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年轻的科技圈布道者:野心还是使命?

2016-09-05 16:11:34 0 创业思维, 思维精读 | ,

文/ lianzi

硅谷的未来会更酷,因为这里的年轻人除了有野心,也有对社会的使命感。

在经济高速发展的中国,人们丢失了一种宝贵的东西:信仰。这种信

仰绝不指的是宗教信仰,更多的是一种在追求成功时,对“大善”的追求。

在中国的科技圈、创业圈,这种东西都变得越来越稀有。

而在硅谷的科技界,有一群科技布道者——他们坚信着,只要有足够

的“善”心,科技可以为人们带来福祉。

本周,一张合照上了美国各大科技媒体头条。照片中,扎克伯格来到

梵蒂冈,送给罗马教皇 一台Aquila 模型——一款能为边远地区供应网络的太阳能无人机。

在扎克伯格看来,和宗教信仰类似,科技可以消除贫困、弥补人之间

年轻的科技圈布道者:野心还是使命?

生来的不平等,为最需要的人传递希望。

扎克伯格不是说说而已,而是在接下来对意大利和非洲访问中做了一系列实打实的,和自己生意没什么关系的“善事”。

他在意大利遭受地震后,第一时间来到罗马通过直播表示Faceb

ook的安全签到功能让正在经历灾难的人们可以互报平安。他还表示Facebook 将上线新功能在儿童走失后第一时间向整座城内的人们发布走失儿童和嫌疑犯的信息。

而在去年,扎克伯格用自己捐出的99%的Facebook股票成

立的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 投资了Andela,一个旨在非洲免费培养10万个软件工程师的编程教育项目,并保证为学生安排全职工作和不低于当地中产阶级的工资。在招收学生时,Andela要求至少35%的学员是非洲当地女性。这对女性地位低下的非洲来说,有着很大的震动。

除了向成年人提供技能培训,在肯尼亚,扎克伯格还同总统Muha

mmadu Buhari一起走访了一个专门为孩子开设的编程教育训练营,并向当地人“布道”自己希望通过科技手段颠覆传统教育、推行个性化教育的理念。而这种理念也正在扎克伯格投资1亿美金的学校Altschool——一所工程师和老师数量一样多的学校被实践。一旦成功,这种模式将可被直接复制到其他国家和地区,为他们提供良好的远程教育,当然也包括那些师资力量薄弱的贫困地区。

扎克伯格这样解释他的举动:“我们生活在一个天才平均分布,但是机会生来就不平等的年代。我要干的就是弥补这个不平等的差距。”

其实,和扎克伯格有一样靠科技造福的信仰的人不在少数。

在硅谷,Twitter的CEO杰克多西、Snapchat的 CEO 斯皮尔格在内的年轻人们都正在为另一所学校所背书——由法国电信

大亨泽维尔尼尔创办的不要钱的编程学校——School 42,希望能顺利把这样一所充满善意的学校开到硅谷。

此前,在法国,这所学校除了不收学费外,还为学生提供免费食宿,

以及在收录学生时,不考虑出身、学历、甚至是不需要编程基础。

年轻的科技圈布道者:野心还是使命?

录取通知中写道:在42 School,在这条起跑线上,你既没有比别的候选人先声夺人,

也没有拖谁的后退。你有着一切机会,真的!

尼尔并没有考虑过通过这所学校去获得盈利,而只是希望毕业的那些

被各大科技公司争抢的学员们可以拿出一部分工资为学校捐些钱,来向更多的人提供平等的学习机会。

除了这些名声在外的科技圈大佬们,一些“普通人”也撸起袖子打算

用科技做点不一样的大事儿。

前面提到的被扎克伯格投资1亿美金的Altschool就是由G

oogle+初创团队成员Max Ventilla 联合硅谷45位在Uber和Google工作的工程师一起放弃工资优渥的工作创立的。他们的信仰就是希望通过科技手段为未来的孩子们提供更高效的教育机制,推行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模式,并在建校之初就把科技手段融入到了教学管理之中。

年轻的科技圈布道者:野心还是使命?

而投资这所学校的公司除了扎克伯格外还包括Google的投资部门GV。可以说,科技圈的人们正在花大价钱去做一种善意的探索。

质疑:他们真的在做善事吗?

好像是一种惯例,每当国外那些“有钱人”做点善事,总有一些“什

么都懂”的人要站出来解析一番捐款做好事儿之后这些有钱人可以得到的好处,无论是可以帮企业避税还是可以逃脱遗产税。

在他们眼中,别人做善事始终还是为了自己。

这是很可悲的。

扎克伯格当然也不断受到过这样的质疑。当他捐出99% Facebook 股票的时候,铺天盖地的新闻去分析他到底能用这个基金避多少税,

逼得他只好发布了声明:“基金会将采用有限责任公司,而非传统基金的模式,我们在将股票转移到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时不会享受税收优惠,但却能够更加灵活高效地执行我们的使命。”

扎克伯格给非洲等边远地区带去网络也同样遭人非议。

扎克伯格打算在边远地区通过太阳能无人机Aquila为那里的人

们带去网络,还推出Internet.org应用程序让那些无法获得网络的人们接触到网络。

当然你可以去质疑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获得更多的用户,在非洲获

得更大的财富。事实上,可能在不久的未来,非洲的确会成为Facebook的想要发展的下一个领地。

但扎克伯格曾经回应:”在我看来,互联网应该像医疗卫生和干净水源一样,成为地球居民的基本人权。既然大部分公司都选择优先给新型中产阶级或者是至少负担得起流量套餐的人提供服务,且不愿承担给最困难的民众拓展互联网的风险,那么Internet.org去做这件事也不该被谴责。确实,目前我没有什么具体的计划来说明我们需要投资几十亿美元帮助穷人接入互联网的原因,我只是相信,这是件好事,是我们应该、必须为之奋斗的事情。”

在做好事儿上缺席的中国创业者

在我看来,哪怕是扎克伯格们真的靠着做好事儿赚了钱,真的避了税,也无可厚非。如果一个国家的税收制度可以鼓励成功的创业者们去掏钱为改善社会状况、为缩减贫富差距做出善意的探索,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更何况,去恶意揣测别人的中国科技圈的创业者们却在做好事儿这件事上缺席了。

在闭塞的大山中,中国边远山区的孩子也需要网络,也需要有平等的机会学习编程,去改变自己的人生。但是,却没有科技圈的哪家中国大公司愿意用已经掌握的、或者未来将要探索的科学技术去打破这样隐形的“阶级”,去用科技的力量帮助他们。

我们的科技公司、科技大佬可能在做的事情更像是单纯地经营一份生意,想着如何把企业做大做强积累更多的财富。他们想做的是去打造一个成功的企业,这没有任何值得被指责的。但对于成为一家伟大的企业,他们却很难提起兴趣。

比起Facebook正在为这些穷困人做的事情,百度不久前还纠缠在莆田系的作恶中,为了赚取竞价排名的利润甚至让无数个魏泽西丢了性命。而更年轻的一代,融资1千万的宅代洗创始人郭超宇还在网络上厚着脸皮,宣扬着自己用着剪电线这样“高超”的手段获取了第一批用户。

就算是到了海外,一小部分中国创业者仍然学不会如何带着信仰赚钱

。一年前,我们报道了前腾讯公关总监创办的伴米通过带中国人去硅谷科技公司违规参观赚取收益,并导致部分工程师丢掉了工作,创始人刘畅竟然做出回应表示很感谢这样的报道让产品的数据飙升。

她回复道:“这几天的UV、PV和注册用户都达到历史新高!What doesn’t kill me ,make me stronger”。

说实话,这样的没底线真的会杀死她的公司,也会让她在未来也背上一个污点。而宅代洗尽管一再洗白自己只是做了一场公关而不是真的剪了电线,我想就算这家公司未来赚了再多钱,也无法让自己看起来有一丝一毫的伟大。

从长远来看,如果不学会“善意”地赚钱,恐怕有些公司早晚是要撑不住的。

最后,套用一句之前读者给我上一篇专栏的回复:

一个追求伟大,一个追求成功。从根本上来说,后者就是缺少社会责任感。

内容来源:PingWest中文网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