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坏领袖的13大特征

摘要:坏领袖有多坏?


我是世界上最好的坏领袖。

我不但熟知一切有关如何失败地领导的事物,而且我也花了很多时间和坏领袖在一起。

这是一个独特的机会来让你听听坏领袖的13大特性是什么。

我总是会看到这样的文章:“伟大领袖的10大特性”。

人们为什么会写这样的文章?难道他们也是伟大的领袖吗?

我不晓得。大多数的时候,他们看起来似乎不是。他们倒是写了很多有关领袖的文章。研究是一件事,写作是另一件事,但重复地实践,才是学习的途径。

那么,他们为什么会写这样的文章呢?

他们写这些文章,是为了获得知名度、为了得到咨询机会、为了当(其他领袖或首席执行官的)生活教练、为了得到演讲机会。

这个手法的确奏效,我知道。如果你写够了有关领导的文章的话,就会有人向你付钱,请你教他们如何当个领袖。试试看吧。

不过,我只能依照我所知道的事。我对好的领导略知一二。但好的领导非常难得。

好领袖屈指可数。拉里·佩奇(Larry Page)是个好领袖。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或许也是,但是我不肯定。

有时候,若要有所进步,就要避免“有所退步”。

那么,我们就来看看坏领袖的特性吧。

1. 不理解30/150法则

一个领袖必须遵循30/150法则,否则就会成为一个坏领袖。

这个法则奏效了20万年。如果一个法则奏效了两年,就要忽略它。如果它奏效了20万年,就要注意了。

人类组成部落已有20万年。每个部落有一个领袖,但是当部落人数太大(超过30人),一个领袖难以管理的时候,它就会分成两个部落。

七万年前,我们进化了,能够处理150人的部落。

到了一万年前,我们学会了如何处理150人以上的部落。但是,进化上这是很新颖的,所以我们总是会搞砸。

这三个类别(少过30人、少过150人、150人以上)中的坏领袖,即使不了解领导如何随着人口的大小而变化,也仍有机会证明自己的能力。

2. 少过30人:避免一对一的付出

如果你是少过30人的领袖,你必须清楚地知道你的组织所有30人(或以下)的难题。

你必须知道他们的技能、他们的强项、他们的弱点、他们想要有的强项、他们的梦想。

每个人都应该被分配一个任务。

那是他们的责任。坏领袖给人们许多任务,使得他们在各个任务的表现欠佳,而不是给他们一个特别的任务,让他们尽心努力。

IT思维

作者詹姆斯·阿图彻(James Altucher)。
照片由作者提供

我经营一家少过30人的公司的时候,就会随机选人跟随我参加会议。这样,他们就看得到公司对客户的影响。我的目的,就是让他们看见我作为领袖是有所限制的。因此,我要我的职员也当起领袖。

坏领袖会妒忌他们的下属,也从不聘请比他们聪明的人。这是坏领袖最常犯下的错误。

坏领袖不想别人超越他们。好领袖训练别人超越他们。

要亲密地了解所有30个人。认识他们的父母。认识他们的嗜好。帮助他们发展技能。让他们成功,并且超越你。

坏领袖会孤独而死,因为这30个人会逐一地离他而去。

3. 30到150人之间:如何搞砸它

当你的组织人数介于30到150之间,你没有可能认识所有的人。

因此,你要确保所有的人会谈论其他的人。我要能够问A某,和B某工作是怎样的,而且我要一个诚实的答案。

向你直接汇报的人,给为他们工作的人的付出,要比自己的收获还要多。

这就是领袖在组成团队与任务、试图启发人们为共同目标努力的时候,间接地认识所有150人的方法。

4. 缺乏愿景

人数超过150的时候,需要做的事就多了。

不过,领袖失败的首要事物,就是没有愿景。

什么是愿景?这个话题,或许能够写个上千本沉闷的书。我们暂且先不要去为它下定义。

但是,人数超过150的时候,你不可能认识组织里的所有人,甚至无法间接认识组织里的所有人。

因此,你可以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事实上是你唯一能做的一件事,就是以身作则。要表现出你们都有共同的故事、共同的愿景。

比方说,若是你的组织有五万人呢?或是像美国总统一样有三亿人呢?

你不可能通过和每个人对话、理解他们的难题来团结所有人。你不可能通过间接方式,为每个人定下责任、完成梦想。

你必须以一个故事团结所有的人。一个所有人相信的故事,并且会为之启发,愿意遵循的故事。

所以,如果你和我都相信洋基队,我们会更有可能彼此信任,多过于我喜欢的是洋基队,而你喜欢的是大都会队。

所有的故事:宗教、民族主义、政治、课题等等,在某个程度上都是为了找出以最坚强的联系,团结最多的人的方法而设计的。

因为我们还没那么拿手,这往往会沦为战争或领导欠佳,不然就是所有事物都只是消失在时间的熔炉当中。

蒂姆·库克(Tim Cook)成为苹果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的时候,人们都担心这个故事会产生变化。股票下跌了。

这个故事是什么?故事说的不是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获得的利润最多。一个故事很少会说有关钱的事(虽然钱本身或许是地球上最强的故事)。

这个故事就是,史蒂夫·乔布斯有着“科技加设计”的最伟大的组合。蒂姆·库克是否能延续这个故事?蒂姆·库克的领导是否能获得好评,取决于他是否能延续这个故事,或者他是否能改变这个故事。

其实,他两者都要做。因为如果他试图把自己变成史蒂夫·乔布斯,人们会问:“蒂姆·库克是不是史蒂夫·乔布斯较差的版本?”

IT思维

蒂姆·库克(Tim Cook)。
照片由Lucy Nicholson(路透社)提供

因此,这是一个微妙的平衡。他为了要吸引最好的职员、让顾客开心、让投资者开心、或许也让自己开心,就要每天去处理它。

这就是领导。

5. 持有一个坏的愿景

好,我们来进一步定义坏的愿景。好的愿景很难想出来,太罕见了。

不过,既然我认识那么多的坏领袖,我先说说坏愿景的一个例子。

我曾管理过至少两家总值超过十亿美元的公司。这两家公司的领导太烂了。

领导那么烂,怎么赚得十亿?很简单,任何人都做得到。我来告诉你如何办得到。

他们在股市上市,然后利用他们的股票收购其它公司。你如果收购许多小公司,你就忽然间变成了一家混乱的大公司。

你的唯一愿景就是:“我们收购了许多做同样生意的公司,现在就有了十亿美元的收入!”

你的愿景可能比此更糟。你的愿景可能是:“我们收购了许多公司,开除了所有的人力资源和会计的职员(因为我们拥有“协同”),现在我们就有了十亿美元的收入,利润也更高了!”

“协同”等于是“坏故事”。

所有曾经这么做的公司,都失败了。

有些公司这么做,差点失败了。举例说明,谷歌本来不可能失败,但是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当它的首席执行官的时候,他们一周会收购一家公司。

他们没有妥当地将这些公司融入谷歌,结果谷歌开始挣扎了。许多部门被关闭了。职员的士气降到了最低点,因为谷歌的愿景开始挣扎了。

拉里·佩奇接手之后,将整个故事改变了。他说:“谷歌在这四个领域中是世界第一的。”他关闭了所有不在这四个领域之内的业务。

所有留在这四个领域之内的人,现在可以说:“我们在这方面是世界第一的。”这让谷歌能够有“随时随地都查得到世界上所有信息”的愿景。它是世界史上第一个做得到的公司。

天啊,说真的,我宁愿是在谷歌工作。我有一次试着卖一家公司给他们的时候,这差一点就发生了。我爱上了他们的愿景,恨不得把自己完全地沉浸在它的愿景当中。我甚至要虔诚地跟随着它。

所有的宗教领袖就是那么做的。他们正是在说故事。以下是好故事的一些元素:

  • 我们在对抗一个恶势力。想想苹果公司在1984年对抗IBM的广告。想想佛如何反对种姓制度。想想华盛顿如何拒绝连任第三任总统,因为他不要总统职位变成君主政治。
  • 我们有一个别人没有的神秘事物——神灵、更好的设计哲学、更好的科技、等等。
  • 我们认为人们如果和我们工作、支持我们、加入我们,就会更快乐。苹果公司往往会有比其它类似产品质量低的产品。但是人们还是喜欢苹果公司的产品,因为它们的故事那么强。
  • 我们的领袖已经得到了领悟,或者克服了逆境。史蒂夫·乔布斯得离开公司十年,才能以英雄身份回来。佛需要出家七年,才能成道。曼德拉坐了数十年的监牢。
  • 我们团结比分开来得好。我们越大,就越能帮助加入我们的人。因此,当一家公司在收购许多小公司的时候,他们需要一个能够解释“越大越好”的愿景。比方说,我们能更快地帮助人,因为我们了解世界上每个城市的需求。
  • 社会里的证据。一个愿景,应该要有其它的故事蕴含在其中:你的愿景所帮到的人、那些生活有所改善的人、那些能够站出来说:“这改变了我的生命”的人。坏的企业领袖会这么做:买下所有的公司、开除所有多余的人、向股市虚报好的数据、然后把股票卖掉、股票下跌、公司瓦解。这种事,我见多了。

6. 坏领袖不要你联络你的妈妈

跟随好领袖的人,应该能够每天打电话给父母亲,说出这样的话:“我真高兴。你会想不到我今天做了什么事/学到了什么东西/遇见了什么人。”

7. 坏领袖会说客户、职员或分部的坏话

我曾有一次在一家公司演讲。看来这家公司的职员大多都讨厌他们的客户。

我很讶异。你怎么能讨厌你的客户?他们可是付钱给你们的人啊!他们就是你来上班的原因。

如果你讨厌你的客户的故事,你又怎么能帮助他们实现他们的梦想?

领导不是为了实现你的梦想,而是为了帮助别人实现他们的梦想。

这不是职员的错。所有的问题,都来自领袖。 如果领袖不爱客户或分部,那么,领袖的下属,以及他们的下属,都也不会这么做。

涓滴模式的领导,才是唯一的领导。

8. 坏领袖不希望你超越他们

我在生命中有四位导师。

我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呢?

意思是,我要像他们一样。我要我生命中走的路就像他们的一样。我要效仿他们的行为,并且学习他们的知识,让我可以像他们一样成功。

我的教师远远超过四位。但是导师,或许只有这四位。

不过,这四位导师,每一个人都要我失败。这就是坏导师。

我从他们身上尽可能地学习。他们要我做的事,我也做了。我曾帮助他们每一个人得到持续的成功。

但是,当我想要自己出外闯一闯、学习更多、开始自己的生意和方向的时候,他们生气了。他们都试图阻止我,现在他们没有一个再和我说话了。

其中两位甚至积极地进行破坏,纵然我除了帮助他们之外,什么也没做。情况比这更糟,但是我不要说任何人的坏话。我很清楚当中的风险,但是我是自愿这么做的。

一个好领袖会帮助周围的人超越自己。一个很好的例子,是斯坦福大学教授拉杰夫·莫特瓦尼(Rajeev Motwani)。

什么?他是谁?

他就是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的顾问。他不但没有尝试将布林关在笼子里,还将笼子打开,让布林飞出去,和同是研究生的拉里·佩奇创立了谷歌。莫特瓦尼因此成为了亿万富翁。

IT思维

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
照片由Steve Jennings(Getty Images)提供

领导问的不是:“我可以变得有多好?我可以走得多远?”

领导问的是:“我周围的人可以走得多远?”

人们总是会说史蒂夫·乔布斯的坏话,这是因为媒体不公平地描写他。不过,如果史蒂夫·乔布斯真的是那么坏的人,那他不可能会成为那么伟大的领袖。

蒂姆·库克、乔尼斯伊夫(Jony Ive)、皮克斯(Pixar)的约翰·拉塞特(John Lasseter)、迪斯尼的首席执行官鲍勃·伊格尔(Bob Iger)、开发iPod,并且以32亿美元将Nest卖给谷歌的托尼·法戴尔 (Tony Fadell)、还有许多人,他们的成功、创意、创意的分销、自由、福利,在很大的程度上要归功于史蒂夫·乔布斯曾教导过他们,或者因为他作出领导上的决定而使他们受益。

这些人都会自我激励,因此才会有史蒂夫·乔布斯这样的导师。

但是,有了自我激励,加上史蒂夫·乔布斯的领导能力,就会有很大的成功。

谷歌也因为有了拉里·佩奇的领导能力而得到一样的成就。

推特、脸书、AOL和雅虎的首席执行官或首席运营官,都曾一度以拉里·佩奇为导师,现在本身都是很成功的领袖和导师。

9. 坏领袖不熟悉他们的数字

我认罪了。我经营公司的时候,花了好久的时间,才知道我需要晓得的数字。

例如,你经营公司的时候,你不单是要知道你的收入和盈利,但是你也要知道每位职员、每位客户、每平方尺等等的平均收入和盈利。

不管你是公司、聚会群组、国家、任何组织的领袖,以上所说的也适用。

要测定成功,必须知道什么样的指标?

比方说,如果你是一班学生的教师,就要列出你希望你的学生在下课之前能够做到的事。

不是每个人会做得到。那没关系。

把每一位学生列下来。在每一位学生的名字旁边,列下你希望他做到的事。在课堂开始的时候,为每一位学生的每一个项目,从1到10打分。

将每一位学生的数字加起来,这就是他开始时的总分。

课堂结束的时候,这个数字应该更高。这可能意味着只有一位学生取得大大的成功。那没关系。你就是一个好领袖。

如果你苦于想出适合的指标,就利用这几个:能力、人际关系、自立。

要帮助每一个人在这三个指标中取得进步。

顺便一提,有指标是非常重要的。我最近访问过一家公司,发现他们对客户持有坏的愿景。可是,坏愿景,总比无愿景来得好。

10. 坏领袖不会除去坏的人

我曾在一家领袖领导能力差的公司工作过。他将自己的领导归功于公司最大的股东。

问题是:公司最大的股东腐败得很可怕。好领袖应该和那位大股东脱离关系,并以自己的领导为基础,建立自己的愿景。

他反而深陷在大股东的财务困难当中,无法团结他属下的部门,也不能有效地指导直接为他效命的人。

他接过首席执行官的一年之后,公司就解散了。

不管情况如何,坏领导可能导致近乎瞬间的倒闭。2008年贝尔斯登(Bear Stearns)和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的倒闭,都是很好的例子。

当贝尔斯登的股价在一周之内从80美元跌至2美元的时候,它的首席执行官正在参与一个桥牌比赛。桥牌是一种纸牌游戏。

他在玩牌的时候,数千名职员丢了工作。贝尔斯登的倒台,引发了骨牌效应,最终导致许多银行和保险公司在接下来的十个月,必须接受几兆美元的救助。

最终,将他立为贝尔斯登领袖的人,早就应该将他除去,或者认出自己的性格缺陷。

这就是问题所在,我在下一个重点中,将会讨论这一点。

11. 坏领袖往往会有巨大的魅力

一个坏领袖,怎么会攀到一个领导职位?

很简单。他们有的是魅力。他们非常地聪明,知道如何引诱他们所面对的领袖。

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电影制作现场。导演就是领袖。

但是他有一个很大的难题。演员会被聘请,是因为他们有巨大的魅力。全世界的人都爱上他们。

因此,他们有要求的时候,要拒绝他们,非常地难。一位好导演必须避免屈服于他所领导的人的魅力,并且要继续专注于愿景上。

以贝尔斯登为例,原来的领袖艾伦·格林伯格(Alan Greenberg)和新来的人见面的时候,就被陶醉了。

那位新来的人,就是吉姆·凯恩(Jim Cayne)。他是一名专业桥牌手。事实上,他技止此耳。要打好桥牌(打好任何专业比赛也一样),你就需要多年的学习,你必须能够看透别人,你必须熟悉数字,也要能够迅速地在心中盘算许多种情况。

艾伦·格林伯格也喜爱桥牌。但是他的技术没那么好。因此,吉姆·凯恩就用桥牌迷住了他。

许多好的领袖,也是成功的玩家。其中包括了比尔·盖茨( Bill Gates)(桥牌)、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桥牌)、 彼得·泰尔(Peter Thiel)(西洋棋),还有许多人。吉姆·凯恩能够利用这个本领,从中获利。

IT思维

比尔·盖茨( Bill Gates)。他也善于打桥牌。
照片由比尔·盖茨基金会提供

艾伦·格林伯格有志成为桥牌玩家。他和吉姆·凯恩见面的时候,问了他:“你有多厉害?”吉姆说:“你就算和我打上100年,也不能打败我。”

凯恩的成功之路,以及整个美国经济的崩盘,就此开始了。

12. 坏领袖会抽可卡因

我不是说真的抽毒品,但是他们果真抽可卡因的话,应该也得不到真正的领导职位。

人们会有认知偏误,使他们无法看见自己的缺点。他们花了那么多时间、精力、金钱创造他们的愿景,结果产生了“投资偏误”,防止自己心想:“我可能错了。”

坏领袖不会承认自己的过错,甚至不会去想它。他们因为有了这种认知偏误,所以想起这些过错,对他来说太痛苦了。

有一次,我和朋友同时各开了一家公司。我立即知道他的公司问题大了,但是,可能因为我当朋友不够好,我就没有告诉他,他的点子很糟。

我反而会质问他:用户是谁?顾客是谁?你如何赚钱?

我要通过我的问题,让他自己意识到他的点子很糟。

但是,我因为问了这些问题,使得我觉醒了。我每天会问自己有关公司的同样问题。我每天会联络我的合伙人,问他们:“我是不是在抽可卡因?”我就会和他们讨论这些问题。

这个过程,促使我每天得计划新的特点,帮助我为顾客提供更好的服务。

我创立公司的8个月之后,以一千万美元将公司卖掉。

我朋友的公司在9年后的今天,依然在挣扎。它的收入是零。

你必须客观地向自己的组织进行尽职调查,如同自己是外人一样。要预先认出所有成功的指标。要决定这些是不是正确的指标。

你必须假设自己在抽可卡因,因为你很多时候就是在这么做。这是没办法的,因为人非圣贤。所以,要向组织里的其他人、客户、组织外的人寻求帮助。

他们也不可能总是会对的。有时候,他们会为了避免伤害你的梦想而对你说谎,就像我对我的朋友一样。

最终能够阻止你抽可卡因的人,就是你自己。很多时候,这就是让好领袖从坏领袖中突出的关键。

13. 坏领袖曾经是坏雇主

领导,早在你升到组织或社群的高层之前,就已经开始了。

你在事业的任何一个阶层的时候,不是恒温器,就是温度计(这个比喻是Jim Kwik告诉我的,特此向他致敬)。

你不是设下你周围的人的温度,帮助他们实现他们的目标和梦想,就是单单照着吩咐去做,做个跟随者,永不激励别人。

你要如何成为恒温器呢?

  • 每天都要在身体、情绪、心理、心灵的健康上进步1%。这1%的复利将会非常迅速地累积。
  • 每天都要做一些事,来帮助你周围的人达到更高的能力、更好的人际关系、在选择上有更多的自由。
  • 帮助别人,然后充分地肯定他们,而且要重复地做。不管对方是老板、同事、朋友、家人、任何人,都要这么做。

坏雇主和坏领袖,反而会背道而驰。领导从底层开始,做出这三样事,然后往高层升上去。

领导是个模糊的术语。有时候,老板不是领袖。有时候,国王是被宫廷统治。有时候,艺人是被与她随行的领袖支持、驱策。

途中还有许多的陷阱。你爬得越高,被自我、金钱、坏愿景、诱惑绊倒的机会越大。

还有那种“我成功了!”的感觉,尽管前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放弃是多么地容易。

因此,我从不相信那些讨论“如何成为好领袖”的文章。

因为我知道,我这20年来,都曾经屈服于以上所有的陷阱。如果我能试着避开它们(或者不那么经常地犯下它们),或许有一天,我可以成为一个像样的领袖。

什么的领袖?就是自己的领袖。

(作者:搬那度)


版权声明

转载请注明出处及文章作者。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