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网约车司机的金色岁月:从潮水的浪尖跌落

记者 周勤燕

“大不了换个地方从头再来。”来自河南的网约车司机老郑如是说。 和媒体们描述的网约车司机窘境不同,很多司机对于新政实施后,能不能再开网约车显得并不那么在乎。

网约车司机的金色岁月:从潮水的浪尖跌落

在这几年变幻莫测的出行市场中,网约车司机是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个群体嗅觉灵敏,善于捕捉商机。从最早期试水网约车,到后来在补贴大战赚得盆满钵满,再到后来补贴减少收入不断下降,司机们在利益的驱动下,如潮水一般涌进涌出。

早期试水的专车司机:那些一个月挣三万的好日子

在不同阶段进入网约车行业的司机,获利各自不同。早期开网约车司机,有一些是兼职司机,并不以开网约车为职业。

张铮(化名)是一个典型。他曾是一个在北京做生意的个体户。2014年11月,张铮通过一个客户知道了滴滴专车。对新生事物很好奇的他,用自己的本田雅阁注册,成为了一名专车司机。

当时,整个专车市场还处于混战状态:滴滴快的还没有合并,神州专车、易到用车以及以及Uber都纷纷跟进,为了争抢市场,专车公司都对司机给出了非常大的补贴力度,司机们拿补贴拿到手软。

据张铮介绍,他知道的一些司机,对路线熟又勤奋,每个月能拿到三万多的收入。由于自己还要做生意,张铮当时每天也只出几个小时跑专车。即使这样,他每月还是能拿到将近一万的收入。

到了2015年2月,市场上拼得最猛的两家公司——滴滴与快的合并,之后给司机的补贴大大减少,加上当时交通主管部门对私家车抓得比较严,司机们的收入也大幅减少。 张铮称,开专车对他也就是图个新鲜好玩,能多认识一些新朋友,并不当成职业来做。滴滴快的合并后不久,他就退出了平台,不再开网约车了。

但张铮不知道的是,在他退出不久,另外一场更为疯狂的补贴大战随之汹涌而来。

更赚钱的快车来了:一个星期光补贴就一万

就在不少专车司机沮丧补贴下降收入降低,一些观望市场的司机止步的时候,人民优步进入北上广深等大城市,滴滴上线了快车业务。又一轮补贴大战开始了。一些嗅觉灵敏的司机,很快又开始投身这个新兴市场,赚得盆满钵满。

快车司机老郑原来是一名吊车司机。十三年前从河南老家来到北京,在北京开吊车、做生意,攒了几十万块钱,买了一辆大众车,在北京开起了黑车。2011年,老郑去非洲开吊车,赚了一些钱后,又回到北京,边开黑车,边四处找机会。

2015年4月,他注册了人民优步。不再蹲在小区门口“趴活”,开着优步软件,在北京城到处拉活。5月,滴滴上线了类人民优步的快车业务。有竞争就有补贴,人民优步和滴滴快车的司机们,又经历了一次疯狂的补贴大战。

在2015年,滴滴与Uber的补贴力度都非常大,尤其是Uber。去年7月开始,Uber开出了非常高额的补贴政策:司机每周完成85个订单,就可以拿到7000元的奖励。在用车高峰时段, Uber还会额外给出最高3倍的补贴。另外,接单量大的司机,平台也会根据情况有额外的奖励——如果接满105单,还能再获得1400元行程补贴。

滴滴也不甘示弱,两家甚至设置了竞品追踪小组,分析对方的产品功能、司机与乘客端的奖励政策,不管对方推出什么车主奖励政策,几分钟之内一定会马上跟进。

司机们对于这两家的竞争是非常欢迎的。他们不希望任何一家倒下或停止。疯狂补贴之下,老郑每星期能拿到一万多块钱的收入。虽然每天跑车很辛苦,但能拿到这么多钱,老郑非常兴奋。

胆子更大的司机们,开始有组织地刷单。

各种“匪夷所思”的刷单:赚到上百万

老郑称,司机们的目的都很明确,就是赚钱。如果是老老实实地拉活,司机们根本挣不到什么钱。一个能够快速赚钱的方法,就是——刷单。有些胆子特别大的司机,能通过刷单赚到上百万的收益。

老郑向 DoNews 记者描述了一个他认为最“匪夷所思”的刷单行为。在某网约车平台补贴力度最大的时候,刷单的司机们想到了这么一个办法:在平台下一个远距离跨城订单,比如从北京到河南新乡。用手机叫单后,用移动电源给手机充上电,同时,用另一台设备给移动电源充电,保证手机一直处于开机状态。

手机设备装置完成后,将手机与移动电源打包充好,用快递从北京发往河南新乡,手机运送到目的地后,由司机的家人或朋友签收,再将手机与移动电源包装好,用快递再发回北京。

在此过程中,司机不需要将车辆从北京开往新乡,而是通过快递手机的方式,完成一笔远程订单。当时平台的奖励政策是,假如一个订单跑了1000元,就会奖励给司机1000元。老郑称,像这一趟长途往返订单,刷单司机能赚取上万元的收入。

除了快递之外,还可以利用远途大巴车刷单。网约车司机用手机叫下单后,将手机交给跨城大巴车的司机,让司机将手机带至某地,隔日,大巴司机再将手机带回来。给大巴车司机一些劳务费,司机自己不用开车,赚取奖励补贴。

还有一种刷单方式,从北京开一辆车去河北某地,如廊坊,车上坐四个人,携带四部手机下跨城订单。开到廊坊后,住一夜,第二日再返回。赚取平台的奖励费用。

此外,还有利用专门的设备,如信号增强器,放在手机旁以增加抢单机会,还有“升级网约车软件” 、 “触屏精灵”、“任我行”等作弊器软件,使用这些软件对平台系统进行干扰,从而对派发的行车请求进行 “拒单” 和 “挑单”。

老郑说,司机们用过的作弊刷单方法,太多了不胜枚举。有很多司机群,大家每天就在群里讨论、组织刷单。通过这些刷单方法,有些司机能获得超过百万元的收益。

司机与平台之间,这种作弊与反作弊的游戏一直没有停止。在初期,一些刷单手法在司机群体中开始流行,之后会被平台侦测并封掉。再之后,又会出现一种新的作弊方法,平台再封掉。随着平台不断降低补贴并完善规则,司机们无利可图,渐渐停止了刷单。

一切戛然而止:开网约车遇上新政 就像炒股遇到5000点

今年8月,滴滴与Uber合并,曾经的历史再次上演。平台奖励和补贴降低、司机们收入大幅减少。然而,并没有出现一个新的市场,可以让司机们再次发财。他们遇到了最严格的网约车新政。

今年十一长假一结束,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多城市密集出台网约车新政征求意见,“京人京车”、“沪籍沪牌”,细致到轴距、车身长度的规定,其严格程度将整个网约车市场都打得措手不及。

快车司机徐生这样形容自己的处境:开网约车遇上新政,就像炒股遇到5000点。

徐生算是较晚一波加入网约车行业的司机。此前他在一家物流公司上班,在朋友的拉动下,今年4月份,他注册了滴滴快车。徐生回忆,当时朋友告诉自己,通过掌握一些拉活的技巧,以及刷单,他最高每月能够拿到两三万左右的收入。小徐非常心动,这比他在物流公司上班,每个月能多出4、5倍的收入。左右权衡之后,徐生决定贷款买车,辞职全职干快车司机。

徐生当时拿出19万的积蓄,买了一辆丰田凯美瑞,开始全职做网约车司机。滴滴、优步、易到,几个平台都注册了。

但是徐生没有赶上好时候,即使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收入并没有预期的高。尤其是在滴滴、优步等大幅下调补贴,订单也减少之后。滴滴与Uber的合并,网约车征求意见稿的出台,让徐生觉得彻底没了希望。他现在有些后悔,正盘算将车卖掉,再回物流公司上班。

他告诉 DoNews 记者,现在每月能赚个几千块钱就不错了,但是每天要出十几个小时的车,对体力、脑力消耗都非常大。他说,网约车这个行业,已经赚不到什么钱了。他现在最大的希望是能够以一个不错的价格将车卖出去。

新政实施前

距离北上广深等城市发布网约车细则征求意见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月时间。北京、上海交通委对外透露的消息称,目前已经完成意见的征集和修改,调试基本完成,正式版将在之后对外界公布。

若正式版改动不大,对网约车行业的冲击之大不言而喻。滴滴对外称,自己正与各地主管部门沟通汇报并梳理具体意见,并与各级主管部门沟通交流,争取使民众出行得到最大满足。

北京的网约车租赁公司们,正在与滴滴沟通,并通知公司的外地司机们,开始办理居住证。一位网约车租赁公司的负责人告诉 DoNews 记者,尽管不知道居住证最后能不能派上用场,但万一政策有松动,他们和司机一定要做好准备。

尽管已经在11月1日收到了租赁公司发的短信,明确外地车牌已经不能上路拉活,但徐生这几天打开手机,看到自己的账号并没有被封掉,还是出车干活了。他说,不管最后如何,能干一天是一天。即使最后真的不让干了,他一定也能找到其他的机会。

而无论如何,对于徐生们来说,那些令肾上腺分泌加速的赚钱岁月已经远去,开网约车日益成为谋生的平常工具,而如今这个工具的华服褪去,平凡至随时可换。(完)



DoNews

DoNews是中国领先的IT媒体网站,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风向标,每天及时向您传递IT业界发生的各类新鲜资讯。微信公众号:ilovedonews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