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李开复:中国互联网的创新和趋势

内容为TechCrunch北京2016大会嘉宾口述,由TechCrunch中国整理,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主持人:给大家问好!大家早上好!因为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情况,我们没有想到北京在这几天的雾霾这么大,大家来到北京,欢迎大家!

大家看这两天的日程,这次相比之前我们有多种元素加进来,不光是我们传统的项目。我们还包括民间看达人秀的话,还有被评为王树俊(音)老师也到这里来。我们找了很多的跨界明星跟大家相聚在一起,就是讨论创业,讨论创新。

最后再次感谢大家!最后非常郑重的邀请我们今天和明天大会的主持人,下面有请我们的主持人艾琳(音)。

(艾琳主持)

主持人:大家早上好,今天非常高兴来到TechCrunch北京2016的大会。这次非常特别,因为我其实还没有主持过任何的大会,或者活动是完全没有稿子的,所以我真的不知道我今天自己会说些什么,并且和各位嘉宾如何互动。我想这也是和创新、创业这个大会非常切合主题的,因为你只有尝试了才会知道会发生什么,未来完全没有稿子让你练习的。

第一位演讲者TechCrunch的运营总监Ned Desmond,有请!

Ned Desmond:欢迎大家来到我们TechCrunch北京2016的活动。李开复先生有5000万的粉丝,所以大家如果说对李开复先生的微博比较熟悉的话,就知道他是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

李开复在TechCrunch北京2016大会

李开复:中国互联网的创新和趋势

他是在哥伦比亚大学读的是计算机科学,他一直都是学计算机科学的。他曾经在苹果公司工作,也在微软、谷歌都工作过,98年他到了微软。他在北京建立研发机构,09年加入了谷歌。09年的时候他创造了这样的创新工厂,这是一个加速器,也是一个孵化器,为创新的企业进行孵化。现在他手上有12亿美金的项目和正在投资个关注,这些项目分布在中国和美国,主要是在互联网的一些技术等等。

我下面就首先欢迎李开复先生上台进行第一场的演讲。

李开复:谢谢!我的PPT是用英文来写的,但是我还是拿中文讲,我今天讲的是中国互联网的创新和趋势,以及我自己公司在做什么。

我今天讲的是一些早期我们看到过去这几年在中国的发展,我们现在投资的方向和为什么在做这些方向。

如果我们看过去的一两年我们会发现移动互联网的成长已经达到了常态,已经不再增长,纯粹把用户量大的互联网的产品已经越来越困难了,很多的公司在整合,我们看到了各种领域的整合,所以可能未来的创业机会不会和过去一样来吃移动互联网的红利。

在投资方面,各个VC越来越开始谨慎,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图上,16年过了一半之后,即便算是全年的数字,整个VC的投资量只有去年的一半。但是同时在有些领域是非常红火的,这些领域还是受到VC的追捧,包括人工智能,也包括一些文化、娱乐项目,还是有些领域还是非常受追捧的。

如何看创新工厂的投资,这个图有点复杂,这个图告诉我们,橘色的虚线是一个领域有多么的受投资界追捧,蓝色是我们真实投资的数量,所以创新工厂在很多的领域是引领潮流的。

如果我们看移动互联网最早期的例子,右下角的文化娱乐,创新工厂的蓝色投资是在这个趋势之前的,中间下面看到消费升级,我们也是走在整个领域之前,人工智能我们也是在整个领域里面,在整个行业还没有火的时候,我们就做了非常多的投资和布局。所以P2P这方面我们就没有做了,最近也下滑得很快。

所以整个领域我们希望通过描述给大家的,创新工厂作为一个技术型的投资公司,我们认为自己对趋势的判断还是比较准确的,这个图也用真实的数据讲话,显示了这一点。

一个好的VC在今天这样的环境里面,必须具有人民币基金和美金基金,做好投资,现在人民币和美金是不可以完全相融的,所以一个创业者在初创时期就要决定使用什么币种,适用美金是比较高科技的公司,或者在美国有对标公司的这样一些公司,而适合人民币的是更快能够盈利的,因为在国内对于上市的要求,盈利这方面是非常重要的,周期也是比较短,所以投的是不同的公司。人工智能是希望拿到美金的,文化娱乐是希望拿到人民币的。

下面谈一下创新工厂最重视的6个领域,我们认为人工智能是所有领域最重要,最巨大的领域,因为这个领域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人工智能当它在一个封闭的领域,数据足够的时候,它是会担负各种人类现在的生活方式,还有会取代很多人的工作。

左边这个图可以看到,在识别物体方面,人工智能在过去的5年已经超越了人类的能力,因此在中间你可以看到,我们看到各方面的领域,人工智能都会产生很大的价值,当人工智能识别人脸,超过人的时候,保安的工作至少一部分就没有了。

当人工智能能够听懂语音的时候,客服和打电话卖东西人的工作就没有了。当人工智能能够更聪明的炒股的时候,很多人的工作就没有了。

未来很多以中介、助理的事情都会被取代,一些深度的工作,我觉得只要这个工作做一个判断在5秒钟以下,基本上也会被取代,比如新闻、记者,做一个很深的报道做不了,但是一个很浅的报道,今天股票的新闻、价位能够组合成一篇文章,这个机器已经比人做得更好。

在人工智能最强大的公司就是谷歌,谷歌做得就是谷歌大脑,这个大脑就是用在围棋就是AlphaGo,用在人的医疗或者长寿,就在这些方面可以有更大的价值。一旦你有一个很聪明的大脑,数据流进去就会变得很聪明。

在谷歌最新的深度学习也被使用得越来越多,这是一个来自谷歌的图,过去的这三年,各方面都在使用。而且人工智能不只是一个无人驾驶机器人这种领域,像右边看到的,任何领域有非常大的数据量,人工智能都可以用上。

所以它最快被用上的就是在相对封闭的,数据量大的,还有能够产生商业价值的,金融方面这方面可以产生最大的价值,一个是无人驾驶,全世界所有的公司,有跟运输价值有关的,他们都已经相信了无人驾驶的发展是必然的。所以在无人驾驶、电动车的框架之下,未来的司机基本上会被无人驾驶取代。这样的技术也是可以应用在机器人方面,当无人驾驶其实这些功能搬回机器人,也是一样的可以使用在各种领域的。

创新工厂做了很多的投资,我们投的公司也在美国杂志上也会报道,所以我们应该是这个领域里面在国内比较前沿的一个公司。

第二个领域我们看中的是文化娱乐,哪些网剧、电视剧会搬到网上吸引更大的人群。另外就是95、00后,他们喜欢的二次元,和年轻人生活在虚拟世界里喜欢的内容,他们也会追捧。所以我们投的很多的公司都围绕这两个重点,你们是不是一个已经被大众接受的内容,这个内容能不能搬到网络,后来用虚拟商品和其他的方式获利。

另外一个方向就是95后、00后他们喜欢什么?这些投顾的内容,比如说暴走漫画和敏锐传媒(音)这些公司,他们一旦成为了巨大的吸引人的一个核心之后,他们慢慢的就可以发展成一个平台,所以从IP走向平台,从此挣钱,是一个特别巨大的趋势,我们投资最典型的,左边是一个挣钱的公司,他们挣钱了之后可能就会走向平台,我们投资最著名的平台就是直播,可以和微博相比,作为一个大量的有志之士在上面。

再一个领域,就是和线上教育,因为教育走上线上有四个重大的趋势,第一点是我们可以非常低廉的用互联网来做获客,这个过去在新东方的时代是不可能的,几乎可以无限的成长,因为小朋友希望美国教育,美国小学在家读,所以他把美国的老师对上国内的学生,用互联网获客的方式,得到了非常大的成长,我们非常有信心它的成长和发展,在一两年之后会VGPKID超过一些已经上市的教育公司。

第二,教学不一定要在一个无力空间和时间,可以用墨客的方式获得(音)。我们投的盒子鱼就是一个例子,它非常有趣,像各种有趣的短片的视频集成的。

互联网教育可以针对个性化,针对你的需要进行发展。

再下一个领域就是B2B,我们开始发现整个产业链都可以被改变,比如说我们投资的买好车,它是针对一些渠道商,他们把国外的车对应经过这个渠道商对应用户的需求,用户不只经过这个渠道买东西,他们愿意付更高的费用,我们帮助一些设计师和品牌找到他们需要的布料。B2B不仅是效益的提升,是产业链的变革。

消费升级,随着中国人越来越有钱,他们希望过一些比较好的日子,买一些比较好的东西。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有三个改变,从上面来说,第一个是购买渠道的改变。过去我们可能知道旅行社买旅游,是经过房地产销售来买房子,但是衣食住行现在都可以用网上的渠道,这就是我们投资的要素方做的事情。

左下角是一些新的销售的不同的分割方式,这里我们看到在时尚领域,过去是经过买手卖到一些零售店里,现在我们可以去中间化的做一些设计师品牌的平台,比如说我们投资的民航,这样就把更好的物品卖给用户。

右下角我们可以看到,也是一些新的方式,比如说今天因为外卖已经改变了我们饮食的习惯,我们是不是有一些美食,已经被外卖提供的渠道,把一些非常美好的食物、餐饮送到家中,而且是基于中央厨房的概念,而且是能够快速抵达,送到家里还好吃,比如说原麦(音)。

下面我们谈一下创新工厂这个领域里我们希望做什么事情,能够让创业者走得更好。首先我们需要双币基金,我们融和45亿等值的基金,无论你做长期或短期的科技或文娱的科技我们都可以提供给资金给你。我们可以帮助创业者,年轻创业者有短版,我们用一些导师、精英会,都是我们能够去帮助这些创业者成长。

我们会把他们带出去看一看世界,我们带到硅谷,我们见到的一些顶尖的高手,在他们的建议和分享之下,我们创业者得到充分的成长。

我们也希望全球的布局,我们不但在中国做投资,我们在北京、深圳、上海、厦门都有基金,也都在看他们的项目,我们深深的了解在今天这个科技的环境里面,美国还是科技最领先的,而且科技是无国界的,所以我们在美国也创立了办公室,有4位投资专家在那边,一方面看美国的项目,另外看到中国项目比较贵,可以找到比较合理价钱的美国项目,另外可以看到美国的趋势带回中国来。

第四,我们经过名人效应,我们有很多在各方面的一些名人,他们都喜欢我们的投资,喜欢我们的产品,也愿意来帮我们做各种推广。

最后一点在人工智能方面,我认为仅仅做投资还是不够的,所以我们最近启动了AI工程院,我们希望各种AI的科学家、工程师找到创新工厂来。他们不是很自然的能够找到一批工程师帮助他们做产品,他们也不是很自然的能够销售他们的AI产品出去。

所以这些AI工程师和AI科学家,相对来说是在孤岛里面,就像以前我们在移动互联网里面,一个产品经理带着几个工程师就出来创业了,他们走得很顺。但是在人工智能领域,最核心的是AI的科学家,他们往往没有一批工程师可以带出来,所以创新工厂就会帮他们把脉商业的机会,帮他们把产品做出来。所以这个AI工程院我认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方向。

创新工厂希望在快速成长的科技和市场里面,能够继续扮演我们的角色,把科技投资做好,并且更多的链接中国和美国。谢谢大家!

主持人:您看来现在中国的创新创业人士最大的问题和国外,比如说美国的这些人有什么问题所在?或者进步的点?

李开复:肯定是有的,我们每次带着创业者到美国的时候,他们是带着朝圣的心态。美国的公司往往在创新、突破,不怕风险方面,比中国更有胆识,走得更远。

第二,美国公司在文化建设方面,对公司可能会有更长远的梦想和目标。我觉得这两点在创新和未来的愿景文化方面,我觉得是值得和美国学习的。

主持人:非常感谢请就坐。

炉边对话:中国互联网的创新和趋势

TechCrunch Jon Russell:开复谢谢您来到现场,有几个问题想请教给您,您刚刚提供给我们的简报非常丰富,请问您最近完成的一些融资,我知道大概有6.7亿左右的资金,而且分美国、中国的项目都有,请跟我们聊一下你找的哪些工资,以及你们的交易大概是多大的金额?

创新工场创始人 李开复:创新工场一开始是一个孵化器,都是看早期的公司,我们开始做早期投资时,比如A轮、B轮的投资,我们希望一个公司大概投1500万左右,我们在中国所找的这些公司,刚才提到了6个领域,其中最大的是AI人工智能,在两周期间,一个是针对自动车做了投资,其中包含UYC,是中国最大的无人车公司,Intel还有Google工程师共同成立的,还有(外勒微)的公司做物体的辨识,还有机器人领域,还包括(富克派润德)的公司他是做金融方面的应用,这大概就占了我们资金的一半以上。

另一个是娱乐内容方面我们提供一些成功的公司,包括漫画HAM是女子偶像的团体,在她的背后是游戏、虚拟商品,在一个平台上。包括网上的节目《奇葩说》,这些都是我们主要投资的领域。

另外在美国做的投资比较少一些,让我们学习到最主要的一些技术趋势,我们主要是两个做硬件的公司,一个是芯片的深度学习,另一个是人工智能玩具公司,他们做了非常可爱的玩具,卖到美国、中国,以及奥巴马总统还有在相关的美剧里都有用到他们的玩具。

TechCrunch Jon Russell:你投资组合有300多家公司,在管理上怎么做到?

创新工场创始人 李开复:300多家公司有一些已经很成熟,已经到了D轮、E轮或者说已经上市了,这些公司需要的是后期的协作,比如说后期资金,可能不需要花太多的时间,有一些是作为董事会成员。而有一些不是那么成熟的公司,他们面临的问题可能需要清算,或者说退出就不会花太多的时间。

至于比较早期需要一些的投资以及协作的公司,是我们投入比较多精力的公司。我们不只有投资的团队还有服务的团队,跟很多的VC所不太一样的是,我们能够提供很多的服务,不管是法务还是投资,我们都能提供相关协作,能帮他们解决很多负担。这些投资的团队只要负责商业、募资、技术、市场方向等问题。
TechCrunch Jon Russell:我们刚刚后台上有聊到AI,这也是您很有激情的一个领域也花很多的时间来关注AI,我想请问一下,您觉得AI对我们生活影响最大的是什么?

创新工场创始人 李开复:其实AI改变了每一个行业,每个行业都会受到影响,没有什么行业不会受到影响,因为在所有关键应用中都会产生徐有数据,除了刚才所提到的无人车或者说金融方面,还包含了教育。AI都会取代很多基本的功能,包括医疗、药品,AI可以做出更好的诊断,比一般的医生要来的好,可能比不起最好的医生,所以他会取代掉一些工作。

某些方面会面临挑战,无论是制造业、司机等这些行业的人会被面临挑战,这是我们面临的挑战,因为有一些人会遇到丢了工作,而另一方面需要乐观来看,这也是我们非常期待的,推出的机器人他们可以持续不断的工作,所以成本很低,我们能够取得更多的资源,而且可以利用这样的资源来去照顾更多的人,另外更正面的事情是说,我们不是上帝,不是造物者,我们只能推动变化。

而我们在做的工作,其实有人会说,这是一种好像是上帝所做的工作,有人说他可能是一个天职,有这样一个召唤。AI、人工智能能够替代我们一些工作,能让我们的精力用在更有深入的思考,比如说人性、哲学等的探索。这些也是让我们找到生存的理由。
TechCrunch Jon Russell:您在目前投资的公司中,有人在做深化AI工作吗?

创新工场创始人 李开复:比如说金融行业,金融行业数据非常得多,AI运作方式,可以处理很多的数据决定买什么,在做股市交易的时候了解的不只是技术的分析、新闻分析以及论坛上的讨论或者说专家的意见,所有互联网上能找到的数据,以及能够购买来的数据,比如说购买商品可以看卫星的数据,里边可以看到哪个地方出现干旱的情形以及对于商品价格的影响。

这些都不需要人来了解因果关系。AI的引擎就能自动的把他解读出来,所以金融领域当中,其实能够创造最大价值的公司。

还有一个例子是无人驾驶,大家也知道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开车,无论是自己开车还是雇人开车,一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出行的路上。而无人驾驶车应该会成为未来发展的方向,这也是为什么(奥特)会被Google、Uber买掉。这也是人工智能机器人的解决方法可以使无人驾驶到商业的应用再到平时大规模的应用。

另一个是医疗大健康领域,大家也知道关系到人的生命,可能花的时间会更长一些,一开始AI是作为医疗的支持方或者说医疗辅助支持方,而不是替代医生、忽视角色的解决方案。现在很多的大型研发机构或者说高校,都在进行AI实际操作方面的研究。

我相信AI应该是未来最有前景的一个领域。

TechCrunch Jon Russell:再来谈一谈另一个方向,您以前在中国负责了很多外企的中国团队建立,你想想看对于那些外企进入中国,你现在看他们做的好不好,比如说Facebook、Google或者说想要进入中国的公司怎么看,中国的很多用户习惯已经形成,中国很多本土产品要比外国好,比如说我们的微信比Facebook、Massage要更好。

创新工场创始人 李开复:针对Facebook、Massage要进入中国首先要对产品进行创新,说不定这个产品还没有一个可以抗衡的产品,比如说Facebook,Google也有特别的技术。这些企业都有自己的一些全然不同于中国相关产品技术的领先地方,把他们带到中国就是解决方案了。

TechCrunch Jon Russell:您觉得在中国的创新领域还会有一些什么新的潮流吗?中国有没有可能把自己的技术输出其他国家?

创新工场创始人 李开复:移动互联网领域中国比美国要发达和先进,并不是说中国的技术好像比美国要先进,不光光是如此,更多是由于我们的起点比较低,中国的消费者或者说互联网的用户一开始起点比较低,所以我们的发展会更加迅速。比如说固话在中国以前是比较落后的,或者说其他的手机业务在中国也是比较少的,使得我们起点比较低,就有了比较飞速的进步。比如说移动支付都是建立在中国移动用户消费习惯形成的基础上。

比如说在移动支付、移动网络的游戏、微信等领域,中国可能要比很多发达国家都要走在前边。中国特别有前景和实力的产品要出海,还要考虑到水土符不符,比如说what’s up的产品在美国是非常主流的,微信不比what’s up要差,但进入美国主流市场也是非常难的。不能说中国很成功的产品就一定能够成功复制到国外。

TechCrunch Jon Russell:比如说Facebook想进入中国,想知道中国的消费习惯怎么样,或者说把中国所学到的这些搬回国外来适应国外的需求?

创新工场创始人 李开复:的确是,这是相互学习的过程,Facebook把微信性能本土化走的并不如反过来中国公司学习外国企业的做法把他们本土化好像做的要更成功一些。中国公司占了一个比较好的角度,他继学习中国公司又研究美国公司,而美国公司好像因为他们的起步比较早,成功的也比较早,并没有很多的意愿学习其他的公司,从这个角度上来讲中国公司更有优势。

没错,中国的公司更加会拿来主义,更加会学,比如说会学印度、巴西其他金砖国家的技术就可以,谁善于学习、谁就善于创新。

TechCrunch Jon Russell:谢谢!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