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趋势|为什么山寨美国在中国行不通了?

撰稿|李志刚

做为世界互联网的一极,在经历了必然的山寨之路后,中国互联网正在走出自己独特的道路。

过去一年,我通过不同渠道了解到,美国投资人希望了解中国公司,他们越来越看不懂中国创业公司。

趋势|为什么山寨美国在中国行不通了?

过去,无论投资人也好,还是创业者也好,习惯将美国的新商业模式照搬到中国来,给中国公司找个美国对标。然而,这一切越来越不合时宜,有的中国创业者面对投资人的询问「你的公司在美国有没有相似的?」感到无奈;也有创业者三番五次飞到美国取经,却铩羽而归。

越来越多的中国创业者基于中国现今的商业环境创业,一开始就土生土长。如果说PC时代,中国互联网创业与美国有八成以上的相似,那么移动时代,这种相似程度下降到五成以下。

根本原因在于,随着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变革进入深水区,与传统行业的结合越来越紧密之后,当下的中国创业者面临着一个更为复杂的商业环境:发展不均等的行业、多元化的群体和多元化的价值观,以及不确定的政策监管。

更具体地讲:

第一,许多在美国发展上百年、业态成熟的行业在中国压缩到三十多年里爆发增长,增长过程与中国互联网发展同步。这也意味着,很多行业还没有发展到足够先进、成熟的阶段,就面临着信息变革的局面。

第二,如果说PC互联网时代,线上聚集中国社会结构金字塔腰部以上群体,生活于城市、拥有良好教育水平、收入稳定。那么,中国步入移动互联网时代,线上才真正再现了线下的中国社会结构:既有城市,又有农村,过去隔绝在互联网以外的偏远农村地区居民、农村进城务工人员、城市里的低学历低收入人群、老年人等群体也聚集至线上。(具体可参看近些年移动互联网发展数据)

托中国人口数量庞大的福,有些细分人群的数量可能抵得上一个国家的人口总量,甚至能在全球排前列。中国创业者在移动时代针对细分人群重度垂直创业、精细运营,也足以创造一个独角兽公司。

我们先来看一组数据:

2015年,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中国全年网上零售额为3.8万亿元(按2015年12月31日汇率计算,约5800亿美元),比上年增长33.3%。根据美国商务部数据,美国2015年网上零售总额为3417亿美元,比上年增长14.6%。

更大的体量、更高的增速,中国电商兴盛的背后,是中国零售业的根基薄弱。1886年,西尔斯百货即创立,经历百年发展,美国线下零售业十分发达,就算发展到今天,美国十大电商网站里,传统零售公司电商网站占据了大半壁江山,包括沃尔玛、梅西百货、百思买、塔吉特、科尔士等。

在上一篇《为什么乡镇是中国商业的终点?》中,我说过中国连锁零售业发展不充分,零售业更多的是依赖省-市-县-镇的经销商体系,这套体系流通成本巨大。国美电器创始人黄光裕曾三夺中国首富头衔(2004年、2005年、2008年),这大约是中国连锁的巅峰时代。之后,便是中国电商凭借更多样化的商品选择、更透明的价格体系、更便捷的用户体验在零售行业鲸吞蚕食。

对于中国很多地区来讲,先是能不能买到的问题,然后才是送货快慢的问题,更何况电商激烈的竞争,也催生了上午下单下午到货的物流体验。当然,这种物流体验也是靠中国相对廉价的人工成本堆积出来的。

在PC时代,对标美国,中国诞生了阿里巴巴和京东。在移动时代,因为环境变化,诞生了不少移动电商,逐渐演化出自己的发展路径。例如一开始借助大一统的社交平台微信做拼团模式的拼好货,这家公司在硅谷甚至也有了模仿者。还有更多的移动电商,采用了「社区(community)+内容(content)+电商(commerce)」。我曾经在《2016年后,新巨头将在这些领域诞生》阐述过:

移动的屏幕小,不能像PC端堆积海量的SKU,必须聚焦划分更为细致的群体,精准满足同一群体的需求。为了以更便宜的成本找到同质化的一群人,这些垂直电商选择社交的方式聚拢人群。要有社区,就要有内容来驱动消费者的欲望,优质的内容聚拢气味相投的一群人,通过内容分享社区,成员互相影响、激发消费冲动,以完成身份上的互相认同。

过去10个月里,「新经济100人」也做了不少此类公司的报道,例如蘑菇街(现更名为美丽联合集团)、更美、小红唇、美柚等。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些从兴趣爱好切入聚合人群的创业公司,主要变现手段是促成用户交易,例如聚拢股民的雪球、聚拢球迷的懂球帝。

移动电商的发展和金融领域里移动支付的发展也是相辅相成。根据央行数据,2015年移动支付业务138.37 亿笔,金额108.22 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05.86%和379.06%。中国直接跳过信用卡和支票的时代,从现金支付跨越到移动支付。

由于中国金融体系结构不合理、金融工具少、政策不完善、市场化程度低,以移动支付为代表之一的互联网金融在中国高速发展。生活在美国发达的金融服务市场里,很难想象中国还有数亿人口被排斥在征信体系以外。这可从中国信用卡发展情况窥见一斑,截至2015年末中国人均持有信用卡0.29张,较上年末下降14.71%。北京、上海信用卡人均拥有量仍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分别达到1.34张和1.01张。而根据Wind数据,美国信用卡人均拥有量是2.9张。

中国传统金融服务的供给不足反而促进了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新经济100人」做过的报道里,涉足了既有面向已有信用卡人群的51信用卡、从大学校园走出的趣分期(现为趣店集团)、分期乐(现为乐信集团),也有面向蓝领的买单侠,面向农民的农分期、什马金融,以及专注大数据风控的同盾科技。

因为中国特殊的国情,甚至催生了特殊的创业机会,例如土地流转。做为现代农业最发达的国家,美国的农用土地流转制度早已稳固健全,大规模农田交易流程已很成熟。而中国独特的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割裂的情况,让土地流转变得格外复杂。这当中的信息不对称也催生了大的创业机会。《关于完善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办法的意见》刚于2016年10月30日发布,三权分置,也算是解决了一个政策不确定性问题。

中国农业恰好处于向规模生产经营发展的大势中,创业者可以通过新的技术与商业模式解决土地流转、生产、资金、销售等问题。唯有变革中的产业才蕴藏着巨大的机会。

我们还可以注意更大的趋势,中国第一产业、第二产业比重下降,第三产业比重上升。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2013年中国第三产业增加值在国内生产总值中占比首次超过第二产业,2015年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首次突破50%(具体数据为50.5%)。不过,这与欧美发达国家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超过60%、70%,差距还比较大。差距也意味着发展机会。

自从计算机革命以来,美国一直都是互联网创新的领导者。早期的纯互联网时代,创业项目几乎是100%互联网元素。没有任何根基的中国互联网,只需照搬美国的成功模式就有很大可能成功。

如今中国各行各业都在「互联网+」,互联网创业项目中的互联网元素比重不断下降,中国独特的商业环境、社会结构和人文历史渗透到中国互联网创业项目中,最终导致中美互联网的分道扬镳。换句话说,能够深刻理解中国的创业者更容易获得成功。

当然,我们也必须意识到,尽管中国公司在走出自己的创新之路,但这主要集中在应用层面创新,在更前沿的技术层面创新,例如人工智能、云计算等,依旧是美国领先。

 

内容由新经济100人提供授权发布

微信公号:新经济100人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