我的想法。

铁血网 蒋磊——

“创业公司不要把产品线铺太宽,欲速则不达”

论坛里的朋友都叫我蒋校长,还在清华读书时,2001年创办铁血网,一冲动生了个孩子,一养就是15年。创业的过程总是崎岖,直到2008年我才找到社区电商的新模式,把内容生产和商品销售打通,铁血也就走上了高速发展的道路。那几年赚了不少钱,我买了车也买了房,第一辆车是奔驰,车展刚刚发布就买了,进口,顶配。这车是第一个装备日间行车灯的,白天很远都能看到我。那时就我一个人大白天点着大灯,在别人看傻逼的眼光中,加速、变道,亮瞎氪金狗眼。#这不是得瑟是什么#

那个时候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做,经常想除了军事以外,还能做点什么,更快地把规模做大。

  • 那个时候,我们正儿八经的考虑过做成人用品,当时还找过春水堂的春叔。按照我们做社区电商的理论,要做成人用户得先做成人社区,要做成人社区得先作做成人小说,所以这个没有做成。
  • 我们发现,幽默笑话可以吸引很多人气,于是捧腹网诞生了。铁血的团队还是很有战斗力的,2012年,我们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捧腹网的访问量达到了铁血的水平,每天几百万的UV,而做到同一水平的访问量,铁血用了10年,捧腹只用了不到两年。
  • 初步的成功进一步刺激的我的野心。我就想很简单,我们多做几个这样的网站就OK了。于是很快从追两只兔子,变成了追很多只兔子,钓鱼之家、骑行之家、网页游戏开发,新的项目不断的启动。

结果,我们没有等到期盼中的全面成功,我们遭遇了铁血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2013年仅仅一年时间,我们就亏损了2000万。

为什么?其实一个企业里面最宝贵的资源就是CEO的时间。当你对一个项目给予最够的关注的时候,背后调动了整个公司的资源,当这个项目有资源的时候,就很容易突破和成功。但是你有这么多项目的时候,你的资源分散到每个项目中,每个项目都吃不饱,像我们手上有一把刀,不用刀刃,可能连一块豆腐都切不动。

痛定思痛,我们决定把所有的跟军事无关的业务都剥离、拆分,即使是赚钱的。为了弥补这2000万的亏损去募集资金,把所有的房子抵押了,拿去银行贷款。但是还不够,最后把太太陪嫁的房子也抵押了,可以说赌上了全部的身家,一旦失败就一无所有。

  • 聚焦的力量是巨大的,仅仅一年时间就从亏损2000万,重新回到了盈利的状态。所以说这个世界上后悔药还是有的,早吃早好!也因为聚焦军事,我们发现军事这个市场比我们想象大得多,我们聚焦军事以后发现手上居然有6000个军事小说的IP,前几年热播的电视剧《雪豹》、《渗透》、《二炮手》,他们的影视改编权,都是从铁血买的,今年上半年热播的电影《大黑马》、《战狼》票房超过5个亿,编剧也是铁血的。我们开始成立团队,改变之前简单出售IP的道路,我们自己去深耕经营IP,这个打开了通往异次元世界的大门。
  • 聚焦军事以后,我们在今年拿到了首个军方的订单,军方15式防护裤的标准,都是我们参与制订的。这意味着每年可能都会有几千万的订单,我们现在把眼光投向海外,志在打造世界一流的战术服装品牌。
  • 我们在移动端有一些落后,聚焦军事以后,我们开始运营自己的微信公众号,我们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把每天加粉每天100,变成了每天几千。怎么做到?我们把加粉这个事情做成一个战略任务,找一个项目经理,给他跨部门调动资源的权利,把加粉这个部门级的任务提升到公司级的任务。像这样的战略任务,我们控制在不超过10个,每个月会从几十个潜在的机会中挑选出最有价值的10个战略任务,聚焦再聚焦。

很多时候我们希望求快,资本总是贪婪的,总是希望你快一点,再快一点,但是我们希望想做一个强大的品牌,其实反而慢一点好。我们过早的把产品线铺得太宽,让大家对品牌意识变得模糊,可能是欲速则不达。我想创业者能够保持着自己的初心,能够真正的把自己想要的东西做出来,就挺好的。

听了这五位创业者,吃了后悔药,吐出的肺腑之言,你有收获吗?如果你在现场你会把“最有价值的分享”这一票投给谁?没赶上弹幕,大家去评论区,猜猜谁是当天最受欢迎的分享者啊~现场去了的,你谨慎剧透咧。

文/虎嗅网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