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吴婷:和不平庸者对话

记者/宋巧静

“我问的每个问题,周航都在躲,他对我充满戒备,大部分的回答都是不方便透露,不做评价,两页纸的提纲,十分钟就问完了。”坐在对面的吴婷回忆起采访易到创始人周航时的困窘遭遇,笑着说道,“他以为我是来砸场子的。”

在滴滴和Uber中国合并,易到宣布成为行业第二之后,周航来到了《我有嘉宾》,随后,吴声,毛大庆,胡海泉,薛蛮子,马东都相继成为了吴婷的座上嘉宾。

吴婷:和不平庸者对话

2016年4月20日,吴婷创立嘉宾传媒,致力于打造商业内容传输体系。半年多的时间里,旗下已拥有财经节目新品牌《我有嘉宾》,以嘉宾年会、音频、出版物等形式打造的财经IP《创业不能说的秘密》,以及中国标杆企业深度访学品牌“嘉宾派”。

创办至今,近百位中国商业领袖前来接受采访、登台演讲。从安徽电视台的记者到女主播、专栏作家、纪录片制片人、传媒公司创始人,吴婷完成了自己十年的交接,她站在新的起点上,兴奋的往前奔跑。

创业者吴婷

几乎每一个见过吴婷的人,都会对她身上“柔与强”的反差印象深刻,在许多人眼中,吴婷是一个不间断转换人生模式的人,她总在最舒适的时候按下暂停键,重新思考,抉择,再尝试新的可能。“女强人”“跨界”“能量爆棚”这些标签自然而然落在她身上。然而,见到本人,才发现标签之外一个真实的吴婷。她身材纤细,声音软糯,笑起来既有少女的明朗,又不失经历诸事后的大气和包容。

2016年春节前,吴婷决定筹办一个栏目,专注于采访那些在中国商业领域有影响力的人。

“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我有嘉宾,德音孔昭。呦呦鹿鸣,食野之芩。我有嘉宾,鼓瑟鼓琴。”为了展现“嘉宾”于节目的重要性,吴婷从《诗经》里摘了“我有嘉宾”这四个字做这档财经栏目的名字。她的十年好友,亚太地区最大的人工智能上市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刘庆峰成了《我有嘉宾》的第一期嘉宾。

“每次邀请采访嘉宾前我们都会问自己:他的内心是否有一团火,将他与平庸隔开?他带领的事业,是否在通向未来的赛道?他追求的梦想、价值观,是否让我们心生敬佩?”,吴婷说,她要做中国最好看的财经节目。刘庆峰之后,奥飞动漫蔡晓东、“VC教父”阎炎,前央视主播赵普,跨界歌手胡海泉等,都成为了她的座上嘉宾。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找到吴婷,主动表示希望可以接受采访,成为“嘉宾”,《我有嘉宾》的节目档期表也早已满了。

当然, 吴婷的创业理想并没有止步于一档财经节目,在《我有嘉宾》之外,她和团队还打造了另一个财经IP “创业不能说的秘密”,以嘉宾年会、音频、出版物等形式呈现,将创业不为人说的故事、潜在规律、方法论汇集起来,奉献给这个时代。

首届年度峰会“创业不能说的秘密”在已今年的10月18号举行,阎焱、倪泽望、倪正东、刘庆峰、易定宏、李丰、吴声、杨伟庆等30余位企业家、投资人悉数到场展开了一次创业秘密的分享盛宴。

如今,吴婷又开始了她的“嘉宾派”学员的招募。嘉宾派是嘉宾传媒旗下的标杆企业深度访学品牌,内容包括课程设计、视音频节目制作、图文出版物发行等,通过创始人之间的协作,标杆企业深度访学以及投资人的分享来帮助创始人等企业领袖更好的成长。

“希望我们做的每一个IP,未来都是一个闪闪发光的金字招牌”,吴婷曾在纪念好友张锐的文章中写道,“没有人摁的住他的情怀和格局”,此刻,显然也没有人摁的住她的蓬勃“野心”。

关于创业,吴婷坦言,它没有终点。“这件事情一旦开始就是一个坑,你永远停不下来”。目前吴婷的工作时间是每天24小时,她随时将自己调整到各个频率上,各种镜头里,“唯一的不同是,我现在有了主动的自由”。

公司的核心骨干大多是经验丰富的80后,大多比吴婷年龄大,而他们却齐齐称呼年龄偏小的吴婷为“婷姐”。公司一位副总说,“婷姐是个情商智商超高的人,非常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她设立的目标都是三年五年的,会分解成阶段性目标要求我们做到。我们总是觉得自己不可能到那座高山啊,可是跟着她,吭哧吭哧每一次目标居然都达到了。”

创业的心情是复杂的,吴婷说,她经常会遇到一些出其不意的困难,但很快就会出现一些出其不意的惊喜。“上一秒还觉得全世界都在跟自己作对,下一秒又觉得阳光灿烂;一会儿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一会儿又觉得自己战无不胜”,吴婷说完笑了笑,”就是这样一个很分裂的状态”。

《我有嘉宾》融资的方式也有些特别:股东也和嘉宾同等重量级,国内某家最大的投资机构及两家行业第一的上市公司领投,另外还有25个上市公司董事长、行业翘楚等人合伙持股。“天使轮已经有近30个股东,是个热闹的股东会。一些杰出的股东甚至是参加节目后很受感染,主动投资的。”随着“我有嘉宾”越来越受欢迎,吴婷也感受到了资本的追捧,创立半年多,甚至有资本方喊出了天使轮五倍的价格,但吴婷非常清醒,保持小步快跑,谨慎选择最有协同性的投资方。

吴婷:和不平庸者对话

和不平庸者对话

米未传媒创始人马东是吴婷的多年好友,如今也在新媒体视频领域闯荡。马东曾跟吴婷说,美女做财经,看似占便宜,实则吃亏,因为不能撒泼打滚,风格不容易建立,需要慢慢被识别。吴婷则觉得女性做财经访谈具备’先天优势’,“大部分成功企业家都是男性,女性访谈者更适合展现犀利风格,更容易擦出火花。”

团队给吴婷的定位是“美而犀利”,而她也一直这么要求自己。在她和每一位嘉宾的对谈中,既有商业和价值观的理性探讨,又有一针见血毫不留情的“拷问”。

“我们是做节目,但绝不是作秀”,吴婷很认真的说到,“虽然在节目中会有很多质疑和追问,但我们彼此之间的交流一定是基于对问题答案的渴求,这也是为什么私下里我们还能成为朋友”。

当初,滴滴和Uber中国合并之后,吴婷邀约周航来《我有嘉宾》,周航爽快答应。结果当天放好机位,灯光,两个人坐下来聊的时候,麻烦出现了。“他没有想到我一个又一个问题,让他没有办法回答。可能他觉得太犀利了,他认为我是冲着他来,是为碾压他而来的,所以不是很配合。”

后来,吴婷和周航还是把问答继续进行完了。在片子剪出来后,吴婷写了采访手记,就在这一切发出的时候,周航给她发来一条微信,“我觉得我好像做错了,我好像不应该这样对待你。”

当初决定跨界新媒体之后,关于未来的方向,吴婷曾想过很多种,最后发现自己所有的热情与才华还是应该聚焦在为此奋斗了近十年的内容领域。如今,她在一次又一次的对话中印证了当初的正确选择。

有人评价说,吴婷身上有媒体人对内容的强迫症,“我的节目绝对不能侮辱观众的智商,所以不允许自己糊弄对付,要做就做出像样而专业的财经类节目。”嘉宾传媒致力于成为一个商业内容的公司,最核心的就是制作能力。 关于嘉宾传媒旗下的三大IP,吴婷最常说的词就是“品质”,“要做有品质、有价值、有质量的内容”,这是她对自己和团队的要求。

在今年10月18日举行的《创业不能说的秘密》分享会上,吴婷说到,人越往高处走会越发现,面对面深入的交流,是多么的重要,“任正非说过一定要喝咖啡,通过喝咖啡让我们的小宇宙爆发,一定要坐到一起来喝。连乔布斯都恨不得用所有的财富、智慧换取和苏格拉底的一场面谈”。或许选择《我有嘉宾》这样和大咖对谈的方式,是吴婷用自己同样也渴望的方式奉献给大众的精神粮飨。

采访马东的前一天晚上,吴婷没有睡好,第二天起来化妆眼睛肿肿的,“没想到马东也没休息好”,吴婷笑着说到,“创业都挺辛苦的”。因为相同的主持人经历,如今又在相似的内容领域创业,吴婷和马东的对谈充满火花,“跟他聊天彼此都很懂,我每问出一个问题他就知道该怎么挡回去”,吴婷笑了笑,“当然我也并不是试图去问倒他,就是感觉这种交流是一个智者碰撞的过程,很好”。

《我有嘉宾》筛选采访对象的第一条要求就是“他的内心是否有一团火,将他和平庸隔开”,《我有嘉宾》是吴婷和不平庸者之间的一场对话。当然,她并不想独享,在吴婷的设想里,每一个人都应该有机会和不平庸的人来一次对谈,交流经验,分享故事,所以就有了“嘉宾派”。

“嘉宾派是和节目《我有嘉宾》深度捆绑在一起的,作为标杆企业的深度访学课程,它并不同于普通的企业游学。“深入企业的时候,不再是我一个人到处去征集问题,而是所有嘉宾派的队员集思广益”,吴婷还举例说到,“当我说你们每个人给刘庆峰提一个问题,如果有500位学员,每个人想一个问题去问刘庆峰,我相信这500个问题瞬间就把这个企业给庖丁解牛了,这就是我们要做的。”

在吴婷看来,“我有嘉宾”不仅仅是“吴婷有嘉宾”,任何富有激情的企业创始人,都将会和诸位企业家投资人面对面,来一场与不平庸者的对谈。

言谈间,吴婷始终透着一股倔强。“我们不想被时代和资本所裹挟,未来要像橡树一样生长。”吴婷说,“它抗寒,抗冻,抗旱,抗水,但一旦长成,便能永久改变环境”。这是她的梦想,也是《我有嘉宾》的梦想。



DoNews

DoNews是中国领先的IT媒体网站,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风向标,每天及时向您传递IT业界发生的各类新鲜资讯。微信公众号:ilovedonews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