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ofo 共享单车 CEO 戴威:创业初期没人看好,还背 600 万债

雷帝网 雷建平 10月11日报道

共享单车领域最近特别火热。就在10月10日,ofo 共享单车宣布获1.3亿美元融资。此轮融资由Coatue、小米、顺为、中信产业基金领投,经纬、元璟资本、滴滴、金沙江等跟投。

ofo 共享单车 CEO 戴威:创业初期没人看好,还背 600 万债

仅仅两周前,ofo 共享单车刚获滴滴出行数千万美元战略投资。同一领域的摩拜单车前不久也被曝出完成1亿美元C轮融资。

大量资本涌入这一市场的现象,映衬出资本寒冬下,投资方对寻找到“下一个滴滴”的渴求。

ofo 共享单车宣布1.3亿美元融资后,雷帝网当天在中关村拜访了ofo共享单车CEO戴威。戴威是个90后,今年只有25岁,在创业初期的1年多时间内,ofo共享单车并不被看好。

戴威对雷帝网表示,团队最初做骑行旅游,拿了100万天使投资,但到2015年5月钱就花完。后来团队又找投资人借100万,投资人觉得事情不靠谱,但仍然借给团队100万。

投资人的理由是,ofo 共享单车第一个100万失败了,也许第二个100万能成功,应该给年轻人一些锻炼机会。但在当时的情况下,所有人都反对戴威团队做ofo 共享单车项目。

戴威说,当时和周围的朋友、老师,还有一些看起来比较资深、融过天使轮、A轮的师兄或朋友咨询,没有人看好这些事,但ofo 共享单车还是坚持去做。

2015年10月,ofo 共享单车项目想扩展时,还是融不到钱,又从老天使股东那边借了500万,团队背了600万债务,直到金沙江年初入股后,老的投资人将600万进行了转股才消除。

金沙江入股 改变ofo资金紧张命运

对于ofo 共享单车来说,命运的转折点是金沙江创投的入股,拍板的投资人就是投资了滴滴打车、饿了么等明星项目的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

金沙江创投找到ofo 共享单车也是一次机缘巧合。2016年1月30日,戴威和团队已经在准备回家过年,却接到客服转过来的一个电话,说是有投资人找过来。

那个时候,戴威甚至都不太敢相信,因为都说资本寒冬,再加上的确已经是冬天,要过年了。ofo 共享单车团队甚至一开始都没有把这当是一回事。

但戴威还是尝试发了一条短信,第二天就到了金沙江办公室拜访,并由朱啸虎的同事引荐给了朱啸虎认识,朱啸虎咨询了共享单车的市场有多大,很快签署了投资协议。

这比ofo 共享单车预想的要快,团队原计划2016年3月进行融资,没想到年前就签署了协议。那个时候,ofo 共享单车一天已经有1万多单,覆盖了5个学校,也已到了融资的时候。

此后,ofo 共享单车发展进入到快车道,又获真格基金、天使投资人王刚等A轮及A+轮共计融资2500 万人民币,不久获经纬中国领投、金沙江、唯猎资本跟投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

这一次C轮投资中,ofo 共享单车再次获得滴滴、小米、顺为等资本的进一步投资。顺为资本合伙人程天在2016年5月就已经和戴威在接触,一直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

戴威在顺为资本办公室还与小米科技CEO、顺为资本董事长雷军两次交流。作为一位资深自行车爱好者的雷军也问了一个外界关心的问题,即共享单车项目市场到底能做得有多大。

这几乎是每一个见ofo 共享单车的投资人都会问到的问题,戴威的回答却没有变化:市场前景很广阔,中国有潜在3亿次短途出行的需求。

ofo 共享单车 CEO 戴威:创业初期没人看好,还背 600 万债

此前,雷军办公室添置了山地硬尾利器—Trek Pro Caliber SL 9.9。外界还传闻小米也涉足自行车领域。对自行车项目感兴趣的雷军并没犹豫太多,接着小米和顺为资本一起进行了投资。

在ofo 共享单车的股东中,金沙江、经纬创投、天使投资人王刚都与滴滴出行关系很密切,这就使得ofo 共享单车很容易在资本层面与滴滴出行产生关联。

经纬创投合伙人徐传陞透露,大概是三周前,戴威开始跟滴滴出行CEO程维和总裁柳青深度交流。此前滴滴也一直在思考,“最后三公里“的交通解决方案,因为专车和出租车实际上是在三公里这个距离以外的出行解决方案。

“滴滴团队非常认真地思考过,是自己投入呢?还是说去寻找一个新的团队?滴滴和 ofo 的戴威交流下来,谈得非常好,所以两周内就敲定了投资。”

徐传陞透露,滴滴出行认可ofo团队,ofo 充分在思考如何更好为客户服务;滴滴也认为不可能把所有事都归纳到自己团队做,而选择通过寻找ofo这样的团队,形成良好合作和互动。

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则在朋友圈表示,滴滴系、小米系重要股东集体重金加注ofo单车共享平台!现在的互联网已经不再是企业间的单打独斗,而是整个生态体系的集团军作战。

刚北大硕士毕业 就创办一家准独角兽企业

ofo 共享单车 CEO 戴威:创业初期没人看好,还背 600 万债

对戴威而言,随着资本的持续进入,他的命运已经发生了很大改变,如今的ofo 共享单车已经是一家准独角兽企业,戴威也成为这家准独角兽企业的掌门人。

实际上,戴威2016年7月刚从北京大学经济学硕士毕业。2016年6月,戴威在一次校园分享活动中表示,当初要做共享单车,跟自己的亲身经历有很大关系。

戴威本科时丢了4辆单车,每次丢完车就很纠结,因为觉得走路很慢,走了一周后又买了一辆车,骑了一段时间就又丢,要不就找不到,反反复复经历四次。

还会出现这种情况:当戴威自己自行车在东门的时候,从西门回来了,也骑不了车。早晨起来下楼,发现昨天没有骑车回来,也骑不了车。

戴威就想,有没有可能通过共享的方式解决校园自行车的问题?此后,戴威就做了共享单车的项目,即通过给自行车装车牌,还有智能锁,解决随时随地有车骑的问题。

戴威创业也跟热爱自行车运动有关,其加入北大的第一个社团就是自行车协会,进行了自行车的拉链,去凤凰岭。此后,戴威进行过若干次长途骑行,超过两千公里的骑行也有过两次。

ofo 共享单车火热,首先发展于校园,慢慢的,随着大城市的拥堵,开车或打车还没有走路或骑单车快,单车就变成了“最后三公里”的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

徐传陞认为,全国“最后三公里”的解决方案都是一个非常初级的状况,没有系统性的服务商。而根据 2014 年数据,全中国有 142 个城市人口超过百万,6 个城市人口超过千万。

徐传陞指出,出行需求是高频、日常需求,ofo 共享单车从融资节奏上应该迅速,这样能够快速广泛布局。这次融资完成之后,ofo 有非常充裕的资金,可以针对这些大城市去做布局。

戴威表示,拿到1.3亿美元融资后,将主要要做3件事:吸引更多优秀人才加入 ofo 团队;软硬件升级,投入更多资金到自行车研发中去;投入更多车辆提供服务,实现高密度投放。

在这家准独角兽公司的掌门人看来,共享单车之所以能赚钱,是因为自行车使用价值远大于本身价值。300块的自行车,着急时特别急,堵车的时候车不动,走路到不了只能自行车。

这个时候单车一次使用的价值可能就值50块,ofo 共享单车收的是单车的使用价值,成本是买车的价值,所以ofo 共享单车能赚到钱,毛利比较高。

ofo 共享单车团队有300人,在中关村一个商住两用写字楼里,由于团队快速扩张,办公环境显得有些拥挤,5个联合创始人依然紧密团结在一起。

这有点像滴滴出行早期的时候。2014年1月,雷帝网曾经在中关村e世界采访过滴滴出行CEO程维,当初程维还只有很小的办公室,整个团队只有80人,只有一层楼办公。

但就是那个时候,滴滴出行获得总金额高达1亿美元的融资,其中,中信产业基金领投6000万美元,腾讯跟投3000万美元,其他部分机构也参与投资。滴滴出行的命运从此改变。

如今,ofo 共享单车也拥有了滴滴出行当初的一副好牌,关键是看能走多远。对此,戴威说,未来最怕犯的错是在人的层面,团队骄傲,不为用户考虑,失去了为用户提供服务的初心。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