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思维

文章页右侧顶部广告

恐惧!未来社会,这些大公司将这样控制你的隐私

来源  /  正和岛(ID:zhenghedao)

作者 /  吴军

未来很美好,但也让人畏惧。

大数据和智能革命对未来社会的冲击不能小视,我们或许会生活在一个没有隐私的环境里,或许会被一些超级权力在无形中控制,甚至很多人因为没有掌握未来生存的技能而找不到工作,财富可能会更加集中在少数人手里。

 

在今天和未来,当移动互联网(以及正在快速发展的万物联网技术)、大数据和机器智能三者叠加到一起之后,我们不再有隐私可言。

恐惧!未来社会,这些大公司将这样控制你的隐私

当我们常常很不在意的生活细节隐私被泄露,会发生什么事?

可能没有医院会接收我们住院

在美国加州大学的一所医学院里,科学家们正在做这样一项研究:每一个人从小到老生病的规律性。比如我们知道得了丙型肝炎,即使暂时治愈,还是有很大的可能性在若干年后转成肝硬化,然后又有很大的可能性变成肝癌。其他很多疾病也有这样的关联关系。

这家医学院研究的目的当然是善意的—为了提前防治疾病。但是,研究成果如果让医疗保险公司使用,那么它们就有权利拒绝接受一位未来可能得重病的投保者。

美国各大保险公司实际上掌握着投保人过去多年的身体状况信息,因为医生每一次向保险公司索要医疗费时,都会提供这些信息。在过去,由于机器智能的水平不高,这些事没法做,保险公司一般对投保者一律接受,但是在法律上,它们有拒绝投保人的权利。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工学院院长施乐辛格(Edward Schlesinger)教授本身是大数据的倡导者,但是他也担心,如果保险公司能了解到每一个人今后会得什么病,将拒绝给那些可能得致命性疾病的人提供保险,那么那些最需要医疗保险的人反而无法买到医疗保险,或者必须支付天价保费。

那么,是否有希望通过立法的手段来解决保护隐私的问题,答案基本上是否定的。

首先,在大陆法系的国家(注:包括除了英美之外的几乎所有国家),立法永远是远远滞后于案件发生的。尤其是在今天,产业发展太快,如果立法的速度真落后了5年,当法律被制定出来后,已经过时了。更何况今天,大部分法律制定的时间远不止5年。

比如中国的电子商务在过去的几年里迅速发展,与此同时卖假货的问题也已经发展到不容忽视的地步,但是中国至今没有相应的集体诉讼赔偿法规和有效的执法手段。因此,目前在中国是无法靠法律手段杜绝假货横行的。

但在商品经济比较发达的国家,法律对假货的处罚不是简单的一赔三或者一赔十这么简单,而是把赔偿的对象扩展到所有可能的受害者,通常在销售假货商家中,从销售类似产品一开始算起,把所有在那个商家购买过商品的顾客都算进去,因此我们经常看到因为产品质量而动辄赔偿上亿美元的新闻。对于大公司,这会大伤元气,对于小商家,一次假货的销售可能会导致其破产。对于其他欺诈行为,也可以通过集体诉讼的方式进行严厉的处罚。

今天,世界各国虽然都对偷盗行为进行惩处,但是对于偷盗数据和利用大数据侵犯个人隐私的行为,并没有相应的立法。在美国,虽然有一些具有法律意义的判例,但是处罚也是相当轻的,对于偷盗数据的处罚和对于抢银行的处罚是无法相比的。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讲,今天的法律对保护隐私几乎是无效的。

超级权力: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你

大数据对隐私带来的另一个威胁在于,它会在无形中造就出一个老大哥(Big Brother)。Big Brother一词来源于英国小说家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1903—1950)的政治幻想小说《1984》,那里面有一句话是“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Big Brother是指专制政权里的老大,那句话放在小说语境中的含义是指,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你。

在冷战时期,只有1000万人口的东德倒有10万监视老百姓的安全部工作人员和20万线人,他们用很传统的笨办法监视每一个人,比如拆私人信件,这使得每一个人都生活在恐惧中。当然,这种做法的效率不会很高。

到了大数据时代,如果真有一个老大哥想监控每一个人,其实是可以做得到的,他也不需要采用东德安全部的笨办法,因为大家的隐私都保存在互联网的某处。

假如出现一个强权,要求拥有大数据的服务提供商交出数据,建立在善意基础上的隐私保护就显得非常脆弱了。民众即便不懂得什么是大数据,不懂得大数据容易泄露隐私,对强权部门索要数据的事情也是非常担心的。

2016年,FBI(美国联邦调查局)要求苹果公司交出某些用户数据,以配合反恐调查。苹果公司如果迫于压力交出这些所谓嫌疑人的数据,这个先例一开,今后权力机构再以其他借口随意索取用户数据,那么大家就不再有隐私可言。

正是出于对这个原因的考虑,苹果公司才拒绝向FBI交出数据。好在美国公司的正常商业运行不受FBI的干扰,苹果公司也大到足以抗衡FBI,最终FBI只好放弃。

但是,是否所有拥有大数据的公司都会拒绝将用户数据交给美国政府,谁也不能保证,至少作为微软董事会主席的比尔·盖茨公开表示应该交出数据。

也就是说,如果他还在负责微软的经营,使用微软产品的用户可能就没有隐私可言。我们把命运寄托在一些公司的善意上其实并不可靠。如果一家公司或者政府部门有能力获得和随意使用每一个人的隐私,那么它就拥有了某种超级权力。

更进一步讲,如果拥有用户大量私密数据的公司同时具有了超级机器智能水平,那么它不仅拥有权力,而且还拥有超级执行力。

历史证明,任何不受约束的超级权力最后都会带来灾难。

隐私就像自由,只有当人们失去它的时候,才知道它的可贵。

(备注:本文摘编自《智能时代》,吴军著)

微信公众号:正和岛

内容由 正和岛 提供授权发布,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IT思维

IT思维(itsiwei.com)是互联网首个定位在科技与电商“思维”韬略的平台,我们时刻关注互联网电商行业新动向; 诚邀行业资深从业者加入“思维客家族”!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