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网约车新政是对 C2C 模式的暴击?

围绕专车政策的博弈暂时划上了一个休止符,继交通部《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颁布实施之后,一直停留在征求意见稿阶段的北上广深网约车细则也于12月21日下午公布实施。

截至目前,至少有北京、上海、广州、杭州、厦门、成都、宁波、台州、嘉兴等10余个城市已正式出台了网约车细则。

对B2C网约车平台来说,这或许只是一个中场转身,而对C2C网约车平台来说,不啻为打在其命根子上的一记重击

综合来看,此次北京、上海两地发布实施的网约车细则,与之前征求意见稿相比,并无太大改变,除车辆轴距、排量等门槛有所降低外,本地户籍本地本地牌照这一点均保持不变。其中,北京自细则发布之日起,给予网约车平台、司机及车辆五个月过渡期,而上海则从颁布之日起正式实施,不设缓冲期。同时,上海市整治非法客运联席办将牵头在全市范围内开展网约车专项联合整治行动,采用现场检查等方式,着力清除上海市交通重点区域网约车非法客运活动,对查实的网约车当事人违法犯罪行为依法予以治安或刑事处罚;加强平台监管,对网络平台公司为不具备营运资格的驾驶员或车辆提供召车信息服务等违法行为予以处罚。

此次新政调整之后,各地对网约车车辆略有放松,但在司机方面则整体从严,网约车整体标准接近但略高于传统出租车,两者之间形成互补。对C2C网约车平台而言,这意味着要先挖了自家地基,再去重造一个灯塔。而今年8月才结束烧钱大战的C2C网约车平台,是还否经得起“再造”的折腾?

网约车曾经是撬动出租垄断板块的杠杆,这根杠杆现在被裁断了一大截。但并非所有人都是输家,例如神州专车坚持B2C业务为主,其号称坚持统一的自营车辆、全职司机招聘培训上岗模式,以及犯罪记录审核机制,无论新政颁布前后,均不存在车辆及司机短缺问题。北京、上海两地的本地户籍政策,使其在司机薪资成本方面有所增加,但并未构成实质性的影响。

不过,高度依赖于社会车辆的C2C网约车模式,在过去几年通过补贴培育起来的司机群体,则很难经受过此次新政细则重重筛选的打击。以某知名C2C网约车平台为例,据闻其在上海已激活的41万余司机中,仅有不到1万名司机具有本地户籍,占比不到2.5%,而细则中“本地户籍”这一点,就已将其大部分C2C网约车司机排除在外。更遑论C2C平台对社会车辆的约束能力不高,排量、轴距等车辆细则即使降低标准,也仍将一大批社会车辆拒之门外,曾经血拼打下的市场,有束手送出的风险

截止昨天下午,各C2C平台均作出“拥抱新政”的回应,例如滴滴在声明中称:北京、上海正式发布网约车实施细则,相比之前的征求意见稿,在吸纳各方意见基础上,朝着更合理和宽松的方向做了修改。例如,北京增加了5个月的过渡期,上海将车辆轴距调整为2600毫米,且没有对排量的限制。这使得网约车平台能有更多时间来适应新政要求,也有更多低排量车辆符合规定,在更加环保的同时可以继续为人们提供出行服务。而易到则认为:本次北京、上海正式对外发布的网约车实施细则,与征求意见稿相比,在车辆轴距等方面有所放宽,这体现了政府对于网约车这一新兴业态的开放包容态度。

客气话总是要说的,可新政之后,C2C平台运营成本将提高到怎样的程度,以及体量是否会萎缩,都是未知之数。这个市场里的玩家在最后一只靴子落地后,都做松了一口气状。但目前看来这口气吐的最舒畅的,可能就是神州专车的创始人陆正耀。

盒饭财经

盒饭财经,与中国最具实战经验的企业家一起,专注“商业决策者的十万个怎么办”。今日排行榜签约自媒体。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