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猎豹六周年傅盛内部演讲:忘掉过去,重新创业

文/傅盛

今天这个时间很有意思。

正好赶在双十一之前、美国新任总统当选之后,这么一个特殊的日子,我们选择成立了猎豹。当然,我们成立猎豹时,还没有双十一。

这个世界变化很快。

六年前,猎豹成立,我没有想到公司会变得这么大、会有两千多人。未来六年,我也想象不到会发生什么。

猎豹六周年傅盛内部演讲:忘掉过去,重新创业

但,总有人不断告诉我,公司比你以为的还要大。今天不仅有北京同事、台北同事,还有法国同事、美国同事,世界的很多角落,都有我们的员工。成长如此之快,很多新同事恐怕都来不及理解猎豹是怎样一家公司,以及她将要成为怎样一家公司。

我想了想,就用三个关键词,总结一下过去我们经历的点点滴滴。

猎豹六周年傅盛内部演讲:忘掉过去,重新创业

第一个关键词:奋斗。

有个同名电视剧叫《奋斗》,名字很好,帅哥靓女,青春励志。但看了开头,我就看不下去了。作为一个奋斗者,我觉得它应该改名叫享受,而不是奋斗。主角都开着名车,突然某天做了一个好案子,被人相中,从此辉煌腾达,开始了美好人生。

事实上,奋斗不是这样的。奋斗是一个极其困难的过程。

有时,我会问自己:如果早知创业如此艰难,重新再来一遍,你还会不会选择创业?

我自己心里会打一个问号,因为有太多无法想象的困难。最近读一些书,我发现毛泽东、蒋介石这些名人,都非常推崇曾国藩。他出身贫寒,此前五百年家族没有出现一个达官贵人,直到他爸爸考了17次才考中一个秀才。所以,曾国藩出身卑微,资质又甚差,40岁之前,几乎无所大成。

但很重要一点,正因为这样的人,才值得学习。历经世事更迭,这些人身上体现出来的精神,才值得我们每个普通人去体会。我们会在心里想,自己也有可能像他一样出身不好,但在遇到困难时,依然有可能通过不懈努力变成一代名家。我觉得,这才是曾国藩真正激励我们的东西。

从另一个角度说,猎豹过去六年,也正是这样一个故事的缩影。

我经常提学渣思维,经常被新来的学霸高管严厉批评。但真的得说,猎豹这家公司一开始的创立,就起源于草根。

我2001年进入北京,存折里面只有400块钱,寄宿在一个北航同学的宿舍里,两个男人挤一张床。后来,他被我挤到隔壁宿舍去了。我成天骑着自行车去北大附近找工作,但,还是找不到。因为一上来就问学历,让写代码,最后不得以做了产品经理。

这就是我的经历。还有一个人的经历,大家可能知道比较少,我们公司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徐鸣,号称哈工大硕士毕业,当然也是哈工大毕业:)刚到哈尔滨的时候,连普通话都不会说,也听不懂。他是一个农村孩子,上大学之前没坐过火车。

还有今天正在给法国员工大讲企业文化的一个女汉子,叫肖洁。她也是公司最早的创始人之一。我一直嘲笑她专科毕业,后来她在人大买了一个,不,考了一个本科文凭。大家还听过有一所大学叫景德镇陶瓷学院么?这是中国唯一的一所陶瓷高等学校,就在我出生的36无线电厂附近。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有个人是从这儿毕业的,跟我关系还很好,也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他叫陈勇,现在负责猎豹的海外工具应用。

猎豹有很多这样的故事。

真正的奋斗是怎样的呢?真的不是有一天,你突然在厕所里遇到一个贵人,他给你投了一大笔钱。也不是说,有一天你写了一份好的报告,给老板看见了,从此,飞黄腾达。

真正奋斗之艰苦,没有真正经历过创业的人,是难以想象的。

今天看到很多创业者,于我心有戚戚焉,我都想劝他别创业了,因为真的是九死一生。我还记得那个时候,徐鸣到淘宝去找二手服务器,发现比一手能便宜几千块。然后,我就跑到中关村市场,一个人开着辆奇瑞风云小车,把那个二手机器扛到车的后备箱,再开车去廊坊,装到机柜上去调试。

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我们在紫金豪庭的“鬼屋”租了一个两居室,一屋子人坐在里面,一推开门,一股臭脚丫子味儿。我招聘的人中至少有两个,本来说的很好,要跟我们一起奋斗,推开门一看,下午就走了。

当时雷总说,我们一起来做安全吧,把金山毒霸和可牛合并。当晚决定一出,立刻就在北京找了二十几个同事说:我们要飞珠海开发一个项目,明天就走,晚上回去收拾行李,三个月后再回来。当然,绝大部分人被“骗”了一年才回来。

由于北京人力不足,后来我们又到珠海忽悠了二三十个骨干,说一起来北京做三个月,但基本都是有长期作战的心理准备来的。所以,以后公司说出差三个月,你们别信:)

如果再往前看,雷总也不断跟我讲:1996年是金山软件最困难的时候,账上只有15万,差点发不出工资。通过艰苦创业,雷总把金山从一个濒临倒闭的企业,做到了今天中国软件业的旗帜。

所以,猎豹过去六年,其实就是奋斗的六年。一群不怕死、不服输的人共同奋斗的六年。我们不仅有艰苦的经历,还面临巨大的压力。最困难的时候,整个行业都认为我们是腾讯的铁裤衩、马前卒,别人的炮灰。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你们就是一个棋子,你的任务就是打响一个集结号,还有很多更贬低的话。从个人到公司,对我们全面围追堵截。

有一天,我突然想起了《指环王》里的情节:甘道夫打炎魔,摔下悬崖,粉身碎骨,复活后,从灰袍巫师升级成了白袍巫师。我在想,每个人奋斗的历程,都是如此:置之死地而后生。

我不觉得自己有多大优点,但有一点,好像坚忍度挺好。我好像从未想过放弃,应该说,根本就未想过这场仗输了会怎样。因为我觉得,想这个事情没有意义。只有把当前的事情做好,我们才有可能通过奋斗和努力获得成功。

正是在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猎豹今天成为了中国互联网的一个另类,甚至是某种旗帜。前不久,我跟经纬系公司去俄罗斯考察,有很多CEO,我们去见俄罗斯最大的两家互联网企业。见完以后的第二天,他们其中一家CEO单独约了我开一对一的早餐会。张颖说,你看我们来考察的CEO里面,有很多市值比猎豹高的,但为什么不找他们而要单独约你呢,就是因为猎豹的全球化是独一无二的。

所以,过去六年,正是这样一群猎豹人,在困难面前不言败的精神赢得成绩。也有运气在,但核心是精神,我们挺过来了。按理说我也老大不小了,但每次看到一些激动人心的场景,还是特别容易流眼泪,包括女排夺冠的时候。

我的感动,是因为我能体会他们那份艰辛,我能体会那份不被所有人看好和嘲笑时,还在奋斗的那种艰辛。大家都只看到他站在领奖台那一瞬间的闪光,却很少想过那个过程所经历的种种困难,因为“成王败寇”是这个社会很现实的一句话。

在女排夺冠以后,我看了很多郎平的文章。她离开中国女排后,出国,一个人出走,连份麦当劳都买不起,一点一点走出来,一点一点为自己的排球事业去努力。最困难的时候,接手中国女排。甚至,当年带领美国女排时,被所有人骂为卖国贼,她还在坚持着自己的排球梦想。我当时就是热泪盈眶。

我经常讲同理心,因为你以前经历过,才会知道这份奋斗的不易。不管今天猎豹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我们能在六年的时间,走到今天这样的规模,这个底层的精神从来没有丢失过。尽管今天有各种各样的PPT公司、各种各样的成功学,但我相信,没有奋斗就没有有意义的人生,也没有与众不同的人生。这一点,从来没有变。

虽然奋斗,不一定会成功,但不奋斗,你肯定无法看到不一样的世界。

猎豹六周年傅盛内部演讲:忘掉过去,重新创业

第二个关键词——简单。

猎豹今天已经有一定规模,虽然有很多组织构架上的问题,也遇到了发展中的阵痛,但可贵的是——我们还在保持着创业时的初心。

我和徐鸣出来创业时,当时就想能不能用一个简单的方式,去构建一家自己喜欢的公司,能不能相信一群简单的人也能做成事情。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秉承的原则。

当年雷总找到我们,说能不能把两家公司合并。那时公司刚刚创办,大概五六十人,金山毒霸大概四百人。我在想,用什么去判断,能不能保证做成这件事情?

我就说,去一趟珠海,咱们开一个会,讨论一下产品,给出点建议。然后,我们就开始讨论产品。讨论产品的会议当中,就觉得坐在会议桌的一群人,都是一群非常简单的人。大家都在很痴迷的讨论这个产品,也不是想你是一个外人,你为什么要跟我们说这个,大家都是很渴望的眼神。

会议结束后,我给徐鸣发短信说,这帮人太简单可爱了,我们就干吧。

这中间有非常非常多的要去考虑的因素,不管是管理控制,还是文化的,还有利益。在这个时候,我就把它归结为一件事情——我能不能找到一个相对简单的团队,用简单的方式一起干活。

想通了这件事情以后,我对所有的事情就不再去想。所以,这个方式一直贯穿猎豹发展的整个过程。

在台湾开办公室的时候,我跟大家说,猎豹要做一个简单的公司。我希望大家能够真正理解这样一个公司——你们觉得对的事情,你们就去做。这种简单的信念,不仅仅体现在我们融合的文化,也体现在我们产品的文化。猎豹过去这么多年,做出一点点事情,就是不断寻找简单的点,找到那个一击即中的点,今天依然没有变。

我们当初就是找到了一把小刷子,刷遍了全世界。最困难的时候,就要找这么一个点把整个公司塑造起来。今天我们一样可以找到这样一个点。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因为一家公司倡导简单,也能简单的工作。

有时候,我们身边有太多繁杂的信息,如果这个时候谁能站出来,把复杂的东西简单化,谁就开始变得不一样。简单的企业文化,简单的做产品的思路,能让这家公司变成很多简单人的聚合体。

当然公司到了一定规模,怎么再找到一个简单的点,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题目。但,我相信万变不离其宗。我们要找到这家企业真正赖以生存的简单文化。让每一个人,都能保持简单的思考。

猎豹六周年傅盛内部演讲:忘掉过去,重新创业

第三个词叫——梦想。

我在想,我当年来北京,有一个模糊的憧憬,我觉得我能做成一件事情。但,我从来没想过能创办一家公司。当年最艰苦的时候,我在想我能让家公司活下来,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能在美国开展业务。所有这一切的源头,都来自于第一次去美国感受到的冲击。

我曾经多个场合提过,我在30岁前有三个愿望,其中一个愿望就是去美国走一走看一看。这个愿望一直没实现,直到33岁我第一次去美国。走在大街上,我在想:为什么作为一个两百年历史的国家,有如此灿烂的科技,能不断引领这个世界往前?

我觉得最核心的一点——就是他们能够think big,能够有一个伟大的梦想。

当我想清楚这个问题,我就反过来再想,能不能真的给猎豹这家公司树立一个梦想?但,坦率地讲,当时我们更多的是从地域上看到这样一个梦想,所以我们开始了国际化。这个梦想从最开始一点点萌芽,最后变成了整个公司的一个方向,直到变成了今天整个行业的一面旗帜。

大家都知道,我的英语不够好,曾经励志攻克英语,但现在也只能简单交流。这,并不影响我们实现梦想。不管现在困难有多大,只要有一个好的梦想,它就像一个灯塔,即使航行在漆黑茫茫的大海,浪很大,只要灯塔在,你就知道,你会往那个方向去。

我觉得,我在30岁以后,给自己的人生,也是猎豹成立两年以后,找到的最珍贵的东西,就是梦想。

反观我们小时候的教育,我认为很少有真正所谓的梦想教育,更多是技能教育、成长教育。你完成一道好的作业题,做一份好的工作,然后好好嫁人,好好生个孩子,这就是人生。人生需要的是稳定,不需要有不一样的梦想。当你说出一个不一样的梦想的时候,一般都认为你疯了。

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缺失。

正是这种缺失,才导致今天,我们在很多地方,不断去模仿,不断去跟随。我认为,猎豹过去三年以来树立的全球化梦想,让我们真正从一家能够活下去的互联网公司,变成一家有个性的互联网公司,变成一家能够凝聚人的互联网公司,也成为了我们找到下一个更大梦想的起点。

更重要的是,这家公司愿意把梦想分享。

想起来,猎豹当年为什么源于金山毒霸呢?当时雷总找到我说,金山是怎么传承过来的?金山就是在20多年前,有一个叫张旋龙的人创办的一家公司。后来他发现,这家公司需要找到更优秀的人才,他就把公司一半的股份给了一个人,这就是当时非常有名的程序员求伯君。然后,求伯君在公司需要找到更多优秀人才的时候,招了一个大学生,这个大学生叫雷军。这三个人在金山创业的不同阶段,都做出了巨大贡献。先是张旋龙牵头,然后交给求伯君,2011年求伯君退休,再交给雷军,做了很好的传承。

这三个人就是金山三个创始人和前三大股东。雷总说:傅盛,我希望猎豹能把金山这种精神传承下去,把猎豹真正变成一家不断找到自己梦想、分享自己梦想的公司。

这一点和我自己的人生哲学非常契合。

办公区里挂过一句话叫:一起去看最美的风景。其实,这就是对人生梦想的分享。这就是不仅独乐,且要众乐的一种方式。也许因为一家公司创业,总有风险,总会遇到挫折,总不可能一帆风顺。所以,我很少去许诺你在这家公司一定能够拿到什么、一定能够收益什么,但我唯一能许诺的是,你能分享这里很多人的梦想。

我希望把更多的利益能够分享出来。虽然股价不好,大家体会不多,但我要说,我们分享的精神会不断传承下去。不断为猎豹找到更多的小猎豹,在组织架构上不断延续分享梦想的方式。

上市只是成人礼

奋斗、简单、梦想,印证了猎豹过去的成长经历。但仅仅有此,是不够的。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一直想,公司没有上市多好,我会多么快乐地做着产品,不为一个个数字所累。因为从公司的基本面看,6亿多月度活跃用户、每个季度的收入增长,无论从那个角度讲猎豹都是一家很优秀的公司。但,当公司上市,它就变成一个透明的实体。它的股价,就成了大家评价你的简单粗暴的标准。

坦率讲,当年我没有抗拒诱惑,认为上市是成功的标志,选择了快速上市。结果上市以后,发现带来的压力的确非常大。

后来我想,上市到底对我们意味着什么?真的意味着成功吗?我最后找到一个词——成人礼。它并不标志这家公司到了一个多么大的高度,也并不代表这家公司从此就会一帆风顺,它只是代表这个公司变成了一个成年人,它有机会活下去。

到了今年,尤其第一季度发财报,股价跌了20%。开完董事会后,我一个人留在澳门。我在想,这个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有一天会遇到这样的状况?那天晚上我很郁闷。

几天里,我都在不断思考这个问题——这件事为什么发生在一个如此年轻朝气、并且努力奋斗的公司身上?

后来,我终于读了一本书叫《活出生命的意义》。作者当年进过奥斯维辛集中营,他所有的亲人都去世了。集中营里的所有犯人,随时都面临可能死去的状况。这个时候,他得到一个非常大的启发就是——人生真正的本质不是希望,而是意义。人总是会死的,希望总是会破灭。但,只要你认为你人生的每一天都是有意义的,你才能够去面对你经历的所有苦难。

坦率地说,猎豹上市后,曾让我们有一段时间专注在股票和市值,忽略了猎豹真正的使命。过分的收入导向,也让我们在产品和组织结构上注意力不够,忽略了潜在的问题。而现在的这一次股价跳水,不正是让我们放下包袱的最好机会吗?

也许极少的公司有过我们这样的经历。六年前不断努力奋斗,做成一家国际化的公司,正当高歌猛进的时候,遇到了一些不可控或上市以后的迷茫。其实我在想,别的公司没有这样经历过,反而你更容易持续成长。

也许,每一次的成长,都需要你不断去蜕皮,不断去否定自己的过去。

本质上,它和六年前我经历的对手抹黑、打击没什么不同。为什么我会经历这些呢?如果你不把它看成是打击,而是一种给予和礼物,你会发现你经历过很少有人经历过的这种痛苦,你就能成长更快。

反过来想,这是一个成年礼。

马云当年说,如果一个伟大的公司,不死过两三回,是不可能伟大的。包括小米,遇到各种诋毁的时候,为什么如此坚挺。一家公司,前进的过程中总会摔跤,摔得早,就学得早。很少有一帆风顺。核心是——你如果认知到自己经历的每一件事都有意义,你就更可以去重新思考。

从更大程度上来说,这对猎豹是一件好事。对所有经历的人来说,也都是一件好事。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会有很大变化。

忘记过去

一个人最难的是忘记。

我们能不能忘记过去所谓的荣耀?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它都发生在过去。不管猎豹上过市,不管国际化做成什么样,它都只属于过去。也不管今天遇到多少困难,那些困难和今天要做的事情,并没有什么真正的联系。

我总在想,为什么今天大家反而变得忧国忧民,反而变成充满疑问和质疑呢?如果真的把时间往回拉一年,它会比我们在紫金豪庭那个小屋子里更困难吗?那个时候是这个月发完工资,下个月就没有了。它会比我们在珠海一起寻找这家公司出路更困难吗?那个时候是每个月收入往下降,每个月都有重要的人离开,竞争对手不断穷追猛打。最惨的时候,一个月大概只有七八百万的收入,今天每个月收入好几个亿。如果说人才,今天猎豹的人才厚度,远远大于两三年前。昨天我跟同事讲,过去半年我招的博士数量,远远超过过去十年可能见过的博士数量。

所有这些都是因为——我们只记得曾经多么了不起,今天遇到多少多少困难。这艘船,虽然遇到一点问题,但它已经是一个有甲板的船,已经有很多船员和水手。这个时候的能量比以前不是强大1倍2倍,而是5倍10倍。核心就是——我们想好自己要干什么。

所以,我提了一个词叫再创业。

猎豹六周年傅盛内部演讲:忘掉过去,重新创业

再创业

我曾经说过,公司有一个问题叫上市太早。公司核心业务没有特别强壮之前,太早上市,导致过早追求财报。等到真正上市以后,才理解很多人说被华尔街绑架。

但,今天我不这么说了。

因为,我认为上市无所谓早晚。上市只是前进中一个脚印而已。没上市,你可以把这个事情先做好。上市后,一样可以把这个事情做好。影响你的不是上市,还是不上市,影响你的是自己的心态。

想要把一家公司做伟大,与上市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我们能够找到自己的核心实力,重新创业,我们会比任何一家创业公司都更有套路。对于我们来说,六周年只需关注,怎么找到自己的使命,能不能让猎豹变成一家十年后还很牛的公司,二十年后还与众不同的公司。

我觉得,每一家公司都有自己独特的使命。它是创始人培育的,但它最后会变成一个共同体,变成很多人梦想的共同体。就跟你的孩子一样,从小和你长在一起,但总有一天,它会变成一个独立的人。

乔布斯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但苹果的使命一直没有停歇过。通用作为那个时代的公司,有着遍布全球的产业,一代又一代的领导人,为通用的精神和使命添砖加瓦。我真的希望把猎豹变成一家有使命的公司,能够不断为它的十年二十年发展去努力。

人工智能是下一个风口

去年年初,我开始思考整个行业下一个阶段的发展机会。我慢慢发现,以前很多很困难的软件技术,居然都被实现了,包括人脸识别、动作识别、辅助驾驶,后来我顺着这个现象,看到了深度学习和人工智能可能潜藏的机会。

人工智能就像互联网是一个巨大的新浪潮。有人定义,整个社会历经的三大浪潮——工业化、信息化和智能化。这个定义非常精准。

今天,我最担心的是什么?是我们看待人工智能,就像当年的传统企业看待互联网一样。不就是一个网页吗?不就是一个APP吗?

人工智能不是简单的一个神经网络,也不是用一个新的函数替代一个旧的函数。人工智能是对整个产业重新的塑造,是对我们整个思维方法重新的塑造。

它将现实所有物理事件产生的东西归结于一个点——数据。然后,再把这个数据,用神经网络的方式去认知和理解,达到过去所有算法无法企及的高度。我总结过一句话叫现象即规律。AlphaGo打败李世石,这个现象的背后有个巨大的规律。

AlphaGo是对过去传统算法的碾压,把过去围棋的定式算法问题,转换成黑白点的数据问题。它利用神经网络超大规模的数据处理能力,去理解人类记录过的围棋数据,以及自己左右互搏产生的海量数据,在人类也不明白的情况下,一举碾压了人族。

将人类过去痴迷的算法问题,变成数据和计算问题——这才是人工智能真正带来的不一样的东西。

反过来想,今天猎豹就站在一个巨大的风口。我们以前老讲大数据,但这种大,到底多大,工具数据是不是真的和社交数据一样多?人工智能出现后,几乎把所有数据都能进行处理,也许它就真的变得与众不同。

当我们从这个角度去思考,猎豹今天所有数据价值都变得不一样。我们真的有可能做一些我们以前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我相信,很多同事还在想,我们有这个能力吗?我们能不能真的做到你打开手机看到的就是你想要的新闻?以前我也很嘀咕。但,当深度学习出现后,它更多的把这一切变成了数据问题,我们就一定能找到解决的路径。

我曾经说过——人工智能,不仅是我,也是猎豹的下一个胜负手。

猎豹六周年傅盛内部演讲:忘掉过去,重新创业

新的使命:Make The World Smarter

我们的新使命——Make the world Smarter。我们要让这个世界变得更聪明,当然第一步是要让手机变得更聪明,不仅是更快更安全。当你处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打开手机时,猎豹就会给你喜欢的内容。我们一定要有这样的使命,用技术去完成整个业务的构建。我会营造一个平台,让更多热爱技术的人,变成猎豹的中坚力量。

过去十年,互联网以一个成熟的通信技术,完成了对产业的变革;今后十年,人工智能有机会为像猎豹这样有六亿月活用户的公司插上飞跃的翅膀。

这家公司的特质是什么呢?我觉得核心还是做产品、攻技术。我们不可能去搞什么O2O或互联网金融。我们还是希望,用人工智能去实现猎豹未来十年二十年的一个新使命——让世界变得更聪明。

我们一定能够抓住这个风口。

忘掉过去,重新创业。秉承奋斗、简单、梦想的精神,一起向前。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