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创业思维 | 融资900万元5个月覆盖全国8个城市,技术男跑去四线城市做跑腿服务

2015-10-20 21:55:59 0 创业思维 |

创业思维 | 融资900万元5个月覆盖全国8个城市,技术男跑去四线城市做跑腿服务
◆ 从左至右为快服务联合创始人庞志坤、创始人冯勇、联合创始人邓路。

文| 铅笔道 记者 汪澍琦 编辑| 薛婷

导读:

十一前一天,冯勇被问:“现在在做什么?”

“跑腿服务。”

“是吗?那我今天要当你两次客户。”

与其对话的是冯勇的前同事、百度一位产品经理,他老婆怀孕在家,早上想吃甜品店的蛋糕。“我7点要上班,那个店的蛋糕9点才能做出来。”老公很无奈,那个甜品店不上外卖平台,中午老婆想吃糖醋排骨,又不在配送范围内,只能自己开车去买。

“还没在北京开业务。”听完友人抱怨,冯笑着说。

冯勇的“快服务”跑腿业务最初只在四线城市开展。主要以微信公众号形式提供本地跑腿互助业务,用户属于花钱买时间:在微信上下单,也可以语音发布订单需求。平台上的跑腿员可根据位置抢单,也可由系统推荐接单。

目前,冯已经开通临汾、焦作、秦皇岛、运城、烟台、高碑店等8个城市。石家庄是第一个二线城市,起初的20个跑腿员均由冯亲自招聘,保证服务质量,代买代收类跑腿5分钟接单,30分钟送达。

今年6月底,该项目获得900万元人民币天使融资,其中李丰领投680万元。

注:冯勇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作背书。

聚焦跑腿互助业务

去年,O2O的大火烧的很猛。彼时的冯勇还在做“钱方”,主要为全国小微商户提供移动支付服务。它在全国200多个城市拥有几十万个合作商铺。而这些城市除了团购、外卖,其他O2O服务并不多。

年底冯在思考:线下资源是现成的,团队又具备技术背景(冯是前百度地图首任架构师),自己能做点什么?

冯最初的方向很大:做个一站式的开放商城,类似有赞,提供一套开放系统,周围商家入驻,平台提供送货上门。“小城市没有综合的商城,正逢微店盛行。”冯勇感觉有戏。

今年4月,冯在临汾做了一个月调研,感觉做不起来。“首先那些店铺要运营线上店,引流成本高,他们不乐意做。再者,有了流量后要转化,他们又缺少懂电商的运营人员。”

冯将业务聚焦再聚焦,跑腿业务或许能做。他发现,很多小店铺都有送货需求。“一般店主就一个人,他要出去送货的话只能关门,会经常需要叫跑腿公司。”以临汾这样的小城市为例,都有5、6家跑腿公司,规模都不大,5-10人居多。

冯掉转船头。他在微信上拉了200多个跑腿公司的人,天天跟他们聊,发现几点问题。

一,跑腿是个性化服务,你叫我干啥我就帮你干啥。不同于送外卖的,跑腿每单在10-15元,比送外卖要高2-3倍。

二,传统跑腿公司效率低。“通常都是兼职人员,有单了,老板就挨个电话联系跑腿员,谁有时间谁就去,需要反复确认。”

三,无法避免坏账。“曾有客户在网吧打游戏,让跑腿员帮他到肯德基买吃,说自己游戏点卡没了,让跑腿员帮他充一下,结果充完之后,客户的电话就再也打不通了。”冯说,跑腿代购基本都是代付,运气好的,公司与跑腿员共同承担损失。运气不好的,只能自认倒霉。

四,管理混乱。“一般跑腿公司都是土生意出身,谁接单了,电话沟通好,然后在本子上记录。月底再拿出本子,与跑腿员谈分成,经常会在单数上发生分歧。”

五、不少忠实个人用户长期使用跑腿服务。使用简单,服务速度快,成本可接受,说明未来C的跑腿互助市场潜力巨大。

“这些用互联网可以解决”,但到底要不要做,冯在犹豫。四月底,在跟峰瑞资本(Frees)李丰聊过之后,冯勇才下定决心。

听完冯的最初设想和后来方向后,李丰说,“干脆先别谈引流这件事了。核心还是以跑腿为主,一不用担心市场容量,二能做好服务品质和口碑。让别人使用一次后,确实觉得你比那种不正规跑腿公司做得好。”

不久,冯的项目“快服务”完成900万人民币天使融资,其中李丰领投680万元。

试点临汾

5月底,冯已上线初版微信产品,位置与百度地图打通,用户下单呼叫跑腿服务。下单后,跑腿费要先预付,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坏单率。代买费用可线上支付,也可现金支付。平台端,跑腿员可根据距离远近抢单,也可由系统指派。每个跑腿员的接单情况均在平台可见。

同时,他与一位此前熟识的临汾伙伴合作,一起招跑腿员。“人必须是自己的,才能保证服务质量。”很快,10位跑腿员就位,冯做了简单培训,为他们配置了统一的工服、工牌。

创业思维 | 融资900万元5个月覆盖全国8个城市,技术男跑去四线城市做跑腿服务
◆ “快服务”团队貌似只有3位女生

6月,冯推出免费跑腿。临汾不大,知名度很快起来,每天的订单达到200多。

某日,一个奇特的订单让冯发现有很多好玩的可以做。“一位海外用户,问每小时能做几单,收费多少?”冯顺口回答,一小时5单,每单6块。“那好,2小时我给你60块,你到xx公园盯着我女朋友,隔几分钟拍张照片给我。”

由此得到灵感。除了取送货、帮我买外,冯还添加了帮我办服务。“最奇葩的一单,客户让其帮忙取钱,最后没敢接单。”冯笑着说。

收费标准有两种:1、取送货、帮我买按出租车标注收费,起步价+距离。2、帮我办按小时收费,通常为代缴费、代挂号等。

随着订单增多,冯尝试向商家收费。“比如麦当劳、肯德基当地不提供外送,我每天有十几单时,他会给我一些优惠。”当地一些特色店,冯的跑腿员谈了一些“绿色通道”,按订单抽佣外,还享受免排队,优先打包服务等。“那几个跑腿员,天天去他店里买东西,他很乐意。”

冯打算将此模式复制。8月份,他将业务覆盖至6个城市,如焦作、秦皇岛、运城、烟台、阳泉等。与当地的跑腿公司或网络公司合作,冯只提供系统和技术支持,当地公司进行运营,订单很快扩展到了1000多单。

建立跑腿互助平台

9月初,六个城市订单量已有1000多单。冯勇在石家庄做起了第一个直营点。“选择一个二线城市,将服务规模化和个性化。”

二线城市市场变大,宣传难度也随之增加。冯从地推做起,分两块进行。

一块是商家。看得见的商家,冯带着人在石家庄二环内的商业街挨个扫。藏在楼里的微店,则通过微信搜索发现,去联系。“有没有跑腿需求,首单免费,先让大家体验起来。”

另一块,冯圈的是当地的年轻消费者。“网吧、KTV、夜店、酒店全部放上宣传单页。”

9月20日,“石家庄快服务”微信号正式上线,1个月,每日订单已有300多单,单价在20-30元。最初20个跑腿员,全是冯亲自招聘,不仅保证服务质量,更保证接单率。石家庄用户除了能在微信网页上下单,还能直接语音对话,类似Siri服务助手,由后台客服将语音转化为订单。由于直接管控,石家庄能做到下单后5分钟响应,3公里内的代买代收30分钟完成。

下一步,冯计划接入专业化服务商资源共享。每天蛋糕鲜花就有100多单,完全可以由出租车司机或冷链配送服务商完成,平台只要做好服务把控。

冯说这是他的机会。同城配送,太过标准化,有分拣中心、调度中心,速度太慢。用户要的是个性化的需求,想要就要、想送就送的服务。

等石家庄日订单达到1000单时,冯会考虑下一个城市。他非常关注冷启动时的响应率,纯粹C2C的跑腿服务,看起来热闹,但完成率不高。所以每启动一个城市,前期都要投入直营的跑腿人员,保证订单完成率,是一个很重的事情。

短时间内,冯并不打算开展北京市场。“相比北京,小城市提供服务的成本更低,跑腿员每月2000多工资就很满足。但小城市年轻人对跑腿业务的接受程度并不低。”目前,代买费用线上付费率已有10%,冯勇计划通过补贴尽快提升在线支付率。

自从做了跑腿业务,冯勇60%时间都在外地跑。写了十几年代码的他说,“在外面,每天干活到很晚,然后跟兄弟们出去喝酒。很享受这个过程。”

读完文章,求报道的创业者请加微信号980678705;
文章原创,如需转载,请加微信号meera003;

铅笔道

铅笔道专注的是融资领域,报道已融完资的创业者。我们只关注方法论。我们不卖软文,不卖广告,不写黑文。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