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王国彬:怎样才是了不起的人生?

文 | 小肥人

了不起的人生

「主席」很快就会提出质疑,如今你知道,那句掺杂着妒忌、蔑视、软弱和强权的疑问句,将王国彬的人生推向一个远远偏离其初衷的航线,但那一年,哭了一个礼拜的一年级生,连句当面解释的机会都没捞着。

发问的是江西抚州一所中专学校文学社的社长,内部挂职作「主席」。刚入学的王国彬一门心思要进社团,但所投稿件被那位领导认定为抄袭作品,理由简单粗暴——「他哪里写得出这种功底的文章?」班上长得最漂亮的团支书进了学生会,主席那句话,由她回来转述给王国彬。一个农村青年的文学路,被校园基层体制以轻描淡写的方式终结掉了。

王国彬:怎样才是了不起的人生?

物质匮乏的成长环境没有封锁王国彬的理想世界,由于外公是一位民间中草药医师,他自幼便有机会阅读《增广贤文》、《三字经》等书籍的手抄本——出于经济原因,老人习惯于自己买来纸笔抄书。及至中学时期,王国彬开始把目光锁定在兼具思想性的文学创作上。

初一那年,他写出一篇名为《孰熟》的作文。故事中,一位家长带着孩子买苹果,议价时顺手取了一颗给孩子玩,期望趁摊主不备带走,同一时间,摊贩则为了尝试缺斤短两而殚精竭虑。当小孩子主动归还苹果时,两位大人为了「谁不成熟」而争执起来。

这令语文老师大为兴奋,临时放下办公桌上待审批的作业,来到教室内宣读此文。超前于年龄的写作方式,让王国彬不断收获空前的满足感,他将鲁迅视为榜样,百年前的文学偶像承载了少年人对未来的全部期待,或许也囊括了改变命运的可能性。「认为(鲁迅)那样才是了不起的人生。」

当时,江西当地成绩较好的初中毕业生,会倾向于包分配的中专院校,王国彬作此选择后,以为自己会在三年后凭一张机电专业证书获得铁饭碗,解决户口与房子,并得以在长久的年月中「陶醉到写作者的世界里面去」,像那些隐于市井、机关单位的文学家们一般,凭借业余写作和积累,在某天的文坛上横空出世。

因此,「主席」一番话将那篇文章定调为抄袭,不但断送了他在校期间的文学路径,也彻底推翻掉其稚嫩的「人生规划」。那篇被质疑的文章后来被发表在一家报纸上,王国彬得以正名,但他随后拒绝了「主席」迟到的橄榄枝,并转投校内的计算机协会,几年后,凭此技能赚到第一桶金。又考上中山大学,拿下一张本科文凭。

「可本质上其实我还是一个…文学是我最本质的兴趣。」《博望志》采访里,他说了句半截话,没下定义,换了个说法。在凭借创办土巴兔,成为一个小有成就的商人后,王国彬仍然绷着那根弦,总在寻找工作中关于文学的线索,并乐此不疲。

写程序时,他很重视编写行为背后的思维逻辑,喜欢「诗歌一般」的编程风格,追求代码尽量简单,同时实现强大又完整的功能;创办培训学校后,王国彬再次发现其文学天分得以发挥,他可以用人体器官功能完美解释电脑部件,令包括小朋友、老太太、痞子混混以及政府官员在内的所有学员听懂。

如今在土巴兔公司内部,王国彬仍然对文案工作挑剔得近乎偏执,主管市场与公关的副总裁王晓洁发现,即便那些仅用于内宣的文案,老板也总要重写一版,「细到连标点都要讲究。」

自省与自信

返京那天我跟老崔都瘸了,兴许是头一天走了太多层楼梯的缘故,深圳比克科技大厦的电梯不好等,我俩急性子,两次爬了25楼。7月底采访土巴兔的那个中午,亚热带夏季阳光晒得路上每块方砖、每粒粉尘都发烫,路边不断有年轻男子以各类口音向你推销快餐、健身卡以及国产电动汽车…可与我的焦灼相反,身边老崔却精神十足,「腾讯,嘿!」

土巴兔创办8年来,在深圳南山区搬了很多次家,直到进驻比克大厦,才算踏实了。最早在10楼办公,做大后又租下25楼整层,很大原因可能在于其毗邻腾讯大厦,正对王国彬胃口,挖人方便。据说如今土巴兔的技术研发人员里,有很大一部分来自腾讯系。

在王晓洁的印象里,王国彬真正表达过后悔的事情很少,招聘算一项。她记得老板在公开场合也曾表达过这一观点:意识到引进人才的重要性有些晚,不然,土巴兔应当比现在的发展节奏至少快2-3年。

商业的成功往往可以快速塑造自信,王国彬将其解读为「自省」+「学习能力」。当发现招聘上的缺失时,他开始用一种令所有同事感到惊讶的执行力去做修正。

土巴兔市场团队曾在某中部城市布局遇阻,某家当地竞品平台在装修行里根基牢固,王国彬动了挖人的心思。他最初托人安排与对方负责人的饭局,收效不佳,随后7、8次飞赴这座城市,都吃了闭门羹,最终,他索性开车守在对方公司门口,一连四天接此人下班,才有机会连续做了几次有效沟通。如今,这位高管在土巴兔深圳总部工作一年后,被派回当地分公司履新。

另一次,王国彬尝试引入深圳一家上市企业高管,对方白天工作繁忙,他便在晚上11点对方下班后,将其约来土巴兔办公室,一番谈话持续到早晨5点,陪同面试的一位HRVP打起了瞌睡,他还在纳闷,「这是什么天气?天怎么就亮了?」

如今坐在比克科技大厦总部里的高管们,很多都是被他从北京、上海等地大型互联网企业中挖角而来。在某些时刻,隐藏在这些人履历中的一个个闪耀的企业名称,会给他以更强大的自信,「确实要让他感觉到你能做大事,基本上现在挖人很少失手。」

王国彬:怎样才是了不起的人生?

*王国彬在25层给自己留了一间宽敞的办公室,主要用来面试,他笑

「冷狗」的故事

王国彬略有点不好意思,「家具都是行政采购的,我是属于那种你让我坐哪办公都行的。」此时,我刚刚委婉地问及他办公室装修风格的问题。

租下比克科技大厦25层之后,他给自己准备了一个宽敞的办公室,他愈发意识到自己需要更多思考独处的时间与空间。办公室的装修风格令我疑惑,深红色书柜与写字桌、皮质沙发、大落地窗、苹果一体机、王国彬身上的白色Tee——几乎每样物件之间的搭配关系,都是割裂式的——因而才有此一问。

身边同事透露,他在生活与工作的琐事上,钝感十足。这一点倒不意外,尽管提前沟通了拍照事宜,但采访当天,王国彬还是顶着后脑一绺不规则翘起的头发出现了。三号员工、产品总监阿志记得,某次二人准备下楼吃饭,走进电梯之后,发现他左右脚分别穿着一只拖鞋、一只运动鞋。

这些问题也多少给他以困扰,他自觉应当在待人接物中表现给对方足够的尊重,但偏偏无法做到注意生活细节,「觉得自己还是个爱好文学的人,起码还要‘风度翩翩’一点,可现在确实又太胖了。」

由于现在与父母同住,每当午夜回家,母亲总要煮好饭等他加一顿餐。土巴兔的员工记得,在7月初公司在北京召开的战略发布会前一个多月,老板就在嚷嚷着「减肥」,王国彬自己心里倒也明白,「说是这么说,其实也没瘦。」

在同事们看来,老板的脑子似乎有一个开关,在进行思考时,会自动切断与日常生活的关联。一次团队聚餐吃火锅,王国彬手持菜单陷入默然,询问后得知,他在思考为何这类肥牛会被称为「雪花」;逛宜家时,向热狗柜台的店员询问是否有「冷狗」出售,遭对方白眼,「你是来砸场子的吗?」

乌龙背后隐约透露出一些迥异于他人的思维方式,回归商业时,这种在常规结构之外寻求生存的手段被其频繁使用,而土巴兔本身,则更像是一个关于王国彬寻找「冷狗」的故事。

王国彬赶上了

如今王国彬空前地强调思考的重要性,部分原因源于他在垂直搜索领域的一次创业经历。

中专毕业后,由于「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的理由放弃留校,并放弃了参加计算机奥赛赢得的大学保送机会,在几年内做出了一家学员上千人的培训学校。颇具头脑的他同时还在当地经营着饭店、装修公司、电脑销售公司以及广告公司,懵懂中实现面向垂直用户群体的「产业链布局」,并在2005年当选了江西省某次评选的「十大创业青年」。

其实培训学校以外的业务分支,都旨在解决学员毕业后的就业问题。计算机培训应当承接的业务中,有一个最佳选择,王校长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向同学们描述关于「开一家伟大的软件公司」的梦想,「学生喜欢听你讲这个,表明你是个计算机能力很强的人,能理解吧?」

除了业务驱动之外,他既然把牛吹了出去,就必须寻找机会给它圆上。况且在他看来,自己在「梦想」这事上也没说假话——你可以想象王国彬的心态,小有积蓄,壮志未酬。IT先行者们蹿红的故事在不断地敲打他,比尔·盖茨20岁就创办了微软,求伯君25岁研发出WPS1.0,23岁的王国彬感到前所未有的紧迫感,「当时认为开软件公司就要年纪很小,再不出去可就老了。」

2005年8月,百度纳斯达克挂牌,一时无两。他意识到,搜索引擎是整个计算机科学中最具有含金量和技术密度的一块业务,既然要做出伟大的公司,自然得是什么难做什么。

其实如今梳理产业格局你能发现,包括酷讯、大众点评、去哪儿网甚至豆瓣在内的垂直信息平台的创立,都在那个时间点前后,但唯一不同的是,第一次南下深圳创业的王国彬,选择带领一个40、50人的团队,切入了大而无当的「全品类」垂直搜索,过于沉溺于技术优势的后果是,「你推出了一堆功能,都是你在乎的,根本不是用户在乎的。」

但对王国彬来说,这次经历只是一次客观上的商业失败而已,其中并未裹挟进太多负面情绪、消极感受以及自我否定。

他拒绝了教职员工们找他回去再做校长的邀请,仍然在鉴定地寻找「互联网技术改变世界」的满足感。在反思了上次创业对产业的忽视后,重新选定了一条家装行业的道路,最初以设计师论坛的形式蛰伏几年后,将装修公司纳入平台,几年后,成为「独角兽」。

23岁「高龄」急迫地开启互联网创业后,王国彬如今终于「赶上了」。

王国彬:怎样才是了不起的人生?

*王国彬办公室内的书架一角

温情牌

阿志的母亲至今仍然十分感激王国彬,由于热衷于吃炒粉等宵夜,阿志某次曾因腹痛就诊,医生语焉不详地将其认定为肾结石或胃炎,仅嘱咐多喝水。陪同赴诊的王国彬当场与对方吵了起来,要求安排到住院部,再做检查,结果当天竟查出急性胰腺炎,总算发现及时,抢回一命。

由于创办时间久,土巴兔的早期员工们已经与王国彬共事多年,最早相识时不过20来岁的小伙子们,如今均已年近而立。王国彬记得,好几位早期员工都曾因失恋而向其哭诉,他甚至曾帮忙将该员工异地的女朋友招入公司,以寄望修复二人关系,「这些小伙子真的挺好的,他们信任我,什么事情都找我坐坐。」

其实温情牌从来不是王国彬的主打选项,在公司里,他以前是出了名的坏脾气,对阿志等早期员工毫不见外,一起急就臭骂招呼。随着背景深厚的高管们陆续进驻,他在调整自己的管理方法,对自省意识很强的管理层也在尝试更包容的沟通方式。但与大企业中每个岗位名称上都被框死在规则内相比,创业公司的特殊之处就在于,总会在某个阶段,需要某一批人破局,艰难时,他只能以强硬手段推动。

2012年推出的「装修保」被王国彬提到产品前端,一度被称为「装修版支付宝」的产品代表了他身上一股突破的愿望——于估值而言,介入交易、接入现金流的支付产品,会大大提升资本市场认可度;于市场,又可以充分保证用户体验,有效牵制装修公司。

这是作为平台方最为理想的一种角色,无论哪家互联网家装企业,只要跑通该模式,必将获得巨大先机。但在现实中,这无疑是头破血流的一役,它同时触动了装修公司与平台销售团队两拨人的利益。

「威逼利诱」之下,证实可以为其提升接单效率之后,装修公司终被土巴兔拿下。更大的问题在于,公司内部两位销售组长在与老板内部博弈的过程中,越线了。

由于装修保涉及资金托管,将明显提升销售们的沟通成本,因此这支团队在初期旗帜鲜明地在内部反对这一新上的项目——事实上,据王国彬自己回忆,当时公司内几乎没人支持他。但问题在于,那两位组长自作聪明地得出一个结论,「大家联合起来反对Robin(王英文名),他就自然会妥协」,并尝试将前半句执行起来。

二人在内部通讯软件上组群,发动同事抵制此项目。王国彬得知此事后,先将其中一人当场开除,再将另一人调岗,一周后,此人主动辞职。随后,他当着公司所有组长以上干部的面,在会议上面对视频组的摄像机,将推行装修保的承诺录下来,押下一份军令状。

如今王国彬已经不再具有自我证明的强烈意志,回忆时,他只感慨凭直觉踏下的每一步都「踩对了点」,并恰好将其强悍地推行了下去。多数的时间里,他显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从容,放松的状态使其得以实现更强的持续性,例如,他至今不给自己安排周末。

王晓洁曾饶有兴致地问老板,你在追求什么?王国彬的回答是,带一帮兄弟做有意义事情,顺便还能发家致富,多有意思啊?他特别喜欢吃西瓜,「如果有三五个好兄弟,跟我一起躺在田里吃西瓜,多好?」
小肥人简介:资深废柴

微信公众号:博望志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