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创业思维 | 从快播CEO到星愿汇创始人,1年摸索2年成型3个月获得20万用户

2015-10-24 10:49:14 0 创业思维 |

创业思维 | 从快播CEO到星愿汇创始人,1年摸索2年成型3个月获得20万用户

文| 铅笔道 记者 王方

导读:

自2012年辞去快播CEO后,朱达欣完全退了下来,修身养性一年,天天研究美食,偶尔投投天使。直到2013年底,他隐约有种预感,移动视频产业爆发前夜即将到来。

过去10年,朱达欣的职业生涯贯穿了整个PC内容产业,而今,他怎愿错失良机?2013年,市面上成规模的移动视频产品,仅有腾讯微视(后被遗弃),快手、美拍、秒拍、小咖秀等均未上线,2014年下半年,他们才逐渐为人所知。

时间窗到了。尽管不知道具体形态是什么,朱达欣先迈出了创业的一步,进行了为期1年多的摸索。2013年底,他创立“星愿汇”,过去两年,历经三种形态。

第一个形态是明星周边产品电商。他先把一些“假明星”(未入驻平台)搬上去,以此吸引用户。“我顺手做了一个商城,上面有唱片、票务,再把链接丢进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去推。” 3个月后,产品被迫停掉。

第二个形态是综艺节目制作(直播)。用户打开APP,便能观看正在直播的综艺节目,内容由团队自己生产。大约持续1年时间,项目因无法实现量产,被迫转型。

第三个形态是移动直播应用(今年7月)。直播内容由“星愿汇”团队及专业艺人产生,普通用户只有观看权限。上线三个月后,“星愿汇”获得20万用户,平台签约的艺人约为500人,每天直播的人数为80-100人,内容时长约几百小时。

IT思维
◆ 点开“星愿汇”,用户可观看专业艺人直播,内容为舞蹈、画画、表演等。

8月份,“星愿汇”获得SIG(海纳亚洲创投)融资。历经一年多摸索,这一步,朱达欣貌似走对了。

内容产业爆发前夜

朱达欣紧握着笔,笔头在稿纸上来回摩擦,留下的线条越来越多,轮廓出现,像是一幅视频产品原型图,类似腾讯微视。

2012年中,朱达欣辞去快播CEO,之后一年修身养性,用他的话说,就是什么都没干。“天天在家里研究美食。没有波折,特别平静。”

直到2013年底的一个晚上,朱拿起笔构思产品原型,内心有些不安,隐约有一种感觉,移动视频爆发的前夜就在今晚。

他已经打完腹稿。按照PC互联网的发展节奏,90年代末门户兴起,而后是社交(QQ)、游戏(巨人网络),游戏完了是电商(淘宝),电商之后是内容(音乐、视频)。

照此可对应移动互联网。2012年,微信火了。2013年,移动游戏热了,电商(O2O)也有了声响。“按照PC互联网的发展进度,接下来应该干什么?就该干内容!”

当时,已有的移动视频产品仅有微视。“快手、美拍、秒拍、小咖秀… …这些都是14年下半年才为人所知。”

深耕PC内容10年的朱达欣怎愿错失机会。2001年他加入腾讯,先后在销售、产品、渠道管理等岗位任职。2005年年底,他出任数字多媒体产品部总经理,负责QQ音乐和QQ Live。2011年6月他从腾讯离职,加盟快播任CEO,一年后的8月份离职。朱达欣的10年职业生涯,贯穿整个PC内容产业。

如今,他志在移动内容产业,但并不知道它的形态应该是什么。“不知道会做成什么样的产品、内容、形态。只觉得时间窗差不多,总该有一个团队在这里。不要等别人一窝蜂时,我才恍然大悟。”

3个月明星电商项目

摸索的时间长度,超乎朱达欣的想像。创业前一年里,他试过两种产品形态。回想起来时,他咧嘴一笑。“干得好像不咋样。”

2013年底,朱达欣创立星愿汇。这是一个明星周边产品电商,先放一些“假明星”(未入驻平台)上去,以此吸引用户。“我顺手做了一个商城,上面有唱片、票务,再把链接丢进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去推,看看效果怎么样,也看下团队的基础能力如何。”

朱达欣手里有许多唱片、票务资源。“在QQ音乐任职时,我认识一些知名唱片公司,如四大(华纳、环球、索尼、百代)。2010年前后,许多网络艺人出道,他们唱片公司老板,我基本也认识。”此外,星愿汇还接入了许多票务渠道,如大麦网。

这种形态持续了3个月。团队非常小,开发人员3-4个,另加一位产品经理,朱达欣自己兼着商务和其它所有杂事儿。

票卖得不错。“若有热门的演唱会,一个月能卖个小10万块钱。那三个月里,卖得最热门的是邓紫棋、王力宏、陈奕迅。利润高低不等,行规是10%。最低为2%-3%,比如邓紫棋这种,利润低又拿不到票。利润高的票达30%,但卖不出去。总体来说,扣去支付、物流等乱七八糟的费用后,利润基本不剩,只是走一个量。”

在朱达欣眼里,他正做的事儿并没参与内容产业,只是依附在内容产业之下。“做不成一个大平台,不会有议价能力。以票务为例,上游渠道愿给你多少票就是多少票,愿给你多少利润就是多少利润,不给你就没办法。除非你跟大麦网一样。”

项目在2014年春节后停止。“一共积累了1-2万注册用户,但日活跃用户很少,仅有几十个。平台提供的附加值不够,用户买完票就跑了。”

1年综艺节目制作

朱达欣想回归内容。春节前后,他先后拜访了近20位内容制作人,其中有些来自电视台栏目组,有些来自商业片公司。“交流过程中,遇见了我后来的合伙人小吴。”

小吴很能理解朱达欣的处境。“他原来是一个执行导演,给广东电视台做过节目,也拍过短片,还做过落地歌友会的执行。他对内容的制作流程非常清楚。”

二人聊的话题很多,如电影、电视综艺节目为什么会火,如果要做直播,它的移动形态应该是什么。聊完后,二人达成共识,转向综艺节目制作。

一个多月后,星愿汇Live APP开发完成。用户打开APP,就能观看正在直播的综艺节目。

去年4-5月份,朱达欣着手第一期节目制作。朱达欣选用了深圳本地的一个组合——七朵组合,6月28日,正是其两周年庆典日。“我与他们经纪人很熟,组合没出道之前我也认识,他们觉得这种形式很新鲜,想尝试一下。“

面临的问题很多。这是一个专业性质的节目,朱的团队只有7-8人,制作能力很弱。“需要一个演播厅,选主持人;很多环节需要筛选,如什么环节适合直播,什么不适合;事先得找一批群众演员,反复试演观看效果。”

一期下来,制作周期长达1个多月。“主要精力花在如何让他们适应直播形态,如现场制作人员、艺人等。直播时,你只有一次机会。‘这个镜头录得不好,重来’,不会有这种事情。艺人要有相应的表现力,不能冷场。”

花掉的费用为小10万元。最终,朱达欣把场地选在深圳的首映演播室,面积300多平方米,一个标准的电视节目制作演播厅。直播当日,观看的用户数大约300多人,其中有190人从第一分钟看到最后一分钟。

有了第一次经验后,朱达欣即刻启动第二期制作,制作周期被缩短为一周以内。节目名叫子曰三国,主角还是“七朵组合”。

整个流程是这样:一位艺人担任主持,由他来讲故事,编一些无厘头情节,让组合里的其他艺人去演,过程中,观众可以参与互动。“比如有环节叫我画你猜,艺人画粉丝猜,结局有胜有负,输掉一方就要献花(付费商品)。”

如此到2014年底,朱达欣一共制作了几十期综艺性直播节目。节目制作周期也缩短到了极限,四人一个栏目组,每两三天就能出一期节目。

但依旧无法量产,无法规模化,内容没有沉淀。“一共积累了2-3万用户,每期节目观众人数几百,直播完,我们把剪辑过的节目扔到优酷土豆、腾讯视频,多的播放量也能达几十万次,但都没有沉淀。用户看完就跑了,没有节目的时候不来,重播的时候也不来。留存很低,唤醒用户的成本很高。”

上线移动直播应用

以这种模式发展下去,最理想的情况就是能做成一个万合天宜(《万万没想到》的出品方)。“但去看了下万合天宜,编剧团队近100号人,大部分是临时工,但集合起来的智慧,却能生产出《万万没想到》这样的内容来。”

这种程度,朱达欣不太可能做到。“我们内容基因还是不够,团队和我这一年多学了很多,但比起专业公司还差得非常远。”

14年年底,深圳,朱达欣遇见了SIG合伙人闫丹。后者劝他不要再继续,尽快另谋出路,借鉴小咖秀、秒拍等。这已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类似的话,闫丹半年前还说过一次。

今年初,朱达欣无意发现了一则新闻,报道对象是美国移动直播视频应用Meercat。几乎是同时,某日,闫丹给朱达欣发来一条微信。

“你看过这个产品吗?”

“我看过”

“怎么样?”

“这个东西可以做,我也准备做。”

“如果你准备做,把模式想清楚后跟我谈谈,我给你投钱。”

朱达欣还是有些犹豫,一边开发的同时,一边问自己到底要不要做。到4-5月份时,Meercat火了,Twitter也推出了自己的直播应用——Periscope。等到6月,花椒直播上线,朱达欣才加快进度。

IT思维
◆ Periscope界面,其普通用户也可向其他人直播视音频。

大约1个月后(7月),新版星愿汇上线。这是一款移动直播应用,直播内容由星愿汇团队及专业主播产生,普通用户只有观看权限。

主播除了出道艺人外,还有许多来自艺人或演员公会、高校等。他们分为两种,一类是学生,一类是受过培训的艺人,已经出道或即将出道的也有。

他们抱着尝试、观望的心态入驻,表演画画、聊天、唱歌等。另外也有一些有创作能力的,他们会跑到室外,用移动网络进行实时互动直播的户外真人秀。

7月底,星愿汇一共筛选了100多人,留下20几人。朱达欣与他们签两类协议:1、职业化协议。他们愿意常态留下来,保证完成每月最低播出量,朱则会给出底薪,若获赠虚拟礼物还能拿到分成。2、非职业化协议。他们不希望被约束,可随意生产播出量。他们能够获得一次性稿酬,相当于杂志向特约作者约稿。

“这个速度还是慢,但我们不想做纯UGC(用户生成内容)。在PC时代,纯UGC长尾内容已被证明不太具备商业化价值。”

一场关键意义的选秀

8月份,南都娱乐周刊与湖南卫视正策划一场选秀节目——《奇妙的朋友之萌爱2016》,问朱达欣是否有兴趣。

朱当然有兴趣,但建议其考虑手机直播这种形态。“以前海选得天南海北到处跑,选手的时间金钱成本都很高。如果他们能直接安装星愿汇应用,在家里就能直播,播完评委通过APP打分,多好。他们同意了。”

合作启动。南都娱乐将报名选手资料交给朱达欣,后者一个一个去联系,确认其是否符合手机直播的环境,有没有4G网络等。

“我再给他们发直播权限,教他们怎么使用,手机应该怎么摆,室内灯光应该怎么设置,应该表演什么,面部应该有什么表情,跟观众和评委老师应该如何互动。”

单这项工作,朱达欣就花了3个星期。“不过,一旦专业内容生产者适应了这个形式,所能发挥出的生产力和创造力都超乎我们想象。这大大提升了整个平台生产内容的效率。“

8月中旬,选秀正式启动。高峰期间,星愿汇有20-30位选手同时直播,每个房间多的100多人,少的为20-30人,相当于同时有1000多人在线。全程下来(8月中旬-9月份),有十多万人下载APP观看了这场选秀直播。

选秀给朱达欣带来了许多惊喜。除了用户数量的净增,平台还诞生了一些超高人气选手,如申珊珊、潘静、马佳玉。

IT思维

◆ 超人气选手马佳玉

此时,朱达欣脑海的想法已经清晰,历经选秀活动后,又对之前的想法进行优化。“当我再去SIG办公室与他见面时,他比较认可。”8月份,星愿汇获得SIG投资。

上线3个月后,星愿汇平台上已签约的艺人约为500人,每天直播的人数为80-100人,内容时长约几百小时。“还不够大。我们还是希望在控制内容质量的前提下扩大规模。手机直播吸引眼球最直接的方式就是低俗内容,但这注定不持久,不是一个平台该做的事情。”

年底前,朱达欣想形成一个正向循环。“一方面积累优质的内容生产者,筛选的过程一直不停地在做。另一方面提供出口(内容推广和选秀机会),让他们更有积极性去留存和生产内容。”

朱达欣说,创业前1年多的时间没真正摸清门道。而现在的星愿汇,已经让他比较满意。“基于这个形态,我们可以去扩大规模、上量。人来了,内容来了,就要更多地露出,做更多的推广。”

看这里!求报道请加微信号wangfangnews;

文章原创,如需转载,请加微信号meera003;

铅笔道

铅笔道专注的是融资领域,报道已融完资的创业者。我们只关注方法论。我们不卖软文,不卖广告,不写黑文。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