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创业思维 | 熟人借贷平台“刷脸”5个月让16万用户借款3100万

2015-10-31 14:25:29 0 创业思维 |

创业思维 | 熟人借贷平台“刷脸”5个月让16万用户借款3100万
◆ 马顺,人称顺哥。他说自己是78年出生的90后,平时酷爱运动。

文| 铅笔道 记者 薛婷

导读:

破过产、离过婚、卖过房、拿信用卡给员工发过工资,马顺称自己是非典型的中国式合伙人。

2014年10月,马顺的上个创业项目“找银子”被迫卖掉,交割期间,他开始琢磨下一个项目:在微信端做一个熟人借贷平台,采用众包授信的方式去掉授信中间环节,利用匿名解除熟人间借钱的尴尬。

去年12月15日,马顺等六人筹集了100万,启动“刷脸”项目。

今年4月,马顺推出“刷脸”公测版微信平台,并在北大光华一次活动上推荐了自己的产品,获得了第一批种子用户。

6月,“刷脸”正式上线。用户注册,通过邀请好友评价获得信用额度。借款前,用户需输入绑定手机、身份证号、银行卡号,在平台上填写完电子借条,写明借款数、理由、利息和还款日期后,即可将链接发给微信好友或朋友圈。

截至10月底,“刷脸”用户约为16万,借款笔数36663,成交笔数为4071,每笔平均金额为5473元,平台累计交易量约为3100万。

一个月前,“刷脸”获得张量黑洞资本的1500万pre A轮融资。后者是力量矿业、恒量集团董事长,并涉足房地产、餐饮、金融等领域的业务与投资。低调的他鲜见媒体报道,关于他的资料能搜索到的是:富力地产董事长张力的大公子,与王思聪等并称为“新京城四少”。

注:马顺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作背书。

在微信上做熟人借贷

“我是一个互联网的崇拜者。”创业大街一家咖啡馆内,马顺站起脱下西装,提起互联网,他立马兴奋起来。“15年前,我是当时最火的社区263在线海云天论坛的兼职版主,像Google、Gmail一出来,我属于邀请制最早期的那批用户。”但在过去十几年,他都浸淫在金融行业。

15年前,他曾在中国最早的第三方支付和POS收单机构三金电子商务做到总裁助理,2006年加入财富500强第一美国集团(NYSE: FAF)任VP、CIO,协助设立中国首家外商独资房地产担保企业。去年,他创立了房产抵押资产理财平台“找银子”,最终被上市公司并购。去年10月,在找银子业务并购融资期间,他开始琢磨下一个项目要做什么?

过去的两个场景在他脑海中闪现。

2011年,马顺是微信最早一批用户。“当时就开玩笑发了条朋友圈,说以后征信我们就这么干,有三个微信好友给你背书,我就给你授信。”马顺说,很早就想互联网与金融结合能做点什么,银行里针对企业贷款有“三户联保”,那可以在微信上“三个好友联保”。当时,他只停留在想法阶段。

去年年初,马在启动“找银子”,平时偶尔也做些投资。期间,他收到一份北大MBA校友的一份BP,后者想在MBA校友圈里做P2P业务,额度约在20万左右。马顺觉得利用互联网做熟人圈的征信逻辑是通的,但在MBA校友圈不是很适合。“读MBA的人,一般几万的需求有信用卡,其他的借款需求都是像买房、买车那种大额的。”

一番思考后,马顺决定可以在微信上做熟人借贷,普通人一般借款额度不大,通过社交关系可做担保,为了避免借钱的尴尬,出借人可匿名。“去年Secret很火,就想把匿名的方式借鉴过来。”

借鉴Uber的算法

11月,马顺去了趟美国,结识了Uber技术专家George Su和Twitter高级技术经理TianWang,与他们讨论了熟人借贷的想法,他们后均成为马的算法技术顾问。

“那时候我了解到Uber跟滴滴的最大区别是,滴滴上司机与用户是市场化的交易,是抢单。Uber是系统派单,只要你打车,一定能打到。”马顺设想,“我在微信上想借5000或10000的小额贷款,能不能有一种算法,让我识别出朋友圈或者微信好友里哪些人愿意借给我,同时又有钱借给我。”

年底,他与团队五位核心人员商议要不要做“熟人借贷”这件事。

IT思维网
◆ 马顺说,过去十几年做高管,自己从来没跟人说过一句重话。2013年初的一次印度修行,让他性格发生了很大变化,让他在后来的创业中能更果断地做决定。

“我肯定不会去借钱。”在马顺办公室附近的一家咖啡馆内,六个人争吵激烈,只有技术合伙人支持马的方向。“他们几个都是80年左右的,在微信上熟人借款,90后年轻人更容易接受。”马顺说,78年出生的他更像一个90后,要去说服70后、80后们。

争吵未果,马顺打了个电话把公司里的6个90后员工(包括实习生)叫来,现场做调研。“第一,今天这个板我是一定要拍的,找一些目标用户来验证。第二,我愿意把房子卖了参与这件事。”

6个90后被马顺一一询问,“会不会向熟人借钱?”“愿意借钱给熟人吗?”“匿名的方式可以接受吗?”… …统计结果6个里面5个说会借钱,4个愿意借钱。

“哎呀,不懂年轻人是怎么想的。”持反对意见的四人最终同意。12月15日,六人筹集了100万启动资金,开始做“刷脸”这个项目。同时购入域名shualian.me。

今年3月中,马注册了“北京刷脸科技有限公司”。“三天后马云的刷脸支付就出来了,差点注册不了。”马顺说,最初起名“刷脸”只是象征熟人关系而已。

单月成交额超过1000万

今年4月,“刷脸”公测版微信平台上线。用户定位为30岁以内的在校大学生和大学毕业后工作5年以内的城市白领用户。

用户注册后,通过邀请好友评价获得信用额度。借款前,用户需输入绑定手机、身份证号、银行卡号,在平台上填写完电子借条,写明借款数、理由、利息和还款日期。

测试阶段,马顺将单笔借款额度控制在2000元以内,利息由系统根据好友评估给出推荐的利率,用户可自行设置,这直接影响其借款成功率,一般年化利率在8-10%,是信用卡年化利率的一半。还款时间用户自己设定,从一天到一年不等,最长不超过一年。

用户将电子借条转发到朋友圈或微信好友,即可开始借钱。初期,只有一度好友(第一次打开链接者)可向借款人出借,二度之外的好友只能看到借条,但无法出借,这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借款双方的熟人关系。一人借款可由多人出借,额度可在系统上选择50、100、1000、2000等,是一种“反向红包模式”。其中,借款人名字需实名,出借人为匿名。“由此,借款关系完成,通常是多个熟人出借,相当于利用众包方式去掉了传统的征信环节。”马顺说。

马顺将公测版产品带到了北大光华的一次活动上,获得了第一批种子用户,包括公司员工、朋友等。“那天正好任泉来宣讲Star VC,来的年轻人很多。”

IT思维网
◆ 马顺和他的小伙伴

公测两个月,“刷脸”已有近5000用户,6月正式版上线。由于资金有限,马顺并没有做大规模的推广,只在北二外、北服做了几场地推,或者在高校的创业活动上宣讲一下。当月底,用户为20651个,借款笔数为1859,成交56笔,每笔平均额度为1793元,平台总成交量达到10万。

过程中,马顺发现产品存在诸多问题并快速调整。9月,马顺打破2000元额度的门槛,信用评级不变,但借款金额用户可自行选择,并将出借人扩展到二度人脉。10月,平台接入微信支付,提高了支付成功率。

最让马顺头疼的是,目前流程体验繁琐。“借款人必须输入身份证、银行卡这些来验证身份。”这一过程,会让平台流失近70%用户。10月,出借方已无需绑定银行卡验证,可直接微信支付借款。

另一方面,借款成功率不高,起初只有百分之几。9月,马顺在平台添加了借款智能推荐、催款提醒等,将成功率提高到了15%。“刚开始没有推荐,一个人借款,系统会通知他所有注册的微信好友,这对于不想出借的人来说,就是垃圾信息。”

同期,马顺还与一些第三方征信平台、大数据风控公司合作,如考拉征信、神州融、量化派等,为一些大额借款做风控。马理想中的状态是,1000元以下小额的借款,根本不需要绑定银行卡、身份证号,只用手机号即可。大额借款利用第三方征信平台做风控,用户需绑定银行卡、身份证号,保证回款。借款发出去后,系统自动匹配最合适的几个出借人。“只有算法系统成熟,平台才能智能识别,让不同的用户有不同的体验。”马顺说,他的算法系统目前做到了他理想中的20%。

截至9月底,“刷脸”已有12万用户,单月成交额超过1000万,每单借款数为7650元。借款时间基本在2天内。

单月逾期借款为13笔,均在10天内回款,逾期率为1‰。目前平台并未出现过坏账,为以防万一,马顺有3个手段来处理:一是结合标准信贷贷后催收,二是熟人之间的信用信息共享,三是第三方征信信息共享。通过与第三方征信平台甚至未来可能的与央行征信系统的对接,恶意拖欠的用户的不良记录。不但影响他在熟人间的信用,还影响他在其他征信平台的信用,同时会被系统加入黑名单,无法下次借款。

“但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小额信贷遇到展期是很常见的事情,我们在对什么是不良信用的决断上不能像传统做法那样简单武断,必须有一套柔性贷后管理技术与用户保持良好互动。”

张量投资1500万

到了9月份,马顺账上的资金已不多,期间他真的卖掉了北京的房子。自去年年底,六位股东都没拿工资。3月初,马顺曾接触过一些投资人,至今让他懊恼。“就是给你TS,然后一直拖着你。”此后,他看到陆续有类似的熟人借款平台出现。

转机出现在6月,他开始接触张量的黑洞资本,后者是力量矿业、恒量集团董事长,并涉足房地产、餐饮、金融等领域的业务与投资。富力地产董事长张力的大公子,与王思聪等并称为“新京城四少”。

“当时张量正在看几个互联网金融项目,聊了两次之后,双方觉得差不多就谈妥了。”9月,“刷脸”完成了来自张量黑洞资本1500万Pre-A轮融资。

下一步,马顺希望利用熟人关系,将借款变的更好玩,加强平台的社交元素。10月24日上线的新版本,他增加了“用刷脸来测信用额度”的功能,即用户第一次进入,需上传或拍摄一张照片,由系统测试出你的“颜值”和信用额度,还可将结果分享出去,让好友来提升你的“脸值”。

初步只为好玩,但在马顺看来,未来利用人脸识别技术,将真正成为一种授信方式。“有些研究已经证明,人的颜值与其收入情况有一定的正相比关系。”马顺强调,评价标准并不一定是张的好看与否,可能与你的相貌周正程度有关,比如你这个人是否收拾的利索。

近期,马顺正在接触一些人脸识别合作方。“以后只要拍一张照,系统就能识别你的身份信息、收入情况、年龄等,直接授信,不用其他操作。”马顺调侃道,“反正我是想的比较美,但是得到了Twitter和Uber两位技术顾问的肯定和鼓励。他们说,一开始想得美,太重要了。”

截至10月底,“刷脸”用户约为16万,借款笔数36663,成交笔数为4071,每笔平均金额为5473元,平台累计交易量约为3100万。当务之急,马顺希望让把用户分类,先让5%优先级用户10分钟内借到钱。

来!已融资的项目求报道,请加微信号shoujiyezi5415;
文章原创,如需转载,请加微信号meera003;

铅笔道

铅笔道专注的是融资领域,报道已融完资的创业者。我们只关注方法论。我们不卖软文,不卖广告,不写黑文。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