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设计推动科技

内容为TechCrunch北京2016大会嘉宾口述,由TechCrunch中国整理,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嘉宾:vHM Design Futures 联合创始人,著名科技创新领导者:Clive van Heerden。

设计推动科技

主持人:星禾拾柒创始人兼CEO 中央美术学院创新设计课程讲师 程书馨

主持人:这一环节我们请来了vHM Design Futures联合创始人,著名科技创新领导者 Clive van Heerden,星禾拾柒创始人兼CEO 中央美术学院创新设计课程讲师程书馨,欢迎他们来到舞台!

程书馨:大家下午好!听了一整天科技创新的内容肯定都觉得非常有收获,今天我们的Clive van Heerden教授将会给大家分享一些跟之前各位嘉宾分享的见解有一些不同的角度,再来做一个对Clive van Heerden的介绍。

Clive van Heerden在过去25年里一直领导的是飞利浦的创新团队,探索的是人们未来的生活方式。比如说在1996年的时候,他们当时研发的最早的可穿戴产品,当时预测了20年以后的今天,可穿戴产品会成为人们非常普及的生活用品,除了他在设计方面获得国国际众多的奖项,像红年奖最高奖项以外,也拥有很多科技创新的专利,相当于他如何把设计来推动科技的发展,如何把设计来推动创新的发展,他将给我们做出这样一个分享。

我非常有幸在过去他作为我的师长,同时也是我们的合伙人,一起在创新咨询方面有过一定的发展和合作。接下来我将要用英文来跟他进行对话,希望大家可以喜欢。谢谢!

你好Clive van Heerden,欢迎你来到北京,你自己是一个创新家,也是一个设计家,也是一个社会学家,你觉得在技术研究工作方面的经历你有什么想要跟我们分享的吗?

Clive van Heerden:其实我加入到技术方面也觉得挺奇葩的,其实这是命运的一个安排让我加入到了一些技术型的公司。一开始我是学政治科学、社会科学的,我去到英国也是很偶然的一个原因,一开始我在南非生活,后来去了英国。当时要留在英国我去了伦敦艺术学院,也学了计算机相关的设计课程,我也希望能够结合我所学多媒体的技术或者说工业设计,能把他们找到一个联合点和相连点。

因为那个时候这几者的结合还没有被很清晰的定义出来,当时我在皇家艺术学院学习的时候,有一位首席科学家给了我很大的影响,使得我对世界的看法得到了很大的改变,他是一个英国的科学家。他来到了我们皇家艺术学院,看一看设计艺术学院的设计作品,而他特别的有智慧,他看出了这些设计的作品背后的思路和他自己公司里研发人员的思路有不谋而合之处,也可以由相互借鉴之处。他当时就觉得我们设计学院学生的一些方法很有意思、很有借鉴性。

比如说根据不同的情景进行的一些设计,工程师一般的都是先发现一个问题,据此找到一个方法来解决。

艺术家他们并不是一开始就聚焦于一个问题,他们更多的是从发散型的思维入手,这跟工程师有本质的区别。后来这位首席科学家请我们和他们的工程师面对面的交流,后来发现这些工程师对我们充满敌意,我们不是学数学出生的,他跟我们讲什么都是对牛弹琴,对我们来说是一种文化冲击,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文化冲击,比如他们给我们展示3D电视,那是20年前的事情,对我们来说大开眼界,因为我们的背景不一样,我们就要找到一个共同的语言,非则就是鸡同鸭讲。

后来把我们的想法告诉他们,怎样变成专利,怎样在电子产品中能够普及开。这就是我为什么进入技术公司工作当中。

我们刚刚在台后也聊,在座有多少是设计师?有一位设计师,有多少生物化学家?

程书馨:有很多的项目,你能给我们简单讲一讲吗?你的一些方法论,如何在创新实践当中得到应用?

vHM Design Futures联合创始人,著名科技创新领导者 Clive van Heerden:当然,就像我刚才所说的,在过去10-11年当中,在研究的实验室里头待着,我过去是做互动的设计,电脑相关设计的任务,当时并没有一个所谓的名称,我希望用跨领域的方式可以做研究,可以在这些跨领域的环境当中,找到来自于不同领域的人士来把他们的技能综合起来,比如说有做电脑的人负责做电脑,还有设计师负责做设计师的工作,我们发现如果我们参与的世界去开发新研究的时间越长,我们会产生一些偏见,不同领域的人有不同的偏见,没有办法沟通,所以要消除他们的偏见。

不仅需要他们专业的技能,通过一个阶段没有办法使用到他们的技能,比如说要让他从工程设计师的视角来看这个世界,另一个反过来一样,等于要让他摆脱过去所受的教育,让他能够在最早的时期的时候,能够让他们去打破过去这些不同的领域,让他们能够有发挥创意,这些创意可以应用在,不管是广告还是说艺术上,社会一般认为说工程的人员可能不是做创意的,科学家也绝对不是有创意的,并不是要做这样一个区分,这样的一种区分反而妨碍了合作。

创意的人员不见得是做创新的人,这个已经在慢慢的改变,我希望我们也能促成这样一个转变。

所以我们开始让来自不同领域的人共同解决一个问题,所以我们并没有一个摘要,我们跟一般公司典型的做法不一样,他们在这个过程当中可能做出一个产品、技术交给设计部门,然后说把这个东西做的美一些,我们做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我们先找到一个比较具有美感的外型,我们在思考说,像哪个设备是怎样使用,这样一个交互的互动,要很早开始,也就是人设计师能够参与早期的研究,能够了解我们要设计出怎样的产品,就是在很早期的时候开始进行讨论。

这个产品之后的设计以及能够带来的体验是什么,以及他在使用之后他要怎样处理,所以必须要让不同领域的人都能共同参与,让我们能够提升用户的体验。其实我们也有非常努力的去尝试造反的一个做法,比如说这些8岁的孩子能够跳舞,能够创造音乐,能够画画。

这样一个流程在后来长大的过程中,其实受到了很多限制。所以我们希望在我们的过程中能够释放这些创造力,能够有更多的想象力。很多人可能觉得这些科学家是比较缺乏美感的。

但其实可能实际上不是如此,所以我们希望把他的这种方式能够做一个倒装,所以刚才你所问到的一些问题,很多我们所做的项目,其实在屏幕上看到的,他其实好像是用设计来激发一些新的思考,能够建立起不同的视野或者说愿景,公司对现有的产品希望能够扩充,但是我们知道很多的公司其实是没有办法去做创新的,他们希望的是,能够一直用一个技术或者说一个产品持续走下去,但往往是行不通的。我们看到现在的生命周期是非常短,比如说麦斯贝斯还有科达这些公司,他们都已经退出了市场。

我的分析过于简单,如果你还做磁带的公司,技术的出现会威胁到公司的生存,我们讲到这些技术的推出,其实他的速度并不是这么快的,其实很早以前你就能看到,就像火车老远就可以看到他,他朝驶来。

此前我也提到,把电脑加入眼镜里或者说加入到可穿戴设备,事实上20年前学校就已经在做这方面的研发,其实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去做出这些设备。我们发现他并不是说突然之间就出现,只是在这之一段时间当中,其实你还是有可能错失一个机会。

对于社会和文化,对于新的技术的接收其实是要花很多时间的,我们做这个设计,我们做了很多社会文化的研究,能够理解不管是环境、政治或者是说地理文化的差异方面,我们希望能够理解他背后的文化是什么,以及我们创造出了这些生活方式的技术场景,在未来得场景中怎样实现。

我们希望引发后续的讨论,现在不是最聚焦的这些应用的场景当中,可能只是我们所合作的产品,可能不见得是未来最必要的东西。

程书馨:不过您刚才所提到的跨领域的重要性非常重要。团队当中有工程师、艺术家,合作过程中有不同的心态、思维方式,他们要如何能够来去和谐的合作,因为我们过去在皇家学院读书的时候,他们其实创造出来的一个气氛就是让社会学家或者说设计师、工程师能够共同的来去做项目,但是过程当中有撞击,你花了非常多的时间来去做创新的项目,跟不同背景的合作。我想请问一下,这方面您的经验或者说想法如何?

Clive van Heerden:问的很好,其实最有创意的一个方式,也就是要去选择出一个好的团体。希望能有性格上的平等,男女之间要达到一定的比例,我们希望避免的是把他分成不同的,比如说这一群是工业的设计人,这一群是不同领域的人,把他们分成一群群,这样大家就不会彼此倾听彼此的意见,因此停止了沟通。如果太多男性的话往往结果也不会非常的好。我们希望达成性别的平衡。

在过程当中,我们也会去,比如说有一些提案我们也会否决掉,也就是说让我们的思考不受约束,首先不会用摘要的方式去限制,我们会对空间进行研究,大家说这个项目的摘要是什么,我们说没有摘要,我们会让这些不同背景的人工程师、设计师、艺术家等,我们让他们共同的来激发他们的想象,这些艺术家其实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会给他们一个研究的空间,让他们在这个地方,比如说针对食物有人研究美食,有的人看的是转基因的技术,有的人看的是农业耕作的部分,搞不清楚到底要做什么,他们研究的到底是不是正确的方向,出现很多的问题。接下来就出现很有意思的过程,比如说有人研究转基因的工程,以为他该做这样的研究,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们看到还是形成了一些联盟,大家会结成不同的联盟,我们想一个转型空间,怎样让40平米的大小把它应用成80平米。

我们当中也有做时尚纺织的人,这是一个非常棒的讨论,他们做出很多非常新的想法,也让我们想到之前在90年代的时候,我们当时把他称之为变形空间,每天早上来到实验室的时候,我们希望空间能够用不同的方式去转变,比如说用纺织来去做变化,他可能把他做的非常不对称,没有结构,或者说要不断的变化。

其实每一天都可以做成不同空间的设计,至于在产品设计方面,我想大部分的学校里,我看到在中国其实都还在讨论这些物理层面,在欧洲已经逐渐消失了这样一个做法。

我们看到很多人可能会做研讨会,他们讨论的东西可能是很虚的,但没有再去做这些实的物品,他们做的这些东西可能都没有实质的解决方式,所以他们的工具反而限制了他们的方式,看到时尚以及纺织的人做的事情的时候,他们说这个东西是不对称的,我们说这本来就不需要对称。还有和纺织建立起联盟,他们互相建立起影响,他们了解到建筑师怎样做结构,我们也讲到了可以由不同的视角来看世界。虽然听起来好像非常的优质,好像很容易,但是实践上是非常困难的。你在做这些项目的时候,其实发现这是非常困难的。

程书馨:总的来说对于未来这些设计和技术怎样来去推动未来得设计?设计在创新当中会扮演举足轻重的地位吗?

vHM Design Futures联合创始人,著名科技创新领导者 Clive van Heerden:我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经验当中,我们看到要建立起这样一个流程的话,其实是很不容易的,我们看到的一些不同课程当中,他们也都讨论到的是创新,可能他们讲的不见得是用设计这个词,但是他们思考的是怎样加入更多的创新,这也会逐渐的影响到很多公司,大家都会开始思考设计以及,不见得设计在技术发展当中会扮演重要角色,但是对于公司的战略上其实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对于业务、策略来说,设计的共享退出这些新产品的类别或者说新的产品的家族来说,或者说新的形势来讲,非常重要的,但我们过去对设计不受重视,但现在越来越重视。我也发现了,在很多的这些初创的企业当中,你没办法去分别说到底谁做编程,谁做意外的设计,角色越来越模糊,大家采取更为混合的方式。

程书馨:所以会有越来越多跨界能源的创业家,非常感谢!设计在推动科技创新的发展,设计不仅仅是所谓的把产品更为美观一些,更多是一种思考方式,可以应用在各专业领域的一种模式,能够帮助推动科技的发展还有一个创新的发展。最终非常感谢。谢谢大家!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