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Google 遭遇了史上最大的「文化冲击波」,大家究竟在争论什么?

2017-08-15 14:46:07 0 思维精读 | , ,

文/宋德 极客公园

上 Twitter 看一看,上个礼拜被骂得最惨的除了特朗普就是 Google 的官方账号了。有人把 Google 改成了 Goolag,与著名的前苏联政治劳改营古拉格同音,还有人出于某些不知名的原因,给镰刀和锤子配上了 Google logo 的颜色。

一家宣扬「不作恶」的科技公司为什么会遭到这样的待遇呢?你可能已经有一些头绪了。在上上周五,一份名为《Google 的意识形态回音室》的 Google 内部「宣言」引起了轩然大波,事件持续发酵,渐渐从 Google 内部延展到了硅谷甚至整个美国,各家媒体、相关领域的专家以及该「宣言」的作者不断发声,俨然成为了上周科技圈最热门的话题。

一开始,我们并没有太过关心这个话题较为敏感的事件,但随着它逐渐发酵,规模不断扩大化,我们意识到它已经不再是一场简单的科学辩论,而是演变成了一次对 Google 乃至整个硅谷的「文化冲击波」。于是,我们整理并还原了这次事件的始末,整理过程中我们发现,在这场「文化冲击波」的背后,无论是作为「宣言」作者的主人公还是围观的各家媒体,都有着极强的表达欲望。

《Google 的意识形态回音室》

首先我们就来看一下这篇被诸多媒体误读、引发广泛争议的文章到底说了些什么。因为国内已经有媒体提供了这份「宣言」的完全译文,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检索,我们在这里就不再重复了,以下我们主要对文章的主要观点及争议重点进行阐述。

首先,什么是「意识形态回音室」

要解释这个就必须提到一个概念——「回音室效应」。它指的是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里,一些意见相近的声音不断重复,并以夸张或其他扭曲形式重复,令到处于相对封闭环境中的大多数人认为这些扭曲的故事就是事实的全部。在这篇文章里,作者认为 Google 有意避开涉及「反政治正确」的讨论,从而造成了公司内部文化环境越来越左倾。

接下来我们来看一看在「宣言」的开头,作者对自己的观点做出的总结:

1. Google 的政治偏见已经将心理安全与不能被冒犯划上了等号,但羞耻到不敢表达也是心理安全的对立面。

2. 这种沉默造成了一个意识形态的回音室,在这里一些想法已经神圣到了不能被诚实讨论的地步。

3. 这种讨论的缺乏滋生了造成这种意识形态最极端也最极权的元素:

极端:所有出现的差异都是源于压迫;极权:我们应该区别对待以纠正这种压迫。

4. 男女性别特征上的差异从某些方面可以解释为什么在科技行业和领导层并不存在 50% 的女性代表。

5. 区别对待以达到平等代表权的做法是不公平的、有争议的、且对商业不利的。

其中关于第四点的争议最大,即在生理层面上,宏观来看女性是否在科技行业和领导层相较男性存在一些劣势。

作者首先提到了男女性格特征上的差异,他认为女性普遍更倾向于感情和美学上的表达,而不是想法上;女性比男性更具亲和性,更倾向于集群讨论而不是独断,这是「一般」女性在领导力方面较弱于男性的原因。再者,女性的神经更加敏感,体现为更容易焦虑以及压力耐受性较低。作者拿研究举例说明随着社会现代化发展,男女之间的差异会越来越大,因此「我们应该停止将性别差异视作性别歧视主义」。

其次,男性对社会地位的追求更具动力。作者指出在生活和工作的平衡上女性往往更加倾向于生活,而男性则可能会全身心投入工作而放弃生活。另外男性在追求高薪的时候甚至会选择矿工、垃圾收集工和救火员等危险工作,另外男性在工伤死亡事件中占比 93%。

以上是这篇「宣言」中重点提及男女性别差异部分的总结,在仔细研读全文之后,我们发现,在作者看来,从生物学角度分析只是这篇「宣言」很小的一个部分,而他的侧重点也在于 Google 在意识形态上出现回音室效应的问题,另外,作者通篇都在强调这些调查研究只针对宏观的男性和女性,并不针对个人:「很多差异区别非常小,男女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重叠,所以鉴于人口水平分布,这对于个例来说并不能说明什么。」

(原文插图:男女性别整体存在重叠)

作者明确指出,人口存在着明显的重叠问题,所以将文章中提到的平均水平假设为典型是不对的,作者本人也不赞成这种说法。

高管对事件匆忙回应

这篇文章在上上周末引发了 Google 内部的热议,甚至吸引了公司高管们的注意,当时公司新来的「多元化、诚信和监管副总裁」Danielle Brown 才刚刚上任几周,她对这篇「宣言」做出了第一时间的回应。

在作为回应的内部信中,Danielle 表示,这篇文章助长了「对性别的错误假设」,「我不会在这里贴出那篇文章的链接,因为其观点并不是我以及这家公司所赞同、提倡或者鼓励的」,她如是写道。她认为 Google 作为硅谷前沿的科技大公司,在员工多元化和包容性的问题上立场明确,Google 最先使用员工人口统计的方式来体现其多元化特征,而这样强硬的立场相应地也会带来强烈的反应。「改变一种文化是非常困难的,同时也会让人感到不适,但我坚信 Google 在做的是一件正确的事,这也是我接手这份工作的原因」。

同时,Danielle 还贴出了「宣言」作者 James Damore 的直属上司,同样是公司副总裁的 Ari Balogh 对此事的回应,Ari 表示质疑和表达不同的观点是 Google 重要的公司文化,但在这样做的过程中,「我们不能允许刻板印象和有害的假设在其中作祟。」

但 Danielle 的站内信被曝光后,很快就有诸多网友表示不满,他们甚至去 Danielle 的推特底下留言进行人身攻击,批评她无视言论自由、「伪善」,甚至说她是「纳粹警察」,逼得她锁定了自己的推特账号。

DB锁定推特.jpg

此时正在度假的公司 CEO Sundar Pichai 也了解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他提早结束了假期,回到 Google 处理这件事。8 月 7 日周一,媒体得到消息称 Pichai 亲自解雇了「宣言」作者 James Damore。

「说我们的一些同事在生理上就不适合现在的工作,这样的说法是无礼且不可取的。它违反了我们的基本价值观和行为准则,我们希望『每位 Google 员工尽其所能去创造一个没有骚扰、恐吓、偏见和非法其实的公司文化』。」Pichai 在给全体员工的信中如此写道。

(Google CEO Sundar Pichai;图源:Wired)

这下互联网彻底炸了锅,很多网友认为 Pichai 代表的 Google 管理层对这件事的处理太过武断,尤其对「宣言」的「科学讨论」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匆忙解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恰恰体现了 Google 内部「言论不自由」的情况,由此,原本比较单纯的生物学讨论彻底变成了 Google 公司政治倾向的问题,言辞过激的网友也把矛头都对准了 Google,这才出现了开篇提到的情况。

员工表态受牵连

除了管理层以外,Google 员工对此事的表态也成为一个引发外界热议的话题。

企业匿名社交应用 Blind 发起了一个投票,调查硅谷科技公司的员工对文章作者 James Damore 被辞退的看法。两天之内有 4000 多名硅谷员工进行了投票,其中包括 441 名 Google 员工。

根据投票结果,这 441 名 Google 员工中有 56% 的人认为公司不应该辞退 James Damore。56%,刚过半数,也就是说 Google 内部对这件事的看法也存在着非常大的分歧,在这家文化环境一向年轻宽容的公司内部,这样意见分裂的情况也许是第一次出现。

8 月 10 日,就在 Google 全体员工大会即将举办前的几分钟,Sundar Pichai 紧急叫停了这次本该讨论该事件的会议,据 Pichai 所说,已经有部分员工在网络上受到了政见不同者的骚扰与威胁,为了保护公司的员工,管理层决定取消这次大会。「我们本希望今天能够坦率并公开地讨论(这件事),但我们准备的讨论问题在今天中午泄露到了外界,我们的员工也因此在某些网站上被针对性地点名,Googler 们表达了他们对自身安全的不安,担心自己会因为在会议上提问而被挂到网上。」

由此,Google 到现在都没有公开地讨论过这件事,也没有给出足以满足公众的解释,唯一对外的消息是 Google 的官方推特于上周二发布的 Sundar Pichai 给全体员工的内部信,在那条推文底下,以骂声为主的留言转发异常活跃。

关于文章本身的讨论

起初,外界出现了不少针对《Google 的意识形态回音室》文章本身的讨论,其中最具影响力的是 YouTube CEO Susan Wojcicki 发表在《财富》杂志上的文章,她在开篇就甩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昨天读完新闻以后,我的女儿问了我一个问题。『妈妈,真的是因为生物学的原因所以科技行业和领导层的女性比较少吗?』」

按照 Damore 的观点,Google 在招聘的时候存在着为了政治正确性的多元化而偏向于提高公司多元化水平的待选员工,这对所有人都是不公平的。而 Susan 认为,Damore 这么说伤害了正在 Google 内部工作的女性,她们正在遭受外界对她们能力的质疑。

同时 Susan 表示,Damore 的确有权发表意见,但当他行使权利时给公司带来了敌对的工作环境,Google 也有权对此采取行动。

另外,Susan 提到如果将文章中的女性替换成黑人、同性恋等其他群体,同样从生物学角度来解释他们的劣势,外界又会怎么看呢?对于这个问题 Damore 在接受彭博社 TV 的采访时表示,这种说法是在强行把他归类到种族歧视、性别歧视的范畴。

除了 Susan 以外,还有一些从事科技行业的女性站出来发声,比如外媒 Vox 就刊登了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系讲师 Cynthia Lee 的文章,对 Damore 的文章做出了反驳。

而也有曾在 Google 管理过 20 人软件团队的女性在 Medium 发文表示赞同 Damore 的观点,Google 强行的多元化政策令人作呕。

当然,还有一些文章从科学的角度反驳 Damore,另外一些从科学的角度为 Damore 的观点提供了佐证,著名进化心理学家 Geoffrey Miller 就表示,「我认为这篇文章中大部分建立在历史经验上的说法,从科学的角度来看也都是准确无误的。」

但也有不少科学家表示男女生理上的差异会不会导致女性在 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方面弱与男性这个问题至今仍然没有确定的答案,争执双方各执己见,目前学术界对这个问题也不统一。

虽然 Damore 的生物学硕士学位给了他不少在生物科学上的发言权,但一位前 Google 员工 Yonatan Zunger 就在 Medium 的专栏上表示 Damore 根本不懂软件工程,「本质上,软件工程需要与客户和同事合作、协作,并怀有同理心。」Yonatan 强调说。

舆论渐渐跑偏

然而,随着 Damore 被解雇,外界的讨论声也发生了一些变化。Damore 在被迫离开了 Google 之后,被媒体和大众拥护起来,他开通了网站和推特,上了彭博社的电视节目,和 YouTube 网红做了一个小时的视频对谈,甚至,《华尔街日报》还给了他直接刊登文章的机会。

(截止至发稿,James Damore 已经在推特上收获了近 7 万粉丝)

在这篇题为《我为什么被 Google 解雇了》的文章里,他认为正是意识形态回音室导致 Google 无法忍受他有关男女性别差异的讨论,「Google 是一个尤其严重的回音室,因为它位于硅谷的中心,是员工生活的地方……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在 Google 的工作是我们最重要的标签,这几乎像是一个有着领导者和圣徒的邪教,所有人都对其标榜的神圣宣言『不作恶』笃信不疑。

(James Damore 身穿 Goolag  T 恤;图源:WSJ)

这篇文章在《华尔街日报》的官网上收获了近 4000 条留言,大多数网友都对 Damore 表示了支持,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网友也许并不是在支持 Damore,很多人指出他们并不赞同 Damore 关于性别差异的观点,但他们非常反对 Google 过早解雇 Damore 的事实,在网友们看来,这是对言论自由的限制。

(James Damore 在 YouTube 网红的视频节目上,目前该视频观看量已经超过了 55 万次)

《纽约时报》著名专栏作家 David Brooks 就发表了一篇名为《Sundar Pichai 应该辞任 Google CEO》的文章,文章中他表示这场 Google 多元文化的闹剧中有着不少跳梁小丑般的表演,但他认为「表现最差的是 CEO Sundar Pichai」。文章指出,在处理这次事件时,Sundar Pichai「本可以着重于宏观性别研究与独立个人的经验之间的关系,或者为言论自由发声,但他选择了加入暴徒并解雇了作者」。

文章认为 Pichai 的声明是对那篇文章的公然曲解,Damore 并没有表达任何对 Google 同事们的意见,而直接把他开除体现了 Pichai 作为 CEO 的能力有一定的问题,或者他「压根不敢直面暴徒」。

「有些人不顾一切地拥抱道德上的绝对主义,以此来稳住自己的阵脚,当肃清了一个侵犯自己神圣禁忌的恶人时,他们会感到一种少有且宽慰人心的道德可靠感。」David Brooks 如此写道。

可以看到,也许是出于对生物科学和软件工程的不了解以及讨论无法得出结果的原因,关于这场风波最多的讨论集中在了 Google 是否在限制员工谈论男女性别差异的问题。

Google 的政治正确 

Google 内部当然是存在着政治正确因素的,据科技媒体 Recode 报道,Pichai 为首的 Google 管理层在是否要解雇 Damore 的问题上出现了较为严重的分歧,但出于对公司文化和部分女性员工抗议的照顾与回应,最后 Pichai 还是做出了现在的决定。

那么 Google 是不是在禁止员工谈论违背政治正确的话题呢?讨论男女性别差异就等同于是在歧视女性吗?

不管外界如何揣测 James Damore 在「宣言」中的语气的冷静与措辞的小心翼翼,这篇「宣言」的的确确点名了自己的立场:只讨论宏观上的性别差异,而不考虑单独的个体。

值得注意的是,能够进入 Google 工作的女性,算得上「普通」吗?毫无疑问,能够进入 Google 工作,绝对是程序员中的翘楚,能力早已受到了肯定,那么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女性员工对这份「宣言」愤慨不已呢?

「宣言」的观点是 Google 在招聘时会刻意地为了平均男女比例而给女性更多的机会,如此一来一些能力不俗的男性应聘者被迫落榜,实际上对这些男性来说是不公平的。新上任的副总裁 Danielle 之前在英特尔主持多元化工作时也采用了类似的办法,这也是她在推特上被围攻的原因之一。

硅谷的国会议员 Rep. Ro Khanna 也在事发之后对 Google 的招聘过程不透明表示了指责,他在 Medium 上发表了《我们应该努力建设一个机会平等的硅谷》的文章,开头就指出 Damore 的文章「令人震惊且性别歧视」。「作为一家有着移民创始人、移民的 CEO 和许多优秀的女性领导的公司,Google 应该努力为工作场合的多元化制定行业标准。」

可以看到,国会议员的观点是十分鲜明的,而 Google 的压力不仅仅来自于社会,还来自于美国政府,当一家企业发展到 Google 这样的规模,它必须考虑到自己的一言一行带来的社会影响,并相应地做出价值判断。

我们相信,Google 仍然秉承着自己「不作恶」的理念,而在这件事中,Google 选择了避而不谈,任凭外界群众的恶意攻击和右派媒体的疯狂炒作——在风波渐渐平息之后,一种观点认为,这次事件真正的受益者其实是提倡「反政治正确」的美国右翼媒体们,他们拿 James Damore 作为人肉盾牌,对硅谷的政治正确风一阵狂轰滥炸,企图掀起一波对 Google、对硅谷乃至整个美国的「文化冲击波」。

而我们的主人翁 James Damore 在这场革命中从来都不是什么所谓的英雄,单纯又耿直的他冒着被解雇的风险用不够成熟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却不幸戳中了美国政治的敏感点,从而被推向了风口浪尖。

这些频频出稿的媒体们从来都没有在乎过 Damore 的个人利益,到最后,最大的受害者也正是傻傻地笃信自由的 James Damore 本人,误把个人的不满表达成了对制度的挑战,被政治立场鲜明的媒体们拎出来站了一圈台之后,他再也不能回到自己深爱的 Google 了。


头图来源:Reuters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