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接芋侠”孙宏斌

文丨何伊凡

来源丨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七月,财经新闻版面有一半留给了孙宏斌。他不是接盘侠,不是抄底侠,不是白衣骑士,不是收割机,而是“接芋侠”——从绿城到佳兆业、联想地产,金科、链家、乐视网、万达酒店,专接“烫手山芋”。

所谓“烫手”,并非指的是所接的资产,而是指与他交易的公司,多半陷入不同程度的危机,或者是传言中危机。

“烫手”另一层含义是:与他交易的企业家也大半风格强悍,衔枚疾行,资产中可能有隐藏风险,而留下的团队则有鲜明的固有文化烙印。

这次与万达的交易中,双方同意交割后文旅项目维持“四个不变”:

1.品牌不变,项目持有物业仍使用“万达文化旅游城”品牌;

2.规划内容不变,项目仍按照政府批准的规划、内容进行开发建设;

3.项目建设不变,项目持有物业的设计、建造、质量,仍由万达实施管控。

4.运营管理不变,项目运营管理仍由万达公司负责。

王健林与孙宏斌

“变与不变”这种事,别太当真。与绿城和乐视的交易,孙宏斌都曾表示要站在幕后,很快就介入到台前。动辄上百亿买的东西,自己怎么可能不走心?

所谓“万达出售资产是为了去地产化,已经到了可以通过输出IP的时刻”,这句话听听也就算了,出售的十三个文旅项目,王健林可是在去年言之凿凿要靠它们挑战迪斯尼的。为此他一共计划投资5000多亿,“要让迪士尼中国在未来10-20年都无法盈利”。

融创2016年年报显示,融创净负债率由2015年底的75.9%上升到了121.5%,提高45.6个百分点。另外,融创2016年还发行了100亿元永续债。若把永续债归至债务栏目下,有券商估算融创的净负债率将高达208%。2017年以来,招商国际、中银国际、SWS等券商先后给予融创“卖出”评级。

这样一家公司来帮别人降低负债率,别逗了,都是意淫。

孙宏斌曾经说过一句话:这么多年,融创最大的优势是投资能力,没在融资下功夫。融资能力,有银行投行帮你,投资能力却没人帮你。

贾跃亭与孙宏斌

近几年来他“买买买”,兼并收购扩张,是业绩高增长主要助力。2010年赴港上市之初,公司全年销售额仅有83.34亿元,但到2016年底,这一数据变为1506亿元,6年间暴涨17倍。

在其上市之初,融创项目还主要分布在京津渝沪杭苏6个城市。当被问及“您只有盾没有矛?”时,孙宏斌回答:“矛还用说,全天下都知道我只会使矛。”

他是当今商界第一矛手。

13年前,有一场有趣的对话。

那一年八月,他还是顺驰创始人,兴冲冲跑到博鳌参加地产论坛。

当天晚上,地产大腕之间的对话主题是“大家感到最难受的是什么”,他第一个老老实实的回答:感到难受的还是钱。然后,他就受到了围剿。

论坛主持人、首创置业董事长刘晓光发问咄咄逼人,万科董事长王石当面嘲讽,华远总裁任志强指桑骂槐的提出关于风险的警告,富力老总李思廉绵里藏针的攻击,让孙宏斌一脸错愕。

2001年顺驰销售额只有1个亿,2002年增长到16个亿,2003年增长到40个亿。2004年,孙宏斌提出销售目标100亿。

2004年底顺驰以95亿元销售额超越万科摘取地产业之冠,然而销售回款乏力,资金链绷紧。

最终,又遇到宏观调控的致命一击。2006年,最惨时,孙宏斌连自己的财产都垫上了,其中一张信用卡仅胜了两位数,这一年9月,公司卖给了香港路劲基建公司。

故事讲到这里,就不得不佩服孙宏斌,他确实是中国企业家中最具韧劲的人,他最大的优点就是做打不死的小强。

最大的缺点是总绕不开绊倒他的第一块石头。

四年后,他带着融创又上市了。

在另一篇写王石的文章中(《王与石》),我们曾说名字是人生的第一份礼物。孙宏斌也把公司的名字当成自己的另一份礼物。

上次公司叫“顺驰”,就像他的性格一样的,一万年太短,只争朝夕,希望能顺利的奔驰。

现在叫“融创”,一方面可能希望融资能力更强(融创依然走“高杠杆、高负债、高周转”的三高道路,需要强大的融资能力支撑),另一方面或许希望能在与这个世界的一次次战斗中,变得更圆融。

这次名字能给他带来好运气吗?

孙宏斌执掌的融创中国重大收购一览:

盒饭财经

盒饭财经,与中国最具实战经验的企业家一起,专注“商业决策者的十万个怎么办”。今日排行榜签约自媒体。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